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三

第三章

「眼睛看上……嗯…..對對……好,再往下看。」眼科醫生在機器前下著指令,細心觀察被檢查的人的眼睛裡有沒有出血。

聽從指令的諸葛木槿眼睛是跟著轉動,然而心卻飛到外面,算著在外等的爸媽和兩位硬要跟過來的秦納澄與徐盼盼到底會怎麼相處?各自沉默不語,還是尷尬的不知道要說甚麼才好。

特別是徐盼盼似乎很討厭秦納澄,她是那裡看秦納澄不順眼了呢?

女生們的是與非…….身為女兒身的諸葛木槿也聲稱難以理解,可能女人大多都是口是心非,包括自己也一樣,所以個性熱情直率的小菓,常常會抱怨她太難懂了,很多時候猜不出她的想法。

「哦呵,小朋友,專心點,妳在想事情會從眼睛裡看出來的。」醫生叔叔失笑地往她頭顱上輕拍了一下。

他當眼科醫生已經有十五年了,看過無數對眼睛,有漂亮的,有生病而很難看的,有小的,有大的,有混濁的,有清澈純真的;不過,眼睛是魂靈之窗則是一點也沒說錯,它反映到人內心深處最直接的情感,即使有些人掩蓋得很好,它還是會在不經意之間,透露出來,讓觀察入微的人察覺。

「噢……對不起。」飛在外面的心頓時拉了回來,諸葛木槿讓自己專心繼續檢查,不斷聽從醫生的指令去做。

檢查很快,拍了幾張照片後,醫生便讓她的爸媽進來,由於室內空間有限,秦納澄與徐盼盼便不被邀請進內了。醫生向諸葛木槿的父母講解她的眼球情況,說是只是撞到眼眉上的一條筋而腫了起來,眼球部分是沒有被撞傷,也沒發現有出血跡象,叫他們可以安心,待會拿一些去瘀膏便可以回家。

諸葛爸媽鬆了一口氣,連帶她自己也安心下來,下一刻,她只想趕緊回家,不想多待醫院一分一秒。

三個人同時走出來,為了不讓諸葛木槿走動,她的爸媽讓她與兩位同學坐著等,他們則找取藥的地方拿藥與付錢。

這下糟了,諸葛木槿坐在二人隔著的中間位置,喉嚨發燙,是她自我尷尬了?她們好像都沒甚麼似的……

「眼睛還好嗎?」秦納澄突然在安靜之間說起話來。

似乎,也使其餘的兩個人呼了一口氣。

「嗯,醫生說的跟校醫說的差不多,只是撞到眉角的筋吧,所以腫起來,沒傷及眼球,可他說如果球撞過一點的話,就有可能會使眼球受損了,最後醫生讓我別多玩電腦,近視加深了些許。」她輕鬆笑指向自己的眼睛。

秦納澄微微一笑,帶了一點委婉,充滿著古典美人的味道。

難怪同班的男生話題都離不開秦納澄,她還見過有男生手機的桌面圖片是她微笑的照片,看來拍的那個人捕捉了很長時間。

「不好意思……都是因為我……」徐盼盼突然插話,表情擔憂地看著諸葛木槿。

「別這麼說,是我自己要去擋的,妳弄得我幫妳也是做錯了。」苦笑的抓抓臉頰,她這麼做只是出自身體的反應,不是想她有內疚感,像是欠了她甚麼。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總之……謝謝妳。」徐盼盼急慌了,以前三大護法在身邊似乎她都不用跟別人對話的,現在突然要她應接,她腦海裡找不出更好的說話。

看著她緊張兮兮的樣子,諸葛木槿暗裡點了點頭,徐盼盼被追捧為學校裡第一美女也不是沒道理可言,她眼裡隱含著淚水配搭嬌弱的外表,絕對是古時帝王懷中那種軟香溫玉的妃嬪。

「如果我說不用謝的話,妳回去還是會覺得欠了我一個人情的,所以我決定收下妳的道謝,還有明天不如請我吃妳家附近聽聞很好吃的麵包配一盒飲料當是賠禮啊。」她嘴角輕柔的微揚,像草原吹過的一抹微風,自然而讓人舒適。

