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屠龍勇者與龍(上)

      ##Ch1       屠龍勇者與龍

     

      ——其結果,只能用壓倒性的來形容吧。

      藐視人類的黑龍,被僅僅一人的勇者打的體無完膚,重重地跌落在龍巢的泥地上。

      「吾竟被區區人類……!不,汝還算的上是人?那樣的動作,簡直是……」

      「『怪物』……是吧?」

      勇者淡淡地回應敗者的嗟嘆,倒轉劍鋒,瞄準龍鱗間的縫隙刺下——

      突然間,一句和狀況不符的慵懶聲音插了進來。

      「——哎呀,還請劍下留龍呢。」

      熾熱的鉛彈擊發,伴著爆裂聲與火花撞上劍脊,令勇者下落的劍勢稍稍偏轉,僅僅擦過了龍族細長的頸項。

      「誰!?」

      對惡龍的處刑受到妨礙,勇者持劍飛退,躍下已然奄奄一息的巨大爬蟲類腹部。

      「吾友……嗎?」

      本該死亡的黑龍吃力的將頭轉向不速之客——手上拿著冒煙矮人製燧發槍的黑髮男子。

      「有話晚點聊,先專心恢復。」

      那人從懷中掏出裝滿鮮紅色液體的玻璃藥瓶,灑在黑龍破裂的腹部。因方才一役而毀損扭曲的臟器,竟開始緩慢地修復起來。

      ……援軍?勇者神色一凜,壓低身姿,深吸口氣重新擺出架式。

      怎會讓你得逞!

      勇者往後一踢,經過咒文加持的身軀如砲彈般劃過弧線,撞向那名不速之客。那人驚愕地抬頭,反射性地舉起槍枝妄想抵擋。

      「——斷!」

      銀色的劍弧漂亮的切開槍管,連同他的皮甲一起。

      「咳、呃!?」

      「妄圖幫助龍族者……!」

      勇者壓低劍身轉至水平,往前再一踏步,便欲將礙事者攔腰斬斷。然而,就在裂成兩截的皮甲鬆落,冰冷的劍鋒正要撫上他肌膚的那個瞬間,勇者看見了那黑色皺縮,醜陋無比的巨大傷疤——

      那幾乎覆蓋礙事者整個上半身,由前胸蔓延至脖頸的疤痕,不禁令人懷疑他究竟是如何能夠活到現在。

      強大的龍族很少受到這樣的傷,所以,那怕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如果眼前的這人,和她一樣是人類的話……

      「——嘖!」

      千鈞一髮之際,勇者旋動劍柄,將銳利的劍鋒轉為不致死的橫拍——那卻是幾近致命的錯誤。

      暗藍色的煙塵炸開,劃過空氣的劍身劈進一片虛無。男子的身影轉瞬間化為龐然黯影,遠比剛才更加低沈、宏亮的聲音從霧中傳來:

      「……果然如此。回答妳剛才的問題吧!吾乃奧利爾‧里歐流斯——蒼藍之焰。」

      沈重而濁熱的低咆,吹散了變身造成的粉霧。突出的利牙、刀尖般隆起的脊骨、張開後掩蓋整個龍穴的藍色雙翼在在顯示出不爭的事實。

      「龍族……嗎。」

      不該留手的。勇者深刻反省。這世上會幫助龍的,除了龍還會有誰呢?

      面對新出現的敵人,勇者在心中快速估算敵我的戰力差距,做出了結論。

      ……無所謂。『龍之嘆息』還能用一次——足夠了。

      勇者深吸一口氣,引出體內聖紋的力量準備承受接下來的打擊。只要熬過這一下的話——

      「妳呢?」

      「……?」

      蒼龍張開血盆大口問道:

      「妳的名字呢?初次見面時,自報家門難道不是身為一名淑女應盡的禮儀嗎?」

      緊繃的思緒被愚蠢的問題打斷,勇者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是某種戰術嗎?藉由問白癡的問題來放鬆對方的警戒?

      「你,會對獵物報上自己的名字嗎?」勇者冷冷地答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道理,確實有道理!」

      想不到,那龍居然當著她的面前捧腹大笑了起來。龍族的翅膀拍擊著土石,震得洞窟隆隆作響。

      ……決定了,把你的龍皮剝下來做新的鎧甲。賣掉之後送給農民應該還有剩。

      「小心點,吾友,她可是貝爾托里尼家的小鬼。」

      「嗯,能夠殲滅你招來的骷髏大軍,還把你傷成這樣的人,可不能是平凡人物。」

      聽到這句警告的蒼龍止住了笑聲,居高臨下地伸長脖子,似是想把這「小鬼」給徹頭徹尾瞧個清楚。

      很好,再過來一點……對……就是這樣……

      「——什!?」

      勇者收緊肌肉,以壓縮時間的魔法包裹全身跳起,手臂牽引重劍向上拉出一個後空翻,祝聖過的劍尖如同切奶油一般劃開龍鱗、鑽進骨肉,噴濺而出的鮮血為雪白的鎧甲再染上一抹紅。

      「吼啊啊啊啊啊啊——」

      俗諺中打倒龍有兩種辦法:一是不斷稱讚牠們直到漲破肚皮而死,二是不斷挑釁他們讓牠們氣死。實際上並非如此簡單,但也相去不遠。

      吃痛暴怒的蒼龍先是退了兩步,旋即抬起腳掌想把勇者踩個粉碎。但那狂亂而反射性的動作根本不可能擊中她。

      踏步、旋身、幻移、跳躍,閃開這記掃尾後,勇者藉著揚起的煙塵掩護,沿著龍背脊骨往龍頭直衝而上!

