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劫後餘生的交易(一)

      孤奴的五官糾結成一團,痛得昂首怒吼,聲音大的快震破他們耳膜。

       公冶乘冷劍鋒利,一劃便削倒一棵足需兩名成年人手臂環圍的大樹。寒櫻知道來往海上的海商多半武藝高強,那些亦商亦盜的大海賊更是身手不凡,但公冶乘凌厲的眼神一點也不像商人,出招時全神貫注,彷彿與劍合一,若非癡醉武藝怎能散發如此強勁的氣息。

      公冶乘跳到樹幹上,他的攻擊雖奏效,但無法一次擊倒孤奴。但能做到這程度,已足讓斯卡羅勇士目瞪口呆。

      一名斯卡羅勇士注意到倚著櫸樹凝視戰局的寒櫻,驚訝地盯著她胸口的百步蛇頭,他慌忙地招呼同夥,十多人的視線緊盯她胸脯。敢在胸口刺百步蛇的女人除了讓人聞之喪膽的女巫還有誰?

      他們在之前的交戰中已領略過寒櫻的厲害,火繩槍固然強力,但對上山林裡呼風喚雨的女巫還是暫不了上風。

      前有狂暴巨人,後有虎視眈眈的女巫,這兩邊都惹不起,於是他們窸窣討論退路。拿火繩槍的斯卡羅勇士抓緊機會填充彈藥,趁孤奴猛追公冶乘瞄準射擊。

      孤奴背後中彈,拋下公冶乘往他們撲過去,那些人一哄而散,寒櫻跟著退了幾步,孤奴一把擒斷櫸樹,大樹橫倒在斯卡羅勇士前,他們見狀立刻逃走。但樹倒下時殘枝正好砸中體型較小的斯卡羅人,他慘叫倒地,左腳被樹幹絆住,他的同伴已經消失無蹤,寒櫻不疾不徐走到他身旁,露出似笑非笑的詭譎表情。

      比起孤奴,寒櫻無法揣度的神情更讓他畏懼。

      孤奴指頭插入樹幹,揪起受傷的斯卡羅人丟到嘴裡。公冶乘彈劍起身,踏幾步躍到孤奴頭上。

      寒櫻看見一道強光從公冶乘體內激發,那柄劍不再是鐵塊鑄成的死物,靈活自若,而且精悍無比。公冶乘大喊一聲「吒!」,一劍割斷孤奴的頭顱,腥血噴如泉湧,斯卡羅人被髒臭的血染了滿身,重重摔下。

      孤奴低沉的哀鳴震盪樹林,驚起大量飛鳥,寒櫻摀住耳朵,看著沒頭的孤奴踉踉蹌蹌走到一顆岩石旁,巨大身軀猛然撲下,將岩石碎成細塊。一陣飛砂瀰漫,空氣夾帶濃臭,那顆仍睜著怒眼的首級正滾至寒櫻跟前。

      「你的樣子實在不像商人。」

      「主人,您是不是偷看我藏在兜裡的勘合符?我從沒說過我是商人,這勘合符是我雇主留下的,只不過他沒機會拿回去了。」公冶乘甩去劍上污血,露出疲憊的笑容。

      「哦,一、二──」

      公冶乘雙腳忽軟,只好一腳撐地。

      「逞強的樣子不像商人,商人沒有這麼蠢。」寒櫻用指尖勾起他的下巴,「但你的身分是什麼不重要,不過別輕易死了,我還需要人服侍。」

      「是……」

      寒櫻沒問方才那道光從何而來,結束戰鬥的公冶乘又恢復原先唯唯諾諾的嘴臉,彷彿拔劍收劍時是兩個不同的人。

      但可以肯定公冶乘強得讓人震撼,沒有巫術的幫助下,竟能負傷解決一隻孤奴。要知道縱然有木榭蘭花,也得十多人才能擺平一個孤奴。

      當然巫力強大的巫祝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公冶乘最後發出的光芒肯定不是劍術,寒櫻說不上那是什麼,也許是某種龍國巫法?