她還伸出手捏成拳頭,豎起姆指「如何?」

聽到她的提意已經感到意外,當她伸手且豎起姆指的時候,徐盼盼不得不被她逗得嘴角也跟著上揚,心裡頭那股內疚被她那抹如清風的笑容給吹走,換來是喜悅。她最終也伸出手豎起姆指,印在她的姆指上,爽朗地說:「成交!怎麼辦,我明天要提很早起床,那麵包店很早就有人排隊了。」她笑說的哀怨。

「那是妳要做的事囉。」諸葛木槿也假意的取笑她。

「木槿!藥拿了,可以走囉!兩位同學,我們載妳們回去吧。」諸葛爸在遠遠的那方小跑過來。

「伯父,不用了。」秦納澄第一時間拒絕,她認為如果伯父還要送她們二人回去的話,會花太多時間了。

「對啊,伯父,真的不用了。」徐盼盼也這麼認為,而且她知道秦納澄與她的方向是完全相反的。

「那…..」諸葛爸遲疑著,雖然他也認為送她們二人回家的確會花很多時間,可是有點晚了,他也不放心兩個女生獨自回去。

「爸,不如載她們去捷運站吧。我讓她們回家後要告訴我,那我們也可以放心。」諸葛木槿提意。

「嗯,也好,妳們兩個就別推了。」諸葛爸溫柔的拍拍她們二人的肩膀。

得到她們的同意之後,他們便一起上了諸葛爸的房車,諸葛木槿坐最左邊,秦納澄在中間,徐盼盼在右邊,車子走在馬路上不多久,諸葛木槿啊了一聲,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先交給秦納澄說:「我沒有妳的電話。」

秦納澄拿著她的手機想了一想才把自己的手機號輸入進去,她很順手的傳給右邊的徐盼盼,她接過後也把私人手機號存進去。把手機拿回來之後,諸葛木槿很快在line上各發了一個打招呼的表情圖。「現在就可以了,回去妳們發訊息給我,要不然我會被我爸媽唸的。」

諸葛爸媽笑斥自己的女兒,話題開了,他們順便問問女兒轉學後的適應情況,還請秦納澄多多照顧她。

溫馨的對話,眨眼車子已到了捷運站出口前,秦納澄和徐盼盼下車之後與車子上的諸葛一家揮手道別,車子遠走之後,她們互相看著。徐盼盼突然變了張臉哼了一聲,轉了身說:「拜。」

秦納澄感到無奈又好笑,揚起唇角自嘲地聳聳肩,也轉身往站口走進去,由於她們二人住的方向是相反的,所以她在左邊等車,而徐盼盼在右邊,二人背對著背,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    =    =    =    =    =    =    =    =    =    =    =    =    =   

諸葛木槿回家不久便收到二人分別向她報平安的短訊,同時也收到了小菓及龔雯雯打聽她情況的訊息。

她見到龔雯雯訊息即時先回覆她,回覆內容不是要回答她的問題,而是……

「剛回到家了,妳怎麼會想到找秦納澄,我真是被妳打敗了!」再放出一個生氣的表情加強她心中的憤怒。

龔雯雯在那邊吐吐舌,手指飛快秒回:「本來我是想請我姐代替我的啦,怎料我姐答應了別人去買參考書,還罵了我不負責任,她本著"妹責姐還"便問秦納澄學姐有沒有空,她問了一句誰受傷了,我回答是妳,奇怪她一口答應!連我姐也覺得驚訝~我偷偷跟妳講,我姐說秦學姐平常才不會答應,她是一個討厭麻煩事的人,雖然她是學生會會長。」

「下次不要了,啊!不,絕不會有下次!明天見吧,替我跟妳姐也說一聲謝謝好了,畢竟她有這份心意。」諸葛木槿腦海有點空白,目光鎖住雯雯傳來的這段話語,看了很久很久,才發送她打好的回覆內容。

