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二

第二章

不知道甚麼時候,諸葛木槿三不五時會遇到…..徐盼盼以及她身邊的三大護法。

所謂一不離二,冤家路窄,大概就是這麼一會事。

由於之前是諸葛木槿存心找碴在先,即使遇上三大護法會故意走過的時候撞她,出言嘲弄她,甚至分明瞪死她,她也可以接受;校園學霸這些事,每一間學校都會有這種人,如果能夠忍一忍海闊天空,諸葛木槿也不想把事情越弄越複雜。

往往那個校園學霸,並不是往息事寧人的方向及目標進發,她們這類人,就是妳惹上了,她們就會記仇一輩子,直到有一天,妳跪在她們面前說一句知錯了,再以後見到她們就得逃走,她們才滿意歡喜。

每週三,是諸葛木槿那一班的體育課,全班在操場上集中時,不少人已發現有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在藍球場那裡也集中起來。

其實這都沒所謂,學校地方小,總會有不同班級被安排一起上體育課的,諸葛木槿也這麼想的,但眼尾餘光已瞄到很熟悉的三大護法以及總在其中的徐盼盼,雖然有點倒楣,不過體育課是各自在上的,應該不會有甚麼可以交集。

一輪的熱身運動,諸葛木槿全身是熱燙著,也冒出了汗珠,跑完有一個羽毛球場大小的範圍二十個圈,少運動的她停下來的時候已經不斷喘息,身旁的小菓則只是輕微呼吸急促一些些,她笑笑的拍拍她的背嘲諷說:「叫妳提早起床跟我一起去跑步的啦,看妳太弱了,聽說這一年的年終大考是長跑喲,妳這體力能合格嗎?」小菓改為撫順她的背,替她擔心。

「不會吧……妳聽誰說的?」諸葛木槿微微哀號。

「我姐啊,她比我大一年級,上一年我記得她最後體育大考跑到唇也白了,放學時還要我陪她回家,幸好剛好合格,我想想……妳可能比我姐體能還差呢。」小菓輕扶著她站回去她們隊中。

體育老師掃了一眼,見他們都站好了,扯開了嗓門說:「今天由於要跟高年級的班一起上課,所以我已經跟吳老師相討了如何上課,由於他們這個學期中也會考到定點射籃這項目,上一次我也跟你們說了,兩個星期後的體育課就我們也要測驗大家的籃下投射,故待會我們兩班會一起在籃球場排隊練習,裡面有四個籃板,算起來大家可以有三到四次的射籃機會,要好好把握練習。」

體育老師一聲令下,全體學生轉了九十度,面向了籃球場方向,然後順便鍛鍊步操的走進去。小菓扯扯排在她前面的諸葛木槿小聲道:「怎辦,護法她們已經在笑了!我們今天怎麼這麼倒楣啊!」

「我認為我們倆放學後要去廟裡拜拜。」諸葛木槿內心翻了個白眼,這是神馬的發展劇情,是超級爛的小說才會發生的。

「也好,那說定了,放學後去土地廟那裡拜一拜吧,聽很多人說還滿靈的。」小菓認真的說。

諸葛木槿更是無奈,她的幽默怎麼小菓永遠都不懂她只是在說笑呢!

在兩位體育老師指揮下,兩班人均地分佈在四個籃球板之下,大混亂的分裂當中,諸葛木槿也能對上徐盼盼以及其中一個護法,她眼觀小菓也排在另外兩個護法的一隊裡,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下……

冤家宜結……媽的真的不好解!

又在老師嗶嗶兩聲響聲後,排第一個開始投籃,排第二的則負責看時間。很快一分鐘過去,又輪到第二位,過程中沒甚麼特別事情,諸葛木槿也放鬆了心情,看來徐盼盼身旁的護法在老師法眼之下也不敢亂來。

由於是高年級先排,所以不一會已經排到護法一號──傅嘉美,她從前面的拿到球站好,另一個人喊開始之後,她便開始拋到籃框裡;諸葛木槿嘴角抽笑,她笑的是……終於找到一個比她還差勁的了。

看小菓還敢不敢笑她運動神經很爛!

