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昨夜熬到凌晨三點才睡,期間斷斷續續地醒來然後入睡,好不容易睡得熟了點,放在床頭的手機卻止不住嘟嘟地震動,沁雙萬不情願接起手機,「誰啊?」

「呀,你還在睡哪,不是說好今天出來逛逛嗎?」

沁雙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看來真是自己睡晚了。

「你現在在哪?我等下就過去。」

  她花了時間化了點妝,才把自己的黑眼圈蓋掉,瀑黑的頭髮束起個高馬尾,整個人顯得有生氣多了,挑了件深藍色的長裙,似夜晚海的顏色,陰沉神秘看不清,很適合她散發的氣質。

她到的時候,吳芮正在專櫃挑著鞋子,「姊~」吳芮連忙走上前,「你來得正好,幫我看看哪雙比較好?」吳芮像個小女孩,不對,她本來就是個小女孩,親暱地牽起沁雙的手。

沁雙不著痕跡地伸出手拿了紅色高跟鞋,「這雙適合你。」

「真的呀,我也比較喜歡這雙。」吳芮甜甜地笑著,叫專櫃小姐拿她的尺寸過來。

吳芮手上提著大包小包,除了鞋子她還買了幾件衣服,「姊,你怎麼逛街都不買東西的?」

「剛好沒看到喜歡的。」沁雙腳下一頓,似乎看到了熟人。

「姊,我們中午吃日式料理好不好,這裡有家……」只是一頓,隨即跟上吳芮的步伐。

                     

吃到快結束的時候,吳芮被婚紗公司的人叫走了,說是有一套衣服的尺寸之前忘了量。

沁雙對逛街其實沒多大興致,乾脆去這裡附設的影城看場電影。

這部片在一堆新上檔的電影名單中特別冷門,看預告片貌似是個戰爭片,就算是禮拜天座位也大多還是空的,她選了個最中間的位置坐,才準備要開始,旁邊又來了一對情侶坐下。

她不經意一瞥,是何楚墨。

他們倆沒說話只是點頭致意。

看來剛才果真沒看錯人,和他一起來的那個女的水靈可愛,應該是他女朋友,小聲地問了句,那女生是誰?何楚墨言簡意賅地表明只是鄰居。

才剛開場就有兩個人被砍了頭,血唰唰地噴出來,有人嚇得叫了出來,何楚墨旁邊那女的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怕,一縮就縮進人家懷裡。

這片還真的挺無聊的,正好,很適合睡覺。

看到一半她還真沉沉睡去。

何楚墨也覺這劇情無趣,只是來晚了,其他場也買不到什麼好票,不過目前看來不算是壞事,他轉頭看向左邊的人,睡覺的樣子看起來像個孩子,睫毛彎彎翹起,有幾縷髮絲不慎安分地飄了起來,像根羽毛似的,輕輕撓過心尖,癢癢的、暖暖的。

她今天穿的件長裙,電影院的座位挨得近,白嫩的藕臂貼著他的西裝外套,藍色裙擺摩擦著長褲,還有若有若無的馨香,頓時有些心猿意馬,何楚墨彎了彎唇角,自己還真是犯賤,那麼多年前栽在她手上,怎麼現在也還是栽了呢。

「電影真無聊,你覺得呢?」葉雨芃摟著何楚墨的手臂,胸部的起伏狀似不經意地碰到,臉上泛起害羞的紅暈,「楚墨,我們晚點去你家坐坐好嗎。」

「葉小姐。」

  雨芃心底喀噔了下,但還是微笑回應,「楚墨,我不是說過了嗎,叫我雨芃就好。」

「我覺得我們不適合。」他一字一句吐著最殘忍的話語。

「才一天,怎麼就能斷定……」平時自信慣的女孩淚水決堤,旁邊的路人頻頻回頭,「楚墨,我們再試試好嗎?我還有很多優點你沒……」雨芃突然不說話,兩眼朦朧地看著何楚墨,突然明白了,「你要是心裡有人了,幹嘛還答應和我約會!」是阿,不是時間問題,是因為她根本就不是她。

「叭、叭!」一輛尼桑休旅車停在公車站前,楚墨搖下車窗,「我送你一程。」

  沁雙也不矯情,開了車門就上了副駕駛座。

「何楚墨,楠江大學法律系?」

何楚墨愣了一下,這聰明的女人,「嗯。你怎麼知道?」

「撿到你錢包後,才想起來的,裡面有你的名字和以前的長相。」還有一張她的照片,不過她沒打算說出口。

「變很多嗎?」

「還好,但我們本來就不熟。」

「你怎麼跑來住這?」那天他在路上遇見她還不確定是不是她,或許只是長得相像而已,在樓梯上撿到她的打火機,他才確定是她,上面刻著"L",她姓氏的縮寫。

「便宜就租了。那你呢?」

「我爸留給我的房子,不住白不住。」

「你女朋友呢?」

「不是女朋友。」

「和高盡軒吵架了?你們那時候很好……」後面那句像是喃喃自語。

「分手了。」她沒打算隱瞞。

車子在停車場熄火,到了。

「為什麼?」

怎麼分個手,要跟全世界交代似的。

「謝謝。」她開了車門下車,一句謝謝拉遠了他們的距離。

                     

「外賣。」

沁雙起身開門,接過外賣小哥的餛飩湯麵,順便把錢交到他手上,「謝謝。」

今天吃飯心不在焉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燙到舌頭兩次了,手機在玻璃桌上發出嗡嗡的聲響,沁雙愣了會兒,才想起要接電話,電話顯示是爸爸,「喂。」

