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3)一事又起一事

      南天客棧是南陽鎮中屬一屬二有個好廚以及待客之道而盛名的大客棧,其中最被津津樂道的就是那背後的當家。自南天客棧在這立足開始沒人見過南天當家,不過掌櫃也早活脫脫像個當家似的,完全不像是個拿人薪俸的掌櫃,久而久之這也成了南陽鎮裡最神祕的話題之一。

      今日南天客棧也依舊喧鬧騰騰,除了在角落桌兩名黑衫男子臉色沈重,四顆眼珠子乾巴巴對望,最後只能無奈嘆氣。

      鳳翊與喀雀二人望著桌上美輪美奐的菜色,本該喜孜孜吃下這桌好菜好酒,但怎麼也吃就不下只能乾望眼彷彿在賞畫一般。

      這無精打采的原因便是一只信箋。此信約在兩天前就收到,內容是寫著十二皇子邵卿要親自來找六爺,顯然王上等不及打算直接派皇子來接人。不過讓十二皇子前來實在不太像王上會下的令,畢竟依照六爺的能耐,十二皇子怎麼說也不敢動六爺才是。

      「去嗎?」喀雀蹙起眉心,猶豫要不要再去找六爺。

      鳳翊低吟:「爺他……」話沒說完,兩人很有默契輕聲一嘆。

      就算說了大概一點反應也沒有吧,自來到南陽鎮到現在那位爺根本沒出現過,如果他們又到他面前,下場自然可想而知。

      對身為屬下的他們來說,堂堂皇子要來這裡必然重要,但六爺所行之事、所想之謀皆非常人揣度的了,自然十二皇子能擱進六爺心上多少重量更不可得知。

      「怕是十二爺一眼都入不了六爺眼中。」無視他人是六爺的壞病根。

      「那就不去,去了顯然沒用。」喀雀直言道。

      兩人打定等十二皇子來到南陽在想辦法,鳳翊將信箋收起,一同拿筷子往桌上好菜進食。

      驀地,喀雀眼瞇細瞧從櫃臺往外走的兩人,隨即將身子壓低伸直脖子,也示意喀雀也照做,鳳翊雖不解但同樣照做。

      「怎麼了?」鳳翊問。

      「你瞧瞧那走出客棧的人是不是遼陽國的人?」他用眼神示意。

      喀雀一聽便轉往門口看去,就見一名穿著樸素衣衫的男子罩著面布跟一名穿著緞袍子的男人走出客棧,接著那二人走過坐在靠窗的他們,使得他倆趕緊將身姿壓至極低,下巴都快沾到菜餚了。

      鳳翊銳瞇起眼想看清那穿著樸素男子的面容,但卻一直被另名男人給阻擋視線,不過那名樸素男子的肌膚一定不是他們本國人。遼陽國因為終年四季炙熱,就連到了雨季也常出豔陽,為此不管是男女老少肌膚都是異常黝黑,跟他們白皙偏黃的肌膚大不相同。即使那人盡量將自己的皮膚遮掩住,不過隱約之間還是能看出男子眼孔周遭膚色頗黝黑。

      不過奇怪的是遼陽國的人怎麼會出現,就他所知目前他們跟遼陽國的關係正在戰爭當中,虎口城因地勢而非一朝一夕就能把軍隊直接移動至國境地帶,除此之外國境之間應該會加以管控遼陽國人出入才對。

      「這事有蹊蹺,跟遼陽國站一塊的人好像是這鎮上單府的大兒子。」鳳翊擰眉道。

      「單府?」喀雀將目光收回。「單府跟遼陽國有什麼關係?」

      據所知單府是這鎮上的有名財主,做著各產物運輸到其他城鎮的生意。但即便暗地裡做了些勾當也不致於會牽扯到遼陽國人才對。

      「不清楚,這事我們不能隨便插手管。」畢竟他們的主子沒在身邊發號司令,理當他們不能自作主張管事。尤其爺是太宮派來辦事,不去多餘招惹他事才是上策。

      「但也可能爺正辦的就是這事,我認為還是報備一聲的好。」

      「有話就趕緊去跟他說阿,如此拖沓真是扭捏。」

      倏然在兩人之間冒出一身影,讓喀雀跟鳳翊紛紛嚇了一跳。兩人定眼一瞧,驚訝脫口而出:「莫情陵!」

      身穿雅緻繡線藍衫的文彬男子背著包袱,隨意朝他們拱手作揖。「別來無恙阿。」

「你怎麼在這?」兩人齊聲問。

      他自動自發拿起筷子吃起佳餚,邊說:「我只是遊山玩水,偶然到這鎮順便探望一名老人家。」哎呀!這糖醋魚真是好吃呀。

      「老人家?」喀卻與鳳翊兩人互看,「你還有什麼親人嗎?」據他們所知莫家命脈只剩他還有……

      「你們不知道莫老在這鎮上嗎?」他瞅著喀雀說,胃口大開的連白飯都搶來吃。

      聞言,兩人吃驚,沒想到連莫言也在這鎮上。

      剎那鳳翊心思一閃,在桌底下輕踹喀雀一腳,後者隨即明白他想說什麼。

      「莫公子可否讓我二人相求一事?」

      莫情陵抬睨了眼後又低頭繼續吃:「說來聽聽。」

      喀雀拿出信說:「我倆接到信函,上頭寫著十二皇子要來找六爺,能否請你代為相傳?」

      一聽要傳信,一根魚刺就噎在喉裡讓他怎麼咳都咳不出,鳳翊見狀立即遞上茶讓他潤喉。

      「咳咳‥‥咳‥‥」他邊咳邊又扒了幾口飯把卡在喉裡的魚刺給吞下。「差點一根魚刺就讓我嗚呼哀哉了。」

      喀雀跟鳳翊兩人完全不吭一聲,想也知道他會突然被魚刺卡喉嚨的原因。

      又喝了幾口茶,他撓撓喉嚨後看向他們,就見兩人同樣一臉無奈,他才沒好氣道:「先說好了,他看不看都不關我事,可別到時怪罪下來你們拖上我阿。」真是有夠倒楣,要不是貪一頓粗飽早就當做沒看到他們兩個了。

      「多謝。」兩人由衷感謝道。

      他擺手正想再繼續扒飯好解這股冤氣時,忽然想起一事直揮著筷子說:「對了,我來這途中也有接到訊息,聽說這鎮上出現懸疑殺人案,消息上報到邢部那說是要派人來查這件事。」

      「查案?」喀雀一怔。「該不會是黃府的命案?」

      莫情陵左顧右看神祕的挨近他們,小聲道:「是阿,雖然也不是什麼值得讓皇城注意的大事,可那特殊的死法想必才是引來注意的關鍵吧。」此話一落,他也不做試探便一副你們都應該知道的神情。

      不用點明想必這兩人也曉得殺人不流血、一動便血流成河的招式除了他們主子會,當今誰還會有這等虐人武學。

      喀雀跟鳳翊不敢作聲,只是心裡暗自祈禱著邢部不管派誰來,只要別把那位『皇子』派來即可,六爺跟那位皇子對頭起來可不是件好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