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我要你快樂。」

一日之際在於晨,清垣推開了窗享受著微風和陽光沐浴在臉上的清爽,捲起手上的袖子,感受著一天美好的來到,驀地,耳邊響起了那女子說的話語,奇怪的是,明明是沒曾見面的陌生人,卻產生了一見如故的錯覺感。

是什麼呢?想不起的記憶如被擦拭過的筆記,再怎麼用力掩蓋,總還留有不明顯的痕跡,只是暫時忘記。

啜了口拿在右手的咖啡,清垣愜意的靠著窗邊向外望,沒有朝九晚五的忙碌生活,一個人獨自打理著位在轉角處的花店,寧靜而簡單的日子對怕麻煩的他來說是再好不過,只是總感覺缺少了什麼?

空空的,沒辦法被填滿的心似一個會使人向下墜落的黑洞。

叮咚!叮咚!不斷傳來的門鈴聲劃破了他的思緒,清垣順著視線從窗邊向下看去,一名身穿白色制服搭上藍色條紋領帶的少年站在了他家門口。

瞇著眼,他試著從記憶裡找尋著眼前熟悉的人影,是了,是前幾天要求他包11朵玫瑰的高中生。

清垣腳下踏著階梯,抬起手看了手錶上的指針轉動,八點零三分,本該是學生上學的時間,他怎麼會還在門口徘徊呢?

不會又是來買花給他女朋友吧?腦裡閃過的是對那人的揣測,畢竟青春的學生時代裡,誰沒有過那一點粉紅的心事。

悠悠的走到那個少年的面前,對於前者又是鞠躬又是自我介紹的模樣有些愕然,他這個老闆怎麼不曉得自己要招募員工?

「老闆你好!我叫江允豪,我想應徵花店的工作。」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在徵員工。」

「可是,門外的牆壁上有貼傳單呢!」語落,像是要給清垣證據般的轉身向外頭走,門的開闔之際門上的透明風鈴輕聲作響著。

有人說,風鈴象徵幸福的到來,清垣則不疑由他的將它掛上,即便幸福沒有降臨在他的身上,他也要將幸福分享給有愛的人。

「……」

按著允豪的步伐走出花店,幾步之差的距離,清垣撕下了張貼在店旁白色柱子上的粉色傳單,定睛一看,他險些失笑出聲,這分明是隔壁麵包店的職員培訓,哪裡是什麼花店的徵人廣告,這少年如果不是近視了,就是有什麼特別的目的,他想。

花店小小的,一直以來都是只有他一個人在經營著,比起賺上多少錢,清垣更想守護的是和羿琴之間的約定,他是知道的,她會在天上笑著看他,如此簡單的日子,他沒曾想過要多一個人來替他做事,因為不需要,有他守著就夠了。

「誤會解開了,你也該去學校上課了。」拿起澆花器開始照料著擺在地上的盆栽,沒有多看允豪一眼,清垣以為他會因為自己的冷淡而離開,沒想到允豪卻直跟在清垣的身後賴著不走,這個舉動令清垣有些頭疼。

他一向討厭麻煩的事,也不喜歡在人面前佯裝微笑,是哭是笑看臉就知道,沒有必要藏,如果連自己都沒法做自己,那還有什麼能堅持?

「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不去!」

「隨便你,反正那是你的事情,你該為自己負責。」語落,清垣帶起擺放在木桌上的工具手套,隨後拿起鏟子挖著麻布袋中的培養土,所有東西都一樣,沒有潤滑和修飾是沒辦法將最好的一面給呈現,而培養土對於花來說也是種不可或缺的存在。

「我可以幫忙,我什麼都會做……拜託雇用我吧!」

「快走吧!我是不會用你的。」

嘴上雖然是冷漠的說道,心裡卻想著他有什麼非來的花店的理由,這間花店在帳目上算是年年賺錢,不過他可沒想要有個人在他身邊做事,尤其是像隻麻雀般的嘰嘰喳喳的更是首個被列入黑名單的人。

