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你在我的桌上亂畫些什麼啊!」

黃昏時分,西下的夕陽映著澄黃色的絢麗色彩,奮發向上的莘莘學子也從圖書館門口踏往回家的路。

相反的,教室裡頭關著燈,窗外的彩霞將課桌椅分成了明暗兩種對比,男孩坐在椅子上興致勃勃的拿著奇異筆在木桌上塗鴉著,不巧,被主人逮個正著,只好落得挨罵的下場。

從後頭將筆給抽開,女孩看見了令她臉上微熱的一幅小圖,由三角和一豎勾勒而成的傘在木桌上更為顯眼,傘的左邊已寫下了杜清垣三字,右邊卻是空白,顯然是她抽筆的時間有些過早。

等等,她這是在期待嗎?怎麼可以這麼容易被他牽著走呢!可惡。

「欸,既然筆在妳手上了,就自己填上妳的名字吧!」

勾起嘴角一笑,黑鑽般的瞳孔彷彿能擒獲人的神智,被他盯著看,女孩失神了好一會兒,回過神後,她鼓起了雙頰,羞窘的將筆蓋給蓋上,拿著壓在他身後的她的書包準備起身離去。

他卻像是磁鐵般的長手一伸攬著她的腰將她又吸了回來,不管她在他的身上如何敲打,他仍然不為所動,還是笑著望著她。

拿他沒輒,只好妥協,女孩拿起奇異筆在傘的右側添上了自己的名字,木字還未一撇,脖子傳來一陣搔癢,原想回過頭制止他的幼稚行徑,誰知道轉頭之際對上的是他深情的雙眸。

昏黃的燈光讓只剩鼻尖的距離更添上一股曖昧,女孩在男孩閉眼前別過了頭,血液瞬間衝上了腦門,紅了耳朵和臉頰,低著頭繼續將自己的名字給完成。

「挺聽話的嘛!」

將吻落在她的後腦,清垣的一陣輕笑讓女孩此刻想找個洞給鑽了,擺脫清垣的箝制,她背起書包頭也不回的往教室門外跑。

剛才的社團練習流了滿身汗,她只想要好好的沖個澡,早早的上床睡覺,其餘什麼的都不想再想,就連那個莫名其妙的人亦是。

「呵呵。」

她的快步離去,在清垣眼裡好似一部搞笑片,那女孩明明就已經成為他的女朋友一個月有了,卻好像還沒能很快適應,遇到他的調戲,她老是燒紅了臉頰,不過這樣才逗趣是吧?

楊羿琴三個字寫的工整,反觀傘的另一邊的名字簡直慘不忍睹,他用手撫過靜躺在桌面的文字,以前總認為畫個傘就能將兩人的緣份給緊緊牽住,傻傻的卻能義無反顧的愛情,哪裡會知道現實生活裡,愛情只佔了其中一部分。

「是誰在那裡?」

「糟糕!」

澄黃色的光芒在不自覺間沒入山下,一道微光從門邊照了進來,清垣彎下身子躡手躡腳的往前面的門走,輕靠在門邊等待巡邏的校園警衛的下一步動作,不管如何就是不能被他抓到,要不然明天就等著去訓導處找主任泡咖啡聊是非了。

「怎麼還不快走!」

聽著腳步聲在走廊上反覆踏步著,清垣在門裡頭暗罵著他的不是,他有些焦慮的咬著手指甲,要是被鎖在裡頭怎麼辦?

不像新一棟的教室是內外的喇叭鎖,這一棟的老舊建築是要有鑰匙才能從外打開的,如果真的被關在裡頭,就真的只能在教室裡睡上一天了,越想越覺得不對,清垣深吸口氣,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開拉門往校門口狂奔。

「是誰!報上你的學號姓名,我讓主任跟你泡咖啡。」

「誰管你啊!不跑的是笨蛋。」

對著後面追上來的警衛豎起了大大的中指,清垣急忙跨上腳踏車後揚長而去,剩下的僅是因為遠離而越顯得小聲的叫罵聲。

好不容易擺脫了警衛的追捕,清垣頓時心情大好,刻意的繞了個彎進了附近的市集買一包五十元的飛機餅乾,跟著腳踏車行駛的方向晃啊晃的,清垣哼著歌往家的反方向前去,他不顧周遭鄰居的感想,沿路上蛇行的穿梭在小巷,終於到達目的地。

