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参回

長平鎮有三大戶,李家、靳家,還有傅家。自百年前就立足於嶺南大區,以文墨、兵武、經商為主,為長平鎮在這亂世平定後的如今,成為當今最繁華的城鎮。

不過在大街上隨意拉一人,人人都知道,這三大家的關係並不和睦。

但關係不好的緣由,大夥兒各說各話,一下子說百年前傅家娶了靳家的小姐,結果嫌人家不會看帳、記帳而休了人家;又有人說靳家某代老爺喝醉後手滑撕了李家祖宗傳下來的珍藏字畫;還有人說是李家人到傅家開的酒樓去用霸王餐、喝酒不給錢……

總之眾說紛紜,三家的人只要在大街上遇到,沒有掐架打起來就可喜可賀,但絕對少不了朝對方吐一口口水。

而今傅家大院裡,東苑的屋外佇了不少人,為首的便是傅家次女,傅夏。

一聽到弟弟從火燒船上落水的消息,她也連忙趕到碼頭邊,這一路跟著大姐傅春和一干奴僕返回傅家。

請來的大夫才剛進去,傅春嫌裡頭人多嘴雜會吵到傅灯,於是要傅夏把人都帶出去,一群人緊張兮兮地在屋外候著。

「二姐、二姐!阿灯怎麼樣了?」

傅夏正盼著想了解屋內的情況,就聽到一道熟悉的嗓音,她轉身看去,只見一名少女身穿女子洋服,上身細肩帶上有蕾絲和閃爍的綴飾,最令傅夏驚愕的是那短到膝蓋以上的紅花裙,只見小妹兩條白皙纖細的腿露在外面,讓她一看忍不住低聲大喝。

「招弟,妳怎麼穿成這樣!?」

從車上下來後,傅家小小姐傅招弟便一路從傅家大門奔來東苑。

她接到消息,弟弟居然跳上著火的船隻,最後甚至還落水昏迷了,嚇得她不顧自己的交際舞表演還沒結束,跳上車就趕回來。

怎麼一個時辰前還活蹦亂跳的弟弟,現在卻躺在裡頭生死未譜呢?

「先別管我的衣裳了,阿灯呢?現在怎麼樣了?」

傅夏見一干奴僕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擺,若是大姐傅春在場,一定會氣得立刻把這妮子打斷腿再扔出去傅家。

自從傅招弟從國外留學回來,不只思想開放,就連穿衣風格大改變都讓家裡的人無法接受。

說是學了交際舞,那裙子要不短到大腿,要不開衩到大腿……身為女子,成何體統!

傅家上下唯一能接受她如此的,只有傅灯那小子。

「招弟穿這套也挺好看的,有本錢才能這麼穿。而且放眼全長平鎮,那些養在深閨的小姐,有誰的舞跳得有我們家招弟好?」

傅灯看姐姐穿著華麗的衣裳,儘管布料少得可憐,但穿在身材勻稱的傅招弟身上的確十分美麗。

心想這對姐弟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傅夏忍著脾氣趕緊差人拿條毯子來,她上前一步,幾乎是摀著眼睛把招弟的腿圍起來。

在她的腰上打了一個結,那力道讓招弟悶哼一聲。

二姐的力氣一如往常的大呀!

「大夫剛進去,妳別大聲嚷嚷的,否則待會大姐出來妳可倒大楣了。」

因為傅灯今日發生的事,已經夠讓大姐頭疼了,再添上一個傅招弟,就怕傅春會氣到腦中風。

聽了二姐的話,傅招弟點了點頭,她自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娘親的淚水和大姐的怒火,這點傅灯也是一樣。

思此,她壓低聲音問道:「娘她……知道這事了沒?」

「沒有,大姐交代,千萬不能給娘知道。」傅夏搖了搖頭,「好險娘這幾日到南部去走春賞花,要不這事讓她知道,現在已經水淹東苑了。」

聞言傅招弟立刻舉起手,在嘴邊做一個縫起的動作。

她們娘那雙眼,一哭起來簡直可以讓清河淹大水!

