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天下沒有白吃的點心

    喧鬧的飯館內,空氣飄著淡淡的菜香與酒味,座無虛席的盛況讓紫苑著實開了眼界。

    「隨便點啊!今天是曉夜請客,點再多都無所謂!」

    花豪邁地拍拍紫苑的背,隨即轉頭和前來接待他們的侍者有說有笑的――一直到現在紫苑才發現,又是上次那個女孩子,而且年齡似乎變得比較輕了。

    他不知道新生居民還可以更換年齡,如果真的可以也太可怕了......

    「妳也替昨天發薪水的人想想吧?這錢我還要用到下次發薪呢。」

    曉夜無奈地說著,一面順了順有些凌亂的瀏海。

    「草草!我要湯麵!」

    曉夜的話似乎是被無視了,當然紫苑的話也被無視。對一個有九成機率會無視別人說話的人來說,閉嘴是最好的選擇。

    反正他也沒有損失,如果只是陪著喝喝茶倒是無所謂......順便吃個飯也不錯,畢竟公家糧食那種等級的食物,吃多了會讓人心情低落的。

    紫苑瞄著菜單,豪不客氣的點了好幾道價格稍稍不是那麼「平民」的甜點。

    「你叫什麼名字啊?」

    趁著飯菜都點了,曉夜開啟了話題。

    「對耶,我都沒問過你的名字。」花輕笑著,不過紫苑非常希望她不要笑,總感覺沒好事。

    「我叫紫苑。」

    「哪兩個字?」

    「紫色的紫,學苑的苑。」

    花伸手一把勾住紫苑的肩,手上拿著一小碟清酒,像極了準備要灌醉別人的那種大姊姊。

    「紫苑啊?真是個好名字呢~」

    「你說你想學術法對吧?」

    輕啜了口茶,曉夜掛著溫和的笑容說著:「我確實是專精術法,要教你也沒什麼不可以。只不過我希望你明白幾件事情。」

    「術法這種東西,有可能你投入許多努力,但還是得不到成果;除了需要有豐富的想像力作為底子之外,還必須有在危機時也能穩定思考的這項先備條件。如果你在戰鬥之中因恐懼而無法進行想像的話,那麼你就絕對不適合這門技藝。」

    「又開始了,曉夜的碎碎念。」

    一旁已經開始喝酒的花無奈地說了句,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掏出幾顆糖果塞到嘴裡。

    「這才不是碎碎念呢!倒是妳,又去跟誰要了糖果?小心哪天被人蓋布袋都不知道。」

    「我怎麼可能被人蓋布袋?誰捨得蓋我布袋?」

    「我就很想蓋妳布袋。」

    老實說,他很贊同曉夜去蓋她布袋。如果說出口大概會被揍吧。

    「不過紫苑啊,你為什麼會想學術法?」

    花轉頭望著他瞧,語氣帶點笑意。

    「因為凡事都應該要嘗試啊。」至少他那個世界的技藝他多少都有碰過,最後才決定專精於咒文的。

    「嘿――沒想到是個這麼認真的新人呢,與你完全不同,花。」

    曉夜語氣調侃的說著:「我跟你說,花剛來這裡的時候啊,可是成天喊著『我想吃免費的料理』,那種頹廢又毫無人生目標的人呢。」

    「那是因為那時候這裡還沒有比我強的新生居民!」

    「而且去挑戰侍大人也不會贏――所以就變成那樣了,是吧?」

    「才不會贏不了呢!」

    「您的湯麵來了~」   侍者從一旁端上正冒著熱煙的大碗,裡頭盛裝的料理看起來很精緻,也飄著一股食物的香氣。

    不知道為什麼,紫苑總覺得他現在坐在這裡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喔喔!看起來超好吃的,曉夜妳要嘗嘗嗎?」

    「妳自己吃就好了。」她一臉無奈地說著,或許是在對自己的錢財表示哀悼。

    「那我不客氣囉~」

    花拿起一旁的餐具,接著大快朵頤起來,絲毫不在意女孩子或許需要氣質什麼的,大口大口的吃著麵。

    到目前為止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像是那種性格開朗的類型,或許能成為朋友吧?不過刻意去認識誰這種事情,他不是很想做,那感覺有些奇怪。

    紫苑望著店內其他的客人,一面想著。

    「紫苑你喜歡吃什麼呢?看你都只點甜點,肚子不餓?」

    菜還未上桌的曉夜問著。

    他只是想吃甜點而已,雖然甜點比飯菜還要貴上許多......

    「嗯,還不是很餓。」稍微斟酌了下回應,他露出淺淺的笑容,「讓您破費真的很不好意思。」

    「怎麼會呢?大家都是新生居民,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要幫助什麼?到底是要幫助什麼?紫苑在內心困惑著。

    「等你要升階級的時候歡迎來找我喔,我喜歡幫助新人。」她微笑著說道:「我跟花當初都是接受了許多前輩的幫忙,現在才能做這份工作。」

    所以妳們要效法前輩做善事,是這個意思?感覺好偉大,如果是他絕對沒辦法。

    「好的......」不過要怎麼聯絡啊?那個符咒通訊器他又沒有,難不成要直接去找人嗎?

