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啵!記憶的拉環。02

粉彩普普風設計感的裝潢,暖色蘋果燈照明,面外的整面玻璃櫥窗裡一人高的大泰迪熊躺在椅上,慵懶地望著每個經過的人;空間流動的是淡淡薰衣草香和輕柔的鋼琴樂,胡桃木的扇形樓梯而上是一間間隔開的房間,成圓形包圍著——

這兒,是間牙醫診所。

「童醫生,有您的私人電話。」

穿著粉藍色護士服的牙醫助理在外間接了內線後,掀開布簾走入,待裡頭的白袍男子動作告一段落後,才低聲在他耳邊轉達。

「嗯,接下來幫我向這位小姐說明裝上矯正器後該怎麼清潔牙齒,等等預約一下回診的時間。」

男子輕輕頷首,交代了聲後起身褪掉手上的橡膠手套,走回辦公室接起電話。

『喂,阿瑞呀,我是爺爺!』

聽到電話那端中氣十足的聲音,一秒柔和了口罩外露出的銳利雙眼。

『爺爺找我有事嗎?』

口罩下的唇微微揚起,童伊瑞其實有些意外會接到爺爺在上班時間找他的電話。

『爺爺怕你混不下去,來幫你介紹病人呀,這位你可要親自用心且耐心處理,千萬別砸了爺爺的招牌嘿!』

對於這個和自己選擇同樣職業的孫子,童爺爺和他的相處從來都是像朋友一般嘻嘻鬧鬧的。

『爺爺,你也太瞧不起你孫子了吧!』童伊瑞忍不住又揚了揚嘴角,只是藏在口罩下沒人看得到。『是什麼病人,你先給我點資料我好請助理掛個號吧?』

『她人就住你那兒附近,應該等等就過去了……資料我想也不用了,你熟得很!反正等等就叫診所裡的助理注意一下門口是不是有個腫著臉又死不肯推開門的差不多就是她了,哈哈哈……』童爺爺笑嘻嘻地說完,也不給童伊瑞回答空間直接就掛了電話。

這都什麼跟什麼?童伊瑞有種哭笑不得的荒謬感,對於自家爺爺這時不時迸發的童心……還是按照他說的交代了下去。

但不得不說,童爺爺還真的有點料事如神。

緊捏著紙條,宣於靜站在外頭看著門口的琴譜架上擺著的空間介紹圖,不斷嚥口水壓著不斷作痛的牙,含淚帶著驚慌的眼神看著門窗邊那隻大泰迪熊暖暖的毛絨臉上無辜的表情,彷彿可以聽到它說:「進來嘛!」接著她就會伸出手,但就在快碰上門把時又好像可以聽見鑽牙時的聲響,嚇得她又縮回手來——

被遲疑了好久的牙醫助理從樓上叫下來的童伊瑞,幾個人就這樣看著門外的古怪重複上兩三次後,一致判定:

這應該就是童醫生(爺爺)說的病人了。

「Lizzy,幫我整理一下七號診療室,Julia去把那位小姐帶進來吧,我去打個電話。」

從那玻璃門望見的那張臉蛋總有點讓他覺得熟悉,童伊瑞交代了下去,轉身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想,自己有必要再打通電話給爺爺,問清楚某、些、事。

「妳好,是要看診的嗎?請進請進,不用怕喔,我們童醫生很厲害的……」

坐鎮櫃台的Julia,是童伊瑞當初面試助理時特別千挑萬選過的門面,有張圓圓的甜美蘋果臉,總是笑咪咪的Julia可以有效地在進入診所的第一時間安撫住患者的情緒,有效地作好看診前的詢問及準備。

「嗚……」按著浮腫臉頰的宣於靜望著那張笑臉,好一陣天人交戰,最終在竄上的刺痛下落敗,乖乖地踏入診所內。

「小姐這邊請坐。」Julia仍舊是笑咪咪地領著宣於靜來到等候區,在暖黃色的布沙發落坐,柔軟的觸感讓人不自覺地把身體重量都交付給它;Julia轉身在一旁的小吧台倒了一小杯橙紅色,飄著淡淡水果香氣的熱茶,並著初診的填寫表格一起拿了過來。「這個香氣聞一聞可以讓妳比較不緊張喔!」

宣於靜有些戒備地依著她的話捧起杯子,溫熱的觸感暖了因為緊張而冰涼的指,嗅入鼻間的淡淡果香順著呼吸進入腔內,慢慢地舒展了繃著的神經,雖然神色間還帶著些許牙齒疼痛的不適,但比起剛才在門外的蒼白壓抑已經好上許多。

「我是Julia,請讓我先幫妳作一下就診資料的諮詢。」看她放鬆許多以後,Julia這才開始正題;或許是這一樓真的不像她記憶裡的牙醫診所那樣,或許是這杯不能喝的果茶舒緩了她的緊張,初診的資料很快就填寫好了。

同一時間,折回辦公室的童伊瑞馬上撥了電話給自家爺爺,電話一接通他的問題也立刻拋了出口:

『是她嗎?』

『哎喲,你都有答案了還要問爺爺我嗎?』電話那頭的童爺爺嘻嘻笑著,絲毫不覺得吊自己孫子胃口很壞心。

『……她還是很怕看牙醫。』這話是肯定的,童伊瑞想起方才看到那女孩的舉動,絕對跟喜歡扯不上邊。

『是呀,所以你可要好好努力了,哈哈哈,咱小靜就交給你了,別砸爺爺招牌嘿!』童爺爺異常的歡快,沒有錯過童伊瑞在說著那句肯定時語氣裡夾雜的些許懊惱。

收了線,童伊瑞望著手機螢幕好半晌,深深吸了口氣後,這才收起電話,離開辦公室來到等候區的Julia和宣於靜身邊。

白色的醫師袍進入了視線範圍,讓宣於靜方才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神經又全數起立,連杯子都好像瞬間失去了溫暖的功用,她愣愣地看著他接過原本笑瞇瞇的助理小姐手上的資料,在她剛才坐的位子坐下。

「宣……於靜小姐,對嗎?」望著就診資料姓名欄上那三個字,童伊瑞戴著的口罩,揚起了笑弧。

真的,是她。

宣於靜憋著口氣,很僵硬地點點頭,莫名從那口罩遮去大半的臉上讀取到一絲意外的熟悉感。

童爺爺說這裡是他的孫子開的診所,可是他孫子帶著口罩她哪認得出是誰,而且露在外頭的眼神好兇——

互相打量的視線交錯,宣於靜被他的注視嚇了好大一跳,匆忙低下臉蛋。

「爺爺有先跟我說了,妳很怕看牙醫對嗎?」看著她拿頭頂對著自己的動作,童伊瑞微微斂下眼眸不知道在轉些什麼主意,再開口,是溫柔的連一旁的Julia都面露驚訝的口吻。「有我在,不用害怕。」

宣於靜被他的話引得抬首,望進他的眼底。明明是同一雙眼睛,為什麼上一秒讓她怕得想閃躲,下一秒卻讓她的心跳的好快、好快……

覺得耳邊都彷彿可以聽見心跳咚咚的奏響,宣於靜發現,鏡片後的他有對內雙的眼睛,第一眼或許會覺得銳利,但是細細一看那微彎的眼型,又好像保持著笑容。

「是後排的牙齒在痛對吧,等等我們先照個X光瞭解一下全齒的狀況,應該是長智齒了。」童伊瑞繼續維持著那溫柔的嗓音,誘得她愣愣地點頭,在Julia的帶領下踏上二樓的診療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