離開與龔雯雯的對話版面後,她打開小菓的對話版面,小菓傳來「木槿,妳有沒有怎樣?!對不起喔,說過會陪妳去最後陪不了,我很想很想當妳的知心朋友,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告訴我妳害怕去醫院的原因嗎?現在不想說也沒關係,當妳想說了,我會認真傾聽的。」

她難得的認真嚴肅,害諸葛木槿心坎裡泛起了一點熱燙感動,她指尖放在螢幕上想告訴她:「我害怕的原因是……上一年……」她打到這裡遲疑的停下指尖,嘆了一口氣,想了一想,還是把句字刪走,換成「不用說對不起了,我才要謝謝妳願意跟一個轉校生做朋友呢,有些事情我還是沒辦法說出來,等我準備好了,我會告訴妳的,小菓。」指尖又遲疑了一下下才按出發送。

WOO的一聲已發送成功,而且小菓還在線上,似乎亦是等她回覆,所以她的訊息一發送出去便顯示了已讀的標記。

「沒關係,妳準備好一定要告訴我喲!妳眼睛受傷了那別常看電子產品的藍光了,早點洗澡休息吧。」小菓秒速回覆,指尖快到幾乎看不清她打在那個字母之上。

「知道了,今天我也挺累的,那就……明天見吧。」WOO聲又發送出去,諸葛木槿很聽話的放下手機,躺在床上的她忽然茫了然,待了一會才去拿了毛巾進去浴室洗澡。

熱水唦啦唦啦的灑在她的身上,冒著迷幻的煙霧,站在蓮蓬頭下,諸葛木槿閉上了眼睛,小菓的話在耳邊盤繞,突然間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畫面還是歷歷在目,指尖撫上她靠近心臟的胸口上,那裡有一條已淡化的疤痕,她睜開眼睛,低下的頭正好對上了大腿上亦有一條很長又深的疤痕,在一年裡努力塗抹去疤膏之下,原本顏色很深的疤痕也有點退減了。

手在發抖,心臟在顫動,當時的情景至今還是會在午夜夢迴,徘徊打轉,怎麼揮也揮不走,身體不聽她的話,她有時候完全控制不了。

有甚麼堵在她的喉嚨,想尖叫,也喊不出來。每次遇上這些時間,她習慣性的把熱水關掉,讓冷水繼續奔流出來,把毛巾蓋到頭上,赤裸裸的坐在浴缸裡抱著膝蓋,想讓冰冷的水冰麻自己的五感……

「沒事了,過去了……我會忘記的。」

諸葛木槿全身抖著,一直喃喃說。

第二天鬧鐘在響了,諸葛木槿倒抽一口氣的從很真實的夢中驚醒睜開雙眼,心臟噗咚噗咚的強烈跳著,全身冒著冷汗,她感覺到身體有點不對勁。慢慢的爬起來關掉手機上的鬧鐘,當一切刺耳的聲響停止之後,她拿著手機呆呆的坐著,目光盯向牆上,她貼上的一張很帥氣的外國組合歌手海報。

海報裡有五個男孩,其中一個特別帥氣,她也是最喜歡他。她緊緊地被那男孩漂亮的藍眼鎖住,和他一直對視。

「木槿,起床了嗎?早餐煮好囉,換好衣服就下來吧。」諸葛媽敲了敲門並未進去。

「起了!」目光猛然從那雙深邃的藍眼球逃出來,現實讓她感到無助與不安,再加上,她好像四肢無力,是那個夢所導致的嗎?

她遙了遙頭,慢動作的掀開被子,換上校服後,再走過去浴室梳理刷牙,用熱水洗了把臉後,感覺好像好了不少,只是還是有點無力與頭昏腦脹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熱水把她蒼白的臉都燙得微紅,看起來臉色不錯,爸媽應該不會從她臉上察覺她昨夜又惡夢了吧?

