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啵!記憶的拉環。03

這裡,真的好不像牙醫診所,比較像小飯店。

被領進診療間的宣於靜接過Julia遞來的一次性潔牙工具,作了遍口