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2)流浪男子身分

        南陽   鎮

      一處氣派屋宅後門,一名女子開門捧著籃子走出。細數著籃子裡頭幾顆白灰灰饅頭,「不知道夠不夠孩子們吃。」咬牙忍不住撫向那臂上被捏疼的黑青。「今日被大娘發現我偷拿饅頭,以後怕是不好偷拿了。」

      她總是會出門採買時偷幾個饅頭在籃子裡給破廟附近的孩子吃,偏偏今個兒竟被廚娘給抓個正著,在被廚娘打時不小心將饅頭摔了地,沾了灰塵。

      漫步走往市集,仔細地將饅頭上灰塵剝去。此時眼角餘光看見一名髮絲凌亂披灑在肩頭上的男子。

      說起這人,是在數天前不知何時地出現,當她發現他時一瞬間也不太敢接近這個人,因為從來沒遇過像他這種全身散發杜絕別人的氣場,讓人不禁害怕而避閃。

      雪染抿唇從籃子裡拿出饅頭喃語道:「不知道今天他會不會吃。」沒多細想她朝那人走去直接蹲在他面前。

      見他好整霞以靠在老榕樹下閉眼休憩,將饅頭遞到他眼前說:「你今天也不餓嗎?我都看你好幾天在這了。」

      他雖看著她卻沒有接過饅頭的意思,甚至連一句要或不要都沒說。過了半响,伸直的手發酸讓她不得不放棄。「還是不要阿。」

      這個人真是動都不肯動一下,彷彿把她當空氣一樣連手都酸了還是沒有任何反應。見他還閉起眼不想理她的模樣令她莞爾,還真沒想過會遇到一個這麼傲氣的乞丐。

      抬頭看了看天色,還得快點去貧民街之後去採買才行。站起身轉身就要走,但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看他。

      躇躊半响決定抓起那人灰塵的手,同時,他瞪眼蹙眉讓她心驚,但也不管就將饅頭放在他手上便頭也不回奔步離去。

      邵琰見人離去,不作多想便將饅頭丟向地面,隨即被蓄勢待發飢餓的野狗給叼走。

      他,並沒有拜託誰施捨東西,所以吃與不吃也是由他做主。

      靠躺回榕樹,閒懶隨意的闔起雙眸,熱鬧的市集在他周圍彷彿過雲般毫無趣味。

      入秋後夕陽西下飛快,不稍幾個時辰早上鬧騰的市集在人群散去後漸漸沒了人聲,只見幾隻小貓小狗吠叫著。

      他望著月色似是發楞。突地,兩道人影自屋簷躍下必恭必敬跪膝在他面前。

      「爺!」兩人齊聲一道。

      「滾。」他冷冷吐語。

      雖是平淡一字遣人之語,卻非常有魄力撼住那兩名男子。

      「爺,王上給了旨意要您回宮。」鳳翊硬著頭皮道,對於不經他命令出現自然得承受他怒意。這次六爺出來辦事實屬太宮私下交代,因此對於不知情的王上只知他在戰場上,卻不知他已平定戰事在平州流浪,當然在平州的說法是三皇子邵永口中說出的,王上雖信,但仍多少半信半疑才故意派了他倆人探虛實。

      但,哪來的虛實可言,即使是假的也不能壞了利爺的事阿。

      「王上給爺下了即令,速請爺回宮。」喀雀跟著附聲。

      可過了半响卻不見他有任何的回應,兩人依舊跪膝在地雙眼不敢抬視。

      「鳳翊、喀雀。」他忽地開口。

      兩人心沉了下,立即應聲道:「在!」

      「王上下令是什麼大事嗎?」他狹長的雙眼如劍刃般銳利。

      「瞿嶙國的使者來函要與我國結親,對方屬意於您,所以……。」鳳翊越說越極欲小聲。   

      「滾。」這次他的語調明顯不耐。

      鳳翊與喀雀明白再堅持下去,不是他們人頭落地就是此地無六爺之影。「爺,有事請到南天客棧找。」語罷,兩人轉身離去。

      見兩人消失他也起身朝著東邊走去。行進之間步伐沉穩,自身內斂的氣息也與風流融為一氣,好似刻意不讓人發覺什麼不對勁。

      腳尖一顛便跳上屋簷,快而且俐落不沾染多餘塵埃便又騰空而起,目光緊尋著他唯一的目標,此鎮的官家──黃府。

      涼意濃的夜風伴隨烏雲半掩月色,那穿梭的人影如魅影般若隱若現,當他停下腳步時便已身處黃府屋簷上方,扒過眼前飄亂髮絲於腦後露出肅冷深沈眼眸,嘴邊接著浮現一抹詭譎歡愉的笑意,令人不禁哆索。

      垂眸望著巡邏而過的守衛,他偏頭一瞥,瞬即如閃電般躍下屋簷俯掩在樑柱上,眼前居房裡的人便是他要下手的對象。

      不動聲色走進屋內,憑著五感聽著規律的呼吸聲似有重疊,甚至略有一股豔香味。銳瞇起眼晃眼一瞬,銀光殘影朝床鋪上之人一揚落劃,不約半刻他便退出房間躍回屋簷上,如影隨形的軟劍不沾任何血跡地收回。

      臉上仍是冷漠神態,但唇瓣邊不相符的笑意卻顯得可怕,他仰頭吹撫清風一陣便又悄然離去,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但可以確定的是,今晚過後南陽鎮將掀起一場血腥波濤。

      與此同時,忙完府內事務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吃個晚膳的雪染,手捧著裝滿菜飯的碗坐在房外樓階,望著不明的月色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不禁回想起今日去破廟給孩子們饅頭時,遇上說書的莫言先生。

      說到莫言先生的出現也是很突然,就跟那榕樹下的男子一樣。

      莫言先生並非本鎮人,似乎是旅者會自己出遊走走,偶然到南陽才暫時落居在隔壁街上,有時會來破廟為孩子們說故事故而認識。

      今日有感而發瞅著她一會後牽起她手審視著,讓不知莫言先生有看手相的學術倒讓她驚奇。

        那時她隨口問了怎麼突然看起她的手相,才一抬起眼,莫言先生那皺容的眼窩加深了許多力道,讓她不禁有些擔心。

      不過莫言先生接下來的話倒是讓她疑惑連連。

      『我與妳相處雖稱不上久,說的話可能不能讓妳信任,不過近日一切要小心,遇到了名字裡有鎮字之人可千萬別牽扯太深呀。』

      『鎮?』她有些不明白,遇到名中又鎮字之人真會遇到壞事嗎?

      在她還未想明白莫言便輕拍她臂膀,要她別想太多照他的話做就好,隨後兩人不言語的望著那秋落枯葉在樹上垂垂晃動。

      而她在心裡也默默記下莫言的勸告。

      這下終有空閒細想,她便是直接想起那榕樹下的男子,近日唯一她接觸過的人就只有他,不過他似乎不會主動告知自己的名字吧。

      總之今日看莫言先生臉色凝重,希望別真有事發生阿。她放下碗筷,嘴裡邊嚼著飯菜邊喃喃祈求著。

      此夜此景她閉眼誠心祈求,而才剛入黃府的邵琰已坐於檐頂上,望著她那單純容顏沉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