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龍國遇難者(二)

      「你讓我心情糟透了。」寒櫻會讓這怪物後悔惹上大龜文最強悍的女巫。

      孤奴行動變慢,彷彿放慢節奏跳著詭異的舞步,寒櫻徐徐走到牠背後,厭惡地將牠踹倒在地,對準牠的脊髓刺下。孤奴背部皮毛化成死黑,死命敲地掙扎,像是一條困在岸上的大魚。

      動沒幾下,龐大的軀體已被蛇毒侵蝕至深,接著牠突然蹦起來,吐出一大灘黑血跟未消化完的骨頭。獸骨和人骨,還有一把精緻的獵刀,明顯是斯卡羅的樣式。

      吐出來的東西比牠本體還燻臭,寒櫻退了幾步,牠卻再次站直身體,怒不可遏地衝向寒櫻。寒櫻立刻舉起石刀,但孤奴跑了兩步便砰然倒地,揚起一陣臭氣。

      寒櫻平淡的神情下暗流懼色,連百步王蛇的蛇毒都無法使其一次斃命,而且這體型只能算中下,古老歌謠相傳成熟的孤奴就像一棵行走的樹。

      既然這些怪物散佈於此,寒櫻還是決定先回山洞躲避,反正斯卡羅人自有辦法處理。她唯一掛心的是孤奴是否也出現在大龜文。

      忽然一聲啁啾傳至寒櫻耳邊,她望向南邊枝頭,飛來一隻紅山頭,這鳥兒長著一頭紅毛,宛如尼德蘭人。比起龍國人,大龜文更厭惡尼德蘭,他們遠從西邊盡頭來搜刮鹿皮,並且給予大龜文的敵人可怕弓箭,大龜文許多勇敢的戰士便是死在會發出煙硝味的怪異武器上。

      部落長老說那種武器附有惡靈,會神不知鬼不知取走人命。

      但紅山頭跟帶來惡靈的尼德蘭人不同,牠是好運鳥,大龜文與斯卡羅都喜歡牠的叫聲。

      「嘖,那傢伙好硬的運氣,感動了天命嗎。」寒櫻看著紅山頭忖道。

      折返石壇,男人跟帶骨肉卻已不見蹤影。寒櫻警戒地探了探四周,沒發現孤奴的腳印,看來他並非被孤奴抓去果腹。

      但就算不是孤奴,山裡能咬死人的生物很多,連看起來溫馴的梅花鹿發怒時也能用角捅死人。

      寒櫻發現一道拖東西的痕跡,循著痕跡走到山洞裡,竟發現那個落魄的龍國男人闔眼倚著岩壁,先前留下的帶骨生肉已被啃掉一小部分。不過他的咀嚼能力已弱化到無法嚥下肉塊,變成附近一塊沾滿唾液的肉糜。

      男人聽見寒櫻刻意壓輕的腳步,微微動著布滿傷痕的手指,除此再也無其它動作。寒櫻忖他為了爬到這裡已經榨乾所有可用之力,雖然她方才施了一點治癒的咒術,但以一個受重傷的人而言,這絕對是上天庇佑才可能發生的事。

      可見他的生存意志多麼驚人。

      寒櫻不得不發出讚嘆,這龍國人比縱橫山林的族人們還堅韌。在危險的黑水溝彼岸,肯定有著他必須回去的理由。

      她努嘴,喃喃道:「喂,龍國人,你的執著贏了。」

      男人發出微弱呻吟,像是在回答。

      寒櫻搖頭,不對,他已經無法出聲。

      解下破爛的衣服,裡面還有一層被擊凹的甲冑,寒櫻稍微用點力,那鐵製的甲冑便瞬間碎開。她不經懷疑這人到底對斯卡羅做了什麼,居然被打到連鐵甲都裂成碎片。

      甲冑下驚見多處創傷,因為浸在雨中,部分都潰爛發疽,並發出濃濃腐臭。寒櫻摸了他的額頭,果然燙如炙火,寒櫻訝異他居然可以拖著如此傷重的身軀來到這兒。

      這情形嚴重的死一百次都不算離譜。寒櫻皺眉,打量龍國人強壯的肌肉,不過這不足以說明他為何能撐住這種重傷。如果能挖開他的內臟,寒櫻真想知道這人的心有多強大、多倔強,即使一絲活命的機會也要緊緊挽住。

