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寒霜劍 第二章 旅途繼續

「啊!糟糕!」

吃早飯時,路人忽然冒出這一句。

司空靈抬頭,冰冷的眸子中帶著不解。

「昨天那個人啊……」路人湊近她,壓低了聲音,「我忘了給他信物了。」

「信物?」為什麼要給那個人類信物?

「因為啊……」路人開始解釋,「妳應該看的出來那個人在人類當中是個高手吧?」她問。

司空靈點頭。

「由當時的情況來看,他應該是奉命追殺那個黑衣服的人類,可是因為我們的關係,那傢伙跑了,所以回去後他主人很可能會怪到他頭上。」

「這和要不要給他信物有什麼關係?」司空靈仍然不明白。

「妳想啊,既然是個高手,那麼他主人就會有他應該完美的完成所有命令這種想法,可是他這次居然失敗了!那他主人會怎麼想?」路人伸了個懶腰,靠在陽台的欄杆上,「如果他主人對他夠好就沒什麼問題了,可如果他主人對他不滿的話……就會質疑為什麼。」

說到這,她看向外頭的綠樹,祖母綠色的眸子中有著一絲無奈,「妳覺得他能說:『我被兩個非人妨礙,所以失敗了。』?不可能。耀日的人類可沒那麼喜歡我們,會來到這裡的非人很少,就算來了也會藏好身份,所以人類發現我們的機率很低,即使他說了實話,他的主人也不會相信的。」

不只如此,這次的事情也可能讓那個人在團隊中的地位受到影響。身為旅行者,路人見識過許多場鬥爭,她也清楚那種要求嚴苛的組織裡,只要失誤一次就可能受到相當嚴厲的懲罰,嚴重點不只地位不保,丟了命也是可能的。看他不順眼的傢伙只要夠聰明就不會放過藉此抨擊他的機會。

要是給了他信物,就算不能消弭他主人的疑慮,至少能證明他沒說謊。

「我是來旅行的,可不想害誰倒楣。」路人幽幽的說。

她不在乎人類的鬥爭,但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無心之舉造成傷害。妖精確實喜歡惡作劇,但他們從不拿生命開玩笑。

司空靈靜靜的看著路人,她不懂。不懂為什麼眼前的妖精少女能為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擔憂,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害死別人會讓路人感到難過,即便不是她親自動手。

低下頭,看著自己白晰柔嫩的雙手,司空靈真的無法理解,過去的數百年,她與她的歷任主人經歷過無數場戰役,她所奪走的性命無數,她從不覺得那有什麼不對,那是身為武器該做的,是它們被打造出來的理由。

「嘛,擔心也沒用,那個人的實力不錯,我想他的主人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丟棄他吧!」杞人憂天終究不是路人的風格,她很快的振奮精神,活力再度閃耀在祖母綠色的眼眸。

「對了,潔茵。妳不是要找司空靈的師傅嗎?妳知道她師傅叫什麼嗎?」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路人用了和主人一樣的暱稱來喚她。

「知道。」司空靈回答。

「她叫白霜月。」

❄   ❄   ❄   ❄   ❄  

「你說,人跑了?」李昌鴻冷冷的問,不帶一絲感情地看著單膝跪在他面前的男子。

「是。」

李昌鴻皺眉,他這個部下幾乎從沒失手過,即使這次的任務比較棘手,他也有信心他會成功,可是他居然讓人跑了?

