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寒霜劍 第三章 再度相遇

山賊是玩具的一種,尤其是打算搶劫你的山賊。

對於這點,路人堅定不移的相信。

這個觀念的基礎最主要是由她的養父奠定,養父去世之後,接替照顧者之位的那群怪胎們更是堅固了她的這種想法。

為什麼會在這時候想到這件事呢?因為在奔跑的過程中,她聽見了山賊的職業術語。

「此路由我開;此樹由我栽。若要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這句話對於正嫌無聊的妖精來說簡直是救贖啊!

「寶貝們我來囉!」祖母綠色的杏眸燃起興奮的火光,少女歡呼邁向前方的戰場。

司空靈不發一語地跟著路人的腳步,她的步伐甚至不比那名妖精少女還慢。

靈敏的在樹林中穿梭,路人在離打鬥現場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一躍攀上其中一棵大樹,一把抓住司空靈的手拉至身旁,一人(?)一妖精將身形隱藏在茂密的綠葉中。

司空靈蹙起月牙般秀麗的眉,不懂路人為什麼要在這時停下腳步。幼鹿一樣的水眸中流露出明顯的不解,甚至還有一絲急躁。

那是對戰鬥的渴望。

路人神祕地笑了笑,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她往打鬥的方向看。

「先觀察一下,我們總不能啥也不說就兩邊都打吧?」路人笑嘻嘻的看著她,「妳的主人也不會完全不挑對手的,不是嗎?」重點是她得先看看哪一方才是山賊。

司空靈沉默,其實對她來說打誰都沒差,但是既然她現在是個人,那她就不能太過隨心所欲。更何況路人說對了一件事,主人確實不是有架打就撲上去的莽夫,那種行為跟野狗沒什麼兩樣,只會抹滅她身為劍的格調。

思及此,她才稍微冷靜下來。

不管她本性再怎麼平靜冷淡,變成人終究帶給她不小的恐慌。讓她急切的想要好好鬥上一場,抓住過往的那種感覺,彷彿那是一種證明,證明她可以恢復原狀,她的存在意義不會改變。

她還是原來的那把劍,她仍舊是「蕾潔瑟茵」。

像是要甩掉那種惆悵似的搖了搖頭,司空靈不再想那些有的沒的,定睛凝視路人所指的方向。

樹林前方空曠一點的地方,一群人類正在圍攻兩個人類一個穿著黑衣,一個穿著藍衣。不過說圍攻似乎也不太對,那兩人的武藝明顯較周圍的人類高,只是人數上的差異讓他們看起來趨於劣勢,事實上圍攻的那群人已經有被突破甚至打退的跡象。

「主從關係。」一直默默觀看的路人忽然沒頭沒尾的冒出這一句。

什麼意思?司空靈對路人投以詢問的目光。

「那兩個人是主從關係。」注意到司空靈的疑惑,路人耐心說明道:「看到那個穿黑衣服的了嗎?他的攻擊範圍一直沒有離開那個藍衣服的附近,不止幫那個人防守,還幫他擋刀。而且他的攻擊方式比藍衣兇狠快三倍以上,簡直像隻狼狗!」她皺著眉,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那都不是重點。」路人握緊了拳,「最重要的是……」

「他快把玩具都打光了啊!」

這句很明顯才是重點,但司空靈不介意,因為她也等不及了。

兩名少女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從樹上跳下。

少女清秀臉蛋上的興奮越來越明顯,戰意在祖母綠色的眸中奔騰,心跳也隨著跨越的步伐一起加速。路人用眼角偷瞄了司空靈一眼,雖然這位兵器少女柔美白晰的臉龐上一點表情也沒有,但那雙漆黑眼瞳裡逐漸浮現的幽藍卻濃烈無比,像是要連同敵人一起淹沒一樣。

大哥,我看到可怕的東西了。路人咕嚕地嚥了嚥口水,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喚醒了某個戰鬥狂熱者。默默祈禱司空靈等會不要太瘋,順便回想自家大哥的身影增加勇氣。

沒錯,沒有什麼比大哥發火更恐怖的!一把瘋掉的劍算什麼!

