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黑風雙煞

(終南山山腳下市集裡)

        「別跑,站住,臭小子,別想逃過咱們終南三鬼的手掌心!」。

    看來,郭瑀這小子又跟人起了衝突,說起這終南三鬼,乃鬼門龍王門下弟子,分別為斷魂刀沈剛、追命槍吳烈、奪魄鞭馬雄,實力不高卻作惡多端。

    沈剛舉起斷魂刀,怒道:「敢壞我計畫,看我殺了你!」,郭瑀指著眼前被綁著的人質,問道:「你們挾持村民,想帶去哪裡?」,而他突然心想自己與郭伯伯還有約定,需盡快打倒他們,說完便使出「亢龍有悔」一招打在沈剛身上,卻忘了自己內功不足,絲毫沒傷到他一分一毫,斷魂刀眼看就要砍來,郭瑀趕緊跳到旁屋頂,此時卻被吳烈和馬雄前後包夾,奪魄鞭跟追命槍都朝向郭瑀而來,情急之下,郭瑀側身躲掉槍頭,緊接著靠著槍頭往上跳,但奪魄鞭從後方牢牢綁住郭瑀的腰間。

    眼見毫無反擊之際,郭瑀不甘地說:「以多欺少,算不上英雄!」話說到一半就被帶到附近草屋裡。

(草屋裡)

    「來!來!大哥吃烤雞」,吳烈一邊拿起白色的酒杯,一邊向沈剛說著,看似這終南三鬼在屋前開啟酒宴來了,在屋裡的郭瑀聞到烤雞味,肚子都餓起來了。

    突然,郭瑀聽見外面一陣喊叫,他仔細從門縫往外看,突然一名男子闖進來,原來是不久前見到的楊兄弟,有了楊兄弟的幫忙,郭瑀才解開手中的綁繩,並謝道:「感謝楊兄弟救命之恩,真高興又見面了!」,他開心的拉起楊兄弟的手,走到外面才發現終南三鬼被埋在土裡,並用大石塊壓住,一時無法脫身。

(終南山山口)

    眼見與郭伯伯的約定之時已到,郭瑀氣喘喘的趕到赴約地點,喘道:「郭伯伯!抱歉來遲了,路上遇見終南三鬼找麻煩,好險有好心人出手相救...」。

    郭靖上下看著郭瑀,慰道:「沒受傷就好,這匹黑馬送你,那怕以後去哪也方便!」「從這階梯往上直走就到全真派道場,我已安排我一位朋友幫你修練,郭伯伯還要順道去拜訪一位老朋友,聽說他最近和他妻子回到這附近,過幾天再去看你,一切小心!」。

      郭靖指著一路往山頭的階梯,擔心的叮嚀著郭瑀。

    與郭靖離別後,郭瑀牽著黑馬獨自一人走向終南山山頂。

    走著走著,蟲鳴鳥叫的聲響迴盪在終南山其中,一望無際的樹木聳立在山峭石壁邊,令人嘆為觀止。

    突然!郭瑀餘光瞄到有一名身穿破舊衣賞的人站在樹梢上,「難道是楊兄弟嗎?」郭瑀心中如此盼望著。

    某人心理暗自道:「那就在試驗他一次!」,只見樹梢那人跳了下來,果真是楊兄弟!郭瑀大喜。

    楊兄弟看著郭瑀手上牽著的那匹黑馬,問道:「你還認識郭大俠阿!真不錯!」「對了!我想回家你那隻黑馬能送我嗎?」。

    郭瑀摸著馬背仔細想了想,單純的他似乎只覺得楊兄弟家在遠方,確實需要一隻好馬,伴隨其左右。

    郭瑀拿起馬繩,將繩子放在楊兄弟的手上,道:「好!祝楊兄弟早日與家人團聚」。

    於是郭瑀將黑馬送給楊兄弟後,又踏上了路途。

    途中正巧來到一座湖畔,打算稍作歇息。只見湖中肥碩的錦鯉,以及樹在湖中的倒影,看著看著,郭瑀眼皮也不自覺的闔上了。

    徐徐微風吹拂在臉上,時間彷彿嘎然停止,當睜開眼的剎那,郭瑀發現剛送給楊兄弟的黑馬,卻在旁安靜的吃著湖邊嫩草。

    湖中一葉扁舟,突然駛向郭瑀,迎頭出現一位身穿白衣頭套的女子,從扁舟出來,其身影像似那位峨嵋派女子楊琳,而臉上的胭脂剛好襯托出其相貌之美,秀麗的黑髮,遠遠就能聞到其香味。

    郭瑀使勁跳上船,好奇的問著船上女子,道:「你有看到一位姓楊的小叫化子嗎?」。那女子羞澀的回答,道:「正是小女子我!我與少俠有一面之緣,我叫楊琳,以後叫我琳兒就好」。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緣分,郭瑀突然臉紅到不知道如何是好,楊琳撥開簾子,緩緩道來:「這世上只有我娘和瑀哥哥你對我如此這般好!我決定不管你到哪,我就到哪,一起同甘共苦!」。

    說完後就默默地將頭緊靠在郭瑀肩上,那柔順的秀髮,貼近郭瑀臉上,或許愛情總是不期而遇,就像掉落的枯葉,不知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捨。

(全真教道場)

    說起全真教,被喻為「天下武學正宗」,先祖中神通王重陽武功蓋世,更是武林第一大派。

    如今,重陽宮道場周圍雲霧繚繞,裡頭不乏道士勤練武功,依舊為了反抗匈奴而做足準備。

    而早已在門口迎接兩人的,乃是之前在桃花島曾見過一面的馬玉馬道長,馬玉彎著腰,問道:「歡迎郭少俠!在少俠旁的這位姑娘是?」,郭瑀指著楊琳,喜道:「這位乃峨嵋派弟子,也是與我同行的友人!」。

