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被放逐的公爵千金③

        前世的我很傻、很天真,以為努力終究可以獲得報答。

        小時候,我在某次放學的時候心血來潮地繞了遠路,在夕陽西落的街道胡亂前進,最後偶然抵達的場所是位於公園旁邊,一棟頗為老舊的市立圖書館。此以作為契機,我幾乎每天的放學都會前往報到,沉迷於故事的世界無法自拔。

        接著,我開始嘗試寫出自己的故事。

        每天都過得充實且愉快,幾乎隨時隨地都在思考著關於故事的後續發展,只要有時間就會坐在圖書館的大木桌角落,在筆記本寫下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立志成為小說家則是在成為高中生的時候。

        我以為只要全心全意地專注在這件事情上面,花費幾乎所有的時間和青春,遲早可以達成夢想。

        隨著高中畢業、大學畢業,夢想卻遲遲沒有實現的跡象。

        不知不覺間,我從以前那個從早到晚都趴在桌子上面,開心地持續寫出文字直到手指沒力、掌底印著洗不掉的藍色墨水的孩子變成不得不勉強自己坐在筆記型電腦前面,即使腦中一片空白也要努力擠出文字。

        其後,在大學同學的介紹之下替遊戲公司撰寫腳本……名目上如此,不過只是每個月固定繳交數則腳本,換取微薄稿費。

        那個時候,我的身心狀態都已經處在臨界點,隨時都在思考著要繼續堅持下去還是放棄,理所當然的,當時所寫出來的作品都混雜了不少負面情緒,其中最為明顯的成果即是「鮮紅色眼淚」。

        不曉得該說幸運還是不幸,這則憑藉著憤世嫉俗情緒所寫下的故事腳本被公司老闆看中了。

        原本只是在過度疲勞和熬夜的亢奮情緒下,故意反其道而行所寫的亂七八糟故事,卻用著比自己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完成企劃、繪圖、配音的程序,當我回過神來,網路的評論區已經寫滿了對於鮮紅色眼淚的各種謾罵了……

        這個時候,馬車的晃動讓我不禁睜開眼,伸手掀開簾幕,凝視著逐漸靠近的公爵宅邸,轉而開始思考該怎麼向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解釋。

        根據遊戲設定,梅茵的「魅惑魔法」是最強無敵的魔法。

        無法察覺、無法反抗、無法消除也無法防禦,只要靠近她的身邊就會持續受到影響,輕則產生想要寵愛、溺愛她的念頭,重則會像亞瑟殿下、克勞德哥哥和艾略特那樣,將梅茵看作為最重要的人,生活重心全部圍繞著她轉,無視常識和邏輯,用著可說是幼稚拙劣的態度保護著她。

        對於女主角而言是相當符合主角光環的便宜行事設定,然而一旦親身體會到就只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不禁對於自己沒有在眾人面前哭出來感到佩服。

        如果現在重來一次,大概會因為思考過多反而做出不適切的舉動吧。

        在「公審事件」的時候,根據亞瑟殿下的態度和台詞判斷,現在應該是走在亞瑟殿下結局的世界線,畢竟那個時候護著梅茵的人就是亞瑟殿下……話雖如此,無論哪個走在哪條路線,我被公審都是既定事項,現在想來,克勞德哥哥和艾略特的所站位置也與記憶當中的CG插圖有微妙的不同,以這點作為判斷似乎有欠思慮。

        如果進入艾略特的路線結局,被放逐到邊境教會的我甚至會意外染上傳染病,年紀輕輕就病死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內。

        那是目前絕對要避免的最悽慘結局。

        雖然說遊戲裡面沒有辦法在後期突然轉換攻略角色,公審事件就是用來確定攻略角色路線的最後轉捩點,然而此處雖然是遊戲裡面的世界卻又不只是遊戲的世界,況且還有我這個可以自由活動的不安定因素存在,如果疏忽大意導致意外走進艾略特結局的路線就後悔莫及了。

        暗自下了決心,我輕柔卻緊緊地握緊手指。

        這個時候,馬車停在宅邸的大門前方,門扉隨之敞開。

        走下馬車的我向著車夫頷首致謝,站挺身子,端正神色。

        雖然這段時間因為猛然取回前世的記憶而感到混亂,不過那些記憶只是記憶而已。

        現在的我的名字是愛琳娜・珍・德斯雷修卡。

        我是德斯雷修卡公爵的女兒,曾經與王儲的亞瑟殿下締結婚約,以成為一國皇后為目標持續努力的女子。

        我所生活的世界並非地球,前世的記憶和常識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意義,甚至有可能造成障礙,因此,我必須用著愛琳娜的主觀意識與身分繼續過活。

        暗自思考今後方針的我走在通往宅邸的鋪石道路。

        兩側是修剪整齊的林木,樹蔭等間隔地落在眼前。

        光與影的交界面相當模糊,隨風搖曳。

        畢竟當時克勞德哥哥待在現場,可以乘風飄逸的話語也比馬車更加迅速,想必整件事情的經過早已傳回雙親的耳中,進而在僕役當中流傳甚廣了。

        我面無表情地承受著女僕和男傭們的注視,抬頭挺胸地走向父親的書房。

        深呼吸之後敲了兩下房門,我低聲說:「父親大人,我是愛琳娜。」

        「……進來。」

        再次繃緊神經,我緩緩地推開房門。

        身為公爵的父親大人平時擔任王國宰相的職務,見慣了大風大浪,在我的印象當中從來不曾見過他發怒,無論發生多麼嚴重的事情都會露出「沒有關係」的沉穩表情。儘管如此,此刻坐在書桌的父親大人卻不停用手指關節敲打著桌面,發出「咚、咚、咚」的規律聲響。

        母親大人則是滿臉擔憂地站在父親大人的後方,眉頭深鎖。

        我走到房間中央,將雙手交疊放在腹部,躬身行禮。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許久不見了。見到兩位身體健康真是再好不過了。」

        對此,父親大人煩躁地揮著手,表示不必說這些無謂的前言。

        「愛琳娜,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請說明。」

        「……我以為克勞德哥哥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告訴兩位了。」

        「我需要聽妳的說法。」

        「──亞瑟殿下放棄了與我的婚約,準備迎娶男爵的女兒。」

        如果這麼回答,母親大人或許會直接昏厥吧,也有可能會大發雷霆地直接衝進皇宮試圖找人算帳吧。我事不關己地這麼想著,在腦中將剛才擬好的說詞過一次,平靜地開口:

        「雖然我不曉得克勞德哥哥如何描述那起事件,然而我認為事情的經過並沒有太大的差異。簡言之,我被冠以『欺凌他人』的罪名,在亞瑟殿下主持的公審當中被解除了婚約。」

        「……妳有做出欺凌的行為嗎?」

        「此時此刻,那個問題的答案已經不再重要了,不是嗎?」我平靜地說:「雖然我並沒有做,一切都是誤會。」

        父親大人深深嘆了一口氣,低聲說著「確實如此」,陷入深思。

        我保持著端正的姿勢,等待父親大人接下來的內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