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夏靜像被電到似的,覺得一陣麻感從腳底直竄到頭頂。

她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愉悅的,但她真的不懂為什麼會為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的女孩心動。

「小夏,妳怎麼了,還好嗎?」確認謝甯風沒事的方瑄好奇的看著夏靜,她第一次看見對所有事冷淡,讓人感到有距離感的夏靜露出驚訝的表情,眼神甚至閃爍著。

回過神的夏靜搖搖頭。「沒,..沒什麼,我們還是趕快進教室吧。」夏靜又恢復平淡的語氣。不等好友們,就逕自走向教室。

表面看起來一如往常,但只有她知道自己那和平常不同的心臟頻率。

早自修開始,是數學老師,也是班導的男人穿著襯衫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位面容精緻,有著漂亮細眉,還有水靈大眼的女孩,她臉上的冷漠更為她添加神秘的美感。

老師走上講臺。「這位是剛從新竹某高中轉來的同學,今天開始要和我們一起學習,請各位鼓掌歡迎她。」

無聊的開場及介紹夏靜本就不感興趣,故連看一眼轉學生都沒有,只是靜靜看著窗外發呆。

此時夏靜只想著自己怎麼會無緣無故對一個女孩這麼上心?思考許久終於想出個結論,定是自己太疲累產生的幻覺。

底下細語紛飛,各個都討論著那女孩的美貌,連冷漠的表情都那麼美,和校花方瑄有得比。

「咳咳..好了,肅靜,我們現在請新同學介紹自己。」老師假咳兩聲喚回學生們的注意。

夏靜還是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發呆直到...

「我叫孫祈淚,祈禱的祈,眼淚的淚。」

說到孫祈淚的名字是因當初孫祈淚出生時都不哭,大人們覺得這小孩有些古怪,怎麼打都不哭不鬧。後來聽算命師說小孩是被嚇到,才會變成這模樣,只要名字取為祈淚,也就是祈禱眼淚,孩子就會正常了。果不其然,取完名後孫祈淚開始嚎啕大哭,但卻成為膽子小的愛哭鬼。

孩子恢復正常,做父母的也該去還願,順便算算孫祈淚以後的走向會是如何。只見算命的掐指一算隨即一笑,他說這孩子以後走的路會和別人不同,但無需擔心,自然會有個文靜的人牽引她走完這條路。

頃刻間夏靜轉頭直盯著臺上的女孩,是她近期一直想著的人,那晚的女孩。

但真正讓她震驚的,是她的名字。

孫..祈淚..

孫祈淚..

祈淚..

/

小靜。她總是這麼叫我,或許是碰巧被她聽見奶奶喊我回家吧。

「祈淚,以後妳當我的新娘子好不好,我一定會一輩子保護妳,照顧妳的。」操著童音的小夏靜對女孩說的信誓旦旦。

不知怎的,當她第一眼見到孫祈淚她就認定她們一輩子都是該在一起的。

「好啊,但是新娘子要做什麼的?」小孫祈淚心想只要是跟小靖在一起,做什麼她都願意。

「就是..一輩子都在一起,我愛妳,妳也愛我..應該是這樣的吧,我很喜歡跟妳玩,所以我要妳做我的新娘子,這樣我們就永遠不會分開了!」小夏靜想了一下,天真的牽著小孫祈淚的手晃著,她笑的瞇起眼讓可愛的小眼都不見了。