傅嘉美投得爛也算了,她最後抱著放棄的態度,亂丟上去,最後那秒那個球丟太用力了,撞上籃框之後反彈力很強,亦可能是她們四個人平常作孽深重,球的彈回方向直線往徐盼盼那兒飛過去。

已聽到有女生尖叫,徐盼盼也閉目尖叫出來,雙手擋臉,只能靠臉吃飯的她倒真有自知自明。

沉實撞上皮肉的聲響回蘯在諸葛木槿的耳裡,被撞上眉角吃了一拳的刺痛過後卻是麻痺似的痛楚。剛才在千鈞一髮之間,諸葛木槿仁慈的跑了上前檔在徐盼盼的前面,所以眉角把這個深水炸彈直接吃了。

「啊!木槿,妳眼角好像腫了!要不要去看醫生啊!老師!老師!」坐在她鄰近桌子,平常也有跟她聊一下天的龔雯雯看到她眉角有點擔心,不管本人的意願,邊喊邊跑出去找她們班的體育老師。

諸葛木槿扶著眉角轉身,對著徐盼盼皺眉小聲問:「妳……有沒有怎樣?」她剛才在退後的時候好像踩到她。

「盼盼!妳沒事嗎!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料到球會往妳這邊的。」傅嘉美臉都綠了,她走上前輕扶著徐盼盼,徹底無視了吃了她這球的諸葛木槿。

諸葛木槿內裡翻個白眼,好一株牆頭草啊!

「我沒事……嘉美,不用那麼緊張。」徐盼盼從驚魂中回來,她硬扯出笑意先安撫傅嘉美,再微微抬頭小聲道:「妳看起來…..很痛的樣子……眼睛還看得清楚嗎?」

諸葛木槿想說她沒事,卻被從遠處衝過來的小菓打斷了「木槿,妳沒事吧!啊!妳眼角那兒腫了個包!去校醫那裡看看吧!」

她想說沒事不用去,怎麼所有人都選擇這時候來煩她呢,兩個體育課老師也趕上,高年級的體育老師繼續指揮秩序,諸葛木槿的體育老師則拉她到一旁,觀察她的眉角,他皺一皺眉說:「得去校醫那裡先檢查一下,妳跟她是朋友?」他看向小菓問。

「嗯!」小菓努力點頭。

「那妳先帶她過去,下課後我也會去看一下。」老師吩咐之後便到籃球場裡指揮。

兩個人安靜的一起走到了醫務室門前,默契的互看了一眼,彼此笑了,「進去吧,謝謝妳陪我,其實……我有點怕去類似醫院的地方。」

「哈哈哈哈!太不像妳了!」小菓笑指。

「唉,那在妳眼裡我又是怎樣的?」諸葛木槿回眸打算瞪她,怎料受傷的左邊才用了點力就扯到很痛了。「啊……痛死了。」

「妳有沒有怎樣啊。」小菓一臉認真的問。

「還好啦。」她嘆聲回道。

「妳們怎麼了嗎?」女校醫從整理藥物中轉身,很快發現其中一個學生眉角受了傷「同學,過來給我檢查一下,是怎麼受傷的?」

「被球擲到的啦。」小菓一想到朋友受的傷是因為徐盼盼,語氣中帶著憤恨。

「OK……同學,忍一下,腫得很厲害,都瘀黑了,可能是撞到眼筋……」女校醫用力推揉,諸葛木槿痛得叫了出來,頭顱一直縮後「很痛!!!!醫生!很痛!!!停手!!!」她害怕的掙扎,一幕幕可怕的畫面浮到她腦裡。

她拼命的掙扎,女校醫停下來抓住她亂推的雙手,命令小菓說:「妳從後抱住她,不要放手,現在一定要推揉一下才會散瘀血的!」

小菓茫然的只能點頭,她從沒見過諸葛木槿有這麼大的反應。她坐到她身後把她鎖住,女校醫塗了點去瘀膏在指尖,再次往她腫了的眼角適當地推弄,不一會見效了,黑瘀又腫的地方有稍微退了一點,女校醫才停手。

「沒事了、沒事了。」女校醫示意小菓可以放開她。

「可惡!」諸葛木槿眼淚滿臉,她討厭自己的懦弱。

「那個女孩不怕痛的,妳還小,以後有些事會比皮肉上的痛更痛的。」女校醫莫名的說著做大人的苦楚與道理,她脫下手套跟她們二人說:「妳躺下先休息一下,如果眼睛有看不清楚要馬上跟我說,這位同學就留下來陪陪她。我先出去一下,待會回來。」

女校醫出去後,諸葛木槿全身好像沒了力氣的躺到床上,小菓則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兩個人太安靜了,小菓打算說點甚麼。

