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大鬧匈奴王邸

(太平山山峰上)

        寒冷的山峰上,郭瑀頂著寒慄之氣,道:「哪能丟下馬道長你不管!」,郭瑀擔心的看向臉龐漸漸發紫的馬玉,黑風雙煞彼肩的站在巨石上,笑道:「這毒針,毒性強烈,中毒者將會全身血液逆流至心臟而死,受死吧!」。

    眼看又有兩枚催心毒針朝眼前飛來,突然!有道正氣就像龍一般從天上飛來砸向黑風雙煞,力量之強,黑風雙煞瞬間被彈飛好幾尺遠,郭瑀看著天上,驚道:「是降龍十八掌!郭伯伯!」。

    郭靖從一隻巨鵰上一縱而下,黑風雙煞斥著郭靖,道:「郭靖!師父之仇不可不報!」。

    兩人正當要對郭靖使出「九陰白骨爪」時,卻被鵰上兩人各自用玄鐵劍與玉女劍擋住,郭靖扶起受傷的馬玉,道:「馬道長,我帶二位好朋友,特來看看您...」。

    黑風雙煞異口同聲地說:「西狂楊過!小龍女!」,黑風雙煞自知打不過,便用輕功逃走了,郭靖背起馬玉,著急道:「趕緊護送道長回去療傷,再拖下去就不妙了!」,楊過看著一行人,喊道:「眼下風雪正大!各位趕緊搭上神鵰,我送各位一程」。

    於是一行人帶著負傷的馬玉回到重陽宮。

(當晚在重陽宮)

    馬玉痛苦地躺在病榻上說著:「這些藥能幫我解毒,麻煩各位去山下的藥鋪找...」,正當郭靖踏出門檻時,楊過叫住他,說:「郭伯伯!天色已晚,還是明早從長計議再說,還是先叫馬道長自行運功逼毒」。

    馬玉坐在屋裡,自行運功,無奈此毒之強,即便吐了幾口黑色的血,仍無法將毒完全去除。

    隔天一早,郭瑀與楊琳就去山下尋藥。

(武當藥鋪裡)

    進了藥鋪後,郭瑀劈頭就問:「掌櫃能幫我找這幾帖藥嗎?」,掌櫃搖著頭:「我們這剛好沒有...」。

(過幾里的另一家藥舖裡)

    郭瑀不死心地再問道:「這幾帖藥還有嗎?」,掌櫃無奈的答:「客倌!你來的真不巧,剛有一位豪華人家把這些藥都買走了...」。

    楊琳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樣子,郭瑀問道:「琳兒,妳在想甚麼呢?」,楊琳看著藥櫃裡僅存的藥,反問道:「瑀哥哥,你想想是不是有人故意買這幾種藥,想置馬道長於死地?」。

    而在藥鋪不遠處,有一輛載滿貨物的馬車,遠遠就可從這馬車上聞到濃濃的藥材味,楊琳指著馬車,驚訝地說:「瑀哥哥,就是那輛馬車,我們追上去看看!」。

    果不其然,這馬車筆直的往一間大宅邸而去,宅邸上頭懸掛著滿是匈奴的旗幟,郭瑀捶著牆,怒道:「果然是匈奴!光天之下不好盜取,我們等半夜再來...」。

(當日半夜時分)

    郭楊兩人,靠著夜色掩護之下,抵達宅邸門口,但前方卻有一群哨兵,正在站哨。

    郭瑀問道:「那有匈奴哨兵,怎辦?」,郭瑀一心擔憂地看向楊琳,楊琳將衣服微微脫下後,露出香肩,道:「瑀哥哥,我自有妙計!」。

    說完,就一股腦往府裡衝去。

    見有人影,匈奴哨兵皆是緊張,指著楊琳,問道:「那誰?給我站住!」,楊琳半跪在地,聲音溫柔,道:「請大哥們行行好,賞給小女子一頓飯吧,我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正當哨兵一不注意時,楊琳就迅速點了他們身上的穴道。

    有了楊琳的計策,郭瑀才得以進入。

    在經過哨兵時,郭瑀用指頭指著動彈不得的哨兵,道:「這些匈奴人!都是些好色之徒」「琳兒!下次再也不許這樣了,太委屈妳了...」。

    楊琳痴痴地望向郭瑀,道:「能跟瑀哥哥在一起,我就很幸福了!」。

    雖成功淺入宅邸,但兩人絲毫沒頭緒。

    郭瑀問道:「琳兒,妳想,這麼大的官邸,藥會藏在哪?」。

    不久後,楊琳抓著一名匈奴人,打算逼問他藥材之處,眼看劍都架在那名匈奴人的脖子上,深可見血,情急之下,那名匈奴人用微弱的氣息說著:「在東邊参山老妖周子翁的藥房裡...」。

    一聽完,兩人便朝著藥房而去。

(匈奴宅邸)

