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新居所

    在搬到臨時居所後的幾個月內,確定的住所安排就會出來,這點紫苑是知道的,也沒有忘。

    「這麼快嗎?」

    只是他很訝異,來到這裡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居然就好了?

    這跟一弦說的不一樣啊!

    「你住在四四五號房,跟另外一個前輩,還有與你相同地位的新人一起。」

    相同地位是怎麼回事?新人的地位就比較低嗎!

    不過,另一位前輩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真的跟榮花同房了?

    「你東西收一收吧。」少年站起身來,從另一邊衣袖中伸出帶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拍拍紫苑的肩,「接下來我沒事,順便帶你過去。」

    「順便嗎......」

    「別抱怨了,我只是來代班,肯跟你說話就不錯了。而且如果不是這樣,誰想沒事來找這種小鬼。」

    「什麼意思啊你!」這種語氣真的令他很不悅,尤其是對方看起來根本與自己同齡的時候。

    「只有桌上這些對吧?」

    他完全無視紫苑的抱怨,伸手拿起昨天他隨手擺在桌上的課本以及文具。

    「喔?真是懷念。這些東西我已經好一陣子沒看見了。」

    「不要這樣不聽別人說話好嗎?」

    「快一點好嗎?」

    「......」

    無法溝通。完全不講理啊這個人。

    紫苑一面在內心嘆了無數次氣,一面站起身從少年手中接過物品。

    跟在他身後出了臨時居所,外頭天空已經一片暗藍,一旁店家門口掛的燈籠倒是提供不少光亮。屬於春季的涼風讓紫苑微微顫了一下,畢竟他也只有這身微薄的衣物可供保暖。

    「會冷嗎?」少年站在不遠處等著他走過來,然後盯著他看了幾秒。

    「還好。」

    「騙誰呢?剛剛還抖了那麼大一下。」

    「那你幹嘛問呢......」

    紫苑覺得他跟這個人個性不合。雖然也不是現在才發現的事情。

    在走了一段距離後,來到了一整排整齊排列的屋舍前。外觀看來都差不多,可能就是所謂的正式居所吧。

    時不時可以看見幾個新生居民進進出出,畢竟也是晚飯時間。雖然這對身無分文的新人而言就只是一個單純的字彙而已。

    「四四五號房在這棟的頂樓,你可以自己上去吧?」

    「應該沒有問題。不過都到這裡了,你不一起上去?」

    「我等等還有事。」

    「是嗎,那就謝謝你了。」

    少年勾起淡淡的笑容,然後轉身踏著緩慢的腳步離去。看來剛才是因為要帶他來這裡,才加快走路速度的。

    其實從動作來看真的很像老人家啊。

    紫苑在內心默默地下了評語。

    花了幾分鐘進到自己的房間,當他拉開房門時,便愣在房門口。

    這也不能怪他,誰看到這樣的房間配置會不驚訝啊?

    他聽一弦說過,新人的住所房間不會很大,有時甚至會出現三人上中下鋪這種可怕的省空間擺設方法......

    但是,眼前的房間也太大了點吧?

    寬敞的空間內,左右各擺了一張雙人床,牆壁與地面都是乾淨的白色,正中間的窗戶是關緊的,它前面擺了一張桌子供人使用。而最重要的廁所也非常乾淨,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白色流蘇的新人菜鳥能居住的等級。

    不會是搞錯房間了吧?但外面掛著的確實是四四五的號碼牌啊?

    站在門口幾分鐘後,紫苑還是踏入房間。

    雖然能有好的住所他很開心沒錯,但也開始擔憂著自己的室友到底是怎樣的人。

    那個「前輩」是榮花的機率頗高,但另一個跟自己一樣的新人,會是怎麼樣的人呢?

    他究竟能不能好好地跟他們相處呢?

    覺得多想無益,紫苑猶豫著該不該就這樣盥洗一番後直接就寢,問題是他的室友並沒有出現,萬一因為這樣讓人家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印象,那可就糟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月亮已經完全升起,被他推開的窗戶吹進的涼風使的室內溫度又降下許多。紫苑坐在書桌前,拿著術法課本仔細地瞧著。

    無論橫看豎看都只看得見第三條。

    照老師的說法來看,這樣似乎是很異常的事情。

    紫苑並不清楚自己在前個世界的先天能力與後天能力會不會影響到那個什麼純粹幻想的培養,但如果這就是阻礙他學習新事物的主因,或許他會考慮暫時封印一下能力。

    對他而言,學習新的技藝與知識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以前在那裡時,學習新的咒文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因此讓他與那個孩子多了許多聊天的話題。

    ......那個孩子?

    是誰?

