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被放逐的公爵千金④

        原本以為會開始討論關於我今後的處境,不過父親大人卻是將右手五指抵住額頭,再度發出一個從喉嚨深處擠出的嘆息。

        「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亞瑟殿下究竟有否理解這麼做的後果?」

        ──肯定沒有吧。

        我在心底這麼回答。

        第一順位繼承人的王子殿下擅自廢棄了與王國宰相之女的婚約,光是這個行為就已經足以成為無數紛亂的源頭了,更甚者,他在聚集全王國貴族子弟的學園公開表明此事,徹底斷絕收回的機會。

        在情報等同於武器的社交界,想必有不少貴族早已展開行動了。

        或是前往加入斐羅男爵的陣營試圖巴結將來有望成為王后的梅茵,或是盤算著趁隙讓亞瑟殿下和自家女兒締結婚約,或是打著代替德斯雷修卡平反的口號擅自行動、藉此獲得利益與好處。

        冷靜下來再度思考之後忽然開始胃痛了。

        畢竟這件事情真的很棘手,一個弄不好,說不定會變成導致王國分裂的危機。

        身為宰相的父親大人肯定得花費許多時間和心神才能夠處理好這件事情吧……

        「雖然隱隱約約聽過謠言,據說殿下在進入學園之後就對某一名特定的女性學生相當傾心,難道那名學生就是他袒護的對象嗎?」父親大人問。

        「這點……我也略有所聞,但是詳情並不──」

        「不必隱瞞了,那人是梅茵・斐羅吧。斐羅男爵的女兒。」

        父親大人煩躁地一語道破。

        喔呀?沒想到克勞德哥哥居然連這點也講了……不對,在魅惑魔法的影響之下,克勞德哥哥或許不認為男爵女兒的身分是一個問題,甚至覺得梅茵不被階層藩籬所侷限的思想是值得推崇的優點。

        似乎首次聽聞此事的母親大人難掩訝異地瞪大眼,不過總算在最後關頭忍住了,並沒有開口插話。

        「是的,沒有錯。」

        我謹慎地斟酌詞彙。

        「梅茵小姐在進入學生會之後就和亞瑟殿下走得很近,兩人也經常結伴外出,像是共同用餐或者是在學園旁邊的森林散步。」

        聞言,母親大人嫌惡地蹙眉,就像是在說「居然公然對已經締結婚約的男性出手,簡直不知羞恥」,不過在我深思這點之前,父親大人就率先開口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學園學生會的門檻是成績,只有前五名的學生才有資格進入,同時必須得到會長的同意。至少在我待在學園就讀的時候,確實是這樣的規定。」

        「這點是亞瑟殿下的親自推薦名額。」

        我婉轉地表示當初自己並沒有拒絕的權力。

        父親大人又嘆了一口氣。

        「男爵的女兒,而且成績並不優異……殿下究竟在想什麼?」

        我沒有對於這句自言自語發表意見,保持沉默。

        片刻,父親大人總算恢復平時的沉穩態度。

        「愛琳娜,關於此事,妳不必擔心。我會負責妥當處理,必定會給妳一個可以接受的結果……只要調查清楚殿下提出的指謫無憑無據就能夠以此作為基礎,讓那些做出無禮行為的人們謝罪了。」

        ……然後呢?

        讓我再度回到學園?回到那個所有人都漠視我的話語,冷眼旁觀的學園。

        還是說嘗試讓亞瑟殿下再度恢復與我的婚約?與那位依舊深深迷戀著其他女性的王子殿下。

        雖然那是事情的正軌,然而我無法接受。

        光是想像那些畫面就感到身體內部彷彿被擰絞似的疼痛。

        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認為自己沒有錯的亞瑟殿下不可能屈服,這麼一來只會擴大王室和德斯雷修卡家之間的矛盾。

        於是,我冷靜地這麼說:

        「不必了。」

        下一秒,父親大人詫異地抬起頭。彷彿自己聽錯似的皺眉。

        我微微頷首,繼續說:「兄長大人和亞瑟殿下的關係相當緊密,對於王國和人民而言,這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好事,只要王室與德斯雷修卡公爵家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父親大人在這些年來想要推動的法案和建設會更有機會通過。為了這件事情……為了我和王室產生嫌隙是最下策的解決辦法。」

        沒錯,我必須退讓。

        這個才是最佳的選擇。

        而自己面前的道路有兩條。

        其一是成為侍奉神祇的修女,待在與世無爭的修道院內度過餘生。

        只要受到神殿的庇護,外界的紛紛擾擾都不會再產生影響,可以平靜度過接下來的日子。端視自身的努力和機運,或許有機會晉升成為大主教、大司祭或聖女等職位,再度獲得莫大的權力與影響力。

        其一是從社交界消失,前往某個甚至不會記載在地圖上面的邊境村落。

        此舉無異於放棄貴族的身分,捨棄姓氏、家族和過往累積的一切,踏入全新的世界,話雖如此,我自己也有一筆不少的存款,雖然會過得比較拮据、辛苦,不過大概也沒有問題吧。

        換作是遊戲當中的愛琳娜,此刻為了家族著想也沒有追究這起事件,而是選擇進入修道院,從零開始學習陌生的神學理論,以成為聖女作為目標……不過我已經累了。

        面對一個擁有作弊般魔法的對手,我連怨恨和報仇的想法也沒有。

        現在只想要遠離學園,遠離那些曾經將我看得很重要的人們,好好地休息一段時間,沉澱心情。

        因此我這麼請求:

        「父親大人,請將我流放到邊境吧。」

        這次父親大人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片刻才搖頭說:「別說傻話了,我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妳在這件事情上面並沒有錯,沒有必要接受懲罰。」

        我不禁一愣,反射性地問:「您們願意相信我嗎?」

        「這是什麼問題?妳並沒有欺凌那位男爵之女吧。」

        「這個……是沒有沒錯,不過兄長大人所說的內容應該和我說的內容有所矛盾才是……」

        「克勞德在過去一年也改變了許多,即使學園放假也拿出各種藉口不肯回來,說起來,光是沒有出言幫助妳而是選擇袖手旁觀這點就表示他有那裡不對勁了……竟然沒有看清楚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只是洋洋灑灑地寫了封關於學生之間打打鬧鬧、如何如何的信件,天曉得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父親大人乾脆地說:

        「在事情塵埃落定之前,如果妳不想公開露面就待在家裡吧。別再說要去邊境那種危險的場所,我不會允許。」

        這個瞬間,我忽然很想哭。

        那起公審事件發生到現在,終於有人願意站在自己這邊,替自己打抱不平,光是這樣就讓我極為感動,然而也正因為如此,即使只是為了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也好,我必須堅持己見。

        不能夠再給他們添麻煩了。

        他們期望的未來在這個世界不可能發生,堅持下去只是徒然浪費心力而已。

        用力閉起雙眼將淚水眨碎,我端正神色,平靜地開口:

        「非常抱歉,父親大人,我無法認同這個提議。公開地被未婚夫破棄婚約的我已經無法踏足任何一場的舞會和宴會,等同於被逐出社交界,『公爵千金』這個身分的我已經死亡了……王國當中想必也不會有其他性格乖僻的男性願意娶我為妻了。父親大人應該也很瞭解這些規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