「原因呢?」

男子沉默不語。

「殘鷹,主子問話不會回嗎?」李昌鴻的語調變的比剛剛嚴厲了些。

殘鷹過了許久仍未回應,就在李昌鴻快失去耐性時,他才回了一句,「屬下失職。」

他不可能實話實說。非人?那只會讓主上以為他在找藉口。

即使主上相信他,也不能改變什麼。

李昌鴻眉頭皺的更深了,殘鷹的能力卓越,對他的命令也總是服從。然而他此刻的舉動卻是以一種婉轉的方式在違抗他!李昌鴻不由得有些不高興了。

「老爺何必詢問呢?這影衛明顯在撒謊。」房門開啟,一名嬌美的女子緩步輕移,挨近李昌鴻身邊,輕聲軟語道:「況且他對主不敬,直接懲罰便是,無須再多言了吧?」

看來責罰是無法避免了……殘鷹苦笑。

林雲梅,主上的夫人。相當莫名的……厭惡他。

「鞭刑一百,老爺看如何?」林雲梅溫和的笑著,彷彿在討論要穿什麼樣的衣服一樣,與她話語中的殘酷大相徑庭。「或是烙印也行,梅兒想啊……」

「梅兒。」李昌鴻打斷她的話,「殘鷹只是把人追丟了,不需罰的太重。」

「只是把人追丟?」林雲梅柔柔地重複,美眸陰暗,「就連個小嘍囉也能追丟,換成更厲害的敵手會如何?豈不是會大大連累老爺麼?」

「梅兒!」李昌鴻沉下臉,「這不是你該管的!」

確實,以一個女人家來說,林雲梅的舉動完全逾矩了。但每次她一擺出泫然欲泣的神情,李昌鴻也只能妥協。

果然,淚水瞬間盈上林雲梅的眼眶,「對不住,老爺。梅兒不是有意的。」她低下頭,「梅兒只是、只是不想老爺麻煩,並不是……」

殘鷹忍住嘆息,從他小時候就是如此,主上不忍罰他,夫人就鬧脾氣。若是過度了讓老爺不快,夫人就一副後悔的模樣說只是想幫老爺的忙、是為了老爺云云,反正最後倒楣的一定是他。

畢竟他只是一介影衛,夫人的心情理所當然……比他重要許多。

李昌鴻輕嘆,摟住林雲梅,「梅兒別哭,我並不是怪妳,罰是一定要罰,只是不該這麼重。」

他其實知道梅兒為什麼如此敵視殘鷹,他也一直任由她傷害殘鷹,只是殘鷹是他的部下,怎樣懲罰都不該過火。

「不罰得重些,他怎會記住呢?」林雲梅似乎還未放棄。

「但……」

「主上。」殘鷹出聲打斷,冷漠的黑眸直直望向李昌鴻,「屬下願領罰。」

李昌鴻訝異的看著他,「這……」

「老爺,殘鷹既已知錯,就讓他領罰吧。」林雲梅抿著嘴笑,一道殘酷的光芒劃過她眼底。

李昌鴻無話可說,只得揮手讓其他部下帶走殘鷹。

林雲梅望著殘鷹的背影,柔柔的笑著,誰也察覺不到她眼裡的惡毒與恨意。

❄   ❄   ❄   ❄  

「又來?」負責刑罰的老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殘鷹。

「小子,你是怎麼搞的?你上個月才受罰一次,怎麼現在又來啦?」

殘鷹沒有回答,只是俐落的脫下上衣,跪下。

「你是被打到熟練了嗎?態度也太自然了吧?!」老張嘮嘮叨叨地挖苦,面上隱隱的擔憂卻洩露了他真正的心情。

殘鷹依舊默然,他知道老張關心他,從小到大,就屬他與師父最照顧他,然而這份人情,他無以回報……

作為影衛,他隨時可能死在任務中,縱然他擁有強大的實力,也無法保證會不會有意外發生。

他是主人的兵器,只要思考如何完成主上的命令便行,其餘的……他實在沒有餘力去想。

「小子,疼的話就喊出來吧,別一直忍著。都痛成那樣還忍,跟你師父一個樣啊……」老張搖頭嘆息。都說有其父必有其子,結果他們師徒倆沒有血緣關係,卻像一個模子印出來似的,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受傷了也裝沒事。

彆扭啥啊?真是個傻瓜!