「雙雙阿,今天星期天回來一家人一起吃飯吧。」爸爸溫厚的嗓音從手機傳出,上一次講電話好像是一個月前了。

「不用了,我……」吃飽了。後半句還沒出,中年婦人地聲音也傳出,「回來吃頓飯吧。」語氣中帶有不容質疑的強硬。

「嗯。我半小時就到。」

  電話掛線。

她拿起筷子夾著還剩一半的湯麵,泡軟了……乾脆不吃了。

「你怎麼在這?」前來開門的柳沁雙有些訝異,「有事?」

而且眼前人還看起來有點蒼白的臉,嘴唇也凍得發白,一身單薄雖說現在才秋天,可早晨的空氣仍是涼的。

「我出門拿報紙的時候,門不小心被風吹上了,沒帶手機、沒帶錢。」生病的樣子就算還是一臉冷漠,卻令人討厭不起來。

「先進來吧,我幫你打給鎖匠。」沁雙給他讓個道。

何楚墨人高馬大的,進來這本就不大的空間顯得這裡更小了,除了臥室和衛生間,其餘沒有隔間一眼望盡,廚房和客廳之間有個大書櫃,零零散散放了些書,角落還有一疊雜誌,她家只有兩人座的沙發,一張茶几,茶几上堆滿了紙張還有台筆電,電視還是好幾年前的款式,不過看起來平時都沒在看。

「你知道鎖匠電話嗎?」

何楚墨搖搖頭,逕自坐到沙發上休息,然後一件毛毯出現在腿上,沁雙沒說什麼,走到一旁打給網上搜尋的鎖匠電話,很不湊巧,他說要到下午才有時間來。

「他說下午才有空來,要換別家,還是……」沙發上的男人呼吸平穩,兩頰微紅,「這麼快就睡著了。」

何楚墨醒來是下午的事了,暖暖的陽光透著窗戶,他環顧四周,「柳沁雙?」沒人應聲。

桌上的紙條交代了她的行蹤。

鎖匠來了開了門,我請他順便打了把備用鑰匙,我還有事情就先出門了,要回家的時候直接帶上門就好,便籤上是她秀麗的字跡,還有把新的鑰匙。

何楚墨苦笑,怎麼越活越過去了,像個毛頭小子,心底昭然若揭的空洞,是失望。

一個美人在沁雙旁邊的高腳椅坐下,濃密纖長的睫毛,隨意一瞥就能把人的魂勾走,美人倒是很懂得如何展現自己的優勢,一身紫色開v低胸長裙,為了展現身材的修長,側邊特意開了條縫,只要一動,那雙白皙的長腿就隱隱約約地引誘人犯罪,「沁雙,最近忙什麼呢?都好一陣子沒看到你咯。」她的手自然地搭上沁雙的肩,。

沁雙正喝著酒,看清來人後,「唔……沒忙什麼啊。」、「小麥,血腥瑪麗。」美人紅唇輕啟。

  酒保朝艾拉點點頭。

「我聽說你跟高盡軒分手啦,真的還假的?」

「嗯。」沁雙淡漠地說著,眼睛不帶一絲波瀾,似是醉了但又清醒著。

「為什麼呀,之前分過一次不是後來又說好在一起了嗎?他欺負你啦?」艾拉接過高腳杯輕抿了口。

「不愛了、還能為什麼?」

「噢……分手有什麼大不了的,離婚的大有人在,分手了正好,我老早就看姓高的不順眼了。」艾拉聲音提高了些,惹得周遭跳舞的人停下動作看向她,她也沒在意自顧自的說話,就是這樣大大喇喇的個性討人喜歡,沁雙個性本就冷淡,那時候寢室大家都不大敢和沁雙打交道,只有艾拉總是拉著沁雙參加大大小小的活動,兩人也就越走越近,大學畢業後也就只有他們常約出來。

「你那時候還說他是好人。」艾拉一噎。

「我什麼時候說過啦!此一時非彼一時阿。」美人就是美人,連蹙起眉心的樣子都巧笑眾生,「不提這個了,我跟你說,我最近遇到個還不錯的人。」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直到沁雙放下酒杯。

「行了,今天就到這,我先回家了。」

「欸,不留下來繼續玩兒啊。」

「改天請你吃飯。」

「行,我要吃頂級的阿。」

沁雙笑了笑,「走啦。」

踏著歪歪斜斜的步伐走到外頭,腦子灌了冷風才覺清醒了一點,沁雙也不拉攏大衣的衣襟,任憑冷風灌入身體,寒冷刺痛麻木,才讓她覺得自己是個活生生的人。

「喀擦!」打火機的火苗熊熊燃起,沁雙把煙靠近,沒多久就點燃了,深吸了一口,菸草的味道令她醉了,自從搬到這裡後,她很喜歡在四樓到五樓的轉角處抽煙,五樓除了她一個住戶,還有另一個男生上班族,長年駐外,一年回來不到三次,其餘的房間都是空著的,條件不好又沒電梯,自然租的人很少。

這裡就像她自己的世界一樣,除了被何楚墨像個訓導主任勸戒過一樣,還有早上他的突如其來。

她隱約明白何楚墨對自己是什麼樣的感情,該說為什麼知道,就是種……女人的直覺。

                      她不討厭他,但她不愛他。

手機在口袋裡一陣震動,是高盡軒打來的。

她看了看,直接把他號碼拉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