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相愛之人

(竹林山洞裡)

        郭瑀問著那名女子姓名,道:「妳是何人?孔超風跟妳有何關係?」,只見那名女子大笑幾聲,道:「不知我姓名!想二三十年前,我黑風雙煞的名號可響遍整個江湖!」。

    那名女子一說完,就從石階上一躍而下,使出「九陰白骨爪」,郭瑀急忙雙手向外推出,用出「降龍十八掌-震驚百里」,但那名女子內功頗為深厚,竟單靠雙手擋下,接著一掌從郭瑀眼前而來,郭瑀閃避不及,應聲倒下,那名女子雖是眼盲,但其功夫卻比孔超風高出許多。

    黑衣女子驚道:「降龍十八掌!郭靖是你甚麼人?」。

    郭瑀緩緩站起,道:「前輩息怒...晚輩是為了躲避匈奴追兵而碰巧經過這,無意冒犯,郭靖乃我爹的兄弟!」,楊琳在一旁打量已久,隨口說出,問道「難道妳是鐵屍梅超風?」。

    梅超風笑道:「不錯,女俠好眼力,你們趕緊離開!」。

    正當郭楊準備離開之際,突然有一股濃煙從洞口傳來。

    「不好,難道被匈奴發現了?我們得趕緊出去!」郭瑀擔心的看向楊琳與梅超風。

    眼看情況危急!一行人便決定一同逃離,於是三人來到洞口,但洞口早已成為一團火海,一行人想不出辦法之際,梅超風急道:「小子!快用降龍十八掌,把火吹息!」。

    郭瑀聽令,便急忙使出,掌力帶起掌風,火焰就這樣輕易被刮熄了。

    正當三人衝出洞口時,一名穿著怪異的男子,在前方喊著:「捉拿小賊!」,幾名西域白衣女子,拔起劍,上前想抓住郭楊兩人,兩人見狀,立刻拔出劍,並衝了出去。

    梅超風察覺那幾名女子功夫怪異,道:「莫非你是白駝山少主,歐陽克的兒子,歐陽飛!」,歐陽飛見那梅超風認出自己,洋洋得意地說,「正是在下!」。

    他搧著鐵扇,向梅超風說:「請前輩不要插手,小人奉頭曼單于命令,來此捉拿兩位!」。

    梅超風聽完十分生氣,怒道:「我梅超風!豈是你能命令的?」,說完,衝向白衣女子,一連好幾發「催心掌」打在幾名白衣女子身上,之後用輕功一躍而上,硬是抓起兩名白衣女子的頭,梅超風那五根手指頭硬生生地插進那兩名白衣女子的頭裡,兩名女子就這樣死在梅超風手下,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對「九陰白骨爪」感到懼怕。

    歐陽飛看到那「九陰白骨爪」後也自知自己打不贏,就帶著幾名女弟子撤退了,郭楊兩人謝過梅超風後,就急忙趕往終南山上。

(終南山下客棧裡)

    將藥給了馬玉後,郭瑀與一行人暫住於山下一家客棧,郭瑀待在房間裡,聞到樓下廚房裡的香氣陣陣,不禁讓郭楊兩人的肚子給喚起來了。

    楊琳看著窗外,喜道:「瑀哥哥!今天天氣正好,我們出去走走,順便找家餐館!」。

    當郭瑀起身時,店小二隔著門說:「郭少俠,馬道長在隔壁房等你...」,於是楊琳便先行去餐館等郭瑀。

    馬玉坐在木椅上,手中揮著拂塵,道:「這次還感謝郭少俠的救命之恩!」,坐在一旁全真七子的丘處基,欣喜的說:「向郭少俠這樣的青年,應該要娶個美人才行!」。

    郭靖聽完,用手拍下膝蓋,道:「好!正好我這侄子也該娶個美嬌娘,放心,郭伯伯會幫你安排!」,郭瑀聽到十分擔心,明明心中只有楊琳,早已容不下第二人了。

    眾人見郭瑀遲遲不回答,丘處基急忙問道:「少俠怎麼了?莫非有心上人?」,郭瑀雙手抱拳,道:「感謝郭伯伯好意,我已經有意中人!」,郭靖好奇的問道:「誰?」。

    郭瑀小聲地答道:「楊琳...」。

    聽完眾人皆吃驚,但之後卻一陣沉默。

    突然,門打開的聲響劃破此時的安靜,是江南五怪的柯聖惡、朱智。

    兩人一起說道:「此事不准!你爹你已經幫你安排了婚事,明年此時,就回去楓之島赴約!」。

    郭瑀聽見,更是不從,結果被大師父關進房裡。

(鼎泰餐館裡)

