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2.屠龍勇者與龍(下)

      「別動,不然屠了你。」奧利爾的呼吸一變,勇者就知道他醒了。「別裝睡,否則切掉你的鼻子。」

      她右手維持架住他脖子的姿勢,左手自腿側拔出備用的匕首。

      「行、行,我醒來了……這是?」

      蒼龍張開眼睛,大感意外的地看著自己抱在手中打死不放的某物——勇者解下的足鎧。

      「……還有這一招。我真是笨啊。」

      「確實。」勇者點頭。

      「哎,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呢。」

      「我跟你本來就沒有情面。」

      「是嗎?看來我這傷口上的藥,還是我昏迷時自己抹上的嘍?」奧利爾帶著笑意說道。

      勇者咬了咬牙。「……你說我被騙了,是怎麼回事?」

      「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嘍。」

      「說清楚。」她握緊劍柄。

      「好好好,我說我說。我的意思是:扎卡里——也就是差點被妳殺掉的黑龍,根本就沒有向這裡的居民索要貢品。」

      「……說謊。」

      「事實擺在眼前。妳看,這龍穴哪裡有財寶或是女人了?」

      「一、一定是藏起來了!」

      「唉,說妳笨你還真笨——痛、好痛!求別擰我的胸口!拜託!」

      「……哼。」她收手。

      「嘶……總之呢,得知事實的我急忙趕來阻止你們,孰料扎卡里玩興一發,居然召出不死生物和妳打了起來——」

      「玩?」

      她冷冷地吐出這個詞。

      「讓骷髏士兵拿著生鏽的刀劍,在孩子面前劃開他母親的喉嚨叫做玩?讓死去的父母爬向自己的孩子,活生生地吃掉叫做玩?」

      「妳怎麼會知……不不,那都是扎卡里百年前被人類大軍圍攻的時候——」

      「夠了,我不在乎我有沒有被騙,龍族就是該死。」

      廢話說的夠多,是時候讓一切落幕了。抓緊時間的話,說不定還追蹤的到那隻邪惡的黑龍。勇者心想。

      「抱歉。」

      「……」

      「殺了我吧,作為她所作所為的補償,但是,能請妳放過牠嗎?」

      「不可能。」

      「哈哈,我想也是……哎,足夠了,附帶一提,我並不恨妳。」

      奧利爾滿足的閉上眼睛,放鬆四肢,等著重劍將取下自己的頭顱——

     

      ……這算什麼。

      明明是無惡不作的龍,卻裝出一副為同伴著想的樣子?

      明明是恣意妄為的龍,高興的時候就對人類索要金銀珠寶,不高興的時候就順手毀掉一個國家。這樣的龍,有什麼資格提到補償?

      殺了牠。

      莉琳‧貝爾托里尼。這是妳的職責,妳必須去做的事情。妳必須,剷除人類之敵。

      不斷不斷的說服自己,不斷不斷的復頌當初的誓言,她的手……卻還是動不了分毫。

     

      「妳……猶豫了。」

      遲遲不見動靜,奧利爾睜眼,抬起頭來。那銳利的視線像是要穿透頭盔般,直射入勇者的內心。

      「讓我來給妳一個忠告吧——當哪個選擇都不對的時候,儘管遵從妳內心的選擇。只有那個,是一定不會錯的。」

      對此,勇者深吸了一口氣,粗暴地回答:

      「……並沒有!快把你的肩膀鬆開,你這不乾不脆的混漲蜥蜴!」

      是的,那傢伙裝作一點也不反抗的樣子——然後拼命地用脖子和肩膀夾住了龍嘆!

      「我、我我才沒有用力,明明是妳自己猶豫了捨不得殺我!」

      「最好是!你看看你自己!連青筋都冒出來了!——啊啊可惡,給我放開!」

      她猛力一抽,拉回了龍嘆,將劍鋒高舉——

      「等、等等等一下!那個我說如果我把生命獻給妳的話,妳也算是殺了我,對吧?」

      這龍,事到如今還想要掙扎……?

