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1

    季暔一直是一個溫柔的人。

    對娘、對姊、對西村大審、對魚大伯,對我。

    一貫的和煦,一貫的淺笑。

    ※

    其實我們很早就認識了,他只大我兩齡,那時我正值荳蔻年華,白雪飄逸的早晨,只見他逆着冬日裡燦陽走出,金淺的陽光彷彿是從他身上發散出來的,環繞著修長的身影,仙人似地徐徐向我靠近,好不和諧!

    就和他的人一樣,暖烘烘的,爲我遮去了凜冽的寒風。

    那是片白茫茫的雪地。

    那日我瞞着爹娘到外頭玩耍,就這麼愣著瞧一個仙風道骨的人兒彷彿從畫裡走出,我蹲著,撥了撥地上的雪,愣愣地問道:「你也要玩麼?」

    「好啊。」

    莫名的情愫大約就是在那一刻產生的吧!

    我搭著厚重的紅色棉襖,頂上還戴着娘親手爲我織的毛帽,喜氣洋洋,宛如一顆活球似地,而他身上只披了件單薄的青色長衫,卻蹲在我面前迎風位置,正巧擋住前方直朝我臉上吹來的刺骨朔風。

    雪地反射太陽的光線很是刺眼,讓我不能仔細地端詳他的樣貌,只聽得他悅耳的聲調:「那,你想玩什麼?」  

    「扔雪球!」我興奮地說,後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改口:「不,咱們還是堆雪人吧!」

    我怎麼好意思拿雪球扔仙人呢!

    「好,堆雪人。」

    娘總說我像個長不大的孩童,近及笄了還不懂得收拾玩心,盡玩些不像是大家閨秀的無聊戲法,糊里糊塗地度過了十三年,成天直往外頭跑,不像姐那樣飽讀詩書,便給我下了禁足令,但,我終究是躲過駱府多得不可計數的侍衛和婢女,越過了重重障礙,偷跑了出來。

    「喂,正在堆雪人的人,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一邊把雪弄成一堆又一堆,一邊問道。

    仙人輕笑,煞是好看!「我姓季。」

    「季?那不就是南門那邊的大戶人家麼?」

    他笑而不語,於是我又開口:「那,你不問問我叫什麼名字麼?」

    「潺潺,駱潺潺。流水潺潺,是個很可愛的名字。」那人一字不誤地說出。

    「你、你怎麼會知道?!」我一臉驚訝,難不成他真的是仙人麼?

    「猜的。」

    「喔。」原來如此,他果然是仙人!

    我就這樣傻傻地給他矇騙去了。

    「噯,仙人。」我喚了喚他。

    「別叫我仙人。」他的眼底似乎浮現了笑意。

    「那要叫什麼?」我歪頭,想了又想,那是要叫他季大哥麼?可是這樣子好怪啊!有一種褻瀆神仙的感覺!

    「不如叫......夫君?」

    我頓時臉上一熱,「那、那怎麼可以,你又不是我......那個!」

    可想而知,我現在必是羞紅了臉,不敢道出那令人害臊的字眼。

    平時鬼靈精怪的駱潺潺也有結巴的一天!  

    「你、你瞧我堆的雪人好看麼?」我趕緊轉移話題。

    「和你一樣好看。」他盯着我的臉,仔細說道。

    仙人怎麼可以調戲人!

    「喔!那、那應該是不錯。」我又慌慌張張地堆起了另一個雪人,裝的很是鎮定。

    又過了許久,手心裡的雪微微融,我才驚覺日頭當空。

    午膳時間,若我沒趕上桌,爹便會知道我偷跑出去了。若被發現,屆時,講不定又是好多天的禁足令了。

    「噯,仙人,我該走了,咱們啥時再見?」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積雪。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能陪我玩的,可不能就此放了。

    「會再見的。」他笑著回道。

    「那,我走了。」

    先是猶豫地走了幾步,我便頭也不回地跑開了,忘了問他口中的「會再見」是何時,忘了問他究竟是來自何方,更忘了問他眼底的笑意爲何。

    是同戲曲裡的那樣,明兒同時同地再見麼?但我們又不是男女私會。

    待我想起這些,早已離那個地方有一大段距離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