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天 他的隱瞞

傍晚時刻回到租屋處,難得的是沒看到阿潭的身影,至於為何認為他在家是因為他常穿戴的帽子還在。

「阿潭?」我站在他的房門口並喊道。

「嗯……慕秋你回來了啊?」一頭翹毛的阿潭打開房門並在看了我幾眼後回頭邊翻找起東西邊對我說道:「等我一下,我去拿醫療箱。」

我看著房內漆黑一片,疑惑地問道:「你剛在睡覺?抱歉,吵醒你了。」

「沒吵到我啦!我只是稍微瞇一下而已。」阿潭說道,並提起醫療箱要我就定位並苦笑樣的向我問道:「又被撞牆了?背沒事吧?」他邊問邊拿出棉花棒幫我上藥。

「沒事沒事,話說你有黑眼圈耶!沒睡好?」我用手指輕點著他眼皮下那一小團黑並問道。

「啊……黑眼圈?」阿潭一臉恍然的往後退一步並收好醫療箱,笑著對我說道:「只是剛好想不出習題的答案,所以晚睡了。」

阿潭曾經說過他以後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教師,所以時不時就去買習題回來寫,寫完便再去買,常說我用功的人其實比我還要用功。

「那你要不要再去躺一下啊?」我看著他那黑眼圈並提議道:「反正今天是我煮晚餐。」

「你不用去一趟椿家嗎?那女孩在等你吧?」

「女孩……你是指小月季?不用擔心啦!不然你先補眠,我過去一下再回來煮晚餐?」

「我沒事好嗎!只是個黑眼圈而已。」

「是誰連兩次的新生入學當天都因睡眠不足而中暑呢?」我還不忘補充的說道:「而且我好不容易幫你管理好作息,好讓你沒黑眼圈了耶!別讓我的成就感不見好嗎?」

「你在擔心我?」阿潭憋笑樣的反問我。

「對啊!怎麼了嗎?」我不解地繼續問道。

「呃沒怎麼……那秉持著不食言的你,快過去找那女孩吧!」阿潭輕笑的說道:「我等會再去書店買本參考書回來寫吧!呃?還是先補個眠好了。」

阿潭落落長的說完一長串話後,我不小心笑到快噴淚的並說道:「噗!難得看到阿潭你會一口氣說這麼長又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耶!天啊!好神奇啊!」

「別笑我了……先過去吧!」阿潭一臉無奈地對我說道。

「好好!」我笑著應答後,突然從阿潭的房裡傳來像是一本書掉落在地的聲音,我疑惑地問道:「你房裡是不是有東西掉了?」

「啊……」阿潭茫然一秒後邊驚呼道:「啊!」邊衝進房間裡面後又傳出書崩的聲音……「好痛啊!~~」

「阿潭,你沒事吧?你今天很反常耶!」我看著被埋在書堆裡而四腳朝天的阿潭,我幫他撿起一如往常能看到的參考書,而其中一本明顯不是參考書封面的書籍引起我的注意……「阿潭,你有在寫日記?」

「蛤?」此時終於從書堆裡爬出來的阿潭,將周遭的書籍先行放在一旁,疑惑之餘在看到我手上拿的書籍後,瞬間瞪大眼的奪走我正要遞給他的書籍並突然激烈的喘氣起來。

這症狀是……過呼吸症?

「宥潭!」我上前輕遮住他的口鼻,並給予其指示:「慢慢地調整呼吸,沒事的。」

幸好過一會便舒緩下來了。

「抱歉,但我沒事了……謝啦!」阿潭苦笑地說道,一副怕我過問的樣子。

我盯著他手上疑似日記的書,看來剛才引發症狀的原因就是那本書了。

雖然好奇但還是……「我先過去椿家一趟了,你好好休息吧!」我笑著說道。

「喔……好。」阿潭一臉呆滯地坐在地上並回答道。

確認完阿潭恢復後才走出租屋處來到椿家,按下門鈴後出來應門的是小月季,但是傳來的聲音卻不是她的……

「小晨,你好吵!而且我要看別台啦!~~」小早夜的聲音從客廳方面傳來……

「怎麼了?」雖然大概知道原因,但我還是疑惑的問道。

「慕秋哥,夜晨和早夜姊又在為英雄吵架了。」小月季指著從門口剛好可以看到的電視並說道。

「家常便飯了,話說小月季也喜歡電視上的那名英雄?」我沒特別指明哪一位,畢竟他們喜歡的英雄多得去了,像是超人或是乙女動畫裡的男主角都有。

小月季聽了搖搖頭的說道:「沒有特別喜歡,也沒特別討厭。」

「哦?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英雄人選了。」她笑嘻嘻地對我說道。

「是誰啊?是哪部卡通的男主角?」

「哼哼~~不告訴你~~」小月季邊說邊跑跳的走進還在吵吵鬧鬧的客廳裡。

「真羨慕啊……」語畢,我跟著進屋子並幫他們鎖好門。

一進到客廳,還在搶遙控器的兩人便一同回頭並奔過來喊道:「慕秋哥!幫我搶電視啦!」

「蛤……搶電視?」是要怎麼搶啊?