小菓瞄一眼她,不解問:「妳剛才為甚麼替徐盼盼檔球了,她的護法總是拿妳麻煩,球擲在她臉不是很好嗎!毀了那張虛假的臉!」

雙手自然放到頭顱後枕著,對於小菓的問題,她想了幾秒就有答案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妳沒聽過嗎?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啊,小菓。何況……」

她頓了一頓,有點累便閉上眼「徐盼盼也沒做甚麼特別壞的事啊,動手的都是她的護法,我不管她心裡是怎樣想,她本人沒實際行動惹到我,剛才的情況也危急,身體自然便走上前替她吃了這球餅,說為甚麼要檔,我也不清楚真正原因了,是危急反應吧……大概。」

話題莫名終結了,小菓沒有再找話題,靜靜的就安坐在哪兒,讓她可以休息,目光隨之從她臉上飄開,飄來飄去,飄到醫務室那排小窗外的藍天……

醫務室門外,屹立著一抹身影,她默默的已站了一些時間,最終還是選擇默不作聲的轉身離開。

心底的某處,漸漸地發燙,那是屬於春青的專屬品,它正在醞釀、發酵。

鐘聲打響,驚醒了才剛進夢的諸葛木槿。

她睜大眼環視陌生卻帶著消毒藥水味的周圍,慌忙的對上了小菓也惺忪的臉,心才安定下來,也想起了發生了甚麼事才讓她躺在醫務室裡床上。唰一聲,醫務室門被女校醫推開,她身後還跟跟她們班的體育老師。

「諸葛同學,有沒有覺得頭昏或是眼睛看不清楚?」女校醫拿著小電筒走來床邊,照向她受傷了的眼睛,看了幾秒便關掉,指尖很輕柔的按壓受傷的地方。「痛嗎?」

「還有點痛,不過沒剛才那麼痛了,腫是退了嗎?」諸葛木槿明顯覺得眉角上那種脹痛減退了不少。

「嗯,消退了不少,不過妳放學之後得去醫院掛眼科看一下,安老師也通知了妳的家人,妳跑不掉的,還有,明天要帶眼科的資料過來作為證據。」女校醫遇過太多狡詐的學生,學生在校內受傷,若處理不當日後有甚麼事發生,學校是負不起責任。

「我也會跟妳一起去的。」安老師補上。

「安老師,你不用跟我一起去了,校醫都說要我明天帶看醫院險眼的資料回來了,還通知了我的家人,除非我有孫悟空的飛雲,要不然我都跑不掉的啦。」諸葛木槿絕望的哀嘆,如果安老師還跟她一起去,她會定這天是人生最倒楣的一天。

「妳的父母會來接妳放學上醫院,怎樣我也得和妳父母見上一面,那我才安心的。」安老師願意退一步作為協調。

「好吧,隨你們。」聳聳肩,諸葛木槿腦裡又想起了某些日子。

去醫院嗎……

諸葛木槿變得沉默起來,她問准了校醫之後坐起來,穿回運動鞋子,跟兩位老師道別後便和小菓回去上課。

走回去課室的路上,小菓問:「妳討厭去醫院?」

「誰會喜歡去那地方,會去醫院表示妳有毛病,妳有機會死掉。」諸葛木槿對她翻了個白眼。可一抽動到受傷的那眼角就有點痛,害她白眼翻得不太順。

「說甚麼鬼話啦,發神經!」小菓沒好氣的吐吐小舌。

「那我說的是不是事實?」諸葛木槿露出她是對的嘲諷笑意。

小菓啞口無言,她又說得……沒錯。「我也陪妳去醫院,這樣總行了吧!」

「謝謝喲!」諸葛木槿真心的道謝,也誠心地用力捏小菓肉肉的臉頰「哎喲,何時變得那麼體貼了。」

「好痛啦!木槿!」小菓拉開她的手大叫。

「哈哈哈哈~我看到老師走出職員室了,快跑啊!要不然比老師遲的話會很麻煩!」她說時便小跑起來。

小菓看著她遠去的背影,也趕緊跑起來,可她感覺到……

諸葛木槿不想再提起醫院的話題,她是有多討厭上醫院了?

