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天 與她相遇

「你這頭髮是要趕去投胎是不是啊!不剪是不是?就拎杯來幫你剪!」

你有教過我要去理髮廳剪髮嗎?而且我有說不剪嗎?

「男孩子就應該坦坦蕩蕩的,不能畏畏縮縮的,知道嗎?」

怎麼不直白的說,要高調的展現自己,不要低調?

--------------------------------------------------------------------------------------

披頭散髮遮住半張臉的她,正縮在角落裡害怕似的顫抖並且看著我。

「妳好嗎?」我盡量對眼前這陌生的女孩釋出善意並打招呼道,連距離都維持約莫兩大步左右。

「不要……不要靠近我!」女孩雙手擋在臉前,像是用盡生命似的向我吼道。

「我不是壞人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會乖乖的當好孩子的。」女孩顫抖的說著:「會整理好儀容、吃完飯、等待來迎接我的人……」

「飯?」女孩的整體儀容雖不算髒,但是吃的東西難道是指……一旁的硬麵包?

我看著這女孩心裡滿是疑問,「為什麼待在這裡?」「在這裡待多久了?」「妳的家人在哪?」

「我沒要傷害妳的意思啊……」我蹲低身姿並再度對她問道:「能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我叫曉……」女孩小聲地緩緩說著,而倉庫門口突然出現喊聲:「慕秋,原來你在這啊!诶?那裡有其他人?」

「嗯,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哦!」我回頭對阿潭說道。

「女孩子?」阿潭不解地探頭過來,睜大眼並提醒似的說道:「還真的是耶!話說慕秋,下次別隨便說小女生好可愛之類的,小心被當成蘿莉控抓走。」

「不會啦!現在要緊的是先將這女孩帶出去吧?」我笑著說道:「不然這裡的氣氛真的讓人不太開心呢!」

像極那雖沒鎖著卻又像是被束縛住,用來專門念書的房間。

「……那走吧!」

「女孩……我帶妳出去好不好?」我邊說邊伸出右手想扶起她,卻在下一秒兩三道淺痕劃在我手心上……

我嚇到她了?

「慕秋!你沒事吧?」又回頭準備走近的阿潭對我問道。

「沒事,你可以先出去向雪莉阿姨借個浴室嗎?要先清楚以及治療她的傷勢才行。」我制止他繼續接近,因為可能女孩情緒極度不穩定的原因是不確定我們是善還是惡。

「喔好……我現在就過去說一聲。」阿潭見狀便又回走向倉庫門口,聽到他與在門口的雪莉阿姨說道:「不好意思,能借一下衛浴室嗎?裡面有個小女孩。」

「小女孩?」雪莉阿姨的疑惑聲傳來後便有道腳步聲慢慢遠去。

「我們也去幫忙吧!」阿潭向兩人說道。

「不要!」一開始當然來自小晨的不悅,後來說話的想當然是小早夜的鄙視聲:「原來小晨連這點小事都不會啊!好遜哦~~」緊接著是:「好啦!我來幫忙可以了吧!」小晨被激將成功並且回應道。

等到他們的吵鬧聲聽不到後,我便伸出右手並笑著對女孩說道:「願意和我一起出去嗎?」

女孩緩緩地將擋在面前的雙手放下,並像是在看著我的問道:「我……可以出去嗎?」

她那已不抱希望且疲憊的眼神讓我產生疑問……

如果當初我沒那一絲絲的運氣,是否也會和她一樣呢?

「當然可以啊!」我笑著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只要妳願意!」

「嗯……」

女孩默默地起身,而我邊走向出口邊回頭看她是否有跟著直到到達椿家的衛浴室。

「雪莉阿姨,那就麻煩妳幫這孩子梳理一下了,如果有傷口沒處理好化膿就危險了。」我對已經準備好熱水、毛巾等東西的雪莉阿姨說道。

「我知道了,就交給我吧!」

「……」女孩縮在我身後不語。

雪莉阿姨不解的同時,我微轉身對女孩輕聲說道:「沒事的。」

女孩抬頭看了我一眼再看了雪莉阿姨幾秒後才小心翼翼地跟著其進浴室梳洗。

我見狀便走到客廳,拿出上次忘了帶走的小說並看了起來……

等到書看完後,我一抬頭便看到某個身影站在一旁看著我!

「呃……妳也想看?」我闔起書本並問道。

這孩子真是神出鬼沒啊!走路都沒聲音的。

「……」她一語不發的盯著我,而我在意的是她那濕漉漉的頭髮……緊接著是來自雪莉阿姨的驚慌失措:「有沒有人看到那孩子?她的頭髮還沒吹乾啊!」

「蛤?」我看著有點驚嚇樣的女孩,突然領悟到原來這孩子是偷偷來搬救兵的?