想到這,路人瞬間回復信心滿滿的狀態。兩名少女一起衝向打鬥中的人類們。

「閃開閃開,借過借過!」

❄   ❄   ❄   ❄   ❄   ❄

李逸明不知道女孩子家也能那樣活潑。

事實上說活潑可能不完全正確,畢竟那兩人的舉動實在……這樣的女孩貌似已不能用「活潑」來形容了。

路姑娘堅持自己的行為叫作「帥」,李逸明必須說他完全不懂………不管,總之事情是這樣的。

十日前,他的祖母開始昏昏欲睡、胃口不佳,本以為只是天氣變化的緣故,可後來症狀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加重許多。請了大夫才發現祖母的香爐被人動了手腳,無奈大夫也看不出香爐內放的粉末究竟是何物。擔憂之下,城裡傳來「雙姝神醫」中的「月凝神醫」白霜月去往北方的青葉城的消息,他決定賭一把,到青葉城去尋月凝神醫來治祖母。

娘親極力反對,認為派僕人去便行了,用不著他親自去。但娘親不懂,月凝神醫行蹤雖然並非絕對隱密,但她若不想被人找著,自然沒人找的到她。家裡的僕人沒和江湖中人打過交道,怎麼可能尋得了月凝神醫?

父母拗不過他的堅持,只得退讓,條件是帶上殘鷹,父親麾下的暗衛。

他與殘鷹從小就認識,像是刻意安排的一樣,將殘鷹派來保護他。他不止一次懷疑父母對殘鷹有什麼不滿,其實說不滿算好聽了,娘親對待殘鷹根本是到了厭惡的程度,只要犯點小錯被她發現,過後便會迎來嚴酷刑罰,哪怕有時真正犯錯的是自己。

爹和娘都清楚他不忍殘鷹替他受過,所以他們讓他帶上殘鷹的意思很清楚:要是他出了事,殘鷹絕不會好過、若真的有危險,拿殘鷹來擋。

殘鷹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想必他心裡也是清楚的。面對主子嚴苛的對待,他從未抱怨過一句,這讓李逸明更無法眼睜睜的看著他因為自己犯的錯誤受罰。

抱著無奈的心情上路,他盡力保持謹慎,杜絕所有惹麻煩的可能性,然而有些事情並不是你小心防範就不會發生,不然就不會有「意外」這個詞了。李逸明千算萬算也沒算到走山路的時候會被山賊圍堵。

儘管幾個盜匪根本奈何不了他們,但是後來的情況……實在………

一開始只是幾個小嘍囉擋路,開口就挑明目的——搶劫。

毫不拖泥帶水,爽快。

想當然耳,他拒絕了,於是雙方開打。人數差異構不成太大問題,還可以順便練練拳腳,就在差不多該收拾那群山賊時……

「閃開閃開!借過借過!」

清脆的聲音伴隨著一道天藍的身影衝進雙方之間。

他、殘鷹還有山賊們全部愣住。

衣著怪異的嬌小少女擋在他們中間,淺藍的寬領上衣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樣式,圍繞著藤蔓般紋路的衣襬只及腰間,袖子做得比他們的都要窄,卻又不至於整個貼著手臂。她沒有穿著一般女子所穿的長裙,而是穿著黑色長褲,與邊疆的異族倒有些相似,看起來有種莫名的魄力。烏黑的髮絲飄揚,稚嫩可愛的臉蛋上帶著與外表相差甚遠的凶悍笑容,但那都不是使他們像個傻瓜似的呆望少女的原因。

眾人的視線集中在鑲嵌在白晰小臉上那閃動著狡黠光芒的奇異祖母綠色雙眸。

「通通給我停下來!」沒有理會那些摻雜著細微驚懼的目光,堅定的語氣不容置喙,少女正氣凜然的神情彷彿正在教訓做錯事的孩童,「都已經長那麼大了還動手動腳的,都不覺得丟臉嗎?拿出成熟大人應有的風範來啊!」