放學的鐘打響了,諸葛木槿在收拾書包的的時候,小菓第一時間走過去警告「喂,諸葛木槿,妳別偷跑,哎喲,我答應陪妳去醫院現在我又去不了!妳不要生我的氣喲!好歹我讓龔雯雯陪妳,所以……等會檢查乖乖別哭喲!」

「可以了啦!別再這張臉了!」伸手捏她的臉,小菓拼命掙開。「我爸媽剛才傳簡訊過來說已在校門口,怎樣也跑不掉的,其實也不用麻煩雯雯。」

說人,人就過來了。龔雯雯急忙的跑了過來,滿臉歉疚的「對不起,我原來待會要練習,快要比賽了!不過我想到可以陪妳去醫院的絕佳人選喲!妳在校門口先等會!我過去找她!」

「啥!」諸葛木槿茫然的站起來,待雯雯跑出了課室她才背起書包追出去,可是已看不到她跑去哪了。「其實……不用麻煩……唉,怎麼上個醫院好像要告訴全校人知道似的?」

小菓隨後也走了出來,拍了拍她的肩「放心,雯雯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一定找一個適合的人和妳一起去的。我要回去社團了,妳要照顧好自己。」

諸葛木槿嘆聲看著小菓也走了,突然感到寂寞,她一個人慢慢走去校門口,爸媽已經在門口處那兒對她揮手,發現她眼角貼了塊紗布,作為天下最疼兒女的父母緊張又心疼的上前。

「還痛嗎?眼睛看得清楚?」縱然校醫已跟他們說明過情況沒怎樣的,但作為父母就是害怕女兒有甚麼永久的殘害。

她知道爸媽在擔心甚麼,不想笑的諸葛木槿此時也硬扯出笑容來「沒事,只是有點痛,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就知道我健康得很呢!」她輕輕撫著有點神經緊張過頭的母親,已經忘記龔雯雯讓她等她的替身來。

「那走吧,我剛才已經預約了醫院的眼科。」諸葛爸眼裡溫柔也帶了點擔心。

「嗯!我想快點做完檢查快點回家做功課,今天各個老師都太有默契,全都有功課。」她輕笑的左右摟住父母往校門口走出去。

「等等!」一聲大喊,止住了三個人的步伐。

樓梯那處有人氣喘的跑下來,那個人跑到他們面前的時候,最震驚的莫過於諸葛木槿,她皺眉又疑惑「學姐……妳是在叫我等等嗎?」

秦納澄急喘得只能猛力點頭,她調整了些呼吸後才氣喘說:「哈……哈…….雯雯剛才…….哈哈……來找我…….說…….說……妳要去醫院…….想我…..陪妳……一起去…….」

「嗄?所以妳想也沒想就答應啦?誰都可以叫妳做事嗎?」多不邏輯的發展啊!怎麼有人叫她,她就照去醫院了。

「不是,雯雯是我好朋友的妹妹。她剛才來拜託我,我想著放學後也沒事做,就過來了。」秦納澄終於緩了口氣,腰子站直,目光看緊對方。

心口莫名有點甚麼在飄浮,諸葛木槿弄不清那是甚麼樣的感覺。

「還真……好一句沒事做……其實不用的啦,我爸媽會陪我過去,何況我跟妳也不熟,妳回家吧!不用麻煩了。」諸葛木槿不打算讓她一起去,那太奇怪了!

「我跟妳是不熟,但要熟起來是需要一個認識的過程,何況我也是以學生會會長名義去關心同學們的情況。」秦納澄強硬起來是說不過她的,她就是有這固執的一面。

「哦喔…….還用學生會會長壓我……」諸葛木槿好笑的點頭。然後她爸媽聽到她是學生會會長,也同意秦納澄一起跟去醫院。「爸媽,太麻煩別人啦!」

「不會的,伯父伯母,我功課都做完了,回家也只需要溫習,我也打了電話給家裡知道會晚點回去的了。」秦納澄已做好萬全的準備。

「可是!」

「別說了,木槿,我們快走,預約時間快到了!」諸葛爸止住了還想掙扎的女兒。

無奈之下,諸葛木槿被迫答應秦納澄一起跟過去。

「諸葛木槿!等等我!」

誰啊!諸葛木槿當下翻個白眼,沒好氣的回頭。

「我也想陪妳去,可以嗎……。」徐盼盼雙手捏著,一臉尷尬小聲說:「都是因為我…….才讓妳受傷的…….」

回轉看到是徐盼盼,諸葛木槿很想問一下她們……

現在是演著那一齣戲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