      「對吧?對吧?」

      「……也許吧,那又如何?」

      殺戮這件事,也就是強制奪走對方的性命,說是把生命獻出去也行吧。

      「我聽說人類的女性一旦嫁給丈夫就會成為對方的所有物,對吧?」

      「……某些國家是這樣子的。」

      「那麼反過來,讓我嫁給妳好了。」

      「你……你是在戲弄我不成!就算我再怎麼沒人要,就算我是『全大陸最不想娶回家的女人調查』榜首,也輪不到你來憐憫我!」

      「等、等等!我是認真的!先別砍——嗚喔喔喔!?」

      「哦?還有翻身的力氣?沒關係,下一刀我會仔細瞄準。」

      「等、等等等一下!妳就這麼捨得嗎!?妳仔細看看我這張臉,根據我的調查,我的人形化身在人類的審美觀中也算是相當有人氣的那種!」

      ……唔,仔細一看,這龍化身成人類的外表……是、是還算有點英俊——特別是尖銳的犬齒和吊起的眼角那邊。性格上也重義氣,不惜捨身幫朋友逃走,雖然說的一口莫名其妙的大道理這點挺令人煩躁……

      ——等、等等!她都在考慮些什麼啊!?別胡思亂想了!這是龍族的陷阱!

      「少玩這種拖延時間的把戲,我就算再怎麼落魄、沒人要,也不可能對你們這些龍族有任何感覺。不,我對你們有的感情就只有一種,那就是——」

      「可是我喜歡妳啊!」

      舉起龍嘆的瞬間,莉琳聽到的下一句話卻讓她整個人呆住了。奧利爾豁出一切似的大喊道:

      「貝爾托里尼小姐!我從一見到妳的時候就喜歡上妳了!」

      ……………………………………………………………………………………………………………!?

      ——他、他他剛才說了什麼!?

      「我喜歡妳英姿颯爽的模樣、喜歡妳為民著想的溫柔;我喜歡妳揮劍時的果決,卻又懂得停下來反省可能的錯誤;喜歡妳一頭燦爛的金髮、清脆悅耳的語調;喜歡——」

      一連串的「喜歡」像是要刺穿她一樣射進胸口。難以壓抑的害臊湧上,讓她差點握不穩「龍嘆」的劍尖。

      「停——停下!再說我就要砍人、不,是砍龍了!」

      「為什麼呢,貝爾托里尼小姐?為什麼要阻礙我說出心中的肺腑之言、那對妳的熱愛——」

      「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你、你怎麼可能會喜、喜喜歡……」

      「啊,那倒是。正確來說是打算要喜歡上妳。」

      他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

      「……去死!」

      她大力揮下龍嘆,沒料到奧利爾卻慘嚎一聲,一個打滾避了開來。

      她將龍嘆從劈出的岩縫中拔起,一步、一步地,重新逼近奧利爾。

      「停!請等一下——!」

      「不等。今天我就讓龍族知道,玩弄人類女性的代價是多麼沈重……!」

      「我沒有要玩弄妳,我是真心決定要愛上妳的,美麗動人的貝爾托里尼小姐!」

      「還、還還在那邊花言巧語!再說愛上我什麼的……只是你想要活命的手段吧!」

      「當然不只是這樣,這對妳、不,對世界也有好處的!」

      ……她稍微壓下龍嘆。

      「第一,就像我剛才說的——我的化身外貌在人類之中似乎評價還蠻不錯的,很有可能也是妳喜歡的類型——」

      她再次舉起龍嘆。

      「第、第二!我可以幫你說服吾友扎卡里不要復仇!為知道黑龍報復心很重的吧,為了報復妳,她搞不好會認真的滅掉一個村——不,是一整個國家呦!」

      「不勞費心,我會在那之前屠了牠。」

      「呃、有自信是很好……但如果龍族有意要躲藏的話,也不是這麼容易找到的吧?」

      「……」這點的確是不太好辦。

      「第三!」奧利爾加碼,「應該是對妳來說最有魅力的提案了。我,奧利爾‧里歐流斯——沒錯,身為偉大龍族的我,跨越上百年的智慧:包含龍族的興趣嗜好、生活習性、身體弱點等等,全都可以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妳。這樣一來,妳們貝爾托里尼一族的屠龍事業會更加蒸蒸日上吧?」

