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在青春裡泅泳的我們

      意識朦朧間,熟悉的手機鈴聲規律地響起,將我從似真似幻的夢境中脫出。

      又是一日的起始。

      扶著沉重的頭顱,踩著虛浮的步伐走下樓梯,思緒仍是一片紊亂,彷彿仍身在方才的一場荒唐夢中。轉開冰冷的水龍頭,沁涼的水嘩啦啦留到手上,真切的觸感才讓我醒悟這並非一場夢。

      這樣的情景好似沒有盡頭的輪迴般,日復一日地上演著。

      暑假總是過得飛快,早上醒來後一晃眼又到晚上了。

      國中的暑假,我每天過得閒散自在,因為沒什麼特別的興趣,除了看動畫和漫畫,就只能拼命約朋友出去玩。當時游泳池有學生早鳥優惠,只要在上午八點前入場就能以五十元購票,所以我每天早起晨泳,甚至為了避開人潮,在六點多便徒步走到游泳池。   

      其實我不愛運動,體能也不好,但我就是喜歡浸在水裡的感覺。小三、小四學了兩年,我才學會了自由式、蛙式、仰式。游泳證書也領了,但我還是游得比別人慢,自由式換氣時也常常吃水。

      或許,我正是喜歡在水裡掙扎的感覺。

      換上泳衣,不甚清醒的腦袋仍似漿糊般亂糟糟一片,甚至連早餐也來不及吃,就這麼木然地站在蓮蓬頭下轉開暗紅色的水閥,感受涼意自上而下衝擊我的身體與心靈。

      於是我徹底醒了。

      我試探性地以腳尖點上水面,以為自己是一隻在田間狩獵的鷺鷥,為了避免驚起水下的小魚而小心翼翼地尋著最佳落腳處。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撲通一聲跳下水,刺骨的寒意使我一陣激靈,徒勞地搓著左右臂膀,狼狽的模樣倒像隻意外落水的小狗。

      為了讓身體早點適應,我一邊試圖克服水阻上下蹦跳,一邊韻律呼吸。來回數十次後,終於暖和了起來,我這才迫不及待地蹬牆衝了出去。

      藉著反作用力衝出去,彷彿化身為弓上的箭矢,破風而行,我正是愛上了這種突破阻礙的滋味。在冷藍的水裡,人們行動變得遲緩,四肢被水壓桎梏,抬腳也要費上許多力氣。在失重的水中,我真切地體認到自己還活著。為了避免嗆水,我在水平面的起落間迅疾呼吸,張口閉口,吸氣吐氣,只在那麼一剎那。

      我清晰聽見自己的粗聲喘息,並感受到胸腔裡那顆鼓動的心臟正強而有力地跳動著。此刻,所有煩惱盡數溶盡了水中,隨著手腳擺動,被掃得一乾二淨。我只來得及在回岸暫歇時感嘆一句:難怪池水是憂鬱的藍呢。

      我會愛上游泳的另一個原因則是「目標單純」。人人在筆直的水道上奔馳著,最終都有一個明確的終點,這令我躁動的心感到無比踏實,無須再擔心自己會迷路,回不了最初的起始點。

      說來有些滑稽,也有些可悲,我竟在不知不覺中把泳道幻想成人生之路。只可惜,真正的人生道路不可能是筆直的。在那漫漫長路上,定然充滿許多變數,將人生比作廣袤無邊的大海還比較貼切。

      前途如未知的海域,誰也無可預測。

      也許,我會被洶湧的浪潮帶到不知名的某處,那可能是未曾想過的新領域,能讓我誤打誤撞激發潛能,也或許會使人因適應不良而溺斃。也或許,我終其一生只能在原地載浮載沉,不致於迷路,但也只能守在一方小天地裡,欣羨其他「冒險家」的光輝旅程。

      所以我們到底該不該邁出那一步呢?

      這是個懸問句,是個無解的千古難題。

      自古以來,在事事上都有守舊派與改革派一說,這也能套用在對於人生的選擇上。我們究竟該聽從老一輩的建議還是該採取新生代的思潮?我們在決定發展方向時究竟該選擇鐵飯碗還是該闖出自己的新天地?

      每個人皆有自己的看法,無論是何種答案都有所謂的理由,並無是非對錯。

      而我呢?

      我不屑於陳舊的觀點,但我也不是勇敢的夢想家。

      所以我究竟想要什麼?

