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雙雙,你最近好像又瘦了?來,多吃一點。」

「謝謝爸。」

吳海綾也順勢夾了菜過來,「是瘦了啊。」

吳芮瞇著眼笑著,「唉唷,爸、媽,你們都偏心姐姐,我可不依。」

「胡說,哪裡偏心,姐姐難得回來吃飯,叫她多吃點是應該的。」

偏心嗎……要不是吳芮沒說自己是姐姐,她還真以為是來他們家吃飯的,卻是以一個客人的身份,她很清楚吳海綾對她生不出什麼好感,畢竟是前妻的孩子,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例如現在。

「婚禮在這個禮拜六中午,東館,要不要一起坐車過去?」吳海綾問,雖然沒特別對著自己。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就行了。」

「姐,我的婚紗很漂亮的啊,一定要來噢,順便幫我看看我老公帥不。」

「早點到啊,你也算是娘家的人,也要幫忙招待賓客。」柳父提醒著。

吳海綾拉過女兒笑了笑,「我們家芮兒如今也大了,要嫁人了呢……」

她忘了自己是怎麼吃完這頓飯的,沒有厭惡,沒有嫉妒,只是從內攀爬而上的疏離感讓她無所遁逃。

柳沁雙突然睜眼,發現自己在家裡,頭有些痛,窗簾不知何時被拉上的,她從來不關窗簾的,拿起手機一看,已經快十點了,似乎第一次睡得這麼好,因為酒精的影響,但喉嚨乾啞地發不出聲。客廳裡有人,是何楚墨的聲音,他在和人講電話,還沒來得及思考他為什麼在這,他便轉過頭來,電話收了線。

「醒啦?昨天我送你回來的,你在樓梯上坐著,我怕你著涼。」

一杯水下肚,「何楚墨。」

「嗯?」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啊?我剛不是說了嗎,我送你……」何楚墨看著她的眼睛,一時間明白了她的問題。

是啊……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陪你一整夜,然後擔心你沒有睡好呢?他略帶苦澀地看著眼前的人。

她突然開口,眼神不帶一絲情慾,只有真摯,「何楚墨,我想告訴你,我不愛你,但是我想問,我現在可以吻你嗎?」

他頓了一下。

「柳沁雙!你在玩弄我嗎,如果是的話,我要告訴你,你成功了!」何楚墨頭也不回地走出去,關門的聲音緊接著是樓梯咚咚急躁的聲音。

 

          她是真心的。想吻一個人。而那個人叫做何楚墨。

 

  何楚墨完全無心工作,這讓他多年好友陳廷感到有些不對勁。

「你沒事吧?」

「能有什麼事?」

「那個……張三的案子你還沒處理好啊。」

「不是下個月的事嗎,趕著做什麼?」

通常何律師是以今日事今日畢,明日事還是今日畢的效率在做事,平常一個月後的案子,都三天內加班做完,陳廷真的深深地覺得他病了,心裡病了。

何律師問:「什麼是心疼?」

「大概是一萬塊被騙的時候吧。」

何楚墨突然覺得沒法和他溝通下去了。

於是,陳廷被使喚叫去買咖啡。

要是有個人喝酒後不是發酒瘋,而是一直哭,那她心底得有多大的委屈。

何楚墨今天一直在想兩個問題,這是其一。

他很討厭人家抽煙,可偏偏那是她的味道,半夜十二點還不見她回來,何楚墨有些擔心,一開門就聞到了煙味,她肯定又在樓梯間,沒有平日的清香,取而代之的是酒精的味道。

何楚墨正想婆媽一下,柳沁雙就抓著他的衣擺哭了起來。

像個孩子一樣。

他記得她邊哭邊說,

「我真的好累……」

哭了好久好久,他說,「柳沁雙,我們回家。」

她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他,「……我沒有家。」

她的眼神裡滿是淚水,像一艘流離失所的小船,而我願陪她一起浮沈。

第二個問題是,要是心疼一個人就是喜歡的話,那他是真的很喜歡柳沁雙,喜歡到沒辦法隨便地和她親吻,因為那是對自己感情的,唯一的底線。

「恭喜啊恭喜。」

「謝謝你們啊,還抽空過來。」

現場彌漫著和樂融融的氣氛,柳沁雙一身鵝黃色禮服,坐在收禮桌,旁邊還有個女生,是吳芮的大學同學。

「你好,請問你是?」

「男方的大學同學,女方的大學學長,這樣該算哪一邊。」一個男人順勢從西裝暗袋拿出紅包,眼睛是好看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著柳沁雙。

柳沁雙接過,「名字。」

「南少禹。」

柳沁雙有點詫異地抬起頭,畢竟這在A市還算是個響亮的名號,嗯,在楠大的時候也是。

她寫下南少禹三個字,再來紅包的金額,呼,挺大手筆。

旁邊的女生馬上繞過桌子,「學長,你怎麼有空來。」女生顧作嬌嗔,好似兩人的關係不太一般。

南少禹彎了嘴角,「吳芮是我直屬學妹,當然要來包個紅包啊。」

兩人聊了一會兒。

那女生拉著他的手臂,美其名是帶他入座,走到一半他卻突然轉身,「名字。」

毫無笑容的表情沒有一絲牽動,默默低頭做自己的事。

南少禹絲毫不見窘,和剛剛那女生入座。

婚禮開始,吳芮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長長的下擺拖曳在紅色地毯上,臉上洋溢著幸福,新郎是吳芮的大學同班同學,在場很多人是楠大畢業的,還好沁雙沒認識幾個,交際什麼的她還真不擅長。

吳海綾和柳父抱在一起,眼中泛著淚光,好一個有女初長成的畫面,沁雙原本是想坐後面桌的,卻是硬被拉來坐主桌。

「爸媽,我們會好好過的。」劉駿甫牽著吳芮的手,舉杯敬酒。

沁雙意思意思喝了兩杯,沒醉,但是想快點回家睡覺,趁著席間她藉口要廁所便離開。

遠遠地就看到熟悉的車牌號碼,KL-0309。

也不知道他就這樣站了多久,靠在車門上吹著冷風。

「沁雙。」他突然對上她的眼睛,就像七年前的夏天,他也是這樣撞進她的視線。

她一步一步地走近,承受不住的顫抖,「我不是說了嗎,我們沒關係了。」話出口,半分沙啞。

高盡軒一個伸手,擁她入懷,他靠在她頸窩,安心的感覺讓他多日的壓力煙消雲散,「我很想你,不要跟我吵架了,好嗎?」

有那麼一絲動搖,只是一瞬間,就像車安穩行進中偶然的震動,馬上又扳正了。

他們是相倚的存在,起初她也想過他們就會這樣相愛,也許在一個平凡的午後,也許在一個共眠的早晨,他會和她求婚,他們偶爾會有爭執,但不會持續太久……可惜人生不會照柳沁雙的劇本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脫離了軌道。

她推開眼前的男人,「我想回去睡覺了。」

「沁雙……」

「你已經結婚了,我也不想做你的情婦,所以別再來招惹我。」

她上樓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有空把你那該死的車牌換掉,看了就礙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