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貴妃落難

       

      東宮世界時曆二月二,龍抬頭,暖冬融雪晶瑩。

      時近驚蟄,民間各家依俗盡出米餅麵煎,油酥金黃,聞香街坊,曰薰蟲。明君當政,民生富庶,米麵煎食不過平民美食,難登大雅之堂,皇城裡呈現的更是另一種精緻。

      望著眼前擺盤精美的十二獸造型麵煎,就是皇帝這個NPC也要覺得百無聊賴,難以下箸。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麵煎拿到宮裡還是麵煎,好不有趣啊!不過為君行必先正,古俗哪有民間奉行而君主鄙棄的?揀個小塊入口便罷。

      「撤了。」他的眸光投向兩旁列隊的侍女,不是貪好美色,而是垂涎她們端著的一百零八道玉饌。

      今天不僅是龍抬頭,更是他的壽辰,這排場才像樣!看著魚貫而入的美食,不,宮女,皇帝還是不知何從下箸,恨不得有八隻手十六張嘴。

      「皇上,為了龍體著想,切勿貪食。」一襲玄衣、束髮高冠的男子清冷開口,向座上臉帶稚氣的少年天子進言。

      遊戲設定皇室子息凋敝,皇帝少年即位又體弱多病,男子不懂不准病人吃東西是什麼概念,但他的身分仍須這麼說。

      「監國!」皇帝不叫他愛卿反以官位稱之,欲動怒卻只敢皺了眉頭。

      國政大權掌握在監國手上,NPC的他充其是個傀儡皇帝,否則就成了遊戲玩玩家了。

      玄衣男子只是欠身一揖,示意撤下方才皇帝動筷的那道料理,下一道隨即被推到皇帝面前,那少年見紅裡透金黃的鳳爪很快一掃鬱悶,眼放精光:「這莫不是,九江鳳爪?」

      玄衣男子拿銀筷試菜,驚奇:「稟皇上,正是。」

      「許久不聞得此香!原以為太嬤嬤不在了這手藝定也失傳,不想還有此幸!」皇帝樂得徒手大快朵頤,直呼該賞。

      「去查出這是哪宮進上的。」監國低聲吩咐身旁小太監,眼神閃過一抹光,變得深邃。

      能呈獻這色美饌的,若非皇后,也只可能是一個人。若真是那個人,他也方便從了皇帝的旨意,好好「賞」她一賞。

            #

      「玉辭,去殿外候著。」約莫再一個時辰,皇上也饗宴得差不多了。

      項上飛雲髻簪以累絲舞蝶金嬉步搖,胸垂銀鎖臂挽輕紗,一身迤地仲春飛花常服,華服女子對鏡貼花黃,輕點朱唇,眉心桃花冶豔。名為玉辭的宮女應了一聲當差去了,她又喚來另一個宮女,「去將本宮的春錦素拿來,非那雙不可搭本宮。」

      春錦素是一雙蜀錦為身,繡以梔子迎春紋的花盆底,雖是去年得的款式,放眼六宮卻只她一人獨有,也算新潮了。

      身為東宮世界正一品貴妃,就是在自家宮殿裡素服面聖,也須這一身「基本行頭」。她抬眼望著宮人們或低眉侍立,或忙進忙出,活一幅典藏的宮闈忙春圖,唯美的不像網遊世界所能呈現的畫面,生動的令人不覺自己竟是這裡唯一的玩家。

      傅螢螢佩服了一把遊戲廠商扉華發展的人工智慧,更感到自己的不足,自恃天賦還以為已經摸透了這項技術。

      年僅高二的科技天才女孩,發明展奪金的特別報導是這麼描述她的。

      “螢螢對不起,爺爺奶奶沒辦法給妳更好的環境。”腦海裡驀然浮出小時候奶奶溺愛的摸著她的頭,卻老淚縱橫的畫面。

      鏡無霜,也就是傅螢螢低頭,珠翠晃盪的聲響將思緒拉回,看著指上護甲閃著珠光寶氣。她安於現實的匱乏,但在《東宮Online》裡,她位高權重,是許多嬪妃投靠的大樹。

      這是姑姑送她的夢。

      「娘娘!」不過一刻鐘時間,玉辭慌慌張張跑進殿裡,被玉階絆得踉蹌。「不好了!」

      她的從容反襯玉辭的無措。「當心妳的言詞。皇上的壽辰,會有什麼不好?」

      「皇上⋯⋯皇上說娘娘呈上的九江鳳爪奢靡無度,要治您的罪!」

      「是皇上親口說的,還是有人借刀殺人呢?」她一拍妝台而起,眾人齊刷刷跪下。

      「是監國身邊的小常子宣的旨。」玉辭戰戰兢兢,語氣咬牙。

      「妳自己也明白,既是小常子,那又怎是聖旨?」她又問,「今天小廚房當差的是誰?」

      一陣腳步凌亂,殿門被砰的打開,「貴妃娘娘是糊塗,御筆金帛的,若不是聖旨難道是您的貴妃金冊不成?」屬於宦官的尖細嗓音令人煩躁,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瞧著小常子一隊人馬,必是來者不善。「公公也是個糊塗的呢,貴妃金冊自是在本宮手裡,不勞一提。」對一個人工智慧反唇相譏,傅螢螢覺得滑稽想笑,而入戲已深不可拔。

      「奴才正是奉旨來取的呢,還請姑姑領我去取。」小常子向玉辭惺惺作揖,笑得偽善,手下的人已肆無忌憚搜刮起這未央宮裡的稀罕玩意,跪著的宮人們不待叫起,與那些人纏成一塊,忠心護主。

      「大膽!」她大喝,利眸一掃,「本宮是皇上親封的貴妃,豈能讓堂堂監國隨侍在這撒野?」

      「娘娘此言差矣,您現在可是皇上親貶的八品更衣呢。」

      她的身子微震,「小題大作!」

      「娘娘慎言。」人工智慧能有這麼下賤的笑容,傅螢螢也是折服。小常子攤開聖旨:「貴妃鏡無霜,性喜奢靡,鋪張無度,障君誤國。礙於權衡朕百般忍讓,其毫無悔改,今龍顏震怒,不再寬貸,予以剝除貴妃之位,貶為末品更衣,打入冷宮自省。」

      刺耳的言語化為猩紅的公告,在世界頻道上放送著,切斷滿頻熱絡的組隊吆喝。

      她靈光乍現,隨即又失望。饒是全服做出九江鳳爪第一人,公告也被洗掉了。

      可惡。

      「臣妾遵旨。」鏡無霜唇畔含笑,冷得彷彿銅鏡結霜。環視這富麗宮殿,下一秒滿室晦暗,一身華裳轉瞬褪為縑衣素服,沒有了貴妃頭銜,她的落魄甚至被昭告天下!

      監國,宮笑華!她誓向他復仇!

      不過,那個做出九江鳳爪的能人巧匠,也最好別被她逮到。

            #

      「哈啾!」

      大概是被紫絨仙的絨毛搔了鼻子,教那人直打噴嚏。

      「莫不是妳偷說我壞話?」他向身後的布衣女子挑眉。

      「說你登徒子還是讚美你呢!」頭頂著ID無悠拂曉的女子啐他一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