      「這樣就結束了。」

      衝出煙塵,勇者倒轉重劍,將劍尖全力往頭顱的頂端刺下!

      「哼,還早著呢。」

      「呃!」

      注意到的時候,勇者的後背已經狠狠的撞在洞窟頂。身上的鎧甲承受不了這股巨力而凹陷、壓迫肋骨,使她一口氣突然喘不過來。

      原來蒼龍——奧利爾在她接近時,竟直接把頭狠狠地頂上龍穴、將她整個人甩飛。

      失去立足點的勇者憑空墜落,好在羽落戒指自動展開,減緩了下墜的力道。

      才剛踏上地面,奧利爾急促而龐大的吸氣捲便起了一陣颶風——是龍息將至的預兆!

      「神靈啊,賜與你的僕從力量吧!」

      面對龍族最為強大的攻擊,勇者同樣深吸口氣,以自身最強大的劍技來抗衡。

      她低聲禱念,高舉手中以龍骨打磨、以鮮血粹煉而成的重劍——龍嘆。銘刻於心臟的聖紋展開,由胸口穿透肌膚,飛速的旋轉纏繞於劍身。

      與此同時,奧利爾腹部也因為元素的暴動,沿著血管併發出一條條藍白色的光匯聚至喉頭。

      「嘎————————————!」

      蓄積在奧利爾口中的蒼白藍焰劃開地面噴吐而至,所經之處,岩石皆盡融化成為一條熱氣蒸騰的炎漿河。

      「閃耀吧!以貝爾托里尼之名!」

      站在藍焰噴吐的另一頭,勇者搾出全身剩餘的魔力,全力揮下龍嘆!

      符文纏繞的劍身回應她的呼喊,放出了不輸給龍焰的純白閃光——

      「龍之,嘆息!」

      潔淨無暇的能量流先是接下了狂爆的火柱,接著重新吸收、轉化為自己的營養,劍氣跟著轉為淺藍色,像是有生命一樣,開始將龍息反推——

      但這已經是極限了。

      「噗咳!」

      喉頭一甜,一口鮮血灑在頭盔內側。

      一次還好,連續兩戰的消耗畢竟還是太勉強了嗎?只見龍嘆為了轉化過於高溫的火焰而顫抖著,劍刃上纏繞的聖紋也逐漸稀薄。

      見此情狀,奧利爾收起先前的憤怒與驚訝,鼓動腹部將龍息更往前壓了過來。

      如果說紅龍的火焰會將人燒到剩下焦骨,蒼龍的噴吐就是連灰燼也不剩的地獄業火。

      蒼藍色的火焰彷彿將龍穴中的空氣也點燃,一陣又一陣的熱浪襲來,肌膚甚至還來不及泌出汗水,就已經被烤乾。在龐大壓力的推動下,勇者還勉力堅持的雙腳在地上刻出兩道深溝。「龍息」與「龍之嘆息」,兩股能量衝撞的亮點一點一滴的往自己的方向逼近。

      ……要在這裡輸掉了嗎?……那也好,反正,新的繼承者——

      就在勇者將被火舌所吞噬、燃燒殆盡之時,龍息嘎然而止。蒼龍像是被塞住蓋口的熱水壺一般,緊閉的大口突然溢出滾滾的鮮血。

      趁現在!

      「龍之嘆息」的光芒像是猛獅撲擊受傷獵物般,一口氣貫穿了蒼龍,在其胸腔刨開一道血淋淋的大洞,奧利爾哀嚎著倒下,口中滿溢的鮮血落在炎漿上蒸發成血紅的霧。

      撤下符文,勇者越過濁熱的岩流往前直衝。一切都是神靈的意旨,萬惡的龍族啊,就此安息吧。

      然而此時,奧利爾龐大的身軀卻發出了微弱的光芒,逐漸縮小。

      為了抑制傷口而化為人形嗎……休想得逞!

      依然泊泊流出的血液在其胸前地面積成一個小水窪。勇者一個箭步踢開奧利爾從腰側掏出的藥瓶,接著抬起重劍往脖子劈下,這次就真的結束了——

      「咳……哈……是我……贏了。」

      「……」

      觸及頸項的劍鋒,卻被虛弱無力的話語所阻。

      「還不……明白嗎?看看那裡吧。」

      疑惑與不安、對於陷阱的警覺種種情緒一口氣湧了上來,勇者維持著架住他頭首的姿勢往後一睥——

      「!?」

      「看妳的反應……他已經逃走了……很好……」

      ……是嗎,他的傷勢已經嚴重到視野模糊不清了。她轉身決定追上先前逃走的黑龍——

      「不會……讓妳過去的。」

      後腳踝卻被奧利爾的手抓個正著。

      竟然還有這麼大的握力?可惡,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先解決他再追上去!

      勇者反轉劍鋒,正要斬下他的頭顱,沒想到他乾脆拼盡全力撲了上來,勇者右腳膝部以下被他牢牢地定住,動彈不得。

      「……放開!」

      「嘿嘿……除非你把我千刀萬剮,否則我死也不會放手的。」

      「你、你腦子有問題不成?」

      勇者使勁要抽出腳踝,卻像是被鐵箍鎖住一般動彈不得。她提起刀刃想要刺下,視線卻開始搖晃起來。

      糟糕,是聖紋使用過度的後遺症,不快一點的話——

      「別去啊……妳被騙了……這個笨蛋屠龍者……」

      急切的情緒再次夢囈的話語被打斷,她惱怒的反問:

      「你說什麼?」

      但這次,沒有回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