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就當遇見你的伏筆

結束了學校生活,

我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家,

卻不想月事來了,

小腹疼的如被撕裂開,腸子也像是打了結似的,

衣物都被冷汗滲濕透了。

 

我扭曲地躺在床上,痛苦呻吟,

鑽心的疼一陣陣地襲來,如潮浪般。

殘缺的身軀被這巨浪消耗到了極致,

終是閉上了眼簾。

不知是過了多久,仿佛聽到有人在叫我,

聲音縹緲地如來自遙遠的彼方。

緊接身體被粗暴的搖動,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的劇痛。

我勉強睜開眼眸,卻看見一片朦朧;

模糊的身影,模糊的面貌,

還有,模糊的世界。

又用力揉了揉雙眼,企圖讓自己那家真切些。

終於看清了來人,

是母親。

也許是太疼,也許是還未清醒,

我如初生兒般依偎在本是最溫暖的懷抱裡,似是撒嬌地說,

“媽媽,我疼。”

那人楞了楞,身體明顯僵住了。

短短不夠一秒的時間,她慌張地把我推開,又往後退了退,

好像我是什麼髒東西一樣。

也對,

在她眼裡,我就是個髒東西。

眸子突然澀澀的

我連忙轉過身,用背影擋住哭泣的自己。

 

清涼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次考得怎麼樣?”

強忍住濃重的鼻音,

“還好”

誰都能看到我的不堪,唯獨她不行,

她好像還說了些什麼,

可我累了,我不願聽,

聽了那麼多年,也膩了。

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不知又昏睡了多久,

再一次醒來,是被電話吵醒的。

無精打采地接起電話,

對面傳來了冰冷的女聲——  

“你弟弟餓了,去幫他買吃的。”

這麼涼薄的聲音也只有母親才能說的出來。

頂著中午最毒辣的陽光,

從街尾走到了街頭。

每個腳步都是虛的,搖搖晃晃。

額頭上佈滿了薄薄的汗。

小腹忽地一陣絞痛,世界便暈眩了。

“這位同學,你還好吧?”

這是我暈倒前最後的印象。

我想和那少年說我沒事,

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罷了。

躺在病床上,我緩緩打開眼睛,

怎知迎面就是一巴掌。

左臉頰火辣辣一片,

我被這毫不留情的耳光打得大腦一片空白,嘴角隱約有些腥甜。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算了媽媽,那賤人沒死就成。咱們快走吧,待在這醫院真晦氣!”

聽著他們的對話,   似是在看一出笑話,讓我這觀眾看得直想笑——

真是滑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