我握住女孩的手並豎起食指小聲對其說道:「待在這裡等我一下,好嗎?」

女孩猶豫了幾秒後點頭示意。

「乖孩子。」我笑著說完後,便往雪莉阿姨那走去並要來了吹風機:「我來就好了,雪莉阿姨就去忙自己的事吧!」

「交給你也好,那孩子似乎很喜歡你呢!……」雪莉阿姨笑著說道。

我想了想並說道:「她會和小早夜他們當好朋友的,應該。」

「那就好。」

待雪莉阿姨去忙自己的事後,我轉身走回客廳……看見小隻身影變成三隻。

「妳為什麼會待在倉庫裡?」

「妳叫什麼名字?」

椿家小姐弟異口不同聲的對女孩問道。

「呃……」女孩驚慌失措著,一看到我便飛奔過來躲在我身後並抓住我的衣角。

「慕秋,這孩子叫什麼名字啊?」小早夜一臉好奇樣的問道。

「嗯~~其實我也還不知道耶!」畢竟上次剛要問出來的時候,就被打斷了。

我見時機不錯,便低頭對她問道:「能告訴我們,妳的名字嗎?」

「我叫……曉月季。」

女孩小聲地說道,並在疑惑小早夜對她善意地伸出手的舉動後,還是跟著伸手覆上。

「我叫椿早夜,請多指教!小月季。」小早夜交友能力甚強的說道:「握手問好是友善的意思哦!」

「我叫椿夜晨。」

「握手問好是友善的意思……」小月季低聲覆誦一次後,小跑步往小晨的面前並雙手握住其右手且笑著說道:「我叫曉月季!請多指教!」

這下換小晨錯愕了,應該說是……害羞?

「請多指教啦!離我遠一點,頭髮的水都滴到我了!」小晨看似不悅的說道。

「啊……對不起。」小月季趕緊放手並跑回我面前,指著我手上的吹風機說道:「慕秋哥!能幫我吹頭髮嗎?」

我不幫她吹,我還怕她燙到自己呢!

「好好~~坐好。」小月季就定位後,我熟練地幫她吹頭髮。

期間,小早夜一臉呵呵笑的看著小晨,看來小晨是不小心中了邱比特的箭?

此時門扉開啟,來者是阿潭和……

「慕秋,這孩子是你的妹妹吧?剛好在外頭遇到就帶她過來了。」阿潭替一旁的短髮女孩開好門並說道。

短髮女孩正是我的親妹妹,溫玉茗。

「哥!原來你住在這啊?一個月不見了呢!」

「是小茗啊!這麼剛好在附近啊?」我笑著說道。

「也不是說剛好,我只是來找阿晨一起寫學校的觀察作業而已。」小茗晃著包裡的畫簿並說道。

「美勞作業?」我想到之前也有要畫同學素描的作業過。

「蛤?要畫素描?才不要哩!畫了又沒什用!」小晨一臉就是不感興趣的說道。

「素描啊!我也來試著畫一下好了……」幫小月季吹乾頭髮後,我起身隨意拿了張紙和筆就坐回位子上,認為這是個能一同玩樂的好機會並說道:「不如大家一起來畫彼此吧!」

「畫畫啊!我還蠻拿手的呢!我參一腳!」小早夜乾脆地答應並拿出自己的筆記本就定位。

「慕秋啊!你說的大家難道包括我嗎?」阿潭傻眼的問道並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美術成績只有2吧?」

「沒關係~~畫得開心就好了。」儘管我的美術成績高,也只是按照常被逼看的名畫來模仿而已,還沒畫過“想畫的人事物”……不知道能不能畫好呢!

「慕秋哥……可以畫好的!」小月季輕笑的對我說道,一瞬間像是看透我在想什麼的眼神,但在下一秒卻天真地對我笑著問道:「我也可以一起畫畫嗎?」

「當然可以。」

「哈哈!小晨畫得好醜!四不像啊!」小早夜手拿著一張畫著疑似塗鴉的紙並大笑著。

「要妳管!還我啦!」

「學學小茗,她畫得就很好耶!還幫你自帶美顏耶!」

「玉茗你不是主修理科嗎?為什麼畫這麼好……」小晨不解之餘還偷偷的表示能不能將那張畫拿走,看樣子很滿意那張附美顏的素描畫作。

「我厲害啊!」小茗滿是成就感的回應道。

「慕秋哥很開心呢!」小月季笑著說道。

「……嗯。」我看著打鬧的他們,靜靜的在空白的紙上畫出線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