      我會清楚而果斷地回答:我不知道。

      我相信,現在如我這般沒有目標的人很多,所以坦然承認也沒什麼可笑的。與其假意說著人生理想,暗中踟躕糾結,還不如去正視這個問題。

      有許多學生在思索這個問題時,最終得出的結果是:都是台灣教育體系害的。而我也承認,身為高三生的我也時常埋怨教育制度,讀書讀到心力交瘁了,就把政府官員、不知哪個國外大學畢業的專業教授來回罵個幾遍。

      可我亦必須承認,這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是在自己身上的。就像現在,一樣是長達兩個月的暑假,除去暑期輔導與在圖書館讀書的時間,我也沒過得多踏實。

      自從上了高中、搬了家,除去課程中的游泳課,我就沒再主動踏進游泳池了。升上高中的我變得極為懶散,我想或許是因為考上第一志願後沒了目標,亦或是離家後沒了爸爸管教的緣故。

      我彷彿成了一個廢人,滑手機是我唯一的消遣,有時甚至沒盯著螢幕,手指也在勤奮地滑著,似乎這麼做能排遣我心中的焦慮。是的,我完完全全變成網路成癮者了。我也明白如此無益於己,但我也懶得控制,甚至是不想控制。因為我好不容易變成國中時所嚮往的、那種無拘無束、整日玩樂的女孩。

      成功脫離使童年蒙上一層陰霾的家庭,我反而失去了奮進的動力,只剩下追求快樂的本能。在此我要先聲名,並非我的家人對我有什麼不合理的要求,而是其他不好說的因素使然。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總之,我恍恍惚惚混過了高一。整體成績中間偏後,文科表現還不錯,理科簡直慘不忍睹。但我竟能因此沾沾自喜,拿著零分數學小考考卷還能笑著說:「哎,至少我喜歡的科目很強嘛。」

      但我也知道自己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不怎麼踏實的──曾經,我不是非第一名不可嗎?

      那時,我並沒有強顏歡笑,也沒有刻意苦中作樂,而是我真的已經麻木了──第一名又能怎樣?

      不知該慶幸還是嘆息,像我這樣的行屍走肉在班上不只一個。我們都活得很快樂,整日嬉笑打罵,但總是覺得心裡缺了一塊,你問我們缺了什麼,我們也只會回答你:我不知道。

      我們是失去了上進心的一群,正在原地載浮載沉,等著洋流經過就能隨波逐流。

      高一下,我迷上了小說,終於有點能用文字說明的「興趣」了。

      高二的暑假,我閒來無事也開始了自己的創作,睡醒就碼碼字,疲倦就滑滑手機,到了下午就不管不顧睡一覺,過上非常規律的日子。一想到有趣的場景,我就掏出手機記錄下來,時刻沉浸在故事裡無法自拔。

      然而,我仍是感到極其空虛。

      我是不是該像國中時塞一堆活動給自己?

      不要。好累。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隨便吧。開心就好。

      是啊,開心就好,但我為什麼還是忍不住鼻酸了呢?

      我開始想念過去那個心思纖細敏感的自己了。

      人啊,在短短幾年間確實能產生驚人的轉變,連我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現在,正值二升三的暑假,是學測前進行衝刺的大好時光,我也開始奮進讀書了。考大學並不是鬧著玩的,我再也不能拿隨心所欲當作藉口,不可以任性而為。

      為了考上自己嚮往的科系,我也只能盡力找回過去的專注力,努力奔馳。

      終於又有一個單純的目標了。

      不過,現在我也明白,追尋成功的彼岸,是為了讓自己不只一條「泳道」可游。

      我深信將來的自己還是會反覆掙扎,像隻迷航的小魚,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可預料下一秒的自己還是會問一句:「為什麼?」但就算再茫然,我也只能前行。

      我們正在青春的泳池裡泅泳。

      這泳池虛無縹緲,卻又萬分真實,與你我息息相關。

      為了不被淹沒,我們心驚膽戰地揮舞四肢。游著游著,游到精疲力竭了,最終在上岸的那一刻驚覺:原來我們撐過去了。

      所以,就算低著頭,看不清前方的情景,亦無須害怕。

      就放開手腳去游吧。

      到了那一天,泳技已然提升的我們,就能欣然迎向寬闊無邊的大海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