「楊羿琴,妳下來。」

雖然清垣有手機,但不知怎麼的他就想大喊她的名字,好像喊的越多她就會多愛自己一點似的,用盡了丹田的氣力喊著,因為他知道,只有這樣羿琴才會用最快的速度跑下來見他,看著二樓窗簾縫隙間的注視神情,清垣佯裝沒見到的繼續吼著。

「幹嘛每次都要這麼大聲的叫啦!是怕鄰居不認識我是不是?都已經高二了,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幼稚!」

用手摀住清垣的嘴,羿琴一見面就是一陣數落,明明兩人的家就在不同的方向,清垣幹嘛老愛往這裡跑啊!看著他的笑顏,她有點想笑,自己也真夠傻了,男朋友找女朋友難道需要什麼理由嗎?可她就還沒適應啊!這可怪不了她。

「那是因為我想見妳啊!」

眨著他裝的小狗眼,清垣用手將腳踏車手把掛的餅乾往她的懷裡一塞,順道將她的小手給拿了下來,羿琴看著手裡的餅乾感到不解,難道就為了這個跑一趟,那這男人也真夠莫名其妙的。

「嗯?」

「我走啦!掰。」

清垣富饒興味的看著愣在原地的羿琴,舉起手在她的頭上摸了摸,她下意識的抬頭一望卻讓他偷了個吻。

心滿意足的清垣在踏動腳踏車前回頭望了站在門口的羿琴,果不其然,整個臉紅的跟蘋果沒有兩樣,揚起壞笑,腳一踩的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回家的路上比想像中遙遠和顛簸,清垣正覺得奇怪之處,耳邊便又傳來了叫喊聲,他應該還沒興奮到出現幻聽才對啊?怎麼有個人一直先生、先生的叫呢?

「你可終於醒了,先生,沒有人告訴你這棟大樓大樓要拆了嗎?怎麼還不要命的在這裡睡覺,我看你穿著也不像流浪漢啊!先生沒事趕快回去。」

還未搞清楚現況的清垣只呆愣在原地看著對方的唇瓣不停的開闔著,約莫三秒的時間,他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的一切都是夢,清垣神情有些落寞,他起了身,也不管對方和他說了些什麼,逕自的向門外走去。

是他自己傻才會認為過去的事情會在重來一次,清垣回眸望著那個門上的班級牌子、塗滿塗鴉的白牆,甚至是地上翹起來的木板,沒有用的,即便油漆可以蓋過那片塗鴉,時光卻永遠不會為了他而倒轉。

如果可以倒轉,清垣最想回到遇見羿琴的當下,再一次的向她問好,再一次的珍惜著她,然後就這麼的活在那個時刻裡面,只可惜,他不能。

紅燈停,回程的路上他牽著腳踏車走著,霓虹燈在街上絢爛,人潮在路口流竄著,到處都是牽著對方手的情侶檔,而他在其中更顯突兀,清垣沒有多想,只是望著他們的身影在心裡嘆了口氣。

「欸,他好像是那個有名的花店老闆。」

「好像是欸,我好想跟他買花。」

周邊的喧嘩聲都進不了他的思緒,清垣絲毫沒察覺自己成為周遭人的話題,他只感覺好像身邊被圍了個圈,無法向前跨一步。

「你還好吧?」

十年來,頭一次有人這麼向他問道,一股莫名的情緒讓人鼻酸,清垣茫然的看著眼前遞著白色手帕的女孩子,她的笑和記憶裡的那個人神似,他下意識的伸長手想摸她的臉,卻在驚覺自己的失態後加速往另一個路口前進。

這裡,不是他該停留的地方。

「你等等啊!這是你的東西吧?」

步伐緩慢,將沿途的美景都擱在天邊,清垣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回到了家,他將腳踏車停放在花店門口,拿出了鑰匙準備進家門時,一陣叫喊聲吸引了他的注意,眼簾裡倒映的是她因為追趕而漲紅的臉,她手上晃動的東西使他紅了眼眶。

一串花瓣的小吊飾在她手上顯得精巧,那是羿琴留給他的東西,他怎麼就這麼不注意的給弄丟了,接過小飾品的清垣感激的直問著對方要什麼做報答,而她的回答令清垣愕然。

「我要你快樂。」她說。

語落,人旋即轉身就走,背影消失在轉角的街口。

彷彿世界重新灌入了聲響,清垣不解的笑了,搞不好這女孩是羿琴從天堂派下來的天使也不一定吧?

她們之所以相像,都因為擁有顆柔軟的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