    紫苑能明白這似乎屬於被封印的記憶,但具體的內容他依然想不起來。

    總覺得隨著時間的流逝,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漸漸地沉入深淵,這樣其實是十分異常的,但他並不想去回憶。

    或許不要回憶起來會比較好。

    翻了幾頁書,最終他還是輕嘆了口氣闔上課本。

    今天就這樣結束吧。

    *

    「早安哪!紫苑。」

    清晨,紫苑剛起床不久,一弦便抱著一疊資料、帶了包公家糧食來「關心」情況。

    其實紫苑覺得一弦這個人真的很微妙。

    「怎麼一臉鬱悶?上學不開心嗎?」

    「昨天怎麼是別人代班?」決定迴避他的問題,紫苑拆開那包糧食表情淡然地問道:「而且老師們都知道你,原來你很有名嗎?」

    「哼哼,這你就不知道了。」他看起來十分神氣地說著:「我人緣可是很好的!只要是領公家薪水的我可都有去打關係,社交在這裡也是十分重要的,你也要好好學著!」

    原來一弦的社交範圍涵蓋整個公家機關嗎?這讓紫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才好。

    「別說這個了,你來幫我一個忙吧。」

    他拍拍那疊資料,露出燦爛的笑容......燦爛到讓人想一拳揍過去的那種笑容。

    「這些東西是我帶的新人一直到目前的資料。」一弦拿起最上面那張在紫苑眼前晃了晃,「看,這是你的。」

    接過那張資料紫苑低頭瞄了眼,發現上頭寫了一些有關他的事情。

    雖然都不是很重要,但至少都是對的,這讓他有些錯愕,同時也帶點不解。

    「這些東西......是一般民眾可以閱覽的嗎?」

    「啊?說什麼傻話,當然不行啊。」

    「......那你給我看幹嘛。」他好歹也是一般民眾啊,雖然是新人階級的。

    「讓你幫我整理啊!不然這麼機密的資料,要是他們知道我隨便拿給你看,大概會扣我薪水吧。」

    「請你基於薪水的面子上不要拿給我看,拜託。」

    「你手上那個就已經是洩密,就算現在止步也來不及了喔~」

    他笑著這麼說道,而我第一次發現我居然有如此衝動想揍一個人。

    「別那副表情,浪費一張漂亮的臉。」一弦分了一半堆到旁邊,「這疊給你,幫我按照時間順序排一排。」

    「......你真的很奇怪。」我由衷地說。

    「謝謝誇獎。」

    「沒有人誇獎你。」

    於是,一弦與他開始整理起資料,房內只有紙張翻閱的聲響,紫苑看一弦這麼認真,也不好再開口說什麼。

    整理寫滿故事的資料雖然有趣,但時間一長就會覺得枯燥,特別是紫苑從早上醒來到現在就只有在做這件事,尤其感到無聊。

    雖然基於個人隱私的原點上他不會特別去看裡面的內容,畢竟他自己也不希望自己的資料被一堆不認識的人看,但現在他有那麼一點想偷瞄的衝動。

    就在這種折磨人的感覺快填滿大腦時,他注意到一個熟悉的面容出現在紙上。

    「......這個人原來是你帶的新人嗎?」

    「嗯?哪個哪個,我看看。」

    一弦瞄了眼資料,然後應了聲:「語繪啊?嗯,說起來昨天帶你來的就是他呢。」

    「我還想說為什麼那個找麻煩的會來代你的班......」

    「找麻煩的?什麼找麻煩?」

    「這個人上次──不,沒什麼。」

    紫苑遙遙頭,然後抽了下一張資料,用飛快的速度排好順序,便將資料整疊交給一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欸~但是你這麼說,會讓人更想知道耶?」

    別這麼有好奇心好不好?而且這副儼然準備聽八卦的表情真的很欠打。

    如果他跟一弦說那天差點被強制帶走的事情,大概隔一天就會傳遍公家機關了吧?他可還想留點面子,何況堂堂一個男人被認為是女的,說出去簡直笑死人。

    「你很了解他嗎?」

    但雖說紫苑不打算告訴一弦這件事,他依然想打探看看那個叫語繪的人口中所提的「主人」到底是怎樣的變態。

    「說了解也沒有很了解,不過那傢伙人很好,很多人都喜歡他呢。」一弦想了想,如此說道:「算算到這邊來也已經快三年了吧?」

    三年嗎?這樣的確有段時間了。

    「講到語繪,最近他跟你新室友處得蠻近的。」將整理完的資料妥妥收好,一弦站起身來,衝著紫苑一笑,「我接下來還有事就先走了,這幾天你室友應該都不會回來,如果覺得寂寞了就來三五九號房找我吧。」

    「新室友?等等,你是說誰?」

    聽見重點紫苑連忙站起身,但一弦似乎並不打算回應,只是報以淺笑,便出了房。

    好歹也說個名字再離開吧?有這麼難嗎!這樣不明不白地讓他很介意啊。

    一弦一走紫苑又空閒下來,偌大的空間令他不禁感嘆其他兩個室友再不來的話,或許他就會習慣這種獨自生活的感覺了。

    今天學苑的課只有下午那麼一堂的武術實戰,因此紫苑打算在這之前先練習看看純粹想像。

    結果昨晚跟花大人她們一起吃飯也沒學到什麼東西。

    幾經嘗試後,紫苑看著被自己枕過的枕頭有氣無力地飛向牆壁,最後無力地滑落地面,頓時內心有種複雜的挫敗感。

    他真的這麼沒天分嗎?

