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腐草為螢-2

   

      即使不知道玉牌的數據組是如何寫的,憑她之力完全可以原封不動的移植到粗布衣裙的小號身上。

      已是殘燭的鏡無霜是夜消失於冷宮中,六宮的一顰一笑如常,不曾驚動誰的珠翠,誰知悄然間她正如那腐草,步步化螢。

      一樣的身手,現在的她叫做腐草為螢。

      背包裡只有一套默認的初心者套裝,再不見華服萬千,令傅螢螢想起宿舍的衣櫃,除了學校制服,也只有幾件T恤和一條多次洗滌而縮緊的牛仔褲。

      刺眼。

      重練之路宜快不宜拖。打定決心後她不等是否有身負大使任務的玩家來帶她,起身尋找傳送陣。《東宮》裡創新角後都會降生於怪物等級低的二城郊林,但她可不是菜鳥,明白全東宮等級最低的去處不是這裡,卻是靠近皇城的一座小院子——辛者庫。

      眼下她是個小白號,地圖功能尚未開啟,只能藉由場景間的傳送陣徒步前往,所幸一路上沒有碰到難纏的高等怪,她順利抵達了辛者庫,那比永巷還破敗蕭瑟的地方,也是她復位以後第一個要把那害她的廚子扔進來的地方。

      東宮世界裡有九大職業,粗分法術士:法有控火的流霞法師、控冰的秋水法師以及操縱光與靈的玄凰法師;術有輔助的藥師、助與攻兼具的琴師和助、攻、化形皆通的咒師;士有善近戰的劍士、掌遠攻的弓弦手和敏捷一枝獨秀的刺客,九行相互制衡,又或相輔相成。當初鏡無霜玩的便是大刀斷塵的劍士,現在初心者的腐草為螢是集九行基本於一身,方便新手試探性向。

      她沒有猶豫,這一世重生,她依然會選劍士,如同她依然要稱霸後宮。然而手上還是燃了流霞法師的火球,把那本厚厚的新手引導燒成灰燼,隨即四處引怪,打殺起來,把九行招數都放了一輪,懷念的嘗試用這把新手細劍放出劍士的進階路數,連環斬,那讓從前的她一戰成名的絕招。

      「喝!」她鎖好一群小怪,氣凝劍尖,一個迴身劈下——

      「啊!」再現於眼前的不是瑟瑟發抖的小怪,竟是一個眼珠快瞪出眼眶的玩家!顯然是誤入攻擊範圍,被系統辨認為攻擊目標,招招凌厲向他!

      「菜鳥,妳無的放矢!」男玩家忙不迭閃避,還有力氣扯著嗓吼她。

      看他耍猴戲似的左跳右閃,愣頭愣腦的樣子,誰才是菜鳥?「是你自己沒長眼闖進來!」

      「那妳還不快停下來!」他沒好氣。

      「這是組技,沒法中止,你只能等它放完。」她唇角悄悄爬上一抹頑劣,劍鋒依舊飛舞。

      「靠!」男玩家爆粗口,老像個小丑跳上躲下也不是個樣子,一揮袍袖瞬移到一尺遠的地方,剛好腐草為螢的劍也消停了,兩人這才看清對方的ID。

      烏衣巷。配上男子一頭俐落的紅短髮,一襲貼身的俠客錦勾勒身形,白布為底,鵝黃束帶,衣襬袖口滾以豔紫色,整個人亮晃晃的,看著是名不上道的刺客,肯定常常被擊殺。

      這麼招搖,叫朱雀橋還比較合適吧。

      「既然是刺客,你幹麼不早點瞬間移動就好了?任一個初心者宰割?」她邊收起劍邊道,暴砍他這一陣讓她提早達成了PK成就也升了不少等級。

      烏衣巷沈默一會,「對喔。」

      她的劍差點沒刺破背包。汗,這傢伙還有臉叫她菜鳥啊?

      對方搔搔頭,有些尷尬的笑笑:「話說,剛剛那個是劍士的連環斬吧?妳一個初心者這麼強,竟然會?」

      「哦,碰巧。」腐草為螢淡道,對一個初見之人她不是隱瞞,是懶得說真相。

      「十秒五十七連斬,這個速度也快逼近傳奇的十秒六十一連斬了。」他眸裡含著驚喜,「光比連環斬的話,妳搞不好能跟貴妃鏡無霜一較高下呢!」

      「你知道貴妃鏡無霜啊?」是啦,東宮玩家何人不知何人不曉呢。

      「有心練劍法的玩家,怎麼可能錯過她的視頻呢!」烏衣巷一臉崇拜。

      之前她把下副本的過程拍成視頻放上東宮論壇,權當沾沾自喜一用,看來她並不是孤芳自賞。

      「妳雖然是新手卻也知道她啊?」

      「唔。」她敷衍道,趕緊將自己從自豪中拉出來。

      「可惜人家如今是更衣鏡無霜了。」他似是真心惋惜,令腐草為螢心頭微動。

      原來不是大家都以笑話心態看她。

      「對了新手,妳不老實待在二城郊林解新手任務,跑來辛者庫幹麼?」才欽佩過她的技術,烏衣巷開口又叫她新手。

      「除卻外表,誰更像新手還說不定!」她吊個白眼,感動什麼都是假的!「當然是因為知道這裡有最好殺的怪和最好PK的人啦!」

      「誇妳一句就自大啦?我只是被嚇到忘記反應!」他啐道,「不過妳知道這裡的怪等級最低,也許不是真的新手哦。」

      假的新手又是什麼概念?她決定不跟他玩文字遊戲:「這裡不常有人,你又為什麼在辛者庫?」

      「我喔,算是⋯⋯來實習。」

      「實習?辛者庫?」辛者庫是犯事宮人的下場,沒聽過有人要練習當個奴僕兼罪人的。

      「我想進宮,先來做個最壞的心理建設,就是被發落到這裡。」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想當宮人?」理所當然為人指使,這傢伙身為男人的豪情壯志呢?

      「既可以欣賞後宮的衣香鬢影又可以照顧她們,不覺得很棒嗎?」他一臉嚮往,「何況那是鏡無霜待過的地方呢!」

      原來是奶爸向的腦粉啊。「不過你進去⋯⋯就是當太監耶。」

      「那也挺新奇的啊。」烏衣巷還是笑得一臉幸福,神情都要融化了。

      「這位大大。」

      「不敢當。」

      「你⋯⋯是人妖?」

      烏衣巷的嘴角抽了抽,才換下那一臉死迷弟的表情,兩廂對峙的氣場詭異,他竟然也忘了出言否認。

      她終於明白,他從頭到腳不只是招搖,還詮釋了他這個人:怪。

      托某怪人的福,腐草為螢只消解完新手任務就能達到轉職等級,事不宜遲,她忍住大笑,拋給他一個你知我知的眼神便轉身跑回傳送陣,忙活去了。

      寥落的辛者庫又只剩他一人,噙著笑。

      「噢,忘了加好友,這麼有趣的人。」兩人同時懷著這個想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