臉微紅也讓她那麼自我以為很好。

拿著書包走出客廳,一看到一桌是她愛吃的早餐她才醒起來……

糟了,她忘記跟媽媽說今天不在家吃呢!

手機叮咚傳來一聲,她硬著頭皮坐下來撥開手機,果然是徐盼盼傳來了一張麵包照片,接著抱怨她排隊排很久才買到,最後說學校見。她暗裡回應她自己很快就出門,相約在學校的福利社旁的羽毛球場上的長椅等。

「不舒服嗎?今天要不要請假休息?」諸葛媽端了一碗熱粥出來,她見到平常已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兒如今未動筷子,她擔心起來,以為昨天的傷口還痛。

「沒有不舒服啊!昨天陪我的其中一個學姐在問我今天好了點沒有,我回了她才吃,媽~可能昨天有點累,我今天胃口不太好,就只吃一碗粥好了,其他的油條和炒麵我吃不下,有點油。」她努力的揚起精神的笑容。

只是,她怎麼越來越覺得自己拿不出力氣了。

媽媽體諒的微笑點頭,瞧她臉上好像沒怎麼樣,便安心坐下來吃早餐,跟諸葛爸聊一下今天有甚麼地方要去,今晚菜吃甚麼等。

諸葛木槿快快的吃完那碗粥,十五分鐘後便說要趕著出門,走出家門後她才鬆了一口氣,身體彷彿好像用光力氣的,走出家門後開始冒著汗珠,真被自己這麼弱的身體打敗,她走在路上時,很認真在思考小菓讓她一起去跑步的邀請……

一來體育課年尾大考是長跑的話,現在開始鍛鍊也好……

二來她也不想常常讓父母擔心。

回到了學校,第一時間小跑過去羽毛球場,遠遠的有一抹身影對她招手,微喘的站在她面前,一臉抱歉說:「對不起,讓學姐妳等了。」

「沒關係,要買這麵包必需早起,早些來到學校也是正常的,快點吃,還溫著呢。」徐盼盼讓她坐下來後送上她辛苦排隊買來麵包,還有在福利社買的一瓶無糖烏龍茶。

「真是溫著,噫,妳怎麼知道我只喝這個啊。」她擰開瓶蓋,先喝一口清清口腔後放到身旁,再打開麵包的包裝,大大地咬一口香軟的麵包。

「嗯……記憶中有幾次在學校見到妳都是喝這個的,所以我在想……妳應該喜歡喝不甜的飲料吧。」徐盼盼歪著頭托起腮子,瞧著她吃得很香的樣子,心裡有股難以形容的微絲喜悅感。

那股微絲的愉快,就像走過盛開的花園的時候,聞到陣陣的花香味,會使人放鬆心情,不再思考複雜的事情,自然流露出的笑容。

咀嚼動作略頓了一頓,回給徐盼盼一個笑容後她根本找不上應接的話,帶了點尷尬的瞥開眼睛,卻瞥見了另一個角落有幾個同是相約吃早餐的男生似乎在偷偷地看著她們,她很肯定那幾個男生的目光一直都投在她身旁的徐盼盼身上。

「學姐……果然啊。」諸葛木槿抱著好奇的也偷偷瞄向那幾個男生的一舉一動,感覺……這時候青春期的男生傾慕女生的舉止還滿好笑的。

「不介意的話叫我盼盼好了,妳在說甚麼果然?」她發現諸葛木槿目光常常往另一個方向投去,她也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察覺有幾個男生對上她的眼後便馬上低頭吃東西。

諸葛木槿用目光示意她看向那邊小聲說:「果然學姐妳是這學校的第一美女,去到哪裡都有男生偷看妳。」

她沒有改口讓徐盼盼有點失望,下次再糾正吧。不過被她口中間接讚美為美女,心裡樂透了卻又要隱藏自己的開心,裝作她不在乎說:「我才不想那麼受注目,人長得不好看一輩子被說醜,可是長得好看也不是太好。」她口不對心,不想承認自己很愛別人說她美。

