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天 相似的她

「我們出門了。」

「喀啦!」笨重的銀色大門的聲音,也是有人進出的提醒,而當我還沒能力自行出門時,幾乎每天都會出門但都會過個幾天才回來一次的爸媽。

「好。」我用細微的聲音對相當陌生的“他們”說道。

冷凍只需微波即可食用的白飯搭配矮櫃裡隨意一個罐頭,便是一餐了。

我已經習慣了,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不回來也罷。

「會回來嗎?」

這個想法,也不在意了。畢竟對他們而言,我們只是他們維持表面的副產品而已。

------------------------------------------------------------------------------

早上一起出門上課、放學、寫作業以及打鬧這樣簡單開心的生活,已經過了半年,迎來了暑假。

小月季的瀏海雖然偏長,但那偏棕色的黑色雙眼卻鮮明可見。

小早夜的長髮偏自然捲,褐色的雙眼總是自信感十足的感覺。

小晨的短髮似乎有翹毛,和小早夜相同的褐色雙眼偏傲慢感。

小茗的過肩髮尾為內彎,和我相同的棕色雙眼但很天真無邪。

「慕秋哥,你在畫什麼啊?」小月季不知何時站在我旁邊並好奇樣的問道。

「幫你們畫素描啊!」我邊笑邊繼續在紙上畫著。

小月季現在的眼神比起初次見到她時,已經好很多了。學習能力也不錯,只是有點天然?但有時又會說出不符合她年紀的話語以及眼神。

「慕秋哥連畫畫都會?好強!」正在用苦命的表情寫著作業的小晨一聽到便停下手中的筆並對我驚嘆道。

小晨自從我教他作業並度過期末考被當掉而假期白費的命運後,都一副想拜我為師的感覺。雖然有時會變成無奈和忌妒就是了。

「不愧是我哥,可厲害了!」在吃著雪莉阿姨準備好的布丁,並伺機調侃我的小茗如此說道,似乎不趕在這時間就將僅需十分鐘就能解決的作業寫完。

小茗就不用說了,從小就對數理這種有標準答案的題目相當拿手,更不用說他們正在寫的數學作業會難倒她了。但也不見得她對數理方面感興趣。

「你們這三個孩子,作業寫完了沒啊~~?」我禮貌性的對他們三個說道。

「這張素描送我們就立刻去寫!!!」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道,還不忘從我手中挾持走那張尚未完成的素描作品。

「好啊!你們喜歡當然可以給你們的。」我乾脆的說道,畢竟之後還是會離我而去……吧?

「對了!哥已經拿到成績單了嗎?」小茗突然想到煩心事似的並問道。

成績單啊……「嗯!拿到了啊!」

「那……」小茗欲言又止的說道:「回家一趟吧!」

「我知道了……你們幾個要把作業寫完哦!」

語畢,我便準備先回租屋處拿成績單再和小茗回去,此時一個疑惑的聲音對我問道:「會回來嗎?」

小月季手上緊抓著我剛才畫的素描,並一副害怕樣的看著我。

我雖有些訝異,但還是故裝淡定的說道:「會,我還得繼續教你們作業呢!」

「真的?」

「我答應妳。」我伸出右手的大拇指以及小指,適時做個小約定好讓她放心,畢竟她從那個陰暗的倉庫出來也才半年左右,假期過完後就要重新上課了。

至於她為何待在倉庫裡?待多久了?我們曾問過她,卻只是換來她的恐懼,就沒再追究了,畢竟問了也沒什用。

她也學我伸出右手的大拇指以及小指並勾上我的手,笑容燦爛的看著我說道:「嗯!一言為定哦!」

「哥!我幫你把包拿來了!」在椿家門口的小茗手拎著個包,並對我說道。

「謝啦!小茗。」我起身走去拿起書包,稍微翻了裡面並問道:「小茗,妳去過我的租屋處了?」

裡面連原本不該出現的成績單都出現了,看來是阿潭事先料想到而幫忙放進去的。

「沒有啊!是剛好遇到哥你的那個朋友他就拿給我了!就是那個……總是管東管西還有點萬能的哥哥。」小茗思考著並說道,很明顯說的是阿潭。

「噗!我知道是誰了……」但小茗的比喻真的有點好笑……不知是在褒還是在貶。

但是……萬能?是我想太多了嗎?

「那我們走吧!」我對小茗說完後,走在路上時又看著我好奇的說道:「所以妳不知道我的租屋處在哪吧?」

「……」小茗盯著我約莫三秒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知道,但不會告訴爸媽的,放心。」

「……」

「真的!~~」小茗強調道:「而且我連要來的是阿晨家都沒說,幸好只要成績好就不會被追究了,在這一點上我們家還真通融呢!」還不忘諷刺一波,雖然是事實就是了……

成績好,不論是去哪種地方都不會干涉,甚至是一整天沒回來也不曾過問。

反正不要惹出事情就好,惹出事情也沒關係,因為議員加律師的權威挺高的。

「也是,我上次和阿潭去網咖浪了一晚,他們連問都沒問。」我抱持著愚昧還是問道:「還是說……他們那天沒回家?」

「你是說一年前剛看完成績的隔天晚上嗎?他們那天剛好有回家一趟哦!」

「哈哈,正常正常。」我笑著說道:「至少在我們家是如此。」

「的確是如此。」小茗淡然且肯定的說道,還補了一句:「我小時候還自以為他們會“回來”呢!結果是我想太美了啊……诶?」她說完並抬頭看著我的右手疑惑著。

「不管怎麼樣,哥哥我都站在小茗這邊哦!」我輕撫著小茗的頭並笑著說道。

就不吐嘈僅只八歲的她,說出口的話卻像個小大人吧!