    想像枕頭穩穩地飛向自己懷裡真的有這麼困難?為什麼課本上寫這是基礎術法像寫假的?

    第十次讓枕頭飛去撞門,他終於嘆口氣,結束這段不怎麼愉快的練習時間。

    這顆枕頭給他用到快凹不回來了......不曉得如果枕頭壞了能不能換?

    拿起彷彿快要殘障的枕頭,紫苑內心中滿惆悵地將它塞回床上,接著闔上課本,改從抽屜拿出一疊完全沒動過的練習用符紙。

    說到練習用符紙,紫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棒的設計。

    想練畫符的時候拿這個練是再好不過,既不用錢又沒有數量上限,也不必特別壓縮符力以免不小心誤傷,能想出這東西的人絕對值得被人尊敬。

    來到這裡過了一段時間他還未上過符咒課,所以對這邊所使用的咒長什麼樣子並沒有概念,但大概不會與他所認知的差太多吧,否則也不會有這種形狀的符紙。

    正確來說,知曉這世界的新技藝還是昨天的事。

    這讓求知慾稍稍強烈的紫苑不免對一弦有些怨言。

    抽了張符紙擺到面前,紫苑伸出右手低頭望著食指,半垂著眼簾,想著為什麼自己忘了跟一弦借支毛筆跟墨汁,然後熟練地讓淡紫色的光暈聚集在指尖。

    「結果到頭來居然用這力量來畫符......」要是她知道大概會哭吧。

    對於自己思考中出現的模糊人影,紫苑已經打定主意不去想是誰。畢竟也不可能想起來,那不如別花那份腦力。

    淡淡光暈隨著指尖的滑動勾勒出符紋,當符咒完成的同時,光暈也自動消散,整張符紙一片空白,但恐怕只有紫苑知道事實上這早已是張完美的咒。

    這種畫符的方法能讓人在實戰中不被敵人輕易看出使用什麼符,但缺點就是除了畫符者之外的人根本不太能判斷內容......但這會隨著個人的識符能力有所改變,當然,對他這種幾乎日日夜夜都在畫符的人來說,只有費時與不費時的差別。

    不知道這裡是不是如此呢?如果對符咒有誰比自己擁有更深的造詣,那絕對是個非常好的消息。

    將那張符紙拿到眼前仔細端詳,接著轉身對著門擲出,符紙有氣無力地飄了一小段,接著砰的一聲,變為一朵有著乳白色花辮的小花,靜靜地躺在地上。

    「嘛,也就是這種程度。」

    紫苑不感意外。

    再度回過身去繼續畫符,他內心只有一個想法。

    練習用符紙果真名不虛傳。

    *

    「我回來了~」

    抱著那疊資料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弦看了眼依然在床上補眠的室友,然後無奈地露出笑容。

    「大白天睡覺可是會遭天譴的喔!」

    一面如此說著,他搖了搖對方的肩,但他依然沒有要清醒的跡象,只是發出模糊的低喃。

    為什麼昨晚明明十點就睡了,早上十點卻還不想起來呢?

    不打算再進行徒勞的嘗試,一弦將資料放到自己抽屜,然後伸了個懶腰。

    今天大概就這樣吧。

    不用去學苑後,他除了帶新人就沒別的事可做。

    倒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一弦輕輕嘆息。

    紫苑看來已經熟悉這裡,那麼身為輔導員的他大概也沒什麼忙好幫了......嗯,當然,如果是闖禍了要他靠一下這種忙他可敬謝不敏。

    從來到這裡,一直到現在,他帶過的新人數已經遠遠超過別人。

    或許是因為以前只要一有工作他總是搶著要做的緣故吧。

    每個來到幻世的人都是因為對生前的事物還有所留念,甚至是對誰抱持著無法放手的恨意,而他也不例外。

    至今的記憶早就超過一個人類腦袋能乘載的數量,因此他也慢慢地遺忘過去的種種,但這些對現在的他來說都不重要了。

    「只要能跟重視的人一起繼續生活下去就足夠幸福了。」不知道多久以前,他曾冒出這種想法過,現在雖然也是這麼想的,但性質上卻有了些許變化。

    過去被永遠封印在深處,未來則掌握在手中,而這樣的發展他樂見、也迫不及待繼續體會對他而言過於耀眼的這個世界。

    他享受著安於現狀的這個事實,即使之後可能會對此感到悔恨,他也不會有任何怨言。

    ──他追求著這樣簡單的幸福。

    翻了個身,一弦懶懶地想著,再睡一會兒吧。

    睡起來之後,得去領晚飯才行呢。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