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許宥葦 4.

            套上黑色帽T和丹寧褲,男子拉開房間窗簾。

            外面世界霪雨霏霏,天空不見一絲陰晦,反而一片白淨,亮得發光。

            見雨勢不大,他不帶傘,僅戴上衣帽,踏出鐵門時,他一瞥見蜷縮在樓梯口的小小身影,腳步倏地停下。

            對於她一聲不響坐在家門口,他其實已經開始見怪不怪,但他沒料到對方會在星期六白天出現,因此還是嚇了跳,只是她這次不像以往那樣抱著零食狂吃,而是將頭深深埋進雙臂之中,動也不動。

            她頭戴紅色毛帽,底下雪白色羽絨外套、黑色牛仔長裙、一雙繽紛彩色毛襪,和深褐色直筒短靴,而那頭燙成大波浪捲的茶色長髮,乍看下就像一片絲綢披在身上。

            他不曉得她待了多久,但她的樣子引起他的注意,於是出聲,對方一抬起頭,他就微微愣了一下。

            沒有表情的許宥葦,整個人既落寞又無精打采,尤其臉上的蒼白讓她泛紅的眼眶清晰可見。

            他看她一會兒,直覺想到五樓的男人,於是問:「妳去找他了?」

            她沒回應,只是將焦距停在他臉上,「你要去哪?」

            「買東西。」

            她又安靜不動。

            他也不再問,直接越過她走下階梯,當他打開一樓鐵門,跨出大樓,後方就傳來一陣急促下樓的腳步聲。

            「帽T男!」許宥葦拎著包包衝到他面前,「我跟你去!」

            他一愕,「什麼?」

            「你不是要去買東西嗎?我跟你一起去。」

            「我等等不會回來,直接就去打工了。」

            「還是可以一起去呀!」

            「妳要跟我去打工?」

            「對!」她張開雙手,作勢擋人,「如果你不讓我跟,我也不讓你走!」

            他擰眉望著這個女人,覺得一頭霧水,正想開口拒絕,卻發現她呼吸紊亂,眼眶比剛才更紅,而那映滿認真與嚴肅的眼神,像是已做好心理準備,無論他說什麼,她今天就是要跟他跟到底。

            兩人陷入僵持,他進退不得,看著絲絲冷雨飄在她嬌小單薄的身子上。

            他沒發脾氣,只覺得無奈,默默繞過她往巷口走,許宥葦見狀,立刻拿出折疊傘,匆匆跟上。

            這天的巷弄裡很安靜,沒什麼人影。

            他們一前一後走在濡溼的柏油路上,沒有走在一起,也沒有交談,僅隔著一段可以聽到對方腳步聲的距離,沉默以對。

            他戴著衣帽的背影,讓許宥葦心裡不解,他應該知道今天有下雨才對,卻不撐傘,寧可淋雨,而他規律且不急促的步伐,絲毫沒有要躲雨的意思,反而像剛吃飽飯出來散步那樣悠然。

            走出長長的巷子,帽T男進入一家便利商店。

            他從架上拿下一盒森永牛奶糖就去結帳,離開店後繼續走。雖然是許宥葦自己說要跟來的,但她完全不知道他要去哪裡,過程中,他也不曾關心過她,連回個頭都沒有,彷彿根本忘記她的存在。

            徒步走了整整二十分鐘,許宥葦終於受不了,氣惱的喊:「喂,帽T男,你到底還要走多久呀?都快走半個小時了,既然這麼遠,為什麼不乾脆騎車或是坐公車咧?這樣一直走很累你知不知道?我不要走了啦!」

            他沒理會,僅用筆挺的背影回應對方:慢走,不送。

            許宥葦瞪他,咬住下脣,還是不甘心的跟上去,等到兩人又拐進一條小巷,帽T男終於沒再往前走,直接進去一間白色小屋裡。  

            她渾身一鬆,喘了口氣,瞧瞧眼前建築物上的店名,這裡不是一般住家,而是一間小吃店,白色玻璃門目前緊閉,還未營業,但那個帽T男剛才那麼自然的就走進去,她想起對方說要打工,地點應該就是這裡了。

            貼在玻璃門上的告示,告訴她十五分鐘後就營業,但她等不及,不知道帽T男在裡頭幹什麼,於是偷偷拉開門和門簾,從隙縫中發現熟悉的黑色衣服時,她忍不住喚:「帽T男。」

            對方聞聲,回頭,眉頭再度擰起,一副「妳怎麼還沒走」的表情。

            許宥葦這時也發現到他背後的某個小身影,一名年約十歲的小男孩坐在椅子上,手裡拿的是帽T男在便利商店買的牛奶糖。

            她就這麼在店裡頭待了下來。

            這家店的老闆娘白白胖胖,為人和氣,說話時有獨特的腔調及口音,許宥葦一聽就知道對方應該不是臺灣人。

            正午時分的客人絡繹不絕,老闆娘在煮菜切菜,帽T男則在幫客人點餐,而那個小男孩也會幫忙端盤、收碗,只是動作相當遲緩,而且從不開口說話,極少和客人對上視線,似乎並不擅與人互動。

            她默默觀察他們,一時看不太出這三人之間的關係,當陣陣菜香撲鼻而來,她的肚子也跟著餓了,她瞄瞄桌上的菜單,隨即舉手,對在前方的他說:「喂,帽T男,我要點餐!」

            對方看她,走過去,許宥葦立刻說出一串菜名:「我要蝦仁炒飯、豬血湯。小菜要海帶、豬耳朵、滷蛋跟豆干,再來一份炒高麗菜,謝謝嘍!」

            帽T男記下菜單,默默賞她一記白眼,轉身離開。

            待尖峰時間一過,店裡的客人減少,許宥葦也吃飽了,剛好那位小男孩從後桌端著盤子走過來,許宥葦叫住他:「弟弟,這邊也可以收了喔!」

            她突然跟他說話,男孩嚇一跳,當下瞪大眼睛僵硬不動,面色驚恐,結果男孩沒有過來收,反而逃命似的往老闆娘衝,躲了起來。

            許宥葦一臉莫名其妙,這時帽T男過來收走她的碗盤。

            面對她充滿疑惑的注視,他神色平靜,彷彿並沒有看見方才那一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