      龍族的智慧……嗎?雖然乍聽之下是個吸引人的提案,但貝爾托里尼對於龍族的研究可不是「透徹」兩個字足以形容的。從古老的神話傳說到法師的研究手札,宅邸裡光是關於龍族習性和弱點的分類,就有數萬本以上的藏書;而對於龍本身——也就是殺死龍後,從龍鱗、龍皮、到顱骨、心臟等身體素材運用,貝爾托里尼也同樣駕輕就熟,甚至領地的很大一部分財政來源,就是靠出口以龍為原材料的加工工藝品。

      對了,存放素材的倉庫存貨好像有點不足呢。

      「……不,比起虛無縹緲的知識,能夠打包運回宅邸的實體素材還是比較划算。」

      她上前一步。

      「等等等等等一下!最後一個!這真的是最後一個了!」

      他清了幾聲喉嚨,一掃方才狼狽的表情,用無比認真的眼神望向她。

      「——如果讓妳愛上龍的話,我們之間就再也不需要爭鬥了,妳說是吧?」

      「……………………………………哈啊?」

      「如果妳愛上了龍,妳就不會再繼續接受屠龍的委託;如果龍愛上了妳,也就不會再做出傷害人類的事情。所以,為了吾等兩族美好的未來,我決定愛上妳。同樣地,也請妳給我一次,讓妳愛上我的機會。」

      似是蓄勢已久,奧利爾無比流暢地說出方才的台詞,拉起斗蓬,對她深深地一鞠躬。

      「怎麼樣?對於妳來說,我想也是個不壞的選擇吧,貝爾托里尼小姐。」

      「……」她無語了。

      這種一聽就知道不可能實現,莫名其妙的天外奇想,竟然會從以智慧著稱的高等龍族口中說出來?她回去一定要親自校正宅邸裡藏書中所有關於:「活了百年以上的龍都非常聰慧狡猾,千萬不可大意」的論述。

      ……可是。

      如果這真的能夠阻止龍…………嗯?等一下。

      「就算說什麼愛、愛上我……那也只有你一隻吧,其他龍如果沒有的話也沒有用呀。」

      「哦,想不到貝爾托里尼小姐胃口這麼大,已經開始籌備收後宮的打算——嗚咳!」

      她收回陷進他肚子裡的拳頭,哼了一聲。

      「……呵、呵呵,開不起玩笑這點,也是種特殊的迷人之處呢……咳嗯,不過妳想想,這種跨種族的偉大戀愛——我是說,和平象徵,可以從我們兩個先開始不是嗎?這個提議對妳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妳看看,既可以安撫敗走的黑龍不要來報復、還能得到我,奧利爾‧里歐流斯全方面的協力。再說,妳原本要討伐的對象也不是我,與其濫殺無辜,不如把我預防性管束起來,也比較不會良心不安吧?」

      他一口氣滔滔不絕地說完,然而她只聽的左耳進右耳出。這種愚蠢的提案,她怎麼可能……

      「而且,說真的,我是越來越喜歡妳了哦,貝爾托里尼小姐。」

      「……!」

      嗚!這傢伙,一張口就是滿嘴謊言!但、但是仔細一想,其中也有幾分道理。

      說到底,她這回領命要討伐的對象的確只有黑龍。雖說貝爾托里尼一族——她是人類的矛與盾,龍族的死敵。但反過來說,只要,愛、愛愛上的話……不對不對,應該說,只要龍族不再傷害人類的話,也不是說非得討伐不可?嗯嗯嗯嗯……

      「拜託妳,仁慈又善良的貝爾托里尼小姐?」

      「……」

      她盯著面前用誠摯目光懇求自己的仇敵,苦惱了非常、非常、非常久之後……

      「……倒也,不是說完全不可——」

      慢著。剛才她的嘴巴說了些什麼?

