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龍國遇難者(三)

      兩人嗑完山豬肉,走出山洞外,寒櫻玉手一揮,石壇便消失無蹤。公冶乘詫異地看著石壇變回原野,想問卻又不敢開口。

      那石壇是祭祀用的結陣,施術者可以根據自己的靈力招喚,但每塊土地通常都有自己的靈守護,因此只有特別高竿的巫祝有能力到對方地盤喚陣。寒櫻正是箇中翹楚,斯卡羅密如漁網的防護也攔不住她強大的靈力。

      「主人,我們現在是要直接回大龜文嗎?」

      寒櫻眺著前方,昨天走左邊碰見孤奴,但右邊傳來了更濃烈的臭味,顯示更魁梧強悍的孤奴正在逼近。她四望枝頭,沒看見前來報訊的鳥兒。

      寒櫻微皺眉頭的樣子像在生悶氣,公冶乘受了兩次威嚇,絲毫不敢馬虎,連忙碎步到她跟前問道:「主人,我這身鎧甲乃精鐵所製,若不嫌棄先穿著遮蔽一下吧?」

      「由你來選走哪條路,記住了,只要選到不好的路,唯你是問。」

      「嗄?這不是強人所難嘛……」公冶乘咕噥道,但寒櫻眼睛一瞟,他便趕緊盯著左右兩個方向思考。

      「既然你的命大過天,就賭賭看吧。」寒櫻喃喃自語道。

      公冶乘只好隨便指著左邊。

      「確定?」

      「也沒別的法子了。」

      「好。」

      寒櫻向前一步,右手伸到離唇幾吋,精神貫注輕輕呼一口氣。

      公冶乘站在她視線死角處,盯著她如冰凝結的側顏,她的臉蛋本身就有種魔力,會讓男人不顧危險想一探芳顏。

      寒櫻沒注意到公冶乘的眼神,此刻她相當專注,感受靈在空氣中飄蕩,她的意識與聲音傳到風中,和掌控風的神靈進行對話。她要穿越這片樹林,回到故土,祈求善靈前來協助,鎮壓趁機作祟的惡。

      一陣風從山洞吹出來,接著又一陣,吹越吹猛,直把兩人的頭髮揚得漫天飛舞。枝頭顫動了,數萬片綠葉若飛鳥振翅,若海岸迭起的浪淘。

      公冶乘覺得風快將他捲起來,寒櫻的身體絲毫不動,靜靜讓風拂起每一根髮梢。風逐漸帶走她的重量,化作風的一部分,自由且暢意的徜徉蒼穹。

      公冶乘也發覺自己的變化,他變輕了,輕如羽毛,他就像一根羽毛,即將被大風颳到天上。

      「啊、主人,這是怎麼回事──」他吼叫,聲音一下子就被狂風覆蓋。

      準備出發了。寒櫻得到允諾,得以借用風的通道,一路回去大龜文。

      但路不會這麼順暢,斯卡羅將從中阻攔。寒櫻本不想召喚風靈,每次施法都會耗掉大量元氣,不管幾次都是如此,而且被截斷便無法再次施展。只是見到孤奴出沒,她很擔心部落會發生事端,想早些回去查看情況。

      寒櫻伸開雙手,身體每一吋化作輕羽投入風溫柔懷裡,風若慈母捧住她,瞬間大風一捲,她和公冶乘身影消離,只聽見風聲簌簌,還有公冶乘的失聲大叫。

      兩人飛得比那些樹木還高,徜徉奧藍天上,看見山巒與河谷,遙望彼端無垠的海岸,浮雲便在上頭,彷彿隨時會衝入悠然棉絮中。寒櫻其實很喜歡這種無拘無束,自由的快感,可惜用不了多少次。

      第一次化成風是年紀很小的時候,導師帶著她遨遊夜空,偌大的部落變成幾點星火,讓導師驚奇的是她一點也不怕,反而相當愜意。她嚮往成風,可惜最終還是得回到軀體內。

      他們移動非常迅速,快得超乎預期,公冶乘根本無法適應,因此兩人的行進不大順暢。吹了十多里,尚未離開斯卡羅獵場,公冶乘的身體逐漸變重,於是兩人開始失速,寒櫻已來不及調整,血肉的感覺慢慢回流,她的形體在空中漸漸重組。