    而且雖然兩人這麼熱情的歡迎他,紫苑還是沒有想找她們幫忙的意思。

    畢竟麻煩人家不好,最後還要回禮什麼的。自小的教育都說不可以白白接受別人的好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空的色彩變得更加暗沉。在他點的甜點上桌後,酒的後勁便上來了。

    花的臉頰又微微的泛紅,跟上次差不多的對話又再度出現。

    「太過分了!」

    被一口喝乾的酒碟子重重摔在桌上,發出響亮的聲響,不過這在喧鬧的店內並不會特別吸引別人注意。

    「妳知道嗎?上次下班的時候她來找我,說什麼『跟妳借個五百串錢』!」

    「嗯,然後呢?」

    替自己倒了杯清茶,曉夜看起來習以為常的接話道。

    「然後?我當然不可能有那麼大筆錢!」她的語氣聽起來很火,在說完這句後又倒滿一碟子的酒,大口飲下,「所以我就拿了五串錢給她,結果她居然用看白癡的臉罵我:『妳是笨蛋嗎?上班上到連算數都不會了嗎?』!」

    「喔,這倒是挺符合的。」

    ......!

    「而且啊!那傢伙最後還特地去買了一顆水果來,丟給我說:『有病要吃水果,來,這個送妳,祝你早日康復。』!」

    曉夜大人您剛剛絕對是附和了「花是笨蛋」那句對吧?!

    而且花大人還完全沒反應!

    「怎麼啦,紫苑?一臉想說話的樣子。」

    不,我是很想吐槽,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我只是有些好奇是哪位大人而已。」

    「喔,你說罵花的那個?」

    「是的。」承認了――!她承認了啊!

    曉夜掛著淡淡的笑容,啜了口茶。

    「一個叫做水目的女孩子,你應該不認識。」

    是不認識啦,但能罵花大人笨蛋的應該也不會是個普通人。

    紫苑咬了口自己拿在手上很久的糕點,默想著。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忽然,花伸手揪住一旁悠哉吃餅的紫苑,強勁的力道扯著手腕,這讓紫苑瞬間嚇了一跳,原來花的力氣這麼大。

    「有,我有在聽您說話......」比起那個,您不放開我的話這塊糕餅就要捐獻給地面了啊!

    「花,不要這樣虐待新人啊。」

    曉夜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語調十分平板:「難得人家長得這麼漂亮,手腕上留下妳的指印也太可憐了吧――」

    「問題是那個?!」紫苑不禁黑著臉喃喃自語道,一面用另一隻手試圖睜開她的魔掌,「那個,花大人,您要不要喝杯解酒茶......」

    「該死的傢伙!就是你丟我水果!」

    「......那個?」

    「不必多說!給我跪下!」

    完全無法溝通。

    紫苑覺得他的手快要被捏斷了。如果這事傳出去一定會被笑死。

    「現在是要演哪齣啊?」

    聽她帶著笑音微微顫抖的語調就能知道,曉夜根本只是在看戲。

    「那個,曉夜大人......」幫個忙好嗎!

    「不必擔心啦,等等就會好了。」

    似乎還有一點點微弱的良心,她如此回應道。

    是這樣嗎?是這樣就太好了,但萬一不是呢?

    他的手快斷了啊!

    不過話說回來,從剛剛到現在花都沒再有什麼動作,手還是用力地抓著沒錯,但至少沒有更大力。

    「花大人?」

    不會是睡著了吧?您這樣低著頭他看不出來啊。

    花垂著頭,原本抓著他的手也跟著垂下,一頭白練色的長髮雖然左右兩邊都用髮飾綁起,但長長的劉海依然足以遮蔽她的臉龐,這也就是為什麼紫苑看不見她面孔的原因。

    「別擔心,只是睡著了而已。」

    曉夜在一旁涼涼的說著,紫苑在當下真的感到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睡著了?為什麼可以這麼迅速?他自己沒喝過酒所以不知道酒是不是真的會讓人能三秒睡著,但實際看起來真的很不可思議。

    「別一副見鬼的表情,現在這種時候身為男人就應該快點襲擊她呀?」她半開玩笑地說道:「反正花當你是女孩子,不會介意的。」

    「您在說些什麼啊......」

    襲擊?欸?等等,您看起來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啊!況且您也沒有喝酒......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覺得我會蠢到沒發現你是男生嗎?」

    曉夜自顧自地說著,盛滿茶水的茶壺不知何時已經見底。

    「花可能因為眼花看不出來,但我可沒那麼笨。」

    「明明穿著男性款式的衣服,卻長著一張這麼清秀的臉......」

    「......那、那個?」您到底想說什麼?

    「我是說,你要不要乾脆跟花交往算了?」

    「......」

    話題為什麼會跳到這裡!到底!他明明只是對秒睡感到好奇而已,為什麼會扯到交往!

