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我,他,都被沖走了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感性的人。

      相反地,我在現實中是相對理性的,理性到被人評以薄情的地步。而或許是我骨子裡的惰性塑造了這般無趣的人格──習慣置身事外的自己。

      懶惰如我,總是慣於逃避,懶得剖析、也不想知道別人的心理。也許周遭人事能帶給我悸動,但這並不代表我能在其上投注豐沛的情感。

      但這樣薄情的我,也有一顆鼓噪的心臟,等著人去安撫。

      可我卻不知它是為了什麼躁動。

      今天在學校,猛然心間一沉,恍如有千鈞重的巨石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面對突如其來的失落,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假作平靜,裝作一如往常,與朋友嬉笑。

      笑著笑著,我卻笑不出來了,只覺得牽動面部的每一根神經都是百般煎熬。胸腔裡的心臟正在對我咆哮,它說它累了,它空洞了許久,主人卻從未填補,也從未正視它的問題。

      我漸漸發覺時間慢下來了,千思萬緒都被無限放大,撒落在光陰的長河裡,一一沒頂。

      我勉力抓回僅存的理智,想搞清楚眼下究竟發生了什麼,卻發現自己已然被潰堤而出的回憶淹沒了。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僅僅是片刻──我的思緒終於歸攏了。

      我大概明白我怎麼了──

      剛才,我又被一波憂鬱情緒沖走了。

      有時候,老愛逃避的我會生出一個可笑的念頭:我怎麼不直接被沖走呢?這樣還比較乾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