「我說傲凌,你徒弟要受罰你也不關心關心?這次這檔事分明不是他的錯嘛!」

師父來了?殘鷹有些訝異的望向老張所看的方向。

一名男子從刑室的陰影處走出,和殘鷹如出一轍的冷冽雙眸注視著他。

那是殘鷹的師父,也是照顧他長大的人——寒傲凌。

師父和他一樣,名字都是主人取的,老張不只一次抱怨過主子取的名字很怪異,但有什麼辦法呢?他們這些下屬的一切都是主上給的,就是主上要叫他們阿牛小羊,他們也只能接受。

所以他一直很慶幸自己的名字不屬於那種鄉村醜名風格。

「準備好沒?」他淡淡地問。

殘鷹點頭,寒傲凌轉頭示意老張開始。

「我說你也太狠了吧……好好、我知道,速戰速決。」老張無奈的拿起鞭子,「小子,忍著點啊。」

殘鷹微不可見地淺笑,轉身背對老張。

一聽見那忽然出現在他們背後、充滿惡意的慵懶聲音,老張瞬間變了臉色,寒傲凌神色未變,但眼中的溫度明顯下降不少。

門口站著一名身穿紅裙、模樣豔麗的女人,一旁的則是穿著暗紫色衣裳、氣質陰冷的男人。說實在的,這兩人相貌不差,但每次他們一靠近,老張都有種彷彿被妖魔鬼怪盯上、不寒而慄的感覺。

「紅蝶、子煞,你們兩個來這做什麼?」老張轉身看向刑室門口,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刑室的部屬當然不會只有老張,紅蝶和子煞也同樣在這兒掌權,這對搭檔對於折磨人相當有興趣,刑罰的工作於他們而言恐怕和玩樂並無區別,然而最讓老張對他們反感的理由是——那兩個傢伙是夫人的心腹,從以前就看殘鷹不順眼,而且他們倆最常被夫人派來折磨殘鷹。

「來做什麼,兩位會不知曉麼?」紅蝶笑的妖嬈撫媚。

當然不會不知道,只是希望你們單純走錯地方罷了。老張腹誹。

「夫人交代了把殘鷹交給我們。」子煞邪笑著,盯著殘鷹的眼神就像一條毒蛇。「主上同意了。」

這下真的沒話說了。老張與寒傲凌的表情都相當難看,紅蝶與子煞的個性他們是清楚的,由那兩個動手絕不會讓殘鷹好過,儘管不到會弄殘的地步,但是……

殘鷹中的毒都還沒解呢。

「師父。」殘鷹輕喚。

「撐的住,沒事。」

他早不是當年那個受不住疼痛的脆弱孩子了。

寒傲凌沒說什麼,可了解他的人都明白,把殘鷹交給那兩人讓他非常憤怒。

「別廢話了,等等還有事辦呢。」紅蝶懶懶地睨了殘鷹一眼,眼中的興味令人毛骨悚然。

殘鷹默默的跟著他們進了刑室,留老張和寒傲凌在外頭,等待著。

「你師父真絕情,連阻止都不願。」子煞似笑非笑地說,不放過任何能夠打擊殘鷹的機會。

殘鷹沒有回應,對於沒放在心上的人,他向來連表情都懶得換一下。

子煞最討厭他這種雲淡風輕的模樣,好像一座屹立不搖的高峰,再大的事都無法使他動搖,那樣的高傲銳利,完全符合主上給予他的名,鷹,盤旋蒼穹的猛禽。

「很好……就看看你能鎮定到何時。」他冷酷的笑了,紅蝶馬上懂了他的意思,開始悠哉的挑選刑具。

看著低聲商討著該如何折磨自己的兩人,殘鷹眼中只有漠然。

千百次的酷刑,他都熬過來了,何懼之有?