      寒櫻生起火,讓石刀放在上面烤一會,再小心翼翼劃開傷口。石刀上的毒液滲入腐敗傷口,瞬間化作濃稠肉塊,此時百步王蛇的劇毒正好成為救治良方。

      紅山頭的聲音從外面的樹上傳來,寒櫻停下動作,看著那抹小小的紅影,沒想到竟把好兆頭直接帶到這兒了。

      「神明也不允許我失手,你命不該絕。」

      忙了一陣,總算把傷口處理乾淨,手邊卻沒有可以包紮的東西,寒櫻便脫下衣服,將衣服撕成十幾條纏在龍國人的傷處。

      若非神兆,寒櫻根本不想做到這份上,畢竟只是個沒瓜葛的龍國人,而且能不能挨過今晚還是個問題。傷口雖然處理好,但沒有退燒跟內傷的藥草,一切只能任聽造化。

      洞外乍然迴響尖鳴,寒櫻戒備地盯著空無一物的樹林,那是孤奴的聲響,而且比她不久前擊敗的孤奴還大隻。從聲音傳遞判斷,這隻孤奴的距離對山洞不構成威脅,但聽起來正在發怒,很可能是遇上人了。斯卡羅開始組隊剿孤奴。

      這對寒櫻是一樁好事,代表短時間內斯卡羅沒時間顧慮她下的詛咒。

      寒櫻忖,紅山頭的喜兆很靈驗。

      她收拾龍國人的破爛衣服時發現裡面有一個沾滿血的布囊,放滿含銀量極高的銀幣,那是一筆能讓龍國商人目瞪口呆的數目。

      布囊裡還有一紙勘合符,寒櫻學過龍國文字,她身為大龜文最受期待的女巫,對於外邦的學問也下過一番工夫研究。如此才能知道那些外人何時在說謊。

      寒櫻曾聽部落長老說過,只有持有勘合符的大商人才得以與扶桑國進行貿易,扶桑國最喜愛的物品正是鹿皮,這些鹿皮一旦脫手,至少有三倍利潤。寒櫻能肯定這龍國人為何要拚命活著了,只要能完成交易,就能將白花花的銀幣裝滿大船回國。

      不過她沒興致探討龍國人跟尼德蘭人為何賭上命也要賺錢,這麼多錢能幹什麼?買食物?買物品?一個人又能用多少呢,假如錢能跟上天買命,也許還能說的通,但在寒櫻眼裡這些渡海而來的人只是浪費生命賺一堆用不到的東西。

      突然一道爍光照進寒櫻眼中,她俯下頭看見落在龍國人身後的孔雀珠,方才寒櫻沒仔細打量,現在細細地瞧發覺這珠子比以往看見的色澤還漂亮,琢工近幾無暇,怪不得這龍國人要拿它做救命的贈禮。

      果然是能拿到勘合符的大海商,出手的貨色便與其他商旅不同。

      寒櫻拾起珠子,掛在頸子前,不必照鏡子她便知道戴起來很好看。

      翌晨寒櫻被香噴噴的油味勾醒,山洞裡瀰漫山豬肉的焦香,她飢腸轆轆地睜開眼睛,好奇這香味從何而來。

      「姑娘,妳醒來啦?我本來打算將肉烤好再喚醒妳的。」龍國人蹲著背對著她說。

      寒櫻詫異地盯著龍國人,昨天還半死不活的,現在竟能精神奕奕的生火烤肉。

      「妳喜歡油脂多的還少的?哎,姑娘家怕胖,這瘦肉部分我就替妳留下。」那龍國人轉動著一大塊烤熟的帶骨山豬肉。

      「太快了,你應該還得躺上兩天才能動。」寒櫻將石刀搭在他的脖子上。

      「啊……果然還是想吃肥肉嘛……成,我馬上替你處理。」

      「別扯開話題,你到底做了什麼,明明受這麼重的傷,怎麼可能復原這麼快。」

      龍國人小心翼翼轉過頭,莞爾道:「姑娘,我的命是妳救的,應該問妳自己對我做了什麼吧。」

      「你的眼睛在看哪。」

      「不是,姑娘,請聽我解釋,」龍國人趕緊把視線從寒櫻呼之欲出的乳房移開,他低頭看著自己身上包紮和寒櫻的衣料完全相同,恍然道:「承姑娘大恩,我一定替姑娘買一件好衣裳當謝禮。」

      龍國人不只是因為寒櫻幾乎袒露的乳房而失神,更因為她的姣容,大龜文治下二十多個部落找不到幾個女子有如此美貌。

      「不必,我不喜歡龍國服飾。」寒櫻聽他的聲量中氣飽滿,實在難以想像昨天奄奄一息的模樣,不過留心點還是能看見他的動作不俐落,但不管如何這簡直超越寒櫻自身的醫治經驗。

      這也包含在紅山頭帶來的喜兆嗎?