「也對,如果是我就很討厭了,我不愛受注目。」她無所謂的聳聳肩膀,說醜她自問不到,說美她卻是望塵莫及。

徐盼盼驚心的吞嚥了一下,趕緊把話題移開,聊著其他學校她們會共知道的事情。

在打鈴前十分鐘回到課室,才坐下放好書包,轉過身她嚇了一跳,小菓已瞇眼的瞪向她,臉有點傾前得太近了。用手掌把她的頭顱推回去「怎麼了嗎?表情為甚麼像金田一想不通案情的糾結了。」

「因為見到妳跟徐盼盼一起吃早餐啊!我可以不糾結嗎!認識妳這麼久我才跟妳吃過兩次早餐耶!」幾乎每一次約她,她都說要吃媽媽煮的,要不然媽媽會不開心。

諸葛木槿噗一聲笑了出來,故意用力亂摸她的頭「哎喲哎喲!小菓乖乖,別亂吃醋,妳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不會變的~」放開她後便開始拿書本和功課出來,準備待會行長過來的時候第一時間交上。

此時上課鐘聲打響,打斷了小菓還想來一個抱怨與撒嬌,離開前將她一軍說:「哼,我不管,妳欠我一頓早餐的約會。」小菓嘟起嘴不理會她已瞪大眼回去自己的座位坐下。

無言的諸葛木槿連環眨了眨眼睛,心唸:原來現在流行用這招約女生喲,男生真要跟小菓學起來!

班主任進來之後開始上早課,行長收工課,課長負責收集及點齊再送過去老師的桌面上。這些事情完成後,多半會來一個集體早讀,或是看教學、時事等視頻,偶爾還會給條思考題讓大家回去答題。

早課時間較短,大約半個小時,早課完結的鐘聲響了之後,班主任在離開看向諸葛木槿那方向說:「諸葛同學,待會小息過來找一下我。」

「喔。」被點名的諸葛木槿只好點了點頭,心想是不是又是為了昨天她被籃球K中的事情了又得“深度”談談她的傷口了吧?

唉……

怎麼她幫了人,反倒害了自己呢。

早讀課與第一課之間是沒有小休時間的,所以諸葛木槿在第一課數學課之後,她才在小休時間裡走過去教員室找她的班主任,由於小菓還沒吃早餐,她就沒有陪她一起去。隻身來到教員室,她抬眼瞪住“教員室”這三個字作了一個吞嚥的動作……

大人常說,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這句話如果是套在學生身上的話,諸葛木槿認為一定是生不入這個門口了!

學生之中,只有幾種人才會進去這裡。

第一是好學生,時常來找老師問功課尋學問;第二是被無奈選中或自願當選課代表的學生,他們每天都要來這裡呈交同學們的功課;第三是學生會的人;第四……不用多說,就是搗蛋一群的學生。

而她……是第五類嗎?

她再吞嚥一下,敲了敲門邊,微微探頭進去看一下裡面,她瞧見了她的班主任宋琥蜓老師向她招手。心裡頭有點抱怨班主任太雞婆,這點小傷也要找她過來,抱怨的微嘟起嘴的走到她的桌子旁,小聲問:「老師,妳找我是關於甚麼事了。」

宋琥蜓微微抬頭瞅住她,莞爾一笑說:「不用緊張,找妳來是有幾件事的。第一,當然是想問問妳額頭的傷現在怎樣了?昨天我應該陪妳去醫院的,可是我有會議要開呢。」她目光溫柔中帶了點抱歉。

甚麼了,是有幾件事喲!額頭才是第一件?!