「我也是哥哥的同伴哦!永遠都是。」

想起小茗經常在我熬夜時,偷偷起床還躡手躡腳地跑到一樓廚房弄了杯熱飲接著又跑到二樓來遞給我喝,那時她的房間是在三樓,還勤勞得跑上跑下且不能被發現,不然會被以妨害我念書而挨罵甚至挨揍。

不過揍得不高調,會被權利隱藏並壓下的都不能算是高調,真是可惜……

「謝謝。」

此時已經到達家門口了……小茗拿出鑰匙並開啟銀色的門扉。

「我們回來了喔!」小茗出於禮貌地說道,並探頭往聲音方向看去……

「這次公司的股票又下跌了。」黑色平頭的男人冷眼看著手中的報紙並說道。

「怪我囉?客戶都投資給端木那傢伙的公司了啊!誰叫他們有個能跳級到可以到醫學院上課的高中生呢~~」金色波浪長髮的女人修剪著自己的水晶指甲並無要緊樣的說道。

「那個,我們回來了。」我笑著對他們說道。

「成績單拿過來給我看。」男人闔起報紙並說道。

我從包裡拿出成績單並遞給他:「請看。」

「為什麼沒滿分?」他指著我那十科總成績為九八五比上次進步三十幾分的單子並說道。

「哈哈哈,我很努力了說,下次會加油的……」撞到牆上的後背傳來疼痛感以及被揍了一拳而發疼的左臉,我坐在地上抬頭看著一臉不爽的他,我笑著說道:「惹您不開心了,很抱歉。」

「哥,你沒事吧?」小茗跑到我旁邊蹲下問道,並對他吼道:「爸!你為什麼要揍哥哥啊!」

「蛤?父親教育兒子有錯嗎?話說……」他視線轉向我的微長而綁起來的小馬尾並質疑道:「你的頭髮是怎麼回事!」又把我左晃右晃的撞在牆上,眼神充斥著血絲似的吼道:「不是跟你說不准留長髮嗎!」

「爸!別這樣,哥哥會死的!」小茗一臉驚嚇樣的說道。

「這算長髮嗎?」我打量著自己被撞到放下來的及肩髮,在看向小茗蹲下便髮尾拖地的髮絲並說道:「小茗的長髮真漂亮呢!」

話說也只是沒去剪而已,沒特別的想法,反正擋到視線就綁起來不就得了?

何必每次我忘了剪頭髮就拉我去撞牆?然後每次那女人便在一旁看戲,也是啦!畢竟她和我們也沒什關係,只是個沒法生育又沒臉找代孕者才接受帶著兩個孩子、脾氣暴躁的男人作為入贅丈夫的揮霍自家財力女而已。

「給我剪掉!男人留什麼長髮!」他吼叫後的下一秒便拿起桌上的大剪刀便抓住我的頭髮,我看著他那可悲的雙眼不語……等待他剪完後把我放開跌坐回地上後,他便快步走掉了。

「哥,我去幫你拿醫療箱!」小茗見他走掉後便迅速往樓上跑去。

「哎啦哎啦!真可憐啊!可愛的臉蛋都擦傷了呢!」那女人看了我一眼並挑起我的下巴並說道:「要不從了我?我可以給你一棟房子和伙食費好好生活哦!」

我輕笑了一聲後,甩開她的手並起身回頭對她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對將未成年且算是兒子作為目標的婊子沒興趣。」

「你!……」那女人面紅耳赤的瞪著我幾秒後,便氣憤地拿起一旁的名牌包便離開客廳。

過沒多久小茗便手拿醫療箱出現,並看著嘴角上揚的我疑惑道:「哥哥,你怎麼了嗎?不會是被撞到秀逗了吧?」

「哈哈!哈哈哈!」

「真的秀逗了?」

「沒事沒事,只是嗆跑了濃妝豔抹的怪物,我很開心而已。」

「怪物?」小茗一臉疑惑的不解道:「哥哥,你要去哪?而且拿剪刀幹嘛?」

我修剪了一下髮尾後放下剪刀,拿起我的書包便輕拍小茗的頭並說道:「哥哥我先回去租屋處了,小茗如果想喘口氣就來找我吧!或是去找小晨?」

「诶~~哥你怎麼知道的?」小茗瞬間拉長音的向我問道。

「可愛妹妹的戀情,哥哥是一定會支持的~~」我踏出門口並說道:「加油啊!」

「喀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