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4)傳言四起,招之來,危機進

*   

      捧著一盤翡翠白菜走進大廳,雪染眼一抬便看見許多大富商們把酒言歡好不熱鬧。商富間聊天的話題三不離十就是哪裡區域值得開發買賣,不然就是哪裡的花樓名妓臉漂亮身材姣好,還不忘阿諛奉承對方為自己未來鋪路。

      每年到這時候單府總會這麼大肆張羅一年一次的迎賓會,除了交流這一年收成以及擴展生意外,再者就是進一步看是否有杯羹可分,而每每參加聚會的人也都是大有來頭人物,所以單寶財也格外注重。

      放下菜盤她退到一旁,與她同府的ㄚ鬟寶慈則一臉好奇豎起大耳聽著那些財商們的對話。自己則掃視四周看他們有什麼需求,深怕不知道誰在叫她。

      「聽說前些天我們地方官府被盜賊闖入,殺死了黃家唯一的獨子呢。」王大富粗魯咬下一塊魚肉狼吞。

      「這事來頭不小,聽說那天晚上夜黑風高的,那盜賊無聲無息就闖入黃官府大宅,還沒驚動任何一個人就一劍將那黃老爺的兒子給殺了。」一旁的言大人應聲道。

      「還不只這樣,聽說那盜匪的劍法非凡超群,明明就被給砍了卻沒流出半滴血,到早上讓下人去叫醒,才一動到身體那瞬間整個身體像瀑布一樣流出一大堆血阿,那模樣都把那下人給嚇傻,還以為自己有什麼神力將自個兒主子給殺了,還有就連他旁邊的美人也是同樣下場呢。」高財主一臉詭譎神祕。

      「可憐黃老爺這白髮人送黑髮人,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讓人看很不忍心阿。」王大富又是一手酒一把肉的附和。