      「主人,那裡有人受傷了。」公冶乘指著不遠處的斯卡羅人。

      他看上去還不到十四歲,是那群勇士裡體型最小的,腹部被孤奴的手爪割傷,已經有一塊地方化膿,寒櫻判斷明天日出他就會在萬般痛苦中回歸天地。

      「我沒瞎。」

      「不救他嗎?」

      「斯卡羅世代與我族為敵,救了只是多添一個麻煩。」

      「主人菩薩心腸,此刻又何須分敵我。」

      「菩薩是什麼?」

      「便是指主人慈悲為懷,願意對傷者伸出援手。」

      「救你,只不過是聽從紅山頭的預兆,否則你現在也該跟他一樣倒在地上呻吟。」

      「主人的意思是只要有那紅鳥兒鳴叫,您便肯救他?」

      寒櫻眨眨眼睛,輕彈指頭,看著公冶乘痛苦的捧肚子。

      但公冶乘捏緊拳頭,吃力撐住身體,堅定盯著寒櫻美豔的眼眸。

      「主人,您知道如果這時候不救他,他會死的。這裡不曉得還有多少怪物……」

      「對,就跟你昨日一樣。救了他有什麼好處呢?他給不了你喜歡的銀幣,也無法讓你搜刮鹿皮。」

      「我只是不想再有人死在我面前。我眼睜睜看著給我錢的雇主被海蛇抓走,那是我第一次失手,所以,我不會讓那個孩子死在這裡。」

      「這樣做能安撫你的心嗎?」

      「不知道,至少我不會後悔。」公冶乘望向四周,尋找鳥蹤。

      「傻子,就算你抓來紅山頭,也不是喜兆,我仍不會救他。」寒櫻慵懶盤起頭髮,露出緊實的肩膀肌膚,然後一把石刀出現在手上。「像你這樣拿錢辦事的人也會憐憫別人嗎?救他並不會改變你雇主死掉的事實,還可能被斯卡羅小鬼反咬一口。」

      「無所謂,我只想對得起自己,若他想對我刀劍相向,也是之後的事了。」公冶乘堅決地說。

      紅山頭的預兆並沒提到公冶乘如此倔強,但跟預兆一樣是個非常奇特的人。

      「你不是最會計算嗎,說說看,我救他有什麼好處?」

      公冶乘低下頭,又看向呻吟的斯卡羅人,寒櫻不缺任何東西,又有什麼能交易。

      寒櫻見他不說話,便繼續道:「更何況所有東西都用來救你那條殘命,現在只剩這把沾了王蛇毒的刀,被劇毒毒死比讓孤奴吃下肚痛快多了。」

      「告訴我哪裡找的到草藥,我立刻取來。」

      這人到底是貪婪市儈的保鑣,還是心懷慈悲的聖人?昨天公冶乘求寒櫻的神情,像是能為活命連靈魂都能賣掉,現在卻為一個陌生人而乞求。但不管哪種樣子,求人的姿態倒是沒變,盡顯商人本色。

      寒櫻走到斯卡羅人身旁,迅速一刀抹過脖子,他瞬間停止喊叫。

      「只是暫時麻痺他的傷口,我需要安靜。喂,是你要救的,扛起他吧。」寒櫻將刀收回頭髮裡。

      「是,謝謝主人。」公冶乘趕緊扶起昏厥的斯卡羅小子,「主人,我們要去哪?」

      「走就對了。」寒櫻望向東南方,手插腰說:「迓仙崖,那裡有很多木榭蘭花,可以清掉孤奴瘴氣。」

      「迓仙……難不成有神仙嗎?」公冶乘扛起小子,笑問:「以前就聽說東南鹿州有仙氣,若真有仙緣碰上,說不定能學點長生不老的皮毛。」

      「怕是神仙不收市儈俗人。」寒櫻倒不意外,龍國人好神仙之術,求仙求道者比比皆是,而且像公冶乘這種拚命想活的人,肯定更有興趣。

      「求了仙法,正好賣給富貴之家。」

      「哼,長生不老就是怪物,孤奴若沒被殺死,也是長生的。」

      「總會有這種想法的人啊,富貴者誰不想永生享受世間繁華。」

      「這話套在你身上倒挺合適的。不過活這麼長要做什麼?」

      「活著活著,說不定就能找到目標。」公冶乘莞爾道:「但窮人還是別打長生不老的主意,百年壽命夠折磨了,何況永生永世。」

      「你那張嘴再不停下,背上的斯卡羅人就要死囉。」

      「唉呀,主人,咱們快走吧。」

      沒有拿劍的公冶乘顯得傻里傻氣,和那些滿腦利益的商賈毫無兩樣,但想到他殺孤奴時冷酷的模樣,寒櫻不禁忖度他是否刻意偽裝。冷血也好,憐憫也好,市儈也好,慈悲也好,彷彿都不是公冶乘真實的樣貌,可以確定的是他一直在偷偷觀察每個人,並且觀察入微。

      「主人,還不走呀,漏了什麼東西嗎?」

      寒櫻沒回話,她想起離開部落前做的占卜,透過綠繡眼預知的眼眸看見渾沌,這表示大龜文將面臨一場變異。根據傳說,孤奴出現表示世間將有變化,很久以前他們的祖先居住在聖山,某日卻忽然迸出大量孤奴,那位拿神劍的頭目之子擊退孤奴後便率領族人往南方尋找新生地。

      後來傳說流傳孤奴每隔幾年到幾十年就出現一次,期間也無異常,大家都知道木榭蘭花可以擊退這些巨怪。

      寒櫻揉了揉太陽穴,放鬆神經,這幾日為施詛咒已消耗太多體力,又碰到孤奴橫行,她多想躺在柔軟的獸皮上酣睡一番。她忖這些麻煩事還是等到迓仙崖,見到師傅再做定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