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2

    匆匆忙忙地奔回到家時,飯廳裡,碗筷已上,眾人就坐,我只敢盯著那飯桌邊緣精緻的雕花,人僵在那古色古香的門簾旁,眼珠子不斷覷著裡頭大家的神情,踟躕著不敢入內。

    見我遲來,爹怕是已經知道我出去的事了。

    「潺兒,過來。」

    且聽爹一聲年邁而有力,蒼老卻不失威嚴,他坐在背對門的主位,沒有回頭便知道我在身後,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父女連心?

    我上前,原以為爹會責備我的不是,想不到他捎來了一個更令人震驚的消息。

    這幾日,季、藺二府派人來提親了,爹決定把姐許配給藺大公子,而我,則許予季府唯一的公子──季暔。

    雖早料到有這麼一天,卻想不到會來的如此突然,當下,我的內心說晴天霹靂還不足以形容。

    但表面上,我仍舊是無語地吃著飯。

    不過,就各種考量來說,這事確實該值得高興。

    藺、駱、季三府,堪稱是當朝最具聲勢及財力的望族,而其中,又以「藺府」最有勢力,據言,他們最初是以「黑」起家的,官場、商場,甚至是賭場都有他們的人馬,沒什麼人敢得罪得起,不過現在倒好,他們染白了,替朝廷立了不少功,自然也剷除不了了。

    其次,便是咱們駱府了,這個早在隋代便以「經商」興起的事業,傳了好幾代,用「誠信」打響了名號,至今仍是興隆著。

    最後的季氏家族,聽說是和當朝皇族有什麼牽扯,只是今朝誰人不知,這天下早已被權臣操弄,他們地位漸漸變得只是徒有虛名,實則岌岌可危。

    這些稗官野史自然是從街上聽來的,年僅荳蔻的我都能知曉那麼多了,便可知這些事傳得多麼沸沸揚揚了。

    爹一宣布完我和姐的終身大事,大娘就立刻換上了一張喜孜孜的笑容,臉頰邊的肉在桃花眼下擠成一團,高興地直替大家夾菜。

    娘也淡笑,道:「這可是件喜事啊!」

    連平時安靜地姐都莞爾了,細聲道:「多謝爹為楨兒的安排。」

    爹笑得合不攏嘴,對姐道:「是楨兒值得啊!」

    我的姊姊,駱楨,是這長安附近有名的才女,名副其實的文靜嫻雅,又能賦一點兒詩詞,過去常聽市坊的人說,若姊能嫁上當朝第一商隊溫文儒雅的主子──藺如暄,便可謂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了,想不到如今居然成真了。

    「潺兒,你可期待爹給你安排的夫婿了?」爹笑著,轉頭問我。

    我假裝思考了一下,轉瞬又敞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道:「爹給潺兒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了!」

    爹中氣十足地大笑了一聲,說我就會討他歡心,娘也指著我說「這孩子糖吃多啦」,連平時不對盤的大娘也笑著附和,面對這樁喜事,又有誰高興不起來?

    然而,在這和樂融融的氣氛下用著膳,我的心中,卻好像有一點兒卻有一些悻悻然,沉甸甸的,好悶的感覺。

    明明躲過了爹問起禁足一事,心中卻沒有一絲僥倖。

    明明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心中卻還是掩不住落寞。

    大約是離情依依,捨不得駱府了吧。

    ※

   

    一夜又一夜,反反覆覆,輾轉難眠,腦海中浮現的一幕幕曾經的時光,想那時,我還是個繞在姐身後轉的黃毛丫頭,如今已經長到爹的肩頭那麼高了。

    有片空地,在冬日會飄起綿綿白雪,那兒是我一個人的成長軌跡。

    「潺潺,駱潺潺。流水潺潺,是個很可愛的名字。」

    不知怎地,我想起了前些日子偶遇的那個和煦男子。

    明明那日清晨,我還在玩耍的,怎麼這麼快就要步入另個一階段了?

    這種感覺好奇怪。

    姐從小就很文靜、成熟,大約是不會明白我這般好像要瞬間從一個孩子轉換成人家妻子的感受。

    「我姓季。」

    我將來的夫君......也姓季呢!和雪地裡遇到的那人一樣。

    心頭驚鴻地閃過了那人的淺笑,我一顫,對這份遲來的感受有些不明所以。

    「會再見的。」

    一旦思想起,那日清晨遇見他的種種便再甩不開了,他溫和的淺笑,他悅耳的聲調,反覆地在心頭縈繞著。

    其實那日之後,我又偷跑去雪地那一趟了,只是沒有見到那人。

    然後又是一夜夜無法入眠。

    而當時,我不曉得的是,和那人在一起的時光,會是我此生無法忘卻的美好光景。

    甩不開,離不開,他的溫柔了,一輩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