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蜂蜜蛋糕

      早上八點,窗外的鳥叫聲稍吵,熟睡中的清夏被吵醒,揉揉眼,躺在床上賴了會床直到肚子叫了幾聲,收拾一下床上的棉被便起身梳洗。

      整理完準備下樓,到樓梯口時,聞到股甜甜的香氣,下樓後發現林牧染在廚房忙碌著。

      「阿染早安。」

      聽到清夏的聲音,林牧染停下動作,笑著說:

      「早安,你的早餐在吧台那裡,先去洗臉刷牙吧。」

      見林牧染前面帶了點黃黃的熱水,清夏好奇地嗅了嗅,發現甜甜的味道就是來自這裡。

      「這是什麼啊?」好甜的味道。

      「喔喔,這是蜂蜜加熱水,我要做蜂蜜蛋糕,妳想聽嗎?」

      清夏好奇地點點頭,林牧染拖了張鐵椅給她坐,便繼續停到一半的料理動作。

      將那盆熱水放旁邊,拿出另一個盆子,將蛋白和蛋黃分開,開始打蛋白霜。

      「接下來要做麵糊的部分,先將蛋白跟蛋黃分開,打發蛋白霜到他變成白色、有粗泡泡的時候加入糖,」林牧染邊說邊動作,將篩好的糖倒入蛋白霜裡「然後再加入剛才分開的蛋黃,攪拌均勻。」

      蛋白霜看起來膨膨鬆鬆的,特別綿密。

      「攪拌均勻後,將準備好的高筋麵粉過篩兩次倒進來,然後繼續攪拌,直到沒有看見粉狀。」

      攪拌完成的麵糊顏色變的偏黃,帶了點光澤,林牧染將剛才加了熱水的蜂蜜也倒入麵糊裡,然後繼續攪拌。

      「最後記得將剛才的蜂蜜倒進來和均勻,然後將麵糊倒入模具裡,放進預熱好的烤箱裡,用160度上下火烤四十分鐘。」

      看著林牧染把烤盤放進烤箱裡,清夏期待地盯著烤箱內看,在酒家的時候甚至連蛋糕都很難得才能吃到,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些東西,不管是蛋糕的原料還是過程,都很新奇。

      「還要四十分鐘才會好呢,先去把妳的早餐吃完吧,我還沒做完。」

      「需要幫忙嗎?」清夏跟著起來,還沒動作就被林牧染攔住了。

      「去吃早餐,吃完有別的事要麻煩妳。」

      「好!」

      *    *    *

      早餐吃完後,清夏發現蛋糕多了幾份,分裝在小盒子裡,而烤箱還在運作著。

      「我吃飽了。」

      「來。」見清夏來了,林牧染將每一個小盒子通通放在籃子裡,然後交給清夏。

      「這些要分給巷子裡的鄰居,妳幫我拿去給他們,順便讓大家認識一下妳,他們都是店裡的常客,」交付籃子後,再給一張紙條「這是名單,妳可以看這個認人。」

      清夏接過籃子和紙條,乖乖地跟在林牧染後頭,一起出店門。

      「沿著這個方向走就行了,到底會沒有路,總共有八戶,記得要有禮貌喔。」

      「好。」

      小酒館在河堤邊,巷子統一面向河堤,因著正值暑假期間,有些零零散散的小孩子騎著腳踏車經過,迎面吹來的夏風特別舒服,來到了門口放著梯子水管的店面,是家水電行。

      「妹妹,有什麼需要嗎?」

      來迎接的是個中年男子,嘴裡叼了跟菸,見到清夏在門口趕緊把菸掐了。

      「叔叔你好,酒館的阿染讓我來分蜂蜜蛋糕。」將其中一盒給大叔,清夏有禮貌的打招呼。

      「咦?妳是阿染的親戚嗎?」

      「不是,我搬來跟她一起住的。」記得阿染說過不能跟別人說是被買來的。

      「哦哦,那就是新來的啦,我是修水電的,如果有什麼故障的話可以來找我喔!」大叔拿了張名片給清夏,笑地很實誠「阿染這次讓妳送蛋糕了,那之後大概都是妳啦,每個月的今天阿染都會送蜂蜜蛋糕來,為了這個蛋糕我連早餐都還沒吃呢!」

      「每個月都會做嗎?」

      看著大叔打開蜂蜜蛋糕,清夏吞了口口水。

      「對呀,巷內的人都說今天是honey   day。」

      哈尼……什麼?