      「可不是嗎,黃老爺膝下就這麼一個兒子。」

      「不過還真不尋常,聽他們府裡的下人說那盜匪竟然連一個子兒都沒帶走,這實在不像盜匪的作為。」有人提出質疑說。

      「嗯,這點也真奇怪,明明是盜匪竟然不將錢財帶走。」

      「會不會這根本是一樁兇殺案呀,只不過是黃太爺編造說是盜匪幹的,實際是黃老爺的兒子惹禍上身被人給暗殺了,礙於官面才沒說明白。」王大富小聲左顧右瞧的說。

      「有可能呢,我舅舅是宮裡的文官,聽說這件事已經傳到邢部去了,而且對這件事也有質疑,說是要派人來查實真偽。」

      「皇城的人?這事竟然動員到皇城的人來調查,這不可能吧,會不會是你舅舅聽錯了。」一聽到這消息又禁不住交頭接耳說得好不熱鬧,而透露出此消息的人也不敢斷定是真是假。

      「不過這單老爺人是去哪了,怎麼遲遲沒出面呢?」他們說得一頭熱,卻不見單家主人。

      「你們老爺呢?」

        一旁寶慈原先還聽得津津有味,這反被問起單寶財人影,便支支吾吾道:「老、老爺跟大少爺有事商談,在等會就入廳了。」

      聞言,那些財主才又繼續飲酒說八卦,寶慈持續豎起耳朵聽。這模樣讓雪染看了不禁低笑出聲。

      這小ㄚ頭就愛聽那些是是非非的事情。

      突地,寶慈抬起頭看向她。

      「怎麼了?」

      「雪染姐,總管在門口叫妳吶。」她伸手指著在門外的華總管。

      糟了!她沒看見。

      她連忙看向門口匆匆跑去。朝總館堆起笑,問:「華總管,對不起,有事嗎?」

      「沒啥事,只是要妳去點點那些禮品。」知道她有耳疾的華總管沒有太過生氣。他遞出一本子,「妳將那些禮品寫上本子,一一先放進東邊的倉庫。」交代完他轉身離去。

      雪染依言走來大門,那些賓客送來的禮品都被先放置中院。她拿著本子走向琳瑯滿目的禮品旁,就見三三兩兩的家僕在等著她盤點,只不過一看見是她時那些家僕不免連連皺眉。  

      知道自己在家僕之間並沒什麼好印象,但她也無可奈何畢竟她會聽不見也不是她願意的,她只叫他們將禮品一個一個讓她清點登記後搬進倉庫。

      不遠處站著方從外頭回府的單翰,他默望著那倩影忙碌模樣許久才收回目光,接著朝單寶財的書房走去。

      走來書房前伸手敲門道:「爹,是我。」

      「進來。」

      單翰聽出父親語調凝重,不禁快速推開房門走入。「爹找我?」他看著單寶財正望著書桌上的信箋沉思。

      單寶財一抬頭便是怒叱:「混帳東西,瞧你跟黃府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

      單翰吃驚,原以為他跟黃紹仁做的事已經很隱密不被人發現,但依這話聽來應該還未被發現是什麼事情,他便可矢口否認或是混淆事情。

      「爹,我並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我跟黃府兒子紹仁哪敢做什麼阿。」

      「還想蒙混過去!」伸手敲了敲桌上白紙。「這封信你知道是什麼嗎?」

      單翰瞥了一眼,搖頭,卻略為不安。

      「這是黃太爺給我的私函,他說不久皇城就會派人來查這件事,到時候他根本沒辦法保咱們要我們自己好自為之,咱們這鎮因為地形是商人第一個通過的商鎮,尤其大然一頭龍首一頭虎口的地形對應,即便皇城不重視但派人關注這鎮也一定在所難免,如今黃府兒子死得如此離奇,絕對會被查探到底的。」說完,他看向一臉震驚的單翰。「這下你知道嚴重性了吧。」

      話都說到如此,他也無法辯駁什麼只好承認道:「對不起,爹,我不知道這事情會鬧這麼大,我以為只是單純幫別人牽線引進商物‥‥‥」

      單寶財不等他解釋完,猛站起身刮了他一掌。「你可想過他們引進來的東西是什麼嗎!」

      「我真的不知道。」他仍繼續解釋著,但目光卻有些飄渺。

      「還裝糊塗!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你知不知道如果被官家查到不僅你有事,甚至連整個單府都無法善了,你不顧你的弟妹就做出如此荒唐事情,這會為他們惹來殺生之禍的!」

      一聽,他心急的解釋:「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黃紹仁跟我保證過不會出事的。」

      「不會出事?」單寶財冷笑。「他自己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保證的,愚蠢阿。」無力坐回椅子上,神色黯淡。      

      「爹‥‥‥。」一時之間他不知該說什麼。

      單寶財愛莫能助只能嘆氣又嘆氣,當初會知道他跟黃太爺的兒子私下做這種事,也是他無意從黃太爺口中聽見的,要不是黃太爺喝醉什麼都藏不住就將話都說了出來,否則這時他都還被蒙在鼓裡然後不清不白的就沒了性命。如今事情已經被戳破,他也很清楚黃府跟單翰做的應該不只是引進商物這麼簡單,裡頭一定還有很多不能告訴他的事情,偏偏還沒警告他收手,黃太爺的兒子就在此時被暗殺,這下也表示想收手也已經錯過時機了。

      「算了,自己見機行事吧,至少黃太爺他也說了他不會招供出你的。」他拿著信到盆子邊,點著柴火將信紙給燒了。「這幾日收拾乾淨,找個地方去避一避吧。」

      見信紙漸漸燒成黑漆殘骸,單翰心想即使讓他避鎮遠離,但那些人怎可能如此輕易放過他。

      他神色靡靡回答:「爹,我會小心處理的。」沒等單寶財回應就開門離去。

      上了船,不到下岸處,也僅有淹頂一途。

      單寶財憂忡看著燒盡的紙張,心裡的不安漸漸擴大。他直覺這次或許沒這麼容易解決,他雖甚少跟其他官家打交道,但其他商場上的財主與官道都甚有交集,多少也從他們那裡聽過一些事。

      殺死黃太爺兒子的劍法如此奇絕高超,不禁讓他想起曾經聽人說過,大然國有名皇子甚是喜歡用特殊的手法置人於死地……

      皺容老眼不禁瞅望門扉,希望單府這次能平安無事度過此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