      「噢噢!貝爾托里尼小姐果然是好人、善人、全人類,不,全世界的——」

      「安、安靜!再說我可是有條件的,怎麼可能就這樣饒過你呢。」

      「咦?不行嗎?不是說相愛的倆人就等於把性命交給了對方……」

      「是你自己說還沒有愛上的吧?不管怎樣,至少得用契約的力量束縛…………不對,把神聖的紋章用在這裡果然不太對勁——好,還是殺掉吧。」

      「咦咦!?可是剛才妳不是已經……?受人景仰的屠龍勇士不可能說話不算話的吧?還是妳要告訴我,即便是人類中最為高潔的屠龍勇士,貝爾托里尼一族,也只不過是個說話不算話卑鄙小人?」

      ——嗚嗚,我……我——!

      「閉、閉嘴!既然你這麼想成為我的僕從,那就在我面前跪下,同我唸誦這神聖的誓言——我,莉琳‧貝爾托里尼決意簽訂此契約。」

      是說,把向神靈起誓的誓言用在這種地方真的可以嗎?但是奧利爾沒給她反悔的機會,他立即跪下,以他之名起誓:

      「我,奧利爾‧里歐流斯決意簽訂此契約。」

      「契、契約如下——汝若是同意此誓言,便同吾復頌。」

      真、真的要做嗎?嗚,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說不了吧?

      死心地搖搖頭,她脫去左手的鐵手套,放在他剛癒合的胸口,感受那心跳的脈動:

      「汝不可傷害莉琳‧貝爾托里尼,或坐視莉琳‧貝爾托里尼受到傷害;

      除非違背第一誓言,汝必須服從莉琳‧貝爾托里尼的命令;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誓言下,汝必須保護自己。」

      『吾不可傷害莉琳‧貝爾托里尼,或坐視莉琳‧貝爾托里尼受到傷害;

      除非違背第一誓言,吾必須服從莉琳‧貝爾托里尼的命令;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誓言下,吾必須保護自己。』

      「於此,契約成立,直至誓約解除,或生命之終結之時。」

      『於此,契約完成,直至誓約解除,或生命之終結之時。』

     

      掌中放出熾熱的光芒,奧利爾的胸口浮現發著白光的聖劍徽記,並深深的烙印在心臟裡。

      ……是因為契約的對象是她的關係嗎?浮現的聖紋並非象徵瓦爾迪茲的永恆聖杯   ,而是貝爾托里尼的聖劍家徽。

      好奇怪的感覺……像是一龍一人之間被什麼聯繫起來。

      「莉琳阿……很好聽的名字呢。」

      「……是在嘲笑我嗎?」

      「才不是呢,我一直都很認真。」

      「是、是嗎。」

      坦白說還是有那麼一點高興的……咳嗯,不行,別再想下去了。莉琳默默地將「龍嘆」收回劍鞘……接下來該怎麼辦好呢——

      「噯,我說莉琳?」

      「……幹嘛?」

      「可不可以讓我看看妳的臉,妳看妳的鎧甲都脫下了,可頭盔還留著。」

      「……我拒絕。」

      「拜託嘛……我們都是夫妻了,好不好?老婆大人?」

      老、老、老、老、老、老婆大人——

      轟的一聲巨響在莉琳腦中炸裂。直到現在,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傻事。

      ——我居然把自己嫁掉……不是,我居然娶了一個龍族老公,不可能,我在做什麼!?還有這胸口的悸動是怎麼回事?對、對了一定是鎧甲凹陷了才會喘不過氣可是我明明已經脫掉了啊這究竟——

      「莉琳?妳還好嗎?」

      奧利爾衝著她的眼前揮了揮手。

      「……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

      反、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舉起顫抖的手,拿下了頭盔抱在胸前。反正也不是沒有人看過只是這莫名的恐懼和擔心是怎樣——

      「……………………哇噢。」

      「幹、幹嘛,不要一直盯著看!」

     

      「——妳,其實很可愛嘛。」

     

      她眨了眨眼,說:

      「嗯,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說妳很可愛啊。」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次」

      「抱歉,可以大聲一點嗎?」

      「……再說……一次。」

      「老婆,妳超可愛的。」

     

      轟地,視線被白色的閃光覆蓋。

      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愛!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說我可愛!

      心跳莫名的加速,像是要從胸腔跳出來一樣,血氣跟著上湧。

      頭,有點暈陶陶的。強烈的緊張感消失,被攔住的疲憊一口氣湧上。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她會……昏………………………

     

      「莉琳?……莉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