心裡驚訝又害怕到底還有甚麼事了,諸葛木槿怯怯的抖著喉嚨道:「昨天檢查後醫生說沒事,像校醫說的一樣,只是撞正一條筋所以變腫,昨晚塗點膏也消腫了很多,現在若不按它的話就不會痛。」

「哦。」宋琥蜓點了點頭,了解不是很嚴重她就不再問下去,「那第二件事就是……諸葛同學妳轉校來這裡也快兩個月,老師想關一下妳在學校裡的生活有沒有那裡不適應,我瞧妳開學不多久就與梁小菓和龔雯雯相處挺熟的,特別是梁小菓和妳每天都會一起去吃飯,這裡的校園生活……妳會快樂嗎?」

諸葛木槿瞅視著她一臉似乎知道了自己一些事情才問最後那一條問題,心坎快速地穿過了一波的微浪,也輕輕地撞著心口的一個痛處。嘴角努力的扯起來回說:「嗯……老實說我還沒徹底適應這裡的新環境,但能結識小菓與雯雯到目前為此我是覺得不錯。」她選擇避開快不快樂這答案。

她解答不了自己算不算是快樂,回答前者或後者,她都認為不能代表她現在的狀態。

宋琥蜓又是嗯了一聲點了一下頭顱,她雖然才三十,但一畢業就當老師了,閱學生無數的她,怎會聽不出她沒有說出她想知道的答案,看來她得多花點力氣在她身上了。撇開了有點沉重的話題,她嘴角再揚起笑容,目光變得有點俏皮瞧她再說:「第三件事呢……就是妳要在一個星期內選一個社團入社,參與社團活動,我們學校有一個特點是……分數會把社團活動計算在內的。」

她那笑容,看戲的目光,諸葛木槿黑著一塊臉,冷冷道:「怎麼老師一開始沒跟我說過這些事,都開學兩個月了。」現在才去挑社團會不會太遲了!難怪第一天放學後,她見到同學們像瘋掉似奔向操場爭要報入社團活動較輕與較少的。

原來是這個原因!

「哦,是我認為妳先用點時間適應新環境才跟妳說,反正總有社團還有位置的。老師對妳很好喲,已經替妳搜集了還有空位的社團,妳拿回去慢慢挑一下,這星期內要交上妳所報的社團確認書給我喲。」她以一個完美笑容作結尾。

接過那份名單,連瞄的時間也沒有,上課鈴又打響,宋琥蜓拿了本教課書站起來拍拍她肩道:「要去上課了,正好妳下面的課是我的英文課,一起走吧。」

哀怨的跟在她身後,諸葛木槿深深的認清楚前方的班主任不是她外表看起來那麼“善良”、“溫柔”,她連下面課是她的英文課這點也算好了,能搶到班主任這職位的女人真不簡單……

(這裡檸檬要解釋一下,我不知道台灣那邊的教學制度,或教師職級制度,我們這邊的話,以老師來說,當“老師”是最基層職位,薪水換言之是領取最基本的老師薪水,但如果能當上一個班的班主任的話,薪水已經是翻了一倍,所以要做到班主任也是老師們之間很厲害的鬥爭喲!)

午休的時候,她和小菓,還有龔雯雯說要請她吃飯,她們二人覺得昨天沒法陪她上醫院這件感到抱歉。反正有人付錢,諸葛木槿沒所謂的便和她們去到學校餐廳那邊排隊,買了飯餐後挑了個位置坐下開餐。

吃到一半,諸葛木槿從裙子的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攤開來,懊惱的看著上面所有還有空缺的社團名單……

「怎麼了嗎?」吃到滿嘴飯的小菓探頭過去看一下她在看甚麼看到連眉頭皺到解不開的樣子。

「對,妳在看甚麼了?」雯雯也傾前探眼過去。

「妳們怎麼都不告訴我這裡一定要入社團的?」她索性把罪怪責到她們身上,好讓她洩忿!