      但公冶乘掉得更快,幾乎是一個人從天上墜下,寒櫻只得盡力護住他。

      寒櫻沒算到公冶乘的承受力,因為她從未帶普通人化成風,她以為大家都該跟她一樣習慣。

      兩人雖然順利降落,公冶乘卻站不穩腳,踉蹌跑到一棵樹下狂嘔,方才吃的山豬肉全吐了出來。

      「你真沒用。」寒櫻抬頭望著四周,幸好已經離邊界線不遠,不過他們仍在斯卡羅獵場的最邊緣處。

      「妳──嘔──」公冶乘沒力氣反駁,他痛苦地將不適感排出體外。

      「果然還是太免強嗎?」寒櫻嘖了一聲,看來最後還是得用走的。

      「我說主人,要變成風也提醒一下啊……」公冶乘摀住嘴,跌跌撞撞走到她身旁。

      「不該帶著你的。」寒櫻冷冷瞪著他。

      「妳該不會想殺掉我吧?」

      「嗯,這主意不錯,至少不會浪費我這麼多力氣。」寒櫻來回走了幾步,皺眉道:「果然,你是個不幸的人。」

      「嗄?」

      一道巨影撞開眼前櫸樹,砰一聲震動地面。

      流著口水的孤奴踩斷堅硬的樹幹,憤怒地看著他們倆,跟寒櫻猜想的一樣,這孤奴比昨日見到的還要大上許多。這隻孤奴異常氣憤,不像要找獵物果腹,單純想殺人發洩脾氣。

      孤奴怪吼怪叫,衝向離牠最近的公冶乘,公冶乘立刻跳開,牠又撞上另一棵櫸樹,竟將樹撞成兩半。

      「喂,你不是說你身上的鎧甲是精鐵打造,試試看撐不撐得住吧。」

      寒櫻注意到孤奴身上有三個圓疤,她見過那種傷口,來自一種被惡鬼祝福的武器。

      砰──砰──密林裡竄出幾道聲響,隨之伴著煙硝,短暫蓋住孤奴的體臭。

      「鳥銃!」公冶乘一眼就認出那玩意兒是什麼。

      孤奴被打得後退三步,但身子依然挺直,這時十多人突然從林子冒出來,他們穿著刺繡精美的服飾,頭戴紅巾紮草,各個體魄強壯。

      寒櫻暗忖不好,居然是斯卡羅的勇士,前有孤奴,後有敵兵,這下可不好辦。不過斯卡羅勇士的注意力放在咆哮的孤奴,他們之中有三人拿槍,剛發過一輪,其他人連忙用弓箭掩護,這三人快速填裝火藥,再次擊發。

      「這些蕃人竟然會用鳥銃,真是不簡單……」

      「很驚訝嗎?以為只有你們跟尼德蘭人會用?」

      「不,我豈敢這樣想,挺好的,真的。」

      「你捧錯邊囉,他們是我的敵人。」

      「……真該死啊,我們不如退後點,先讓他們雙方殺個兩敗俱傷,再做打算。」公冶乘尷尬地說。

      寒櫻便退到一棵大樹旁。她抽了抽鼻子,想避開刺鼻的煙硝味,她厭惡火繩槍遺留的氣息,那是對高傲戰士的挑釁。但無庸置疑,這些跟尼德蘭人交易來的武器相當有用,就像西洋巫術,能從很遠的地方迅速奪走人命。

      寒櫻初次見到火繩槍,是尼德蘭商人來部落裡跟長老和頭目們洽談鹿皮買賣,順便示範了這種長條狀的武器。尼德蘭商人在百步外立靶,精準的命終目標,而且速度飛快,弓箭遠遠不及。

      但大長老和大頭目最後沒接受,他們覺得這武器褻瀆以彎刀為榮的祖靈,汙衊部族戰士的勇氣。

      可是它們就是非常有用,使大龜文連續小敗幾場,大龜文某些社的頭目也開始考慮要是否與尼德蘭人進行火槍交易。

      「主人,我在安鎮港有條線,專門從龍國兵庫走私軍火,保證新穎,而且由我出面能低價購入,若妳有需要──啊──」

      「閉嘴。」寒櫻厭惡地掐著手指,她太討厭精明的龍國商人,只要稍微鬆懈就會被看出想法。

      而公冶乘恰好是極會洞察人的類型。

      斯卡羅勇士緩緩前進,觀察孤奴的狀況,孤奴連續受兩次攻擊,堅硬的皮膚已滲出血,但整體無礙。孤奴緊緊握拳,暴露藤蔓般的青筋,一雙凶眼怒瞪,發出沉沉氣息。

      持槍的勇士趕緊填裝子彈,弓箭持續發射,孤奴堅實的皮毛彈開箭簇。牠搬起腳邊巨石,嘩一聲擲出。

      斯卡羅勇士急忙閃開,火繩槍引信瞬然引發,朝天上打響。孤奴吼如戰鼓,撲向斯卡羅勇士,火繩槍的威力還是奏效的,至少讓牠動作遲緩不少,不過這並不能扭轉差距,牠撞倒兩個人,拖住其中一個往嘴裡咬。

      孤奴的咬合力相當驚人,樹幹都能輕易咬碎,因此那人死命抵抗,抽出彎刀拚命往牠頭顱劈砍。

      但彎刀啪得一響斷裂,其他勇士立刻聚到牠的巨腳旁,試圖扳倒牠。

      寒櫻很好奇,這些斯卡羅人應當知道孤奴最怕木榭蘭花,以往有孤奴出現的年頭,他們都會在箭頭跟彎刀抹上木榭蘭。

      若非他們集結太過倉促,就是過於相信火繩槍的力量。

      這時不逃跑,還等什麼時候呢?

      但孤奴卻突然放下那人,踢飛腳邊所有斯卡羅勇士,牠凝視著寒櫻,莫名充滿怒火。

      「我?」

      雖然寒櫻確實聽說孤奴很憎惡巫師,卻沒想到是真的。

      孤奴撇下其他人,衝向寒櫻。

      「主人小心!」公冶乘推開寒櫻,伸手拔劍,俐落躲開孤奴。

      他順手揮劍,一道劍痕漂亮的連起九個彈痕,一潑血隨劍痕灑出。

      自與孤奴抗衡的傳說開始,寒櫻就沒聽過有人能用刀劍傷害孤奴,遑論造成如此大的傷。

      公冶乘以劍為桿,撐起身體,往空中翻騰一圈,從孤奴背後劃下一劍。孤奴的血比體味還臭,林子隨即瀰漫噁心的氣味,但那些斯卡羅人只在意公冶乘到底怎麼辦到的。

      寒櫻用食指掩住鼻子,她驀然忖道,這種事情並非沒發生過,很久以前,他們的先祖還居住在寒冷聖山,有個頭目的長子用神劍將巨大的孤奴劈成兩半。

      她似乎在孤奴的嘶叫聲中聽見綠繡眼的預兆。但她還沒時間去想那代表什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