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脆弱

公會同事之一的梅洛斯泰要結婚了。

「恭喜。」我拿著他發給大家的通知說道。

我們的準新郎笑著走向我,擅自搭上我的肩,梅洛比我高大,他的臉背著光、陰影籠罩我,不知不覺我已經冒了幾滴冷汗,嫻熟於戰鬥的雙手微微顫抖著,他呼吸的熱氣都吹到我臉上了,這代表他離我很近。

「羅伊,你也應該去交個女朋友吧。」靠我很近的那張嘴對我說。〝羅伊〞是他們給我取的簡稱,但有人叫我的本名伊那瑞斯的話,我會比較高興。

「我沒有對象,也對戀愛不感興趣。」就算這麼說了,搭在我肩上的手還是沒打算縮回去,這條不屬於我的手臂,越來越沉重了。

「那真奇怪,你明明長得挺不賴啊,稀有的黑頭髮、冷酷的臉而且還流著〝獵魔〞家的血,應該很好找到對象啊。」

這世上沒有東西是永恆的,一切都具有脆弱的本質。連有血緣關係的親人都可以棄我不顧,叫我拿什麼去相信一個和我非親非故的女人?

梅洛斯泰縮回了手,「希望婚禮這一天大家都可以來。」我們的婚禮習俗是來賓都必須帶上祝福金。

這世上什麼都是脆弱的。

「你上面訂的日期,我這天要去南邊對付妖靈,雇主付了訂金我不能推掉。」我說。

「咦?不能改天嗎?」新郎的笑臉好像裂開了。

「特別的妖靈,只在那天現身。」

「他付多少錢給你?」

「你問起其他同事的報酬已經觸犯公會規定了,而且,這不是訂金的問題,是信用。」聽到〝信用〞二字,新郎似乎顧不著那張笑臉面具,不過只有一瞬間,又戴上了新的。

「原來工作和朋友對羅伊來說是前者比較重要啊。」在新的友善面具崩掉之前先把錯推給對方。就像西邊常見的泥沼屍鬼在倒下之前還會把自己炸掉,毒液噴在對手身上,非常不好洗,更會引來別處的屍鬼同類。

「那玩意不在當天解決的話,會有很多人被殺掉,如果我沒有照約定出現,被害人的死我也要負責。可是任何的獵人都承受不起因為失約造成的傷亡。」

新郎的笑臉變得邪魅。他只是這麼笑著,我知道他絕不認同我的話,這張臉只不過是在嘲笑我。

「擔心什麼?羅伊,這是業餘獵人公會,大家都是業餘人士罷了,偶爾當然會失敗或是忘記去做啊!這是大家都可以諒解的業餘水準嘛!」梅洛笑著對我說。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歪理,但不論我們出這種錯會不會被原諒,那些被殺掉的人死都不會原諒我們。

天啊,梅洛斯泰,當你說出這種話的時候,你已經成為怪物了。但是我不能用各種手段殺死你這個怪物,因為你不但披著人皮,還是披著我公會同事的皮。

然後這披著同事皮的傢伙咬了我一大口︰「不過羅伊你流著正統〝獵魔〞家的血,本來就不屑那種不守信用的業餘水準吧。」

他咬了我這口,但我只能任由〝獵魔〞家的血液淋漓滴到地上——我無法否認他講的事實,所以我只能閉嘴,現在說什麼都只是自取其辱。

梅洛揮揮手︰「好,那你去、你去保護你的雇主,專業的伊那瑞斯。反正南邊都是些種田的傻農民,去當英雄吧。」

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他,轉身之前道︰「祝你幸福,梅洛斯泰,謝謝你的邀請。」

居然,被羞辱了還要說謝謝。

這是誰教我的禮節呢?

〝不管人家教你什麼,或是邀請你去什麼活動,不論能不能去都要謝謝對方。〞

是我的前師傅。

當然我還是如期前往妖靈出沒的礦井,礦井主人在一個月前就到公會來找上我,給了我20枚金幣預約我這天來埋伏。

據悉,妖靈是背上長蝙蝠翼的白鹿。「變形動物妖靈,那是舊時代的自然界守護神之一,不過被遺忘的太久,失去神性,現在只是特定日子出現的吃人怪物,如果今天太陽下山之前沒能放倒牠,下次出現會變成更強的型態,到時你可能要花更多錢請更多的獵人。」

對手早上現身,我們一直到午後才分出勝負。蝠翼白鹿噴著血倒下,千辛萬苦把牠引到礦井裡去,銀彈終於打穿他的脖子。而我身上的血全都是我自己的,牠也咬傷我的肩膀和腹部、趁我沒能來的及爬起來時推著我去撞石頭、玉石鹿角捅穿我的肺……。

重傷,但是〝獵魔〞家之血讓我活命。全身是血的,活著去領報酬,80個金幣。夠我一個月生活了。

流血賺來的錢,每一枚錢幣都是用命去換的。

我的任務順利結束,梅洛斯泰的婚禮也是,聽說每個來賓都給了50個金幣,包括公會同事,去的人很多,他一定收了不少錢。

不久,他訂做了一套漂亮卻不實用的獵槍組、新的裝束、買了一個黃金懷錶等等他宣稱想要很久的東西。

卻從未聊過或提起他的婚姻生活,甚至是老婆的近況。彷彿他沒有結過婚,婚戒也只戴了幾天之後不翼而飛,多了一雙新皮靴。

有一天他只穿著薄襯衣和便褲到公會飯廳吃飯,胸前的鮮紅抓痕一覽無遺,痕跡很深,幾乎把皮膚都刮下來了,只有快死的人才會出全力抓傷…兇手。

「可憐的梅洛,才新婚兩個月就死了老婆。」會長說。

「嗯,是啊,但是不要同情我,這樣我才能保持樂觀。」他一邊說著一邊又笑了。

和勸大家去參加他婚禮時的表情如出一轍。

確認大家在這張餐桌前都有看到他的笑臉,環視一周之後,這個怪物才說道︰「她的喪禮在下週舉行,請公會的大家務必前往。」

和婚禮一樣,喪禮也是要帶上撫慰金的。

梅洛看著上次沒去他婚禮的我︰「這可是朋友之妻的最後一程,你總不會冷血到這次也不來吧。」

老實說正是因為是朋友的老婆才不甘我的事。

但是不得不去,去繳上我上個月底差點被巨魔撕開換來的其中60枚錢幣。

妻子屍體有化過妝來遮蓋屍斑,但是厚厚的粉也蓋不過她脖子上的紅色勒痕,很明顯是男性造成的。

而這次,喪禮後不久,梅洛斯泰便說他承受不住失去妻子的痛,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退出獵人這一行。

帶上大伙繳上的喪禮撫慰金消失在賭場附近。不管他去了哪裡,再也不必出生入死、流血賺錢。

不過跟著消失的也是那婚禮誓約上說得永恆之愛、一生的承諾,還有那個被利用殆盡的女人的生命。

一切都只值這幾個錢,然後被拿去賭掉了。

這世上什麼都是脆弱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