    那晚,頭曼單于與一群武林高手,相約在這宅邸,似乎在密謀著某些事。

    說起那頭曼單于,身穿貂皮大衣,仔細看他面容粗獷還帶著些許刀疤,坐在用金鑲成的椅子上,而他是統一匈奴各部落的英雄,靠著蒙古與大宋征戰時,一舉南侵竟把蒙古給滅了,如今,還想把勢力擴展到中原來。

    突然!衛兵衝了進來,打斷會議。

    衛兵道:「報!有賊入侵宅邸!」,周子翁問道:「莫非,是有人來替那臭道士找解藥的?」,頭曼單于吩咐:「馬上派人下去,抓到,格殺勿論!」。

    頓時,黑漆的夜晚都被那些匈奴兵的火把給照得通紅,「快阿!瑀哥哥,被發現就不好了...」楊琳輕聲說著,兩人躲在藥房前的梁柱上,一躍之下,便打昏那名守衛。

    一進到藥房,各種稀奇古怪的藥材與生物,有的還發出陣陣惡臭,那周子翁平常就在這煉丹、取藥,這氛圍令人感到十分噁心。

    楊琳叮嚀起郭瑀,道:「照著馬道長給的藥單,趕緊拿藥去,我在外把風!」,「象皮、人參、水獺皮、地鱉蟲...」郭瑀看著手中的藥單,心中只想著快點找出解藥,嘴裡竟默唸出藥材名字,要從這為數眾多的藥材中尋找,著實不易。

    但殊不知,背後的危險正悄悄的到來,那周子翁平日裡都自稱自己為参山老妖,平常總愛飼養一些珍奇異獸,並餵牠們上等藥材,好讓他服用,一隻特大的百足蟲,緩緩從鐵籠裡爬出,靠近郭瑀,當郭瑀還來不及反應時,雙手早已被巨型蜈蚣給綁住了,郭瑀雙手被捆,也無法施展功夫,情急之下,竟一口咬上蜈蚣,那蜈蚣身上的綠色血液,都在郭瑀嘴裡,結果那郭瑀竟然一口氣吞下去,數分鐘過後,那蜈蚣就因失血過多而死。

    吸了蜈蚣血的郭瑀,頓時四肢發軟,全身無力,靠著最後一點意識,拿起藥,向門外走去,楊琳一看見郭瑀,急忙帶到藥房外的拱橋下稍作歇息,這時一群士兵突然經過,領頭的分別是靈慧上人、彭連獅、侯通地、沙通海,而這幾位原本都是武林高手,但卻助紂為虐,先幫助蒙古人,後幫助匈奴人,實為武林之恥。

    靈慧上人看了看四周,道:「那賊還沒走遠,趕緊在周圍看看,有消息立刻回報」。

    躲在橋下的楊琳,摸著郭瑀的頭,卻異常的發燙,說也奇怪,喝下蜈蚣血的郭瑀,先是感到全身無力,如今卻全身發燙,當她擔心起郭瑀時,周子翁帶著幾名隨從,火速跑到藥房裡,看到他養十年的百年蜈蚣,就這樣慘死在藥房裡,他雙眼發紅,拿起蜈蚣,向天大喊:「誰殺了我心愛的百年蜈蚣!這蜈蚣血可以強身健體,百毒不侵啊!」。

    在橋下的兩人,可都聽得清清楚楚,周子翁似乎聞到那蜈蚣血,往河道旁一跳,果看見郭楊兩人,他大聲斥責:「果然...就是你!你全身散發出蜈蚣血的味道,今天要你償命!」。

    當楊琳轉過頭看向郭瑀時,郭瑀早已箭步上前,和那周子翁打起來,說起這周老頭,滿頭白髮,身穿葛布長袍,還真其貌不揚,獨門招式為「遼東鐵蠍拳」。

    兩人你一掌我一拳的,一時間難分出勝負,「瑀哥哥,這老頭用的是遼東鐵蠍拳,但這拳法都是虛招,別怕!」楊琳在一旁說著。

    郭瑀見那老怪出右拳,但其身體重心都集中於左側,於是郭瑀急忙躲開,抓著左手,雙腳順勢騎到周子翁身上,藉力使力使出「亢龍有悔」,硬生生地將那老頭打進河裡。

    多虧這幾個月來與馬道長的苦練,這次的「亢龍有悔」總算成功了,郭瑀興奮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喜極而泣!

    兩人繞道跑進後院,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茂密竹林,在竹林後有一座山洞,洞口不大,裡面伸手不見五指,但兩人依舊決定躲進山洞好躲避追兵。

    郭瑀將背包中的煙花筒拿出,以用來照明,漆黑的洞窟中,依稀聽見莫名的聲響,以及寒冷的溼氣從洞內散出,「這有階梯通往洞裡深處」郭瑀指著眼前說道。

    兩人走下階梯,沿途中有些擺設,這看似有人居住,但這麼漆黑的地方,真有人居住?

    直到兩人看到那用一顆顆白皙的頭顱所推成的塔,才發覺自己誤闖禁地,一名頭髮漸白的黑衣女子,坐在石階上,問道:「是誰闖進我黑風雙煞的地盤?」。

    「又是黑風雙煞?難道是昨天交手過的孔超風?」郭瑀在心中想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