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許宥葦 2.

 

            這個人的外表年紀看起來和她沒差多少,以男生來說,個子不算太高,但也高過她一顆頭。

            他的眼睛很漂亮,瞳孔顏色比一般人還要淺淡,像水一樣清澈,加上他的嘴脣細薄,鼻子也挺,有一點混血兒的神韻。

            只是不曉得是否燈太亮,他的臉乍看之下特別光白,沒什麼血色,而他身上的墨綠色帽T,肩膀跟帽子的部分都濕濕的,像是剛從雨中回來。

            「再不回答,我就報警了。」

            「唉唷,你別這麼兇嘛!」她為難道:「我……不能說啦!」

            他微瞇的眼睛閃出威脅的光芒,「妳確定?」

            「除、除非你保證不會報警,也不會找人來,那我才考慮告訴你!」她揚起下巴。

            對方啼笑皆非,「小姐,妳是不是還沒搞清楚狀況?妳擅自闖進來,又莫名其妙在大半夜坐在我家門口,憑什麼跟我談條件?我對妳窩在這裡的理由沒有興趣,再不走,我馬上報警。」

            「好嘛,好嘛,知道了啦,我就只是坐在你家門口而已呀,又沒做什麼壞事,奇怪!」她不滿的抓起包包,甩頭要下樓,突然停住,回頭說:「欸,你明天會找房東來嗎?」

            他疑惑的冷冷看她。

            「你可不可以別告訴房東一樓門鎖故障的事,也不要讓他把鎖換掉呀?」

            「為什麼?」

            「因為你把鎖換掉,我就不能進來啦!」

            聞言,男子原本擰起的眉頭,這時舒緩了開來,覺得好氣又好笑,沒想到有人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提出這種要求。

            「謝謝妳的提醒。」他口氣更冷,「除了換鎖,我會再告訴房東有可疑人士出沒,請他加強控管住戶安全。」他拿鑰匙開門進屋,毫不留情將鐵門關上。

            還真的是他家呀?許宥葦先是呆站不動,等到下了樓,忍不住又盯五樓鐵門一會兒,最後沮喪的回到一樓。

            此時凌晨四點,大樓外正在下雨。

            淅瀝瀝的雨聲,她一邊聽一邊發呆,回想起剛剛那男生被淋濕的墨綠色帽T。莫非他平常都是在這個時候回家?那難怪這一個禮拜她都沒見過他。

            步出大樓,她回頭望這棟建築物一眼,想到明天開始就得在外頭受冷風吹,頭就開始發疼。

            然而隔天深夜,當她看到她等待的五樓男人,連鑰匙都沒拿就進到大樓裡,先是驚訝的佇立,隨後發現那扇鐵門還沒人來修,她暗嘆自己的幸運,馬上開心的跑了進去。

            十一點二十分,六樓鐵門被打開。

            從屋內出來的人,發現漆黑的樓梯口竟靜悄悄坐著一個人,當場嚇得渾身定住,面色僵硬!

            「嗨。」看到那個有雙漂亮眼睛的男生出來,她輕輕揮手,「我又來了。」

            他深呼吸,默默安撫前一刻受到的驚嚇,闔眼幾秒再睜開。

            「我以為你已經找房東把一樓的鎖換掉了。」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將裝有茶葉蛋蛋殼的塑膠袋收起來,注意到他今天穿的是白色帽T,她朝屋內探個頭,好奇:「你今天在家呀?」

            他面色冷峻。

            「你要出門嗎?已經很晚了耶。啊,外頭下雨了,記得帶傘。」

            「……」

            「我叫許宥葦。」

            「我沒有想知道妳的名字。」他有些無力。

            「別這樣嘛,我只是借用一下你家門口,什麼壞事也沒做的。」她從袋子裡拿出一包零食遞到對方面前,「要不要吃魷魚絲?」

            「妳在這多久了?」他沒有接過。

            「快一個小時。」

            「專程跑來這裡吃東西是妳的嗜好?」

            「才不是呢,誰會想在這麼冷的天氣坐在這裡呀?等人的時候,當然是一邊吃東西一邊玩手機,才不會無聊啊!」

            他眉頭一挑,總算聽到重點,「妳在等誰?」

            許宥葦不語,還沒回答,一陣輕盈的高跟鞋聲就先飄來耳邊。

            從一樓傳來的腳步聲,清晰且規律的迴盪在這棟大樓中。

            腳步聲始終未間斷,幾乎就快到他們身邊,過了不久,一道曼妙身影翩然出現。

            一個女人出現在五樓門口,讓許宥葦當下屏住氣息,緊盯著那人看。

            身旁男生見她這舉動,才開口一喚,整個人就被她拖到背後去,並被要求別出聲。

            那名女子打扮入時,許宥葦無法看清楚長相,但感覺到對方似乎很會保養,乾淨合身的白色套裝,襯托出她姣好的身材,在昏暗之中仍然顯眼,但她的小腿肌肉很壯,也很結實,彷彿和她那腳上那雙精緻高跟鞋奔波過許多地方,而她腳趾頭上的鮮艷紅指甲,更讓許宥葦有股直覺,這個女人年齡應該不小,應該有三十五歲以上。

            在這樣的深夜,穿著名貴的女子出現在這棟髒兮兮的破大樓,怎麼看都突兀,女人伸出提著LV包包的手按下門鈴,再好整以暇的撥撥長髮,優雅地靜靜等待。

            那扇暗紅色的鐵門被打開了。

            從屋內出現的高挑身影及面孔,讓許宥葦登時心跳加速。

            但白衣女子比她更高興,開口喚他的語氣有著無限欣喜與親暱:「Andrea!」

            許宥葦苦等多日的那個男人,面對白衣女子的來訪,沒什麼反應,也沒有表情,像個冷冰冰的雕像動也不動。

            「抱歉,嚇到你了?因為你的電話打不通,我就直接過來了。」

            「妳怎麼知道這裡的?」男人聲音不慍不火。

            「這有什麼難的呢?向你那些朋友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嗎?」她嫣然一笑,正要上前,就被男人擋了下來。

            女人一怔,莞爾:「我不能進去嗎?」

            「請回吧。」他淡淡的下逐客令。

            「你生氣了?是因為我沒通知你就跑來的關係?」女人脣畔笑意淡下,「還是……你屋子裡有其他女人在?」

            「我的屋子裡不會有女人在,我從不讓任何人進入這裡,尤其客人。」他又說一次:「請回吧。」

            「Andrea,我沒有地方可去了!」女人忽而一臉悲傷,泫然欲泣,「這幾天沒看到你,我好寂寞,也好想你,你都不想念我嗎?讓我待在你這裡好不好?我想跟你在一起——」

            「江小姐,妳是不是誤會了?我對小王這身份沒興趣。寂寞的話,請回妳先生的身邊去,妳還有孩子在等妳。」

          女人不敢置信,眼淚奔騰而出,激動的說:「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我那麼愛你,我先前為你做的一切,難道全都是假的嗎?Andrea,我跟我老公是不可能了,我真的想要離開他。和他在一起,我每天都痛苦到想死,我現在心裡只有你一個,求求你別離開我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她朝男人撲上去,在對方懷裡哭得悲戚。

            在暗處撞見這一幕的許宥葦,心裡沒有絲毫妒嫉,反而看得入迷了。她慶幸樓梯間的燈沒有全開,不至於被那兩人察覺有人正在樓上偷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