你們一人一手緊抓著遙控器的一頭都能跑過來了,還需要我參局嗎?

而後門扉被鑰匙打開,出現在門口的身影如此說道:「好了啦~~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點?在外面都聽到了!學學小月季的乖巧吧?」是手拎著一袋晚餐要煮的食材的雪莉阿姨。

「雪莉阿姨,歡迎回來!」小月季穩重的走出去並伸手想幫忙拿東西的說道:「買菜辛苦了,我幫忙拿去廚房吧!」

而雪莉阿姨似乎見慣了,只是輕笑的摸著小月季的頭並說道:「而小月季要學的是小晨的任性和小早夜的自來熟,不用對我們這麼拘束的。」語畢,便前往廚房做飯。

而停留在原地的小月季則一臉擔憂的表情……

「吶,問你們一下……」我將他倆拎到一旁並小聲問道:「小月季最近都這樣嗎?」

「那孩子嗎……」小早夜思考樣的轉頭看向小晨,而小晨則不太開心的說道:「嗯,她只要看到我媽拿著東西都會跑去幫忙,然後被拒絕就會變那樣子。」

「吼吼~~小晨很關心小月季呢~~」小早夜調侃歸調侃,但還是一臉認真的對我說道:「那孩子是不是怕再度被家人丟棄啊?才會這樣子拼命的想展現存在感……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而已哦!」

被家人丟棄……

「小早夜!這句話絕對不可以讓小月季聽到,知不知道?」

小早夜臉色剎那驚恐後,才別過眼的說道:「我知道啦!對不起。」

妳這句話,應該有更好的道歉人選吧?

「哈哈!原來慕秋哥也會生氣啊!」小晨嘻笑樣的說道。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只要是人都會生氣的吧?」我不解小晨的想法並問道。

「因為慕秋哥給人一種……對吧?」這次換小晨轉頭將問題丟給小早夜了,而小早夜則是認同並點頭說道:「畢竟都沒看過慕秋哥生氣啊!雖然今天是我不小心說錯話,但能看到慕秋哥生氣也是個意外的收穫呢!」

「唉……」我在他倆的額頭上彈了一記,並在其喊痛的同時,我對他們說道:「下次別這樣試探性地對人開玩笑了,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玩笑話的。」

「宥潭也是?」此話是小早夜說的,而小晨不解的問道:「怎會突然扯到宥潭哥啊?難不成早夜妳對那書呆子有興趣?」語畢的同時,不用說當然無預警地換吃了小早夜一記拳頭。

「好了好了,你們這對姊弟就別互相調侃了!至於小早夜的問題,我能肯定的回答是……正解。」

雖然我不清楚,但我能確定哪裡能找到答案,只是我還沒決定是否要去找……

「慕秋你真的了解宥潭嗎?」

「诶?」我還沒來得及追問,小早夜便轉身跑掉了。

「那傢伙是怎麼回事啊!吃醋?哈哈不可能吧!」小晨打哈哈的說完後便自顧自回歸原位繼續看電視。

「算了,那現在……去幫雪莉阿姨準備晚餐好了。」我走向廚房,但沒想得到的是好巧不巧已經準備好晚餐了。

「啊!慕秋你來的正好,這兩個便當就給你和宥潭一起吃吧!」

「喔,謝謝雪莉阿姨!」我趕緊向她道謝,但為什麼……?

雪莉阿姨笑著對我問道:「宥潭最近怎麼都沒過來?你們吵架了?」

「沒有啦!阿潭他只是有點睡眠不足而已。」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你們兩個人都太瘦了得多吃點~~來!」雪莉阿姨說完便又放了一個裝著各種菜色的保鮮盒在我手上。

「真是謝謝了。」我笑著回答道。

「不用客氣啦!」雪莉阿姨邊笑著回答邊將隨手紮起的褐色長馬尾鬆開。

才二十五歲的雪莉阿姨就因丈夫公事繁忙少回家,所以基本上都是獨自撫養小早夜和小晨,現在又多了小月季以及時常來串門子的小茗、阿潭以及我。

真的是個很努力、獨立又溫柔待人的美麗女子……

「謝謝妳。」我真摯的再次對她說道。

「……」雪莉阿姨呆滯一秒後,噴笑出聲對我說道:「別這麼認真的對我道謝啦!我都不好意思了。」

「認真才能顯現我說的是真話啊!」我笑著說道,並看時間差不多後並準備回租屋處:「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回去和阿潭吃晚餐了,不然那傢伙真不知道會不會顧著讀書而忘了要吃飯。」

「那你身為他朋友就多少顧一下,那孩子或許是看似在發呆卻是把心事放在心裡的類型。」

「哦?雪莉阿姨妳還會觀察他人?」我半開玩笑的問道。

「哼哼~~我蠻敏銳的呢!」她自信滿滿的說道。

「哈哈!」我笑了兩聲後便離開椿家。

明明很遲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