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許宥葦 3.

 

            「請回去吧,以後別再來這裡。還有,妳沒有為我做什麼,妳給我朋友的那些東西,從頭到尾都和我無關,我並不欠妳。既然沒有工作上的事,我們就沒有繼續往來的必要了。」男人推開女人,關上鐵門前,冷冷丟下一句:「謝謝惠顧。」

            被毫不留情趕走的女人,先是瘋狂敲門,大喊對方的名字,那個叫Andrea的男人卻完全無動於衷。

            女人在屋外痛哭了整整三分鐘,最後帶著憔悴的面容及哭紅的雙眼恍然下樓,隨她逐漸遠去的高跟鞋聲,大樓再度回到一片寂靜。

            聽到一樓鐵門關上的聲音,許宥葦收回思緒,發現剛才被她拉到身後的帽T男,不知何時也已經站上階梯跟著觀看這精彩的一幕,她仰頭對上方的他好奇問:「欸,你叫什麼名字呀?」

            他無言,低眸涼涼睨她,「……妳為什麼能在這種時候想到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啊,不然這樣我要怎麼叫你?」

            面對她的答非所問,男子跨下階梯,朝樓下的紅色鐵門瞥了眼,「妳等的人就是剛剛那個男的?」

            突然被說中,許宥葦語塞,默認。

            「幹麼不直接下去找他?」

            她垂下了頭。

            發現她神色黯淡,心情低落的模樣,男子也止住了口,不再追問。

            「如果妳今天沒打算找他,就回去吧,別繼續坐在這裡,不然又睡著了。」他轉身要進鐵門裡,許宥葦開口:「你不是要出去嗎?」

            「不去了。」

            「為什麼?」

            「沒為什麼。」

            「可是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耶!」

            原本要關內門的他停了一下,納悶回眸。她繼續說:「你不說,那我就直接叫你帽T男嘍,帽T男!」只是話音剛落,對方就直接關門,還是沒打算回答她的問題。

            結果這一天,她仍沒和五樓的男人說到話。

            不過在聽到他和白衣女人的對談,她的心裡其實喜悲參半,儘管如此,她沒有打算放棄,反而更想繼續觀察對方下去。

            隔日深夜,六樓的門鈴聲悠揚響起。

            看到出來應門的人,許宥葦當場噗嗤一聲,哈哈大笑。

            「笑屁啊?」男子不悅。

            她指對方的衣服,樂不可支,「好有趣,今天換紅色了耶。欸,你為什麼每天都要穿帽T呀?你家的衣櫥裡該不會全是這種款式的衣服吧?」

            他冷漠以對,「妳要幹麼?」

            「喔,我想問你有沒有熱開水?借我一點點好嗎?」她舉起手裡的一份杯麵,「我買了這個,可是到大樓後,發現自己忘記泡好再帶過來了。」

            「直接生吃。」

            「這又不是王子麵。拜託,借我一點熱開水,我的肚子好餓,這裡那麼冷,讓我吃碗泡麵暖暖身嘛!」

            他一臉不耐,打開鐵門拿走杯麵,過了半分鐘再端熱騰騰的泡麵出來,她開心的歡呼一聲,道完謝,就坐回樓梯口大快朵頤。

            男子在門邊默默睇視她,「妳還要等?」

            她吞一口麵,「目前……是這樣沒錯。」

            「我不懂妳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誰說做什麼事都一定要有意義?」

            她回得理直氣壯,反而令他啞口,見這女人似乎真沒做出什麼危險舉動,他也乾脆隨她去。進屋前,他聽見她說:「帽T男,我還有買其他零食,你要不要吃?」

            「不必了。」

            「可是人家一個人坐在這裡很無聊耶,反正你閒著也是閒著,就出來一起聊個天嘛!」

            他不解睨她,「我看起來很閒嗎?」

            「反正期末考週又還不到,應該不會忙到哪裡去吧?」許宥葦哈哈笑,「你是讀哪間大學?大幾?該不會也跟我一樣是大三吧?」

            男子一雙不見波動的眼睛,短暫停留在她充滿好奇的臉蛋上。而他的沉默,讓許宥葦慢慢睜大眼睛,「難道……你不是大學生?可是你看起來跟我年紀差不多,你到底是幾歲呀?」她仔細打量對方一遍,視線再回到他白淨的五官上,「喔,我知道了,你是今年剛畢業的對不對?你是哪間學校的?」

            「我不想回答。」男子沉聲,「若沒什麼重要的事,以後別再按我家門鈴,聽見沒?」

            對方一將她隔絕在鐵門外,許宥葦噘了噘嘴,明顯感受到對方不想讓她繼續深問的氛圍,只是問起學校的事,她就捕捉到那一雙眼中閃過的戒備,不容一絲冒犯的冷冽光芒。

            她只好繼續獨自一人吃泡麵了。

            經過這幾日的觀察,除了上一次的白衣女,她不曾見過其他女人出現在樓下男人的家門口,也沒人能跨進他家門檻,看得出對於自己的隱私,有相當強烈的執著與保護。

            方才那個帽T男的眼神,讓她再度想起五樓男子那天冷冰冰的表情。

            三十分鐘前,那個男人一如往常戴著黑色頭巾回到這裡,消失在門後,她拿著筷子的手這時慢慢停在大腿上。

            當她的視線回到手機螢幕裡,短短幾秒間,她忽而有點忘了自己為何要在這裡?在堅持什麼?

            又想要挽回什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