「啊?妳不知道嗎?我以為妳是轉校生,學校准妳這一年不用入社。」小菓無辜的瞪大眼睛。

雯雯也無辜的點點頭。

直接給小菓一個白眼,她敲敲桌子上的紙,沒好氣的說:「剛才班主任找我有三件事,第一當然是問我的傷勢,第二問我適應了新環境了沒,第三,就是給我這張紙,上面全是還有空缺的社團,但妳們看看啊,全都是豬頭骨,叫我怎麼啃下去!」

小菓先拿起紙快速看了一遍,吐了吐舌,然後雯雯也把紙拿來看了一下,小菓托著腮子看向諸葛木槿提意:「來田徑社啊,順便練跑步,也可以和我一起喲。」

「練跑是可以的,但田徑社裡面的訓練我受不了,我怕頭十分鐘的熱身已經會氣絕身亡。」她有一次在田徑場等小菓訓練後做報告,頭十分鐘她就見小菓和一班人猛跑了三圈,而且速度不慢,她事後問了小菓,她說那只是熱身圈。

「那有這麼誇張!」小菓搥了她的肩。

「雯雯,妳的社團沒人退團嗎……」諸葛木槿投向是工藝社成員的龔雯雯。

工藝社顧名思義就是此社團專製作一些手工藝品,有時候要為學校一些活動製作一些佈置花球等,是一個工作量不多也輕鬆的社團,亦是很多學生都想搶著入的,至於雯雯為甚麼能夠入社,是因為她有一個學生會副會長姐姐之餘,她姐姐也是此社團的前任社長,一早已拜託現任社長收她妹為成員。

看吧,這就是為甚麼說出來社會得靠關係,走正路就只有撞頭!

「別傻了,那有人這麼傻會退社!」龔雯雯皺皺鼻子,把那名單放回去,指指上面的一個叫研究宇宙奧秘的社團好心提意:「去這個社吧,聽說社團活動很輕鬆喲~」她暗自偷偷的笑了。

「真的喔,那為甚麼這個社團還有空缺啊,妳別當我智障呢!這社團一定有鬼!」諸葛木槿瞇眼的瞪住龔雯雯那藏不住的暗笑。

小菓聽了也禁不笑起來,拍拍桌子說:「哈哈哈,對!是有鬼!我聽我姐說,有一個曾經參加過的某位已畢業的學長描述此社團的活動曾經在暑假裡要到山頂守了一個星期,目的就是要等到UFO!學長一開始以為只陪那群熱愛UFO的瘋子傻逼一下就撐過去了,當是去一個野外路營,怎料他第三日已撐不住,閣下一句他要退社就閃人,原因是,他說那群瘋子竟在山頂上畫所為吸引UFO的圖案,還有要脫光光的一起念咒語!」

「脫光!」諸葛木槿聽到了重點!「那這社團有女的嗎!」

「傻喔!當然是沒有啦!」小菓笑得誇張。

諸葛木槿鬆了一口氣,也對,這瘋狂的行為怎可能有女生加入!問題又翹回來了,她到底要挑甚麼社團,名單上不是女子藍球部、田徑部、網球部等等,全都是吃力不討好的社團。

「不想脫光就只有選這個了,妳可以和我姐姐一起喲!」龔雯雯裂嘴笑指。「我跟我姐說一聲,她會照顧妳的,雖然…….學生會的工作量真不是人幹的。」她上一年曾經也因為姐姐所以進了學生會當一下助手,可只是助手都累死她,今年她第一時間跟姐說她不要再進學生會。

「妳又當我傻B。」諸葛木槿深深的翻了個白眼,「上面空缺上寫是會長秘書,妳姐是副會長,我想總有時候妳姐是罩不了我吧!這空缺看似很好,但…….它有它空缺的問題所在。」諸葛木槿第一眼看名單就把這會長秘書這空缺給忽視掉了,一來它一定不好幹,二來……

她一想到秦納澄就是會長的話,使她怯場了。

「木槿,看上面的社團,就真的只有這個空缺較適合妳啦,妳跑又跑不了,平常體育課妳做多一點劇烈運動就臉色蒼白得教人擔心。認了吧,至少昨天會長陪妳去醫院做檢查,又不是不認識,加上雯雯的姐姐也在,考慮一下。」小菓也理性地分析指出選入學生會好的一面。

諸葛木槿沒給回應,她默默的吃著飯,目光總是不經意的看向   “學生會──會長秘書”這一列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