「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待在這裡嗎?」清垣扶著額有些困擾的問出口。

「因為我女朋友喜歡你家的花。」

「哪裡的花不都長的相同,你女朋友又怎麼會知道這是哪個店家的花?」

對於那種什麼事都要推託給他人來承擔的人是清垣八輩子都不想碰上的人,沒想到他的運氣真不是普通的好,竟然就這樣的遇上了,他帶些微慍的說道。

遭到清垣的再三拒絕,允豪頓時安靜了下來,他沒有因為這點小挫折而轉身離去,反倒是一直跟在清垣的身邊等待著幫忙的時機,他的眼裡透露出一種不會輕易更動的堅決,這幕看在清垣眼裡很是不可思議,竟會有人跟他如此相像。

「歡迎光臨,請問要買什麼花呢?」

「我想跟同事告白,你有什麼建議嗎?」那個男客人有些扭捏的說。

「在我看來,滿天星配上紅玫瑰很適合你,它的花語是情有獨鍾,你看如何呢?」滿天星嗎?是羿琴最愛的花呢!看著那朵朵白色小花,清垣不禁失了神。

沒等到清垣的開口,允豪便主動詢問著剛進門的男客人,本以為他只是個空有嘴巴說大話的人,想不到他竟然對花的挑選也有獨特的見解,白的純潔配上朱紅色的愛意,大膽卻很有巧思的搭配,眼前的少年可真有兩把刷子,他想。

如果真要說為什麼反對允豪在花店上班,那原因可能只有一個,清垣不願意再對任何一個人負責,好寫的兩個字卻有著沉重的意義。

他不想要在習慣後,又有生命從他的生活圈裡消失,所以寧可拒別人於千里,也不願手中緊握的微小願望像沙漏般流逝。

「好,替我包了。」

「謝謝惠顧,下次再來。」將花包裝好遞給客人,看著對方眉開眼笑的離開花店,這何嘗不是一種成就,讓別人幸福是他這輩子的工作。

「怎麼樣?我還不錯吧!」雙手插著腰,允豪抬著頭望著清垣,用著自信的口吻說道。

「你女朋友看到你沒上課不擔心嗎?」天外飛來了一筆不相干的話語,清垣挑起一眉看著允豪牛仔褲裡頭閃個不停的手機問道。

慌忙的接起電話,允豪直直向手機另一頭的人道歉著,從話語裡不難察覺對方與他的關係,甜言蜜語的哄騙加上再三的保證,這樣青澀不帶雜質的愛情,令人稱羨。

誰不想一輩子談場這樣簡單的戀愛,只是在一路上,有人在跌倒中成長,感情也隨著現實被支解。

愛一個人不難,難的是在愛裡不迷失。

「她生氣了……」掛上電話,允豪苦笑的看著清垣說道。

「帶朵向日葵吧!還有這裡只有五點過後才有員工。」

聽到清垣的語中夾帶其他含義,允豪笑著接過他手中的向日葵放進空的寶特瓶裡,拿起角落被遺忘許久的綠色帆布書包背上,用著最快的腳程離開了花店。

「謝謝大叔。」待走之前,允豪不忘禮貌的向他揮手道別,不過他的稱謂卻讓清垣開始後悔自己做了個錯誤的決定。

「……」

看著他離去的方向,清垣滿臉黑線,他也不過就28歲,難道已經到了該被叫大叔的年紀了嗎?

他皺起眉,帶些煩躁的坐在木桌旁的高腳椅上看著圍繞在周圍的花朵發怔,等待著下一個想幸福的人走進店裡頭。

「羿琴,今天有個高中生來我們的店裡應徵……」

一手拿起那一串的花瓣吊飾,另一手按下了相機的錄製按鈕,像是對著面前的人報備著行程,一日復一日,記憶卡換了又換,積滿了好幾個小鐵盒。

清垣始終做著同一個舉動,他將自己每天的生活情況說給相機聽,再找一天將這些盒子放在羿琴的墳旁,只希望這一段段簡單的生活能透過土壤的鬆動傳達到她的耳裡,讓她知道他一切都好。

傍晚黃昏時分,允豪照著約定的時間前來,看著他很快與店裡客人打成一片的模樣,清垣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他用手托腮的望着不停在花店來回走動的允豪。

在某些方面,也許清垣該向允豪多加討教,學習著如何再次對人敞開心扉。

「歡迎光臨,是妳?」先前垂著頭,在聽到鈴鈴作響的風鈴聲後抬起了頭,映入眼簾的是身穿一襲白色裙裝頭帶草帽的女子,在陽光的折射下,使人誤以為是蒲公英的來到,輕巧而淡雅。

她的出現,使他的心泛起了陣陣漣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