   

    馬玉握著郭瑀的手,語重心長地,道起:「郭大俠託我傳授於你全真派內功心法,雖然你不是我派弟子,看在郭大俠是全真派的恩人,這才破例傳授於你,天色也不早了,今晚到裡頭的廂房休息,明晚於此距離十里的西邊,有一座太平山,我們到時在山峰上會合」。

(太平山山峰上)

    這山峰,虛則看似平白無奇,實則往下一看,崇山峻嶺又變化萬千。

    「馬道長,這山峰太陡,我爬不上去...」郭瑀看向山峰上的馬玉說著,試了半天,就算用輕功還是無法到山峰頂,郭瑀三步併兩步,眼看峰頂就在眼前,就用左手抓上頭的一根枯木。

    突然,一震寒風從山頂吹來,正當枯木斷掉之際,馬道長趕緊用手裡的拂塵接住郭瑀,並拉他上來。

    馬玉坐在近處的一顆大石頭上,念道:「武功我就不教你多少了,你師父都是江湖上的一號人物,貧僧就教你一些基本的打坐,呼吸、睡覺的方式」。

    馬玉說完就叫郭瑀坐在這冰雪嚴寒的山峰上,嘴裡默唸口訣:「大道初修通九竅,九竅原在尾閭穴。先從湧泉腳底衝,湧泉衝過漸至膝...等等」。

    說也奇怪,郭瑀越說越不覺得寒冷,雖學習內功切勿躁進,但似乎有股力量從體內湧出。

    四時光皎潔,萬古勢龍從,絕頂星河轉,危巔日月通,寒威千里望,玉立雪山崇。

    在這數月之間,每天除了看這靄靄白雪之外,就只能在這山峰頂上打坐。

(有一日)

    「瑀哥哥,別老是在這打坐,難得看到雪,就出去走走,你說好不?」楊琳興奮地說著,拉著郭瑀的手,就往深山走去。

    兩人一起走著,邊走邊玩,還打起雪仗來了,楊琳淘氣地撿起地上的雪,道:「瑀哥哥!要是你能用雪球打到我,今晚就輪到我煮晚餐!」。

    說完,郭瑀便拿起地上的雪球,先發制人丟向楊琳。  

    而雪球似乎在半空中融化,仔細一瞧,原來是顆人頭骨,骨頭上還有許多小洞。

    兩人緊張地往四周張望,發現原來有不少個人頭骨被埋在雪地裡,「誰竟如此大膽!敢闖進我們黑風雙煞的地盤!」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從樹林中飛出。

    看到黑衣女子,郭瑀一陣慌張後,跌坐雪地,驚道:「黑風雙煞早已離世多年,少嚇唬人!」。

    黑衣女子一聲大笑,道:「我叫孔超風!人稱喪屍,黑風雙煞乃我師父,如今我們要替師父報仇,讓黑風雙煞這名號再次響遍江湖!」。

    說完便衝到郭瑀前,雙掌打到郭瑀胸口,「瑀哥哥!小心!」楊琳在旁擔心地喊著,郭瑀想著幾個月來的口訣,扎穩馬步,運功療傷。

    而楊琳為了掩護郭瑀,上前打出「金頂綿掌-三陽開泰」回擊,孔超風也不甘示弱,用出失傳已久的「九陰白骨爪」。

    頓時,兩名女子彼此掌力互相撞擊,一時間難分出高下。

   

    孔超風退到一旁,問道:「這掌法,峨嵋派?」。

    一名男子從西側林中而出,喊道:「賊婆!穩住,我來助陣!」這名男子乃馬玄風,綽號武屍。

    「瑀哥哥,我們兩人不是他們的對手...」楊琳擔心地在郭瑀旁說著,兩人重整旗鼓,拔起佩劍,各使出「迴風拂柳劍法」與「越女劍法」,但都被黑風雙煞用輕功躲過,兩人兩爪打到郭楊兩人劍上,再用九陰真經所練出的「催心掌」,郭楊急忙用劍擋住,不然早就死在黑風雙煞手下。

    「少俠別慌!」這聲音從郭瑀背後傳出,一名道士急忙上前助陣,原來是馬道長。

    馬玉站在郭瑀、楊琳面前,急道:「江湖謠傳,最近黑風雙煞復出,不知真假,加上在附近都沒看到你,就找到這來!」。

    郭瑀緊張著看向馬玉,謝道:「道長!我們沒事,感謝相救!」,馬玉舉著手,道:「先別說太多,趕緊突圍!」。

    語畢後,馬玉拿起劍,衝向馬玄風,楊琳看向郭瑀,道:「道長的全真劍法能與馬玄風抗衡,我們倆先專心對付孔超風...」。

    郭楊兩人分別使出「越女劍法-白駒過隙」,「迴風拂柳劍法-萬流歸宗」,打向孔超風,孔超風雙手擋住,那白皙的手掌上,紫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見。

    世界上不知有多少無辜人慘死在這雙手掌下。

    四人打上數回合後,仍不分勝負。

    馬玄風作勢,道:「臭道士,吃我這記!」,兩枚慛心毒針射向馬玉,馬玉用劍打掉一針,卻被另一針所刺中手臂,郭楊兩人急忙收起劍,上前攙扶馬玉。

    頓時,從馬玉口中流出一道鮮血,他虛弱地說:「我中的是黑風雙煞的慛心毒針,別管我,趕緊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