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手機叮咚叮咚響,清垣皺著眉想道是誰一早在擾人清夢,伸長手勾到了放在床旁櫃上的白色手機,半瞇著眼像是隨時會睡著般的滑動著散發微光的螢幕。

半夢半醒的點開了吵鬧的源頭並關上鈴聲提醒,都怪自己忘了關上一個月前才加入的聊天族群的提醒,哎!自作自受啊!

督見一旁擺滿大小酒瓶的白色玻璃桌,清垣不禁失笑,每年只有一天他允許自己可以肆無忌憚地喝酒,因為想她。

酒可以使人醉也能讓人清醒,昨日藉著酒精的催化,彷彿在眼前浮現了她的模樣,一身天空藍的連身裙隨著轉圈而擺動成好看的弧度,伸出手向前一揮,沒用的,他分明就知道自己抓不住,卻仍然為此紅了眼眶。

「妳真詐,誰准妳先離開的。」清垣在嘴邊喃喃自語著,他多渴望這一句話能有她的回應,可惜沒有。

起了身,清垣搖晃不穩的走向了那張桌子,為了確定瓶子內的酒都已見底,他舉起玻璃瓶往嘴邊送去,上下滑動的喉結將剩餘的酒給嚥了下去,解開自己襯衫上的第一個鈕扣使自己感到自在點,接著他開始著手整理著杯盤狼藉的桌面。

看著一罐罐酒瓶在塑膠袋中排列整齊,清垣抹了抹滿是鬍渣的臉且拖著沉重的步伐往浴室準備梳洗。

看著眼前那個頭髮雜亂、神情呆滯的男人,如果說那不是一面鏡子,清垣肯定會認為有個失業的中年男子私闖民宅。

從牙膏末端向前推將牙膏擠在牙刷上,清垣握著牙刷上下清洗著自己的齒貝,望著自己那副狼狽的樣貌,他輕瞇起眼端詳。

有多久沒好好看看自己了呢?在她離開後,嘴角的笑容好似少了些,反倒是額頭的皺紋增添了不少,已經十年了呢!有些事情依然不曾改變,比如對她的思念。

用一旁擱著的毛巾擦嘴,清垣拿了件隨意的T恤和牛仔褲進了淋浴間,水嘩啦嘩啦的從蓮蓬頭傾瀉而出,閉眼享受早晨片刻的寧靜,雙手沾了洗髮乳在頭上肆意的抓著,如果此時有她在又是怎樣的一副光景呢?想必很幸福吧!

待清垣全身都梳洗乾淨後,他旋即走到廚房的琉璃台邊料理著自己的早餐,一個人,沒有誰在一旁看著,他自己就這麼的在傷痛之間遊走著,即使十年了,他卻依然沒辦法放下對她的執著,回憶是個大黑洞,令人難以從中抽身。

懷念也好、難過也罷,全都是為了某一個人。

嘴裡叼著吐司,眸裡投射著螢幕上的文字,快速瀏覽著上百條未讀訊息,清垣扯了個難看的笑容想道,這群人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幼稚啊!

「我們來辦同學會好不好?」

「好啊!好啊!什麼時候辦?」

「真期待呢!我們都已經十年沒見面了,不曉得大家有沒有變。」

「你們說呢?我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

「真的假的,我現在還是個苦命的單身女郎,有沒有人願意娶的啊?小妹願意嫁了,快點把我領回家養吧!」

「選我選我。」

「在一起在一起。」

此起彼落的起鬨聲彷彿在眼前真實上演,清垣笑看著Line的聊天內容不打算發話,從前那個手機不普遍的時代和人失去聯繫是一件簡單的事,可是看到昔日的同學還能跟以前一樣打鬧,令他深感欣慰。

如果羿琴也能在就好了呢!他想。

「今天就放自己一天假吧!」

快速收拾桌上使用完的餐盤,清垣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似的拿起擱在酒紅色沙發上的外套向樓梯口走去。

「不好意思哦!今天不營業。」

走下樓後,原先欲翻轉著門上的休業牌子,卻瞧見了早已蹲在角落多時的高中生,他央求清垣無論如何都要替他包上11朵紅玫瑰,見他眼裡堅毅的模樣倒與自己當年神似,旋即轉身熟練的替客人包著花束。