      回去再問阿染好了。

      下一家是棟公寓,三個鄰居都來自這裡,開門的管理員阿姨看清夏生面孔,詢問道:

      「哎呀,妳是新搬到附近的嗎?」

      「阿姨好,我是酒館新來的清夏,阿染讓我來分蛋糕。」

      提了提手中的籃子,阿姨看到了恍然大悟,讓清夏進公寓內。

      「妳等一下呀,我通知一下大家!」

      讓清夏坐在公共空間的沙發上,阿姨上樓去通知另外兩個住戶。

      公寓很老舊,似乎是一層一戶,管理員住在一樓,公共空間看起來蠻常使用的,有些點心,還有電視。

      阿姨帶了兩個小孩和一對老夫婦下樓,兩個孩子看上去很乖巧,老夫婦則有種知性的氣息。

      照著阿染的紙條看,老夫婦是二樓的住戶,是一對退休的教授,兄妹則是住在三樓的,爸爸媽媽都是上班族。

      「這是酒館新來的孩子,叫清夏,這個月她來送蜂蜜蛋糕。」

      阿姨替清夏介紹,然後給每個人倒茶,分桌上的點心。

      「妳們好,以後請多指教。」清夏乖乖地點點頭。

      「跟阿染的氣息完全相反的孩子呢,白白淨淨的。」

      老先生喝著茶說著,孩子白淨的氣息和林牧染渾身上下散發的煙塵味差的還真多啊。

      「哈哈,染小姐太妖冶了,當時她剛來這裡的時候這附近的住戶都很擔心呢。」阿姨邊拆點心邊替兩個孩子切蛋糕「這兩個孩子當時還很小,他們爸媽還特別交代我別讓孩子太靠近酒館。」

      「對,酒館當時都停業好久了,某天開始裝修重整,然後林小姐就出現了,這附近沒有像她一樣長的那麼讓人印象深刻的人,一下子小巷的人們就開始討論她。」

      老夫婦當時剛退休,正值特別喜歡和左鄰右舍聊天聊地的時期,當時聊什麼都會聊到妖冶的新人老闆,當然,不好的猜測也多了一些。

      清夏乖巧地喝著茶聽著住戶們聊天,對於林牧染剛來這的過去也感到好奇。

      「然後啊,八年前的今天,染小姐就像妳今天這樣,提著一籃蜂蜜蛋糕,沿著巷子分給每個人,和大家打招呼。」

      阿姨邊說邊咬了口蜂蜜蛋糕,幸福地配了一口茶。

      「我們才知道我們誤會她了,染小姐是好人,而且這蛋糕真的很好吃呢!」

      「真的,而且似乎越來越好吃了,她手藝真的很好。」

      住戶們開始聊到別的事情,清夏說蛋糕還沒分完,就先離開了,前往下一家。

      下家是間理髮店,裡頭有個客人似乎剛剪完,清夏站在門口等,正巧被過來拿鏡子老闆看見。

      「小妹要剪頭髮嗎?進來等呀!」老闆邊說邊替客人整理。

      「老闆妳好,我是新搬進酒館的清夏,這是阿染讓我送來的蜂蜜蛋糕。」

      老闆聽了哦了一聲,讓清夏進來等:

      「等一下啊,我先幫這位客人剪完。」

      「好。」

      用鏡子照客人的腦後,詢問需不需要再做修剪,客人表示沒有問題,說了謝謝將錢付完便離開了,老闆將頭髮掃乾淨,整理完用過的工具後,回頭招待坐在椅子上等待的清夏。

      「久等啦,事情太多都忘記今天有蜂蜜蛋糕了,謝謝妳專程送過來。」

      老闆接夏蛋糕盒子,摸摸清夏的頭:

      「髮質真好呢,阿染也都來我這剪的,我比她晚搬來一段時間,當時她很照顧我,下次妳要剪頭髮的話來我這,算你便宜點!」

      老闆笑得很開心的說,當時她剛離婚,又不會下廚,身上的財產買下這間理髮店後就所剩無幾了,多虧了林牧染的店願意讓她賒帳吃飯,最難過的那陣子三餐才有著落。

      當時林牧染甚至還在店裡替他宣傳美髮店,客人才開始漸漸變多,日子才逐漸好轉。

      「妳還有兩家要送吧,等等到奶奶那的時候幫我跟她說傍晚可以過來剪頭髮,謝謝啦!」

      清夏看了下紙條,是最尾端的住戶,點點頭說好,先到隔壁的雜貨店拜訪。

      雜貨店有三三兩兩的孩子在挑糖果,清夏被糖吸引去,其中一個看到她手上的盒子,跑進雜貨店裡。

      「爸爸!阿染阿姨的蛋糕來了!」

      孩子喊爸爸,裡頭看電視的男人跟著走出來,看到清夏愣了一下,說:

      「阿染請店員了呀,妳好啊。」老闆從冰箱拿了一罐蘆筍汁給清夏,請她進去店裡休息。

      「蜂蜜蛋糕!蜂~蜜蛋糕!」

      男孩開心地催促父親切蛋糕,還乖巧地拿了三個盤子出來。

      「啊,不用準備我的,我還有一份要送,謝謝你。」

      老闆切了孩子的蛋糕,男孩拿到後興高采烈地跑到電視機前面吃。

      「麻煩妳送過來了,妳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清夏,大家都叫我小夏。」

      「名字很好聽呢,歡迎妳來到這裡,想吃什麼小零食的話可以來我們這兒,我兒子比較皮,常在巷內跑來跑去,挺嘗到妳們店裡玩的,還請妳到時多多照顧他。」

      清夏順著老闆的眼神往男孩看去,男孩開開心心地吃著蜂蜜蛋糕,兩隻腳搖搖晃晃地擺著。

      「我還沒跟比我年紀相同或年紀小的人相處過,不過我會好好對他的。」

      清夏認真的回覆老闆,老闆見他這樣笑出聲來。

      「哈哈哈,當年的阿染也是這樣,說沒照顧過孩子,會好好對他的」老闆笑岔氣,喝了口水:

      「但她竟然找店員了,她那間酒館很奇怪,八年來都只有她一個,開門時間也不一定,打烊的時間也不一定,還從來沒有店名。」

      老闆說,附近的人也是她送蜂蜜蛋糕之後才開始嘗試去光顧她的酒館,沒想到林牧染的手藝特別好,想吃的想喝的只要有材料都能做出來,菜單反而永遠都是最簡單的那幾樣,價格也永遠都隨心所欲,不變。

      久而久之,一傳十、十傳百,客人慢慢開始變多,來酒館吃飯的、等人的、傾吐心事的越來越多,而林牧染的開店習慣永遠始終如一,特別有她的風格。

      「阿染一直只有自己一個人嗎?」

      「對啊,通常都是她一個,不過常有客人,去找她談心的人也很多。」

      因著曾在風塵裡打滾,林牧染見過的世面比一般人來的多,即便她並沒有和巷內的住戶說,但大家多多少少都會猜到一點,然她所懂得的人情世故在這個純樸的社區內難得,常有人來酒館排解,反而沒人去在意她曾經的身分。

      「小夏姐姐等等!」離開雜貨店時男孩跑出來。

      「?」

      男孩讓清夏伸出手,然後從口袋掏出一些糖果遞給她,那些糖果正是剛才進門前那群孩子觀看的。

      「我剛剛有看到妳在看,偷偷拿一些給妳!」男孩笑得燦爛,小小聲地湊到清夏旁邊說。

      「偷拿沒關係嗎?」

      「沒事啦,我常常偷拿喔,別跟我爸爸說!」

      清夏和男孩道謝,男孩又開心地跑回雜貨店裡,路差不多到底了,最後一家的住戶是位老奶奶,老奶奶的家門口有許多保麗龍箱裝著土,裡面種些菜,還有一些老舊的東西疊在旁邊,和一些回收的物品。

      「請問有人在嗎?」

      站在門口打招呼,等了一會卻沒人回應。

      不在嗎?

      再等一會,門緩緩打開,老奶奶慢慢地走出來,看到清夏時眼睛亮了一下,讓清夏進屋去。

      「小染有打給我說會有孩子送蛋糕來,沒想到是個那麼漂亮的孩子。」老奶奶帶著清夏到客廳「叫什麼名字呀?」

      「清夏,大家都叫我小夏。」

      「小夏呀。」

      屋內很簡陋,什麼東西都是最簡單的,牆壁看上去修補過,家具也都很舊。

      接過蜂蜜蛋糕,老奶奶慈祥地笑,她眼睛不太好,動作遲緩地將蛋糕盒子打開,清夏想起了在酒家時曾帶她一段時間的老老鴇,上前去幫忙把盒子開了,順便替老奶奶將蛋糕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提醒她要慢慢吃。

      「謝謝妳呀,啊,這些盤子要麻煩你幫我拿回去還給小染,然後跟她說東西很好吃。」

      清夏接過洗好的盤子,點點頭,順便帶到剛才理髮店老闆娘要她帶給奶奶的話。

      「真是乖孩子,奶奶收到了,再謝謝妳一次啊。」

      老奶奶摸摸清夏的頭,很慈祥。

      阿染的紙條上寫,老奶奶一個人住。

      想起紙條上的備註和照顧自己的老老鴇,清夏牽過老奶奶的手,跟奶奶說:

      「奶奶,小夏以後會常常來找妳玩,妳要記得放我進來喔。」

      聽清夏這麼說,老奶奶眉開眼笑,直說好啊好啊,清夏結束了送蜂蜜蛋糕的任務,和老奶奶道別後,往酒館的方向返回。

      回到酒館後,發現林牧染不在,清夏將盤子拿到廚房去放好,看到烤箱旁的桌上放著一盤切好的蜂蜜蛋糕和紙條,拿起來一看,是林牧染留的。

      『辛苦妳啦,這一份是妳的,冰箱內有牛奶,我出門去買東西,大概傍晚才回來,妳吃完以後可以休息或去外面玩,記得鎖門。』

      清夏邊看著紙條邊將蛋糕和牛奶端到吧台去,坐上吧台後看著蜂蜜蛋糕發了會呆,用叉子捅了一塊放入口中。

      「好甜。」

      *    *    *

蜂蜜蛋糕的原型是卡斯特拉,是由葡萄牙傳入日本,然後變成長崎蛋糕,傳入台灣後才變成蜂蜜蛋糕的喔,另外卡斯特拉與長崎蛋糕其實原料並沒有蜂蜜,只有雞蛋麵粉而砂糖而已。

這章大概說一下阿染剛開店時的過往,順便讓小夏跑個腿(欸

這些住戶也有屬於他們的故事,之後會在文內出現

要過年了!

今年大概是沒有年夜飯的一年(X

最近很喜歡聽王菲,多得他跟暗湧特別喜歡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