現場一片安靜,所有人都楞楞的看著那名少女,不懂這丫頭突然跳出來是在做什麼。李逸明站在殘鷹身後所以沒有發現,那雙素來無過多情緒波動的冷冽眼眸此刻罕見的瞠大,裡頭有著輕微卻前所未有的難以置信。

「妳說什麼?」最先回過神的山賊頭子大聲嚷嚷,「臭女人莫名其妙的出來插什麼嘴?找死嗎!」

「你才找死啦臭老頭!」方才還叫人成熟點的少女馬上做出言行相詭的舉動,不甘示弱的吼回去:「想打架嗎?」

……剛剛是誰叫他們拿出成熟大人的風範的?

「想。」不知何時出現在碧眼少女身後的以平淡的聲音回答,眸中是毫不掩飾的渴望。

李逸明沉穩的面龐染上詫異,他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移動!怎麼可能?

「潔茵,我知道妳想,可是我問的不是妳喔。」

「那妳在問誰?」

「那個大叔啊。」

「為什麼要問他?」

「為什麼喔……」路人歪頭想了想。「這麼說吧!打架並不是單方面的事,而是要雙方同意才能打起來。如果打架前不先徵詢對方同意,那就不是打架而是偷襲了。」少女煞有介事的講解,乍聽之下似乎有幾分道理,可仔細想想便會發現內容超級不對勁。

「不對。」那個被稱為潔茵的少女搖頭反駁,態度出乎意料的認真:「不通知對方的攻擊才是偷襲,也可以叫做奇襲。」

放她們兩個就這樣站在那裡你一言我一與的討論好嗎?我們被忽視了?有沒有搞錯?全體山賊雖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卻同年同月同日並且同時這麼想。

「所以說……」

「夠了!」山賊頭子忍無可忍的打斷這段詭異到不行的談話,「妳們兩個跟那兩個小子是一夥的嗎?」他粗聲問道,刻意做出兇狠的樣子想嚇嚇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又搞不清狀況的小女娃。

「頭兒,是不是一夥的不打緊,都搶了不就得了?」其中一個鼠目獐頭的嘍囉陰陽怪氣道,不懷好意的目光明顯到連司空靈都注意到了。

皺了皺秀氣的眉,她不喜歡那個人類的眼神,像亂葬崗附近的污泥一樣,帶著腐臭的黏滑感覺,甩都甩不掉。

李逸明不認識那兩位姑娘,但他不會坐視山賊傷害她們。正想暗示殘鷹靠近些好保護她們,卻訝異的發現殘鷹早已站在那明白衣少女身測,修長的身軀正巧阻礙了山賊無禮的注視。

溫和的眼中略過一絲好奇,李逸明從沒看過殘鷹在任務以外的事情上如此主動,難道那女還有什麼不尋常之處?還是,殘鷹與她……

殘鷹知道他的舉動引起了少主的疑問,大致也猜到了少主的想法。若是可以,他很想告訴少主他想多了,少主那溫文儒雅性子是見不得無辜人被波及的,理所當然會要求他保護其中一位女孩,自己只不過是在少主下令以前行動罷了,儘管對方不需要。

少主比主上或夫人寬容多了,若是在夫人面前,鐵定會因擅自行動被安個不服管教的罪名,即使自己所做的合乎主上策略亦然。在主子面前,他就只能是個任人擺佈的傀儡。

兵器不該有自己的意見,只能無條件聽從主人指揮,無論明智與否。這一點他早已明白。

另外,那兩名少女全身上下都不尋常。

在其他人各自戒惕的同時,路人漫不經心地梳理著柔軟的黑髮,一面悠哉的走上前。「都搶?」略顯青澀的臉蛋上掛著詭異的笑,她呢喃般複誦:「都搶?」

少女不正常的反應讓山賊頭子腦中警鈴狂響,可對方只不過是個小丫頭,有何可懼?大男人一個連個女人都搞不定,傳出去豈不成笑話嗎?

