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腐草為螢-1

   

      登上世界頻道的那行金字,她身為封頂劍士擁有的萬巔劍鋒凌厲一掃,傲視著滿場的手下敗將,贏了這場武鬥,此刻起她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正一品貴妃。

      那一人之下不是NPC皇帝,亦不是NPC皇后,是前朝大權在握的監國宮笑華,但是她身為后妃,愣是宮笑華如何權勢滔天,兩人也須是各霸一方。

      誰知他沒那容人之量,她的勢力蒸蒸日上,榮華剛成習慣,監國還是動手了,不過那是後話。

      天下玩家見證她的冊封禮後,她掃蕩副本歸來,遠見她的未央宮門外昀嬪和扇容華氣勢較勁著,待她走近兩人俱換上吟吟笑臉,當真翻臉比翻書還快,一人提著一個食盒和她套起近乎,好不熱絡。鏡無霜也是笑笑,心底享受著這份奉承。

      想她這高位一路也是得來不易,拉黨結盟,對人也沒少過這樣的嘴臉。真是風水輪流轉,一朝得勢,她便要加倍奉還自己尊嚴,貴妃之尊是她一人的,卻也樂於讓嬪妃們傍身,因為她有把握,沒人奪得走。

      幾日間,後宮大半嬪妃像是每天排了班似的,一個一個都來「略表心意」。東宮第一大派系天命唯你的曇貴嬪天天來請安不提,婺珊宮的苑昭儀甚至帶了整個公會投誠,再一次讓她明白她如今的境地多羨煞群芳。且不論真心,在外人眼裡,鏡貴妃的網漸漸織就,儼然是跳脫天命唯你和世人笑痴的第三股勢力。

      她將她們命名為夾竹桃,自立了公會。

      「明天奶奶要上市場賣菜,螢螢可以來幫奶奶嗎?」

      傅螢螢蹲在老婦人身旁擺弄著菜,老婦人與客人正在討價還價。

      「這當請太太吃的,太太是常客啊每天來買菜,別跟我客氣!」傅奶奶笑得一臉和氣,忙將白嫩的菜包交到客人手上,對方也沒閒著,推辭的快無話可說。

      「算一下人家買多少錢。」很快吩咐過,老婦人又回去堅持要客人收菜包。

      「五十塊。」她拉拉奶奶有縫補痕跡的衣角,聲音細不可聞。百無聊賴,撢掉攤前菜上殘留的污物,接過一張百鈔收進腰包,低頭找錢。

      她是真不願找的,三把兩手拿不下的菜並一袋小黃瓜,奶奶還硬塞了個菜包,光按菜價算得到的只是五十塊,客人都不好意思了,奶奶還不許她照算。

      真是史上最佛心的討價還價。

      瞧著磨白的袖口,明明是大紅色的毛衣給穿成暗沉的酒紅,耳邊蕩著老人的話:「螢螢,我們少計較一分錢,就多賺一分人情。」

      她不苟同,總覺得這話是委屈自己,討好別人。錢少了,那人情可以吃麼?

      長得越大,她越不喜歡兩老不中聽的話,或許還有一絲虛榮使然。國中後她在姑姑的資助下到外地讀書,年年寒暑假才回來,經歷同學間的比較,她發現從小的樂土、爺爺奶奶家原來並不富有,知足離她越來越遠。

      她多想立刻躺進感應艙,她是那個世界的貴妃呢。

      貴妃一黨異軍突起,其中不乏高手,饒是前朝也無法無動於衷了。

      也有人打著像世人笑痴一樣的算盤,欲除之而後快,但更多的是想拉幫結盟,來個裡應外合藉機壯大自家公會。

      天命唯你礙於曇貴嬪不好輕舉妄動,取而代之的是大股中上勢力蠢蠢欲動,然而掌權的宮笑華如何忍得?

      權臣玩家並不能與後妃玩家有直接干戈,但正因為身為監國,他要扳倒她不算難事,只要藉皇帝之手,再尋個由頭,鏡無霜便從一品貴妃跌落為末品更衣。

      樹倒猢猻散,不過一夕,再點開公會成員面板,已是空空如也,彷彿從無盛景。她不禁冷笑,夾竹桃,這名字當初真是起得好,會走後宮路的,誰不是豔中帶刺,美中帶毒?誰沒有那一點心思呢,何況是著重個人角色好的網遊世界。

      天下都知道她的落魄。為了東山再起,鏡無霜還是咬牙一個個登門求助,接連的閉門羹不出所料,幾句流言蜚語她也接得下,但不放棄只是讓她明白了利益組織是多麼沒有情份可言。

      唯一為她大開宮門的竟是一向分庭抗禮的秦貴嬪秦容,世人笑痴的人,她早該知道居心不良。

      「正愁這個睡不著的時段找不到人一起下副本呢,貴妃姐姐要不一起組隊吧,功勳可不是妳現在最需要的麼?」美目流盼,盛裝的秦容好不殷切。

      鏡無霜冷目打量,她的隊伍裡多是五六品的低位嬪妃,倒真像沒人才了。

      「有貴妃姐姐的身手,我們是如虎添翼了呢。」仍是一口一個貴妃。

      儲芳宮,也是瓊樓玉宇,比之她的未央宮卻還是差了一點。

      秦容沒有把隊長讓給她,徑直領著一群人來到副本入口,卻被系統判定無法進入。

      「哎呀,是我忘了,儲芳宮的副本限制是從六品以上的宮嬪才能闖呢,我還貴妃姐姐叫得順口,連姐姐如今是從八品一併疏忽了。」

      落井下石的招數還能再高明點麼?

      「得了,我加妳隊豈不是把妳們世人笑痴的隊伍素質拉低成野團了?我竟現在才想起來,妹妹的記性還比我好呢。我也不是沒有自知之明,妳們自己玩吧。」她果斷退隊,不去看幾個小卒掩嘴竊笑的模樣。

      皇后NPC不會無事登門,這一出現是要帶她去冷宮的。

      鏡無霜還比照以前貴妃的規矩,只向皇后福了福身,沒來跪拜大禮那套,NPC也不甚在意。

      早晨的青石永巷依然陰風陣陣,落葉瑟瑟。永巷盡頭便是冷宮,她腳下仍穿著春錦素,與皇后一般高,兩人並肩行著。

      「念及妹妹這些時日侍奉皇上,勞苦功高,皇上不殺妳,只教妳待在冷宮裡好好反省,皇恩浩蕩,妹妹謝恩吧。」皇后死板的說著既定的台詞。

      她不懂這有何恩可謝,這遊戲敢砍了玩家不成?

      「我還有機會出來麼?」

      「君心難測。」皇后端著母儀天下的雍容氣度,不鹹不淡答道。

      「我還有機會復位麼?」

      「君心難測。」

      ……

      她問幾次都是這樣的回答,也不上心了。「恭送皇后娘娘。」

      NPC應聲而動,轉身剎那她亦一個旋身,輕巧解開皇后腰間的玉牌,納入懷中,一氣呵成,神不知鬼不覺。

      沒有公會當後盾,盟友倒戈,鏡無霜這號已是潦倒,再起無望。但傅螢螢不會認栽,她要再進宮,重踏一遍後宮之路,再次登峰造極,然後手刃宮笑華和他的賊黨!

      這塊玉牌就是開啟復仇之路的關鍵了,要將它的數據轉移到新角色上,對她來說不成難題。

      科技天才女孩,他們是這麼稱她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