    一桌滿滿的山珍海味,卻只有楊琳一人,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就是不見郭瑀。

店小二走到楊琳身邊,客氣的說道:「客倌,我們要打烊了,妳還不走?」。

    楊琳不好意思的道:「我在等人...」,雖然表面上若無其事,其實心想郭瑀可能出事了。

    回到借住客棧裡,在門外看見郭瑀,楊琳心急地問郭瑀:「瑀哥哥!你怎麼被鎖住啦?,是誰鎖你的?」。

    郭瑀不想讓楊琳擔心,不願將今早的事情說出,便道:「我跟大師父起了爭執,於是被他關起來...」。

    楊琳聽完後心想鑰匙必定在柯聖惡身上,便從二樓跳下,急著找柯聖惡的房間。

(柯聖惡房裡)

    一進去就發現柯聖惡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好險這柯聖惡是個瞎子,不然老早就發現了,楊琳躡手躡腳地找尋鑰匙,看那金黃色的鑰匙在柯聖惡的腰上顯得特別亮眼,楊琳突然心生一計,模仿起店小二的聲音,叫道:「柯大俠,你點的茶水點心,替你送到了」。

    柯聖惡起身走向門外,道「這麼晚了...是誰?」,正當開門之際,楊琳從背後點了柯聖惡穴道,讓他無法說話,動彈不得,並道:「柯前輩,冒犯了!」,說完就拿著鑰匙去找郭瑀去了。

    開了鎖後,兩人急忙騎上郭靖送的黑馬,連夜逃走,無聲的夜裡,只有達達的馬蹄聲與之交錯。

    在篝火旁,郭瑀若有心事的看著天空,楊琳問道:「瑀哥哥...你有心事?」,而這句話真是一語成讖,郭瑀連忙答道:「沒事!沒事...」。

    但其心裡想著似乎任何事都瞞不過楊琳,看著滿天的星空,楊琳指著一顆星星問說:「瑀哥哥,你有看過這麼美的星空嗎?」。

   

    頓時她那可愛的口吻讓郭瑀一時難以反應過來,郭瑀揮著手指著整片的星空,道:「我家鄉的星空可比這好看一百萬倍!」。

    楊琳相依在郭瑀懷裡,並害羞的說:「我也要去瑀哥哥的家鄉看你所說的美麗星空」,郭瑀看著眼前的火堆,潔白的眼中出現赤紅的火焰,手中緊握楊琳那纖細的雙手。

    道:「琳兒,我有一句話想對妳說,但一直沒說出口,我其實喜歡的人,是妳!」。

(隔天)

    潺潺溪水,蜿蜒曲直,究竟何處是歸宿?誰又是你的知己?

    是溪水裡的石子,還是遠在天涯那湛藍無比的海水。

    楊琳用手摸著溪水,喜道:「看啊!瑀哥哥,水真清晰,裡頭有好多魚」。

    兩人一路沿著溪邊而走,來到一處地方歇息,楊琳眼光盯著溪中一隻灰白色鱸魚,道:「今晚就吃這條魚當晚餐!」。

    她指著這條魚開心的說著,似乎是想抓那一條魚,但不精水性的她卻跟著魚走到了水深及膝的地方。

    突然,腳一個踩空,眼看就要被水滅頂,她大聲的喊:「瑀哥哥!救我...」。

    在旁玩著繩結的郭瑀一聽,急忙跳進溪裡,好險出身在楓之島的郭瑀,從小就精通水性,救上楊琳後,兩人看著彼此的臉龐以及早已被水浸濕的衣賞,突然大笑起來。

    上岸後,兩人就在一旁烤魚、曬衣服。

    郭瑀突然站起來,轉身拉起楊琳的手,道:「琳兒,讓我教妳游泳!」。

    突如其來的邀約也讓楊琳一時難以拒絕,她看著郭瑀的動作,一步一步的學,讓自身放鬆,深呼吸,兩人肩並肩悠游在這溪裡。

    到了晚上,兩人坐在營火旁,討論起之後的計畫,郭瑀問道:「琳兒,我們這樣擅自離開,會不會讓師父們擔心?」。

    楊琳憤憤不平的說:「瑀哥哥!你那些師父,雖是好人,但也不能把你關起來吧,這樣我們以後就見不到面了,也沒關係嗎?」。

    郭瑀急忙回道:「可是我想牽著妳的手,當面告訴師父們我喜歡的人是妳...」。

    郭瑀放下手中的烤魚,道:「這樣吧,我聽說我師父們會在中秋月圓之時參加白巾軍首領張角的行刑」「我們就去那,目前離中秋還有段時間,我們先在江南好好玩一番!意下如何?」。

    楊琳瞇著眼,笑道:「那真是再好也不過了,但在哪行刑?」。

    郭瑀嚴肅著說道:「司栗州-聖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