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3-殺豬叫

      「白安,」身旁的他懶懶地喚了聲,接著用那雙漂亮帶笑的眼睛,魅魅的瞧著她,似笑非笑的嘴開口要求,「茶。」

      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體驗到自由的滋味,在失去的時候,是否會比較不痛苦呢?她看著他,猜不透他會有什麼感覺。她依順的替他添茶──新人鈴木的臉上有著驕傲,像是自豪他家少爺就該有這般派頭──她則裝作沒注意到這位日本年輕人的態度。

      「呼……好了,可以收工了吧?」阿曉喝了口涼茶,舒適的扭扭脖子,睨向那群西裝男子,「你們硬要待在這兒也是挺礙眼的,快回去交差吧。」

      「呃、少爺,其實是……」齊藤面有難色,有些緊張的開口,「還有一個,最後一個了,在樓下──」

      「什麼?我聽不見。」阿曉毫不客氣的打斷他,「閣下的意思是要我──東鄉曉──親自走下樓嗎?我聽不甚清楚。」

      明明就聽得一清二楚了!這傢伙!!

      「但、但是,這次的委託物實在太大,重量也──」

      「既然有求於人,態度就要拿出來啊,」阿曉一臉無所謂的繼續發難,「憑什麼要我幫忙,又要我走路?唉唷我的腰喂……實在是很痠啊……身骨子不好了還要給你們這幫人呼來喚去的,還沒錢拿──」

      「咳嗯。」白安輕輕咳了一聲,讓那碎念得正在興頭上的阿曉瞬間住了嘴──她不著痕跡的瞄了眼齊藤先生,他正焦急的用眼神向她求救──「那櫃子很重的,也很大一個,要是硬抬上來,樓梯會被壓壞,他們也會受傷。」她咬字清晰的用日文說。

      「……」阿曉殺人般的眼刀瞬間狠狠地往齊藤等人的身上刮。

      室內的氣溫瞬間降了好幾度,所有人都忍不住哆嗦,良久,那千尊金貴的少爺才將雙腳踩到地毯上,百般不甘願的站了起來。

      「還不快帶路?」走到樓梯口,還冷冷地哼一聲以示威嚴。

      齊藤等人連忙七手八腳的爬起來,殷勤的帶著他們家少爺來到樓下,那個立在廚房飯廳空地上的櫥櫃──防塵布和防撞海綿已經被人拆下,露出它漂亮的樣子──白安有些讚嘆的靠上前,忍不住細細打量那漂亮的櫥櫃。

      「這是宗族長母親從英國友人那兒受贈的貴重禮物,百年前一位手藝精巧的木匠精心製作而成的巧櫃。」

      那是連外行人都看得出來的珍寶!細緻的雕刻、維妙維肖的繪圖裝飾,塗料仔細一點也不馬虎,重點是,這不只是櫥櫃那麼簡單而已──它有一層又一層的密櫃與夾層,許多秘密按鈕藏在精美的雕刻中,整個櫃子笨重的原因在於它藏了大量的機關,可以把任何書本、文件等小東西藏得妥妥貼貼,不仔細記清楚按鈕或機關的位置、順序,說不定還會忘了自己東西藏哪兒呢!

      好、好好玩……好有趣的感覺!白安滿是欣賞的瞪大眼,克制著伸手觸碰那有趣箱子的衝動──突然,那櫃子發出『喀咚』的悶悶巨響,兩個大男人也搬不動的沉重櫃子居然劇烈的晃動了一下,所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倒退一步。

      只有阿曉,凝著臉盯緊那櫃子,往前──櫃子又激烈抖動了起來,像是害怕抗拒著自己眼前的人物──他抬手,就著自己方才劃破的指尖,朝櫃子輕輕吹氣。

      「吁──」今天為止最燦亮的金黃色微風拂向木櫃,大量的金粉吹撒在漂亮的釉漆上,木櫃晃動得更誇張了,連白安和其他人都聽得見櫃子身處傳來的『喀噠喀噠』聲響,阿曉挑眉,薄唇饒有興致的勾起,他轉身,朝白安招招手。

      白安走到他身邊。

      「待在這兒。」他牽起白安的手,微暖的手碰著她冷冰冰的手指,讓她忍不住想縮回,但卻被他不著痕跡的握緊,還給他輕捏了一下──他指上殘餘的血漬沾在她手心上了。

      他要白安站在那瑟瑟顫抖的木櫃前,然後逕自轉向櫃子後方。

      「小東西真會躲……」他挑眉盯著木櫃笑道,接著抬頭對齊藤說,「這櫃子,我要了。」

      「咦?!」齊藤等人嚇了好大一跳,少爺很少這樣霸佔別人東西的!「少、少爺,這是宗族長母親從英國友人那兒──」

      『嘎吱──!!』突然,櫃子深處發出可怕的慘叫聲──阿曉不知何時,從木櫃後方又吹了口氣,然後那櫃子好像活生生地被嚇了一跳也似,直接從地板上蹦起來,再『砰』一聲巨響摔回地上。

      『吱──吱吱──!』木櫃深處傳來奇怪的叫聲,接著是『喀噠喀噠喀噠、咔咔咔咔咔……』然後,白安眼前,木櫃正面的角落邊,一個扁抽屜突然噴了出來──從中跳出一個黑呼呼的小東西,往白安手上直直撲去──