「今天都是我不好,忘記女朋友生日了……」

到店裡頭的客人多半會闡述著自己的故事,這也是為什麼清垣會開花店的其中一項原因。

可以藉由他們的愛情來填補自己的遺憾,每種花都有它所表示的特殊含義,而送花的舉動正是把自己的心意給傳達出去,不論對方接受與否,至少都不再是自己背負著一段愛戀。

「給你吧!下次別再忘了。」

「我知道了,謝謝。」

向那名少年揮別後,清垣替他店裡頭的花澆著水,即使沒有營業也要好好的照顧,他拿著手上的噴灑器給四周的花兒水分,看著它們從花苞綻放開來的模樣,像極了她臉上的笑靨。

回想起以往猶然記得那個被花刺刺到哇哇叫的青澀少年,為了她喜歡花而開始埋頭鑽研,而今別有一番成就,也該歸功於她吧!

「時間過的真快啊!妳能稍為我停留嗎?」

回頭確認自己有關上門後,清垣看著店門上掛著的店名失神了好一陣子,想當初自己會開這間花店絕大部分的因素是因為她,她的夢想是成為花店老闆,將幸福送給他人,卻因為一些外力原因而無法達成,於是他給了她承諾。

「放心吧!我會替妳完成妳的夢。」

不是我愛你,也不是其他動人的句子,她離開前,他雙手握住她的小手,在她的耳邊輕說,可她只眨了眨眼的示意,這份溫暖卻依然殘留在手中,於是他在大學畢業後便開始了他的花店生意。

幾年來的努力也沒有白費,這間名為《戀。念》的花店已在這座城鎮打響名號,網路上也有驚人的銷售紀錄,甚至還有人慕名前來呢!只不過他們都知道住在這兒的花店老闆是看心情開店,有時候想要買他的花還不一定碰的上他。

微風吹動著他的髮絲,他在風中輕哼著小調,跨上腳踏車的他往他想去的地方前進,清垣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倒映在黑色眼眸的是間高中學校,他摸著大門口柱上的熟悉名稱感慨著。

經過歲月和風雨的摧殘,上頭的金色烤漆早已被鐵鏽取代,清垣懷念的看著自己以前念的母校,感嘆著物是人非。

「連你也要消失了嗎?」

此時,一陣風將傳單往清垣臉上貼,看完內容的他神色有些黯然,上頭大大寫著一週後拆除明皇高中的字樣,令他心頭一緊,沒想到自己竟然只剩下一個禮拜能和它相處,到底為什麼上天要把他周邊擁有的都剝奪呢?他想。

長腿沒有因為那陣不快而有所停留,清垣有如找尋著什麼東西似的直往裡頭奔去,空無一人的長廊、長滿灰塵的窗戶和壞了的門把通通都映入他的眼裡,他不管校門口的告示牌上寫了長篇的警告標語,一心只想趕快找到那間屬於他的地方。

終於在某間課室前停下了步伐,看著門牌上被亂塗鴉一通的數字,清垣笑了,那個曾有他存在的地方沒變,因為門打不開,他索性就從旁邊的窗戶給翻了進去,手指輕撫過一張張被蛀爛的木桌,從講臺上算著第幾排的第幾個座位坐著。

看著桌上還有被自己拿奇異筆亂寫的愛心傘,他不管桌上的灰塵有多厚,逕自的趴在木桌上,指尖還不停在傘下的兩人名字中間打轉。

這是羿琴的木桌子,那時的自己因為調皮老以欺負她為樂,哪知道對現在的自己來說,能在一起會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情。

「我回來了。」他對著自己說道。

總告訴自己再一下下就要振作,卻又迷失在回憶的路口,窗外的風吹來的是如細沙般的灰塵還是歲月的探究,他不得而知。

緩緩的闔上了雙眼,倦容在風中得以釋放,微微上揚的嘴角猶如找到了他想要的,靜靜的趴睡在木桌上,沒人打擾,如果時間能在此刻停歇就好,他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