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自那天她說要吻他後,他就再也沒看過她了,柳沁雙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他這才發現,她完全沒有半點活著的痕跡,不和朋友見面,也不去買東西,那天在她家看到的書,隱約猜測她是個作家,除此之外,他對她的生活一無所知,這樣的認知讓何楚墨有些驚慌,為什麼把這個朦朧的女孩放在了心上,一放就放到了現在。

他不是沒有談過戀愛,兩任女友皆是和平分手,分了後也沒有特別心痛,大概就是不習慣個一兩天,但是柳沁雙對他的意義不一樣,至少她要吻他的時候,他心裡是有那麼一絲動搖的,是他人生中少有的不確定感,這種不確定感,非常令何楚墨感到不適,想生氣不知卻從何生氣起。

晚上和陳廷去喝了杯小酒,因為心情不好多喝了幾杯,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接近十點,猝不及防,三樓的樓梯轉角,兩人視線交會,就這麼撞入她的眼眸裡,像大海一樣看不透,卻折射著星光,她略低眸,身上的風衣沾染了寒氣,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要出去阿?」

「恩。」

何楚墨點頭,「……小心點。」讓出一部分的位置讓她通過。

「那個……如果那天的事,讓你很不舒服,我道歉。」

他沒說話,她也沒動,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站著,一時間有點平靜,樓梯間的感應燈滅了,只有晃進欄杆的月光,懶洋洋地照在兩人身上,影子挨得近拉在地上纏在一起。

「我媽媽去世了。」她說。

黑暗中所有感官都顯得特別敏銳。

何楚墨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沉吟了下,「我陪你去。」

她任憑他牽著手腕進了屋子,「等我一下。」他把沁雙丟在客廳,準備去換個衣服。

公寓的格局差不多,但他的空間明顯整齊很多,帶著淡淡的清冽,沒過多久他換了身休閒服出來,深色的,和他帶給人的感覺一樣,沉穩。

因為沒辦法開車,何楚墨去車站買了兩張末班的火車票,柳沁雙一路上都沒說話,也沒睡覺,兩隻眼很有興致地打量旁邊的小男孩,小男孩被媽媽護在懷裡,只露出了圓潤的黑眼珠,骨碌碌轉著。

何楚墨拍了拍她的肩膀,「還是睡一會兒吧,一時半會到不了。」

「睡不著。」

何楚墨第一次碰到這麼固執的性子,嘆息了聲,「行,那我們聊聊天。」

「你還記得大學有一次的運動會,你暈倒了嗎?」

柳沁雙頓了下,「恩,怎麼了嗎?」

「那次是我送你去保健室的。」

「是嘛……」

她只記得醒來後守在她旁邊的是高盡軒,所以理所當然以為是他。

「然後後來你們就在一起了,有時候我會想,要是那時我沒有離開……或許後面的事情就不一樣了。」

「嗯。」面對過去所不知道的故事她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也許人生就是如此吧,不停地錯過不停地前進,然後走著自己的軌跡。

柳沁雙醒來後,發現自己睡了一場很漫長的覺,她其實不累,雖然昨晚接到媽媽過世的電話,手足無措,但在車上她就冷靜了下來,但她突然發現好像只要在何楚墨身邊,睡得都很沈。

他陪她回家捻香,一個人站在村子外面等她,海邊的村子海風總是挺大的,他也沒說什麼,拉緊衣服就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快去,柳沁雙看著媽媽的遺照不發一語,走的時候壓了幾萬塊在客廳桌上,算是……她所能給的最後一點慰藉。

何楚墨坐在前面的海灘上,一個人等著日出的背影顯得蕭瑟。

「等很久?」

他沒回答,只是說,「快坐下,要日出了。」

早晨的溫度驟降,柳沁雙搓了搓手,呼了一口氣,白色的煙霧晃了眼,那隱約似是有什麼力量欲破繭而出,重重的雲層折射了金黃,太陽像顆半熟的荷包蛋,一下流光四射,暗沈的海也被刷亮了顏色,清澈的藍布攤開在眼前,他們都被這美景震撼了。

也不說話,何楚墨偏頭看著柳沁雙的側臉,像心有感應似的,一轉頭她迎上他的視線,她伸手輕輕地一寸寸撫摸他的臉,何楚墨不是很自在,但他沒動,眼神依舊盯著她。

她在他臉頰上印上一吻。

何楚墨愣了下,笑了,探頭過來吻她,握著她的肩膀,就算穿著大衣,還是覺得她太瘦了,握都握不住,兩人吻到呼吸都有些紊亂,才推開彼此,可還是靠得很近,她的氣息就在他眼前,唇不經意擦過她的嘴角,只是一瞬的意亂情迷,隨即兩人恢復正常距離。

冷靜了會,何楚墨開口:

「柳沁雙,答應我一件事。」

直述句,語氣裡是不可拒絕的溫柔。

「不要替自己逞強,我在。」

兩人的心就和海一樣,深沈地看不見。

她眨著眼睛似是問著,為什麼?

何楚墨緩緩地說,我也不知道,覺得因為是你,就值得把所有我能給的,都給了你。

初晨的陽光襯在男人肩上,透著海風,柳沁雙心一動,她寫過很多小說很多故事,但從沒有一句話,比這句話更純粹。

最近一早何楚墨就出現在她家。

兩人也沒說破,但就是默默地確立了關係。這樣的默契讓何楚墨覺得心情很不錯。

「這麼早就醒了,再多睡點。」

「不了。」柳沁雙倒了杯水潤喉,「晚點我要去出版社一趟。」

「那我等下順路載你去?」

「嗯。」

她走回房間換衣服。

再出來的時候一身套裝也化了全妝,他也正好把粥端上桌。

何楚墨就喜歡看她吃飯的樣子,細嚼慢嚥小口地吃,還不怎麼挑食,關鍵是他好像一輩子都看不膩。

想著想著就說,「中午一起吃飯?」

這好像是他們第一次約在外面吃飯。

柳沁雙想也不想就應好,但還是加了一句,「12點準時可能沒辦法,約半吧。」

何楚墨嘴角上揚,語氣裡是滿溢的柔情,「你慢慢來,我等你。」

陳廷見何大律師今日心情美得冒泡,貓著腰斗膽在他身旁八卦。

「楚兄,怎麼?交女朋友了啊?你看你,臉色紅潤,印堂發亮,一進門笑容始終維持15度,還不快從實招來。」

他也不扭捏,「算是吧。」

陳廷興致高漲啊這是,多少年不近女色,終於開葷了,「誰啊?我認識嗎?正嗎?」

何楚墨沒理他,整副精神放在電腦上。

陳廷靠過去一看,覺得吃了一把狗糧。

走出辦公室前還不忘唸,「精選十大約會餐廳……這對剛分手的人情何以堪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