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我是孫祈淚,妳應該是陳秘書吧。」孫祈淚面無表情,語氣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

「孫總裁嗎?我知道的,前任總裁生前有交代。當他死後,妳將成為孫氏集團的現任總裁,即刻生效。那總裁,請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工作呢?」   秘書似乎對於前任總裁的死沒什麼太大的震撼,她就只是做好前任總裁交給她的工作,協助現任總裁。

孫祈淚自小就學習企業上的課程,陳秘書也早就從前孫氏總裁那聽來了,所以根本不用擔心孫祈淚會有不懂的地方。記得那時總裁臉上帶著無限的驕傲,那表情似乎在說這是我的女兒。

陳秘書希望孫祈淚能明天就來上班,畢竟公司有許多急需總裁簽章的文件,早累積成小山丘了。

孫爸病倒已有一段時間,那些重要的文件還是經由陳秘書帶到病房給孫爸簽名,直到孫爸知道自己快不行時才將閒雜人等趕回去,只留下孫祈淚一個照顧自己。堂堂孫氏總裁怎能讓人看見這般狼狽模樣?

「嗯,我懂,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孫祈淚冰冷的眼神讓周圍的溫度下降了幾分。「高中畢業後我才會開始進公司   。」或許是認為自己還有些該琢磨的地方,又或者是不想這麼早就踏入這塊兇惡的領域。

當陳秘書想反駁時,孫祈淚幾乎沒有給她開口的時間。

「陳秘書的能力是大家都曉得的,年紀輕輕就讓前任總裁如此重用妳。所以我希望在我完成高中學業的這段期間,陳秘書妳能管理好孫氏的一切事物。我會繼續升學,在就讀大學的這段期間妳放心我會選擇新竹的學校,就近管理孫氏,在有空時也會進公司,重要的文件會帶回家看的,就這樣了。」孫祈淚交代完後又想起了在南方的母親。「還有在高中這段期間我要搬回嘉義,如果前任總裁有什麼資料遺忘在家裡的話,我會請人送去給妳。」孫祈淚用著平淡的語氣說完,像是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爸,我會努力做好你希望我做的角色。」孫祈淚的眼神露出感傷還帶點寂寞   。

她從前不是這樣的。

從前的她,愛笑,純真又善良。

現在的她,高冷,成熟又冷血。

當經歷過撕心裂肺的痛,就會成長,會成熟。

孫祈淚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一夕之間,她成了集團的總裁,規模還不小,她得開始學習商場上的爾虞我詐,面對著現實的壓力她不得不逼迫自己穩重。

她不能再是那個每天笑笑面對、樂觀的孫祈淚,她告訴自己,在現實生活裡不能對任何人獻出真心,她要不屑眼前的一切,她要封閉膽小的自己,她要戴上偽裝的面具。

因為她,必需。

就像小時候企管老師所教的,要奸詐,不能相信任何人,商場上沒有朋友可言,執行每件事的出發點要先有利益的考量,還要培養自己的領袖氣質。

要完成父親的心血,就要學習父親的嚴肅以及冷酷。就算有多大的困難,多不快樂,多不願意,她都會咬著牙承受,因為她是父親的繼承人。

最純真的自己在這一刻,這一秒,被孫祈淚親手埋葬了。

/

「夏靜,妳來回答這題。」數學老師用著刻薄的神情和語氣指著夏靜。

看著窗外發呆的夏靜頓時回過神站了起來「這一題要套用的公式是...」成績一直優異的夏靜馬上就解出答案,讓數學老師也無法說教她什麼。

「好,妳坐下,不要再神遊了啊。」數學老師推著一直下滑的眼睛,繼續講解他的數學。

黑板上的數學符號吸引不了她,正當夏靜想繼續發呆時,一張紙條正中她的額頭,她看向前兩個位子的方瑄。

方瑄吐舌雙手合併用著唇語道著歉,夏靜不怪她,她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位子,而她前面的同學轉學了,直到現在位子還是空的,沒人能幫忙傳紙條,方瑄只好用丟的。怎知一個用力過猛正中夏靜俊俏的臉。

夏靜打開紙條。

「妳怎麼啦,數學課妳怎麼會發呆的?」方瑄的字清秀又端正,和她的長相一樣,是標準的精緻美人兒。

我是怎麼了,一直想起那個女孩,明明就只見過一面。怎的到現在還忘不了她小小手掌放在自己腰間的那股暖意?

