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在新竹那頭,孫祈淚小巧可愛的臉上爬過滿滿淚痕,她握著父親的手,她的父親經過一陣折騰,終是留下了這一絲氣息。

躺在病床上的父親靠著冰冷的儀器維持著生命,掛著氧氣罩的父親看起來很是狼狽,孫祈淚心裡滿是心疼,她的爸爸平常總是帶著嚴肅、高傲的表情,和現在的他著實不搭。

孫祈淚的父親緩緩張開眼。

「小淚,爸爸知道自己活不久...咳咳..咳...。」   孫祈淚的父親咳著嗽,孫祈淚趕緊替父親拍拍胸口。

「我們在這也沒...沒親人了,回去找妳媽吧,爸爸..咳咳..爸爸知道妳其實一直..都很想跟媽媽住,是當年爸...爸不會想,自私的把妳留在身邊,當時妳..妳還這麼小,就要讓妳承受大人留給妳的傷害,是..咳..是爸對..不起妳。」孫祈淚的父親斷斷續續的將他埋藏已久的內心話說了出來。

本來新竹還有疼愛孫祈淚的爺爺奶奶,但都一一離開她了,她知道父親也會像外公外婆一樣拋棄她。

孫祈淚流著淚,卻勉強勾起一絲笑容   「不會,跟爸一起住在新竹,我很高興,爸爸很疼我,我依然尊重你們的選擇。」

孫祈淚的父母從小就離異,父親當時取得撫養權,小時候的孫祈淚就這麼被迫離開了媽媽,跟著父親到了新竹生活。

「小淚..咳咳..爸爸想休息...一下,妳讓爸爸靜靜。」孫祈淚的父親慢慢闔上眼。

「我知道了。我去頂樓吹吹風,爸你好好休息。」孫祈淚將在腰間的被子拉到父親的肩膀上,牢牢的蓋住,深怕父親著涼。

接著孫祈淚轉過身拉開門,走了出去,當門關上時,她才讓克制已久的眼淚奪眶而出。她順著門往下滑坐在門前的地板上。

「小靖你在哪裡,..我..我現在..好需要你..。」

當時的景象彷彿歷歷在目,只有你毫不猶豫的對我伸出那溫熱的手掌。

/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她哭了!」一群男孩圍著一個有著汪汪大眼,細緻臉龐的女孩鬧著,而那女孩的汪汪大眼正流著淚,她不懂,為什麼她只是剛到這來人生地不熟,他們不讓自己跟他們玩,還要欺負她。

「喂,你們在幹嘛。」一頭短髮,擁著白皙皮膚,臉上的眉宇間透露著一絲霸氣。孫祈淚知道,那大概就是他們的頭頭了,他也會像他們一樣欺負她。

「老大!」「老大,你來啦!你快來看,這個女生一直哭唷!」「對啊愛哭鬼,哈哈哈好好笑!」其他的男孩彷彿獻寶似的,直把孫祈淚推向他們的老大。

他們的頭頭微微蹙眉「妳,叫什麼名字。」

「孫..孫祈..淚..。」孫祈淚邊哭邊斷續的報出她的名字。

「好,以後她就是我的新娘了,要是讓我發現誰欺負了她,我絕對會加倍奉還。」他想起媽媽說新娘就是要一輩子保護的對象。

孫祈淚驚訝的抬頭看著這替她解圍的男孩。

「是的,老大!」「我們會聽話的!」從那天起再也沒有人敢欺負小孫祈淚了,而她與小靖的故事在孫祈淚心裡泛起一波波漣漪。

/

我要保有最後一絲自尊,這麼狼狽還真不像我啊哈哈…祈淚,妳要好好照顧自己,爸爸沒辦法再陪伴妳了。

孫爸睜開雙眼在心裡想著。

接著他將臉上的氧氣罩扯下,瞬的睜大雙眼,開始大口吸氣,但徒勞無功,心臟抽痛著,接著眼前一黑脆弱的他緩緩閉上雙眼。

嗶嗶--嗶---儀器上的波動變成了一條線,機器狂叫著,彷彿述說著結束。

「快,護士,準備電擊。」醫生指導著護士,準備為病床上的病人恢復心跳。

從頂樓走下來的孫祈淚,看著走廊上滿是來回走動的醫護人員,突然感到一絲不安,她奔向父親的病房,帶著恐懼卻不敢停下腳步   。

「對不起孫小姐,我們已經盡力了。」就像電視劇一般,但孫祈淚沒有那些演員的激動,只是任憑眼淚無聲滑下。

她忘了自己在走廊上站了多久,也忘了自己怎麼走入病房,她只是靜靜看著掩上一塊白布躺在床上的父親。

她和父親沒有過多的交流,因為她的父親是新竹頗具規模孫氏百貨的老闆,孫氏集團的總裁。

她的父親因為工作頻繁多半都待在公司,若是時間晚了就在他的辦公室過夜,還要在應酬間奔波。

少數回家的時間,孫祈淚老早就睡了。

因為重心幾乎都放在事業上導致太過操勞才會病倒。

而說起孫祈淚的撫養權也不過是他耍了一點小手段,讓他的岳父,也就是孫祈淚的外公負上一筆債,並付錢讓高利貸緊追孫祈淚的外公。

當一切看似沒有轉機時,他出現了,替岳父解決了債務問題,還送了一棟房子給他們當作補償,但條件是他要將孫祈淚帶走,他要讓孫祈淚繼承他的一切,孫祈淚流著的是他孫家的血,照理來說是該全權接受他所留下的一切。

孫祈淚連那棟補償的房子都還沒住過,就在父親取得撫養權的當天就乘著高鐵到新竹的孫家去了。

孫祈淚到了新竹後的童年一點都不快樂,縱使有著疼愛她的外公外婆,但父親總是安排許多東西給她學習,動有馬術,靜則插花,該出現在大小姐身上的大多都已出現,這和在嘉義猶如脫韁野馬的孫祈淚沾不上邊。

為了讓孫祈淚早日繼承自己的事業,甚至安排了企管的課程給孫祈淚作為基礎練習。

孫祈淚不快樂,她並不喜歡每天都接觸這類東西,她只想和之前一樣在嘉義時跟著小靖爬上爬下,弄得全身髒兮兮再互相笑對方。

在她小時候無法理解為何父親要將一切冀望在她身上,但孫祈淚並不恨他,畢竟他還是她的父親,親人間不該有仇恨。

有段時間她甚至封閉自己,不與任何人交談,只孤單一個人,她只想回到嘉義找她的小靖,不管發生什麼事小靖都會溫柔的告訴她,他在這。

直到她上高中後,遇到她的死黨,在她脆弱時給自己歡笑,讓她漸漸敞開心房,找回自己的笑容。

不過只有自己知道當她一個人在家時寂寞就會包圍著她,逼她現出最脆弱的模樣。

「請問是孫小姐嗎?我是孫氏集團的律師,孫總裁生前有交代,在他死後要將他所有財產轉到妳的名下,這些是資料請妳過目。」一個梳著油頭,身穿西裝,手拿公事包的男人將一疊資料放在病床旁的小桌子上。

孫祈淚沒有說任何話,只是面無表情的拿起桌上的資料,她看都不看就在上頭簽字,蓋上手印。

「孫小姐這樣就行了,接下來我會替妳打點好的。」男人對孫祈淚點了頭後,離開病房。

孫祈淚拿起父親手機「喂,我是孫祈淚,妳應該是陳秘書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