    「花啊,是很脆弱的喔。」

      曉夜掛著淡淡的笑容說著:「每次都隨便找個人交往,然後很快就分手。」

    「但是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會是那種亂來的人,會好好照顧她的吧?花就交給你啦,快點跟她告白吧。」

    「等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根本不喜歡她啊!」

    太奇怪了吧!而且他本來以為曉夜是個挺溫和的人,但現在卻讓他有種壓迫感,簡直像是不停推銷自家小孩的奶奶或是母親之類的。

    店內喧鬧的氣氛彷彿自動略過他們這桌,這讓紫苑全身發寒,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明明只是跟別人說話而已。

    「嗯?」

    曉夜眨眨眼,然後一臉不解地反問道:「難道你喜歡的是男生?」

    「怎麼會變成這樣的結論啊!」

    「是嗎......我是不反對啦,但是這樣一來花要怎麼辦呢......」

    「所以我說跟那個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扯到這裡來!

    他一開始答應要來是因為花說曉夜能教他術法吧?那現在到底?

    「......是沒什麼關係。」

    她沉默了幾秒後,露出與先前相同的溫和笑容,然後雙手合十,俏皮地眨眨眼。

    「抱歉,只是在開你玩笑而已。原諒我好嗎?」

    「......」

    「原諒我嘛?下次不會這樣了,我保證!」

    「......呃,嗯。」

    紫苑覺得他的內心現在是崩潰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咦?啊,不必麻煩了,我知道路。」

    紫苑連忙委婉地拒絕,然後禮貌地笑著。

    「而且花大人這樣子,您還是留在她身邊比較好。」這樣才不會出什麼事,畢竟人家好歹也是個女孩子啊。

    「喔?意外地想很多呢。」

    「那我先告辭了,晚安。」紫苑努力無視曉夜那揶揄的語氣。

    「晚安。」

    踏出那間店面,紫苑回頭盯著看了幾秒,然後轉過頭,往自己的住所前進。

    吃了不少精緻的點心,但這當然不可能讓他有飽足感。畢竟甜點是甜點,終究跟正餐不同。

    但現在他不想吃公家糧食,或許是希望這股甜膩的味道在嘴裡停留久一點的時間。

    東方城的甜食挺對他的口味,似乎真的該考慮去打點工賺點錢?偶爾犒賞自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反正沒錢也有這種無味的糧食可以領,沒有壞處。

    只不過自己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生活,像先前剛來這裡的時候,他不是在房裡發呆一整天,就是在外頭無所事事的晃一整天,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找的到工作?

    「啊,你!等等!」

    就在紫苑回到臨時住所,正要踏上樓梯的時候,有人從後頭叫住了他。

    「是的?」

    「你是紫苑對吧?那個給一弦帶的新人?」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

    叫住他的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少年,重點是紫苑見過他,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上次那個找麻煩的!」

    「別這麼失禮啊。明明只是個新人。」

    他微微挑了挑眉,仔細端詳了紫苑幾秒後,露出了然的表情。

    「喔~你是上次那個檔次很高的男孩子。」

    「就說了沒有檔次這回事!」紫苑連忙退了幾步。

    「你有什麼事?」

    打著一弦的名號喊他他還以為是一弦的同事,沒想到居然是上次那個說什麼「我們的老大肯定會喜歡你」的傢伙!

    他掛著輕鬆的笑容伸手拍拍紫苑的肩,語帶笑意,「別這麼緊張,我這次可不是為了那件事來的。」

    「在這裡不好談,去你房間吧?」

    讓你進去的話你想幹什麼啊!

    「這次我是幫一弦做事,別這樣啦。」

    「......」幫一弦做事?原來你們認識嗎!

    紫苑在內心錯愕了,但也沒有維持太久的時間。

    領著他上樓並進到自己的房間,過程不用一分鐘。

    ――當然,這是在只有紫苑自己一人的情況下。

    「......不是我要說你,但你爬樓梯的速度也太慢了吧?」

    「哈哈哈,常有人這麼說呢。」

    那是正常的吧!

    紫苑不禁黑著臉,再度開口:「你可以快一點嗎?」

    「年輕人就該乖乖閉嘴,體諒一下老人家。」

    「你是有多老!」

    爬個樓梯需要這麼久嗎?紫苑都懷疑這個人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該不會是早上出門晚上才走到吧!

    他每階樓梯都一步一步踩,動作還極為緩慢......長著一張少年臉做出這種事,畫面看起來倒是挺有趣的。

    「呼,終於到了。」

    少年看起來一點也不喘,紫苑完全無法理解這樣做的理由。

    推開房門進到裡頭,紫苑瞄了他一眼,然後在床緣坐下。

    「你有什麼事情?」

    他掛著一張笑臉,從不知哪裡摸出一張紙,塞到紫苑手裡。

    「......這是?」

    「你的住所地圖。」

    「哈啊?」

    「哎呀,現在年輕人都有瞬間失憶症嗎?」

    少年輕笑了幾聲,然後眨眨眼,在房內唯一一張的椅子上坐下。

    「確定的居所啦。」

    「你忘了嗎?新人在暫時居所待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搬到確定的居所去啊。」

    2016/02/07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