      寒櫻冷冷俯瞰那個龍國男人,散發無形壓迫。

      龍國人感覺場面不對,趕緊說:「我叫公冶乘,三天前航行黑水溝時遇到海蛇作亂,又碰上狂風暴雨,結果船翻覆了──」

      「慢著,我有叫你自我介紹嗎?」

      「沒有……」

      「你似乎沒有搞清楚一點,我救你只是因為神兆,你從哪裡來,要去哪裡都不甘我的事。」寒櫻彈了彈指頭,公冶乘忽然眉頭緊皺,猙獰地捧著腹部,「昨天為了救你,我灌輸了一點靈力到你體內,這靈力像一隻會繁殖的蟲,佔據住你腦中一小塊,目的是為了讓你更快恢復,但換句話說,你的身體會變成我的。」

      「姑、姑娘,請手下留情,傷口要裂開了……求求妳,妳不愛聽我就不說了──」

      「呵,我有說我不聽嗎?接著講。」寒櫻露出睥睨地笑容。

      寒櫻能理解公冶乘為何如此驚愕,在海的另一頭,女人是不吭聲的弱者,柔弱如水,還淹不死任何人。

      公冶乘等腹痛平緩後,才惶恐地接著說:「然後我們全被捲到海中,我醒來時身邊除了一堆木板沒有看見其他人。所以我只好朝內陸走,結果聞到一股香味,便走到這個地方了。」

      「哦,那你打算怎麼辦?」

      「鹿州有個龍國人聚集的大港口,安鎮港,只要到那裡我就想法子回去。」

      「安鎮港啊,離這裡很遠,中間還有很多討厭渡海者的部落。」寒櫻別開臉,指尖蹭著臉頰。

      「如果姑娘能帶我到安鎮,我一定百倍報答。」

      「我又不是商人,不做買賣。」

      「那姑娘胸前掛的孔雀珠又如何說?這不是代表姑娘還是肯接受交易嗎?」公冶乘莞爾道。

      「龍國人,交易是建立在雙方達成共識對吧?」寒櫻用力的彈著指頭,手指夾起痛苦的公冶乘,輕聲說道:「我可沒有答應你任何條件,這條珠子是我光明正大搶來的。」

      「是、姑娘說的是……」公冶乘緊咬著下唇。

      「你現在是我的奴僕,必須稱呼我主人。」

      「姑娘、不,主人,請問主人能帶我去安鎮港嗎?」

      寒櫻面無表情的說:「不能。我還要回大龜文,沒閒工夫去安鎮。再說安鎮太遠了。」

      「現在不去沒關係,之後再去也行。」

      「好啊,等個十年二十年也許會去。既然你身體已無大礙,準備上路吧。」

      「啊?」

      「吃完飯,準備上路。」寒櫻看向洞外,孤奴的氣息似乎越來越近,必須趁早離開這裡才行。

      公冶乘被整治兩次後立刻明白該怎麼做,馬上把烤好的山豬肉送到寒櫻跟前,恭敬地樣子訓練有素。

      寒櫻忖道,紅山頭的喜兆果然很準,送來一個體質特別強健的龍國男人給她當僕從。公冶乘一副倒楣樣蹲在一旁啃肉,似乎沒想到大難不死卻碰上寒櫻這個怪異女巫。

      不過寒櫻說的話並非全是玩笑,她只有很小的時候去過安鎮一次,是由龍國商人跟尼德蘭人建立的大商港,但他們對繁華商港沒有興趣,更沒有去的理由。

      倒是龍國商人和尼德蘭人時常想來簽訂商業條約,好進行鹿皮交易。

      「大龜文底下有幾個龍國人集散地,偶爾會有從安鎮來的商人經過,等回去大龜文,你再去那兒碰運去吧。」

      公冶乘聽見了,急忙諂笑稱謝:「謝謝主人,主人的恩德我沒齒難忘。」

      「標準商人嘴臉。」寒櫻見多了,這些商人為了利益連靈魂都能出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