如果可以她想一輩子牽著這女孩的手,第一眼看見孫祈淚,她就泛起了強大的保護慾,她不能忍受任何人欺負她,因為孫祈淚是她認定以後要嫁給她,做她新娘的人。

「能和小靖一直在一起的話我願意!我要當小靖的新娘子!」小孫祈淚反握緊牽她手的小靖,她不想放手,她想一輩子給小靖牽著,就像小靖說的那樣永遠不分開。

但是可能嗎?她知道的,爸媽最近一直為了工作的事爭吵,就算大人都不說,她還是隱約知道點皮毛。

爸爸想帶走她,帶她去新竹過日子。

她記得那時爸爸問她的那些。

「小淚,跟爸爸一起回新竹好嗎?那裡有爺爺奶奶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唷!」  

孫爸是新竹人後來愛上在嘉義的趙姿穎,有了小孩就在新竹定居了一段時間。本是住在新竹的,但趙姿穎堅持要回嘉義照顧他那不成材的岳父。

孫爸無法忍受趙姿穎的父親如此揮金如土,已經不只一次為了岳父的事吵架,趙姿穎放不下父親,而孫爸還必須顧他在新竹的事業,所以他們選擇分開。

「那,那裡會有小靖嗎?」小淚知道她無法繼續待在嘉義,這裡的一切她都能捨棄,不吵不鬧,像從前一樣當個乖小孩。但小靖是唯一一個她不想失去的。

對孫祈淚來說,小靖是她生活的重心,她的全部,他總是為她擋去所有危險,包容她的任性。

他不許任何人欺負她,也不許任何人搶走她,因為她也是他的全部。

/

「好了,孫同學那妳就坐在那個空位吧。」老師指著夏靜前方的空位。

孫祈淚低著頭,臉上沒有一絲生氣,無視班上同學彼此間的細語,直直地走向自己的位子。

當腳步聲越來越近夏靜才從回憶中醒過來,她抬頭和走過來的孫祈淚四目相交。

剎那間時間彷彿都靜止了。

而這個空間也只剩下她和孫祈淚,她的內心從毫無生氣沒有一絲波瀾的海面因為孫祈淚的出現而漸漸產生一點一點的漣漪。

遇上孫祈淚,內心像美麗的浪花敲打著海岸澎湃著,就像當初她們第一次見面那樣。

夏靜忘了該怎麼說話,只是著迷的看著孫祈淚,看著她的孫祈淚,她等了她整整11年了,緣份最終還是沒放過她們。

「那天,謝謝妳,請務必讓我請妳吃飯作為謝意。」注意到夏靜目光的孫祈淚說的客套,很公式化   。

這次,夏靜全醒了,記憶中的孫祈淚不是這個樣子的,她是個害羞的女孩,笑容很靦腆,很容易臉紅,在小夏靜身旁總是掛著大大的笑臉,很活潑,很可愛,不是像現在一樣,講著令人感到疏遠的話語。

「...妳,忘了..我,是誰嗎?」夏靜的眼神閃過一絲感傷,她最喜歡的孫祈淚,最喜歡黏在她屁股後,最依賴她的孫祈淚現在看起來像是不認識她似的。

「我知道,放心,妳的恩情,我定會回報的。」   孫祈淚講的冷漠,她以為夏靜在和她討功勞。

夏靜愣在那,只能看著孫祈淚坐下,她,她的孫祈淚變得..好像有點陌生,她高冷,像是不屑一切,但卻又在她身上感到些微的脆弱。

啊…果然,我,還是像小時候那樣喜歡她呢...過了11年完全,都沒改變。

夏靜看著孫祈淚的背影,她好想抱抱她,告訴她,她很想她,每天每天都盼著她回來。她們約定過了,她們打過勾的。

/

「小靖。」在後頭的小孫祈淚突然停了下來。

「祈淚,怎麼了?妳不舒服嗎?」走在前面牽著小孫祈淚的小夏靜跟著停下,轉過頭檢查這惹人憐愛的小女孩有沒有受傷。

小孫祈淚看著小靖露出擔心的眼神,心裡突然竄起一股酸感,接著她開始大哭,用盡全部力氣的哭,她不想離開小靖,她不要。

「怎麼了?祈淚?妳還好嗎?妳受傷了?妳哪裡疼,快告訴我啊!」小孫祈淚的哭聲讓小夏靜心疼,聽見她哭,就像用刀一層一層的割著自己的心,她的每一聲哭聲都牽動著小夏靜的每一分情緒。

「小靖..我,我..我..」小孫祈淚哭的抽搐,已經沒辦法完整的說出一句話。

小夏靜皺眉,眼露疼惜的抱住小孫祈淚,她時而慢慢的拍著小孫祈淚的背,時而撫摸她的頭   「沒事了,沒事了好嗎,我在這,我不會走的,我會一直陪妳的。」小夏靜在她耳邊柔聲的說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