      「白安小姐!!」齊藤驚呼,急著上前已經來不及──

      『啪!』地一聲,白安下意識的做出打蚊子的動作,手心立刻感覺到一股奇怪的麻涼觸感,她渾身發毛的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向一臉好笑的阿曉。

      『吱……』

      啊!還活著!她連忙打開手掌──她的手心上,沾印著阿曉香血的手心上,躺著一個七暈八素的……東西……那東西有兩隻眼睛、看起來像手腳的四肢,全身上下則黑呼呼的看不出是什麼生物,正可憐兮兮的攤在白安的手掌裡,虛弱的發出哀號。

      「成精了。」阿曉開口,「這東西還太小,不成氣候,我會就近看管。你們就轉告那個誰──」

      「宗族長母親……」

      「對,宗族長的母親……應該是我的表……還是堂……隨便什麼的,」他不甚耐煩的擺擺手,「轉告她,這東西我接手了,她若想要回去,就等著她家裡的東西被吞光。」

      「可,可是少爺──」

      「轉話就是了,你囉嗦個什麼?」

      齊藤滿面是汗,急得看向白安求救──白安還沉浸在手心內躺著小生物的驚愕中,但好歹還是接收到人家的求救訊號了,趕緊開口幫忙緩頰。

      「你就說,這是少爺的意思。」她用日語低聲說道,「別擔心,若宗族長為了一個櫃子要找你麻煩,少爺會替你們撐腰的。」

      這下,換阿曉瞪大眼了──她面無表情的看向他,像是無聲責難他刁難屬下似的──

      「好了!好了!都處理好了就快走!」阿曉滿臉不爽的趕人,「櫃子留下!我撐腰!沒事了快滾!」

※ ※ ※ ※

      一如往常──雖然今天多了個小插曲──那四名男子結束了工作後,陸續將處置好的東西再放回舖滿絨布的木箱子裡,貨車一來,就動作迅速確實的裝貨,與白安和阿曉道別,準時於11點整揚長而去,短短一個早晨,連騷動都稱不上。

      白安簡單清掃了一下後院,才回屋裡收拾杯盤,而那鬧脾氣的邪美少爺,剛剛飆過人後就逕自跑上樓窩著了。

      她把髒碟子杯子都放進水槽裡,扭開水龍頭清洗它們,心裡一邊下意識的倒數,等待樓上的動靜。

      果然……

      「白──安──」

      樓上突然傳來殺豬般的嚎叫。

      她沒有理會,拿出沉重的鍋子裝了水,端到爐台上準備煮午餐。

      「安──安──」樓上的哀叫沒有停歇,「腰帶好緊啦──幫我鬆開嘛──」

      水滾了,她拿出細麵放下去,用筷子迅速在鍋子裡轉一圈,麵條完美的全滑進鍋裡。

      「小白──小安安──人家衣服好緊走不動──」

      流理臺前專注切菜的人兒沒有理會,樓上的叫聲越來越淒厲,越來越無賴,隱約還聽到乒乒乓乓,東西被撞倒的聲音。

      「我要被勒死了──」

      「我好難過,唉唷!頭好痛──」

      「啊……今天太陽好大啊,頭暈目眩……人家需要安慰……」

      ……你房間的窗簾,我今早都幫你拉上了,而且寒流都還沒走,哪來的太陽?白安暗自吐槽,一邊繼續忙著料理午餐。

      備料的鍋滾了,燉煮的香味充斥整個廚房,她攪拌一下,關火。過沒多久,樓梯間傳來砰砰砰的聲音,樓上的人禁不住誘惑,自己跑下來了。

      只見阿曉男式和服的腰帶已經被扯鬆開來,前襟半敞,露出精實的臂膀與前胸,他一扭一扭的走到白安身邊,像灘軟泥一樣的把全身重量都搭了上去──早晨還一副尊貴少爺的樣子,舉手投足的慵懶氣質、邪美英俊的外表……現在什麼都沒了,連個影子都找不著,粗魯無賴得像個三歲小孩,用力對奶媽撒嬌。

      「……煮好了,去洗手來吃飯。」面對這個人前人後判若兩人的阿曉,白安非常淡定……或力求自己淡定。

      精神年齡已經退化成學齡前的阿曉開心地推著白安,要她讓開些,「好、好,妳去休息──這個碗很重我來端就好──」然後興奮得將湯麵裝進大碗公裡,屁顛屁顛的端到小餐桌前擺好。

      「……」被擠開的白安一臉鎮定地從碗櫥裡拿來餐具,兩人就座。

      吃飯前,阿曉突然朝她伸手,掌心向上攤著,等她。

      她意會過來,沒有抗拒,將手搭上他溫暖的手心,耳根微紅。

      阿曉輕攏著她的手,翻過來細細看著──白安的手心裡,疤痕滿佈,一道道皆讓人怵目驚心,當時救治的醫生曾說過,以後儘量別讓她拿重物。

      「……以後齊藤他們的茶水,叫他們自己端就好,妳沒事別拿那些有的沒的。」一改剛剛的瘋癲樣,阿曉沉靜而專注的聲音,迴盪在餐桌上。

      「……好。」

      她臉又紅,囁嚅地應聲。  

《待續》

+++碎碎念時間+++

阿曉少爺撒嬌起來毫無形象。

殘念型美男(?

LilyQuali   20180721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