要是路人知道他的想法,絕對會毫不留情的嘲諷:大男人連個女人都想搶劫似乎更好笑吧?

路人此時離山賊們只有十步遠,有些散亂的髮絲遮住了她的臉,因此無從得知她的思緒。這使得山賊頭子心中不安加劇。

在路人與山賊老大互瞪的時候,殘鷹擋在司空靈右前方,警戒的姿態真如路人所說,像隻準備撲擊的狼犬。

「妳怎麼會來這兒?」

低沉的嗓音落下了好一會兒後,司空靈才意會到那個人類在和她說話。秀眉微蹙,她不解的打量他,這人類認識她嗎?

雖然前幾天才見過,而且相遇方式驚心動魄,相遇方式還相當驚心動魄,但是一把劍並不會因為你長的帥就對你印象比較深。

死在蕾潔瑟茵之下的帥哥又不是沒有,可她連他們的名字都沒記住。對武器來說,能夠與主人一起獲得勝利才是它們所期望的榮耀,是唯一需要在意的目標。

人類的長相之於它們,毫無意義。

但是這個人……好像真的有見過的樣子。司空靈不確定的看著殘鷹。

如果她真的認識他,那這絕對是她第一次認真的看著他,至少以兵器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認真。他身上也有一種武器的氣息,不光是氣質,就連外表也是。冷硬的線條勾勒出俊朗的臉龐,深邃而漆黑的眼眸宛若鷹隼,透著鋒利寒光,彷彿劍刃出鞘那一瞬所反射的月光般凜冽。一身黑衣襯著挺拔的身軀更為他添加了難以忽視的壓迫感,司空靈忽然想到之前和路人聊天,她提到高個子時的表情……

妖精的身高向來比較……矮。克萊算是當中比較高的了,可能是因為愛旅行,運動量大的緣故吧。但這不影響妖精討厭高個子的心。

高個子……她最近有遇到高個子嗎?路人比她矮一些些,所以不會是她。在耀日遇見的高個子……

啊。

客棧的浴室裡有遇過一個!

這個人……是拿著鈍器指著她的那個、路人忘了給信物的人類!

路人直勾勾的盯著山賊們,臉上的笑容開始擴大。

「來玩吧!」

隨著話語落下,少女自信滿滿跨步,如射出的箭矢般向前衝,速度快得無法以肉眼捕捉。

好輕功!李逸明確定了這姑娘絕非常人。

少女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山賊頭子左側,右腳狠狠踢出,那勁道猛烈的程度連殘鷹都不禁暗暗讚嘆。

山賊頭子驚恐的看著那隻腳往自己臉上踹來,整個人嚇到動彈不得,腦子一片空白,連閃避都忘記了。

那可怕的鞋底就在山賊頭子的鼻頭前停下。

少女維持著踢擊的姿勢。

一片靜默,誰也不敢出聲或移動。周遭的空氣好似凝結了一般,彷彿只要一點細碎的聲響就會打破此刻不明的平衡。

司空靈不明白路人為何止住攻擊,雖然她不明白的事多的很,但至少這件事是她最現在不明白的。

她看著路人,想透過那名妖精少女的表情了解她的想法。

儘管她不一定看的懂就是。

路人的臉上非常明顯的寫著驚訝,或驚嚇。像是想用整張臉來把「震驚」這兩個字具象化一樣,色澤典雅的祖母綠色瞪的大大的,正對著——

她身邊的黑衣青年。

「咦耶耶耶耶耶————?!」

停在這裡會不會很欠揍?氣氛應該沒冷掉吧?其實在中途我就有點快當機了,不過字數倒是不知不覺衝到比之前高,這算喜訊嗎?

我前面兩章都挺拚命的,不希望在這時毀掉啊………沒有太糟糕吧?沒有吧?

我想是沒有。嗯,沒有。另外,路人和司空靈認出殘鷹的時間點是不是太晚啦?

這章貌似沒什麼重點,希望不會讓大家掃興,請體諒靈感君不是隨時都生命力旺盛。感謝支持,我會加油的。

By   螢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