此時東苑外傳來噠噠凌亂的腳步聲,傅夏和傅招弟同時循聲看去,只見兩名容貌與她們相似的女子快步走來。

「傅秋和傅冬也回來了。」

傅夏說完話就邁步迎了上去,看兩位妹妹神色嚴謹,看來也是聽到消息馬上就趕過來了。

「二姐,阿灯呢?」傅冬的聲音輕輕柔柔的,頗有大家閨女的模樣。

她正去三姐傅秋家作客,茶還沒喝到第二盞,家僕就跑來說她們的弟弟出事了。

老三傅秋寡言,但一雙眼還是藏不住擔憂,直直盯著二姐。

「大夫正在裡頭,我和招弟在外候著呢。」傅夏指了指緊閉的屋門,「大姐也在裡面,若有事她會差人出來說的。」

語畢就看見眾妹妹們點了點頭,傅夏正想到門邊探探消息,就聽見四妹傅冬問道:「我聽說是有人救了阿灯,人呢?」

救了他們傅家唯一的「命根」,這肯定得好好答謝的!

聞言傅夏的雙肩僵硬了一下,不等二姐開口,傅招弟也好奇的在東苑裡左顧右盼,但沒看到陌生的臉孔。

「那個人……在屋裡。」

傅夏尷尬的臉色讓其餘姐妹們面面相覷,要知道傅夏平常為人爽朗,會讓她露出如此古怪的神情,姐妹們不禁也對此人來了興趣。

「大姐連我們都不給進去,卻讓一個陌生人待在阿灯屋裡,這人究竟是誰?」

傅招弟不滿地鼓起雙頰,儘管對方救了她弟弟,這等待遇還是讓她心裡不太平衡。

「招弟,妳就少說兩句。」傅冬看見小妹腿上圍著毯子,眉頭輕輕一皺,「讓二姐把話說完。」

傅秋也點了點頭,澄淨的目光和姐妹們一同看向傅夏。

「阿灯被拉上岸的時候,一直緊抱著救命恩人的手臂不放,兩三個奴僕都拉不開他們。我趕到的時候,大姐怕阿灯和對方因為天冷而著涼,所以就要我和僕廝們一塊把他們扛回來。一直到咱們回來到現在,那人都在裡頭沒有出來過。」

「……」

幾位姐妹在腦海裡想像傅灯抱著人家不放的畫面,紛紛一陣無語。

見她們一個個神情有異,傅夏繼續說道:「阿灯從小就諳水性,大姐猜是在火燒船上吸了太多濃煙才會游不上岸,所幸得人所救,否則……」

「那我們可要好好答謝這個人了!」

傅冬拍了拍胸脯,好在傅灯沒事,要不然她們姐妹哪還有顏面去見黃泉下的列祖列宗?

「不過這個人--」

正想說這為救命恩人根本不是貨船上的船工或水手時,東苑大屋的門咿呀一聲被人打開,傅家姐妹們同時側首望去,只見長伴在傅灯身旁的小廝出現在她們視線中。

「少爺醒了,大小姐請各位小姐們進去。」

聽言傅夏等人連忙提起裙襬,快步往屋裡走去。

「哎呀,小姐們走慢些!」小廝見她們一個個來勢洶洶,臉上寫滿著急的表情,就怕被她們撞飛,趕緊往門邊一閃。

但當傅招弟經過他的時候,他還不忘小心對傅招弟說道:「小小姐,待會妳先站遠一點,以免受池魚之殃啊!」

傅招弟疑惑地挑起眉,但她現在心繫著傅灯的狀況,腳步沒停就跟著姐姐們往傅灯房裡走去。

傅灯房裡點滿暖爐,除了之後再進來的四位傅家姐妹,整間房只有四個人。

躺在禢上的傅小六、床邊的大姐和大夫,和站在窗邊的一名身穿暗色衣袍、腰間配劍的男子。

男子身上還穿著濕漉漉的衣物,他左臂上的布料,似乎被利刃斬斷,露出精實的手臂線條。

傅夏收回打量男子的目光,看大姐和大夫就在傅灯的床邊,連忙和妹妹們一塊湊上去。

「大夫,阿灯他還好嗎?」

「二小姐。」

大夫有禮地向傅家姐妹們行禮,卻被傅招弟打斷:「禮就免了,阿灯到底怎麼樣了?」

「……咳,我沒事。」

嘶啞的嗓音從床禢上傳來,大夥兒的目光全落在那人身上,只見傅灯已換上乾淨的衣物,臉色略微蒼白的對著姐姐們露出笑容。

暗衣男子聞聲眉眼連抬也不抬,彷彿無關他事般,靜靜的佇在窗櫺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