閉上眼,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是放棄還是不在乎?誰也不知道。

❄   ❄   ❄   ❄   ❄   ❄

微風輕揚,碧葉飛舞。路人和司空靈肩並著肩向前行。

「真沒想到妳居然會是霜月大姊的徒弟,世界真是又大又小啊。」路人感嘆似地說,金黃的陽光在墨色髮絲上嬉戲,染成一種美麗的色彩。

「妳認識她?」司空靈問道。她擁有原主的記憶,因此對白霜月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了解歸了解,,終究沒有實際相處過,她自己對白霜月是沒什麼感情的。

出乎意料的是,路人居然認識白霜月。

「認識啊!」路人點頭,「以前到耀日旅行時遇到的,畢竟是同鄉嘛!伊迪琳斯卡的子民都是一家人。」她燦笑著,提到心愛的故鄉似乎讓她很開心,「霜月大姊是冰雪精靈,很乾淨又很溫柔,和妳應該合的來。畢竟妳也是冰雪係的。」

司空靈不置可否,武器只要跟主人合的來就行,其它人不在考慮範圍內。

「妳很喜歡伊迪琳斯卡?」她轉移話題,方才路人說伊迪琳斯卡的子民都是一家人時,臉上的那種歡欣和驕傲讓人完全無法無視。

「當然啦!」路人毫不遲疑地回答,祖母綠色的杏眸散發著耀眼的光采。

但如果她那麼喜歡自己的國,為什麼還要四處遊蕩呢?

看出司空靈的不解,路人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開始解釋,「我愛著我的國家,不意味著我一輩子都會待在那裡啊。」

「克萊妖精天生喜歡遊歷,總是想要到處跑、去闖蕩,這是我們深入骨血的熱情,無法抹滅。」她稍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們跟隨自己的熱情,不代表不在乎國家,就像一個人就算很喜歡吃橘子,也不會天天吃橘子一樣,伊迪琳斯卡是我最重要的國家,但我不會一直留在那裡。」

「畢竟世界是很大的,不去闖一闖怎麼對得起自己呢?」風中,少女嘴角牽動,彎起一道自信飛揚的弧度。「而且就算離開,我們的家園也一直在我們心中。」

她的笑容是如此奪目,語調中的感情是如此真切,就像司空靈還是「它」的時候一樣,以堅定不移的信念面對自己的道路。

看著這樣的路人,司空靈不由得有些羨慕。

現在的她不像過往那樣清明果斷。作為一把劍的責任相當清楚,只要配合主人就行了,可是她失去了武器的身份,成為一個單獨的活物,主人也不在身邊,沒有人給她指令、沒有人告訴她該怎麼做。無情如她,也不禁感到寂寞和無助。

幼鹿般的水眸閃過一絲堅決,她一定要找到變回劍的方法,這樣她的煩惱就會消失,她也不必再思考那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這時,一陣刀劍碰撞的聲音中斷了她的思緒。

那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

冰冷的幽藍浮現在看似柔和的眸子中,在這當中的,是與那冷色調完全相反的狂熱。

路人與司空靈對望一眼。

「要去看看嗎?」路人問,潔茵剛剛好像露出了凶猛的眼神?

「要。」司空靈的態度十分肯定。武器是不會躲避戰鬥的。

「那就走吧!」清秀的臉蛋上綻放出頑皮的笑,路人拉住司空靈,往喧鬧處衝去。

有好玩的了!一段時間沒運動的路人開始興奮起來。

妖精燃燒的整人魂加上魔法劍的奔騰戰意逼近,交戰中的人們絲毫沒有察覺即將到來的災禍,依舊全神貫注地打鬥。

人生真是充滿意外。

第二章出爐~真是辛苦我了,男生的名字真難想,也不能叫他柳丁然或柳信丁,希望這章的氣氛不會冷掉。

結果之前才突然想到,我忘記處理語言問題了!小潔茵是西方的魔法劍啊,怎麼會瞬間理解東方語言?

推給「原」司空靈的內建記憶好了!就這麼決定。

話說之前有人把《寒霜劍》發到卡提諾小說網(http://www.ck101.org/189/189462/),雖然作品受到肯定讓我很開心,不過轉載的人能不能先徵詢一下我的同意,不然忽然在部落格以外的地方看見我的作品其實是有點嚇人的,還以為被盜版,嚇到……

接著要拼《月夜詠》第二章還有這篇的第三章外加《碎羽蝶》第四章和《向日葵農莊》第一章了。

好多啊………坑開太多。

By   螢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