夏靜露出疑惑又憂鬱的臉心想著,讓班上的同學每個都回頭欣賞夏靜那如畫一般的景象。

接著夏靜又蹙著眉抿著唇,霎時奪去所有女孩的芳心。

/

「媽,我回來了。」孫祈淚按照她母親發給她的地址,打著車到了她父親送給他們的『補償』。

那是一棟白色大理石搭配一點黑色磁磚外觀的房子。

共有四樓,每個樓層只有一間房間,雖然房間少,但每個房間的空間都夠大。

抬頭一看,三樓還有個大陽臺,但,是和鄰居家連在一起的,只要輕輕一跨就可以到隔壁住家,讓孫祈淚覺得不妥,萬一隔壁住戶跨躍陽臺,直接跑進三樓房間該怎麼辦?下次讓人把兩邊隔起來吧。孫祈淚邊觀察房子邊想著。

大門被悄然推開,出現在門口的是孫祈淚的母親,趙姿穎。

「小淚?真的是妳?妳真的回來了...」趙姿穎流著淚任憑淚痕掛滿臉上,雖眼淚直流但臉上還是擺著燦爛笑容,不難猜出是喜極而泣。

她輕輕抱著她有11年沒見到的女兒,當年她和孫父離婚時,小淚才7歲,轉眼間已從乳臭未乾,總愛掛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小女孩轉變成亭亭玉立臉上滿是成熟味道的少女了。

這11年間,孫父沒讓孫祈淚見過一次母親,好幾次趙姿穎到新竹孫家,想看一眼小淚卻每每都被保鑣拒絕在外,孫爸宣稱小淚平常都要補習、上課、學鋼琴,沒有那個時間見她。

其實他不過是怕小淚會想和趙姿穎回嘉義,怕會失去他這唯一一個女兒。

這次她和孫祈淚見面包含了11年的思念。

「小淚啊,媽媽現在房間在二樓,三樓的房間就給妳了,我都有定時打掃,妳只要把行李安置好就行了。」趙姿穎引領著孫祈淚走上三樓。

這棟房子只剩下趙姿穎一個人住。

趙姿穎和孫祈淚一樣從小父母就離異,因為父親平時好賭又酗酒,所以母親拋棄她和父親,離家出走了,而父親也早在五年前因為肝癌辭世。

從小就缺乏母愛,長大後丈夫卻因為嫌棄自己的父親還有事業而拋棄她,這讓孫祈淚非常心疼母親。

「小淚,這以後就是妳的房間了。」趙姿穎打開房門微笑轉頭望著孫祈淚。

「媽,謝謝。」孫祈淚任由眼淚流下,她從背後抱住母親。

明說好不再像從前的自己愛哭,但孫祈淚現在只想任憑自己的思念無盡的放肆。

趙姿穎含淚微笑的抱著孫祈淚,雖是11年沒見的女兒,但記憶中那可愛的女孩在她心裡從沒被抹滅過。

/

「哈呼..,真想睡覺..」謝甯風頂著一頭亂髮張開大嘴打著呵欠,還露出那可愛微凸的小虎牙。

「我說,妳有哪一天不想睡覺的嗎?」跟在謝甯風身旁的方瑄整理著她的短髮。

時間靜止似的,謝甯風看著方瑄認真的撥著她不長的頭髮,像個小朋友般的臉紅,方瑄是個標準的美女,從她進入這間女校後擁的校花稱號就能知道。

濃厚又翹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和性感朱唇,嘴唇又不會太厚唇型剛剛好,讓她即使在女校也收到不少愛慕的情書。但她都一一拒絕,只因她最愛的人已在她身邊,縱使只是朋友她也覺得滿足。

謝甯風不敢大口呼吸,她趕緊摀住胸口不想讓為方瑄澎湃的心跳聲被聽見,卻讓方瑄誤以為她不舒服。

「欸,謝甯風妳怎麼了?不舒服嗎臉那麼紅,心臟痛?」方瑄緊張的看著謝甯風,還幫她拍背順氣。

因為姿勢的關係讓謝甯風的手不時碰觸到方瑄胸前的『兇器』。

My   God!!我不行了,鼻血快流下來了,謝甯風翻著白眼腿一軟就快昏過去了。

走在前頭的夏靜聽見不舒服時轉頭過來看看好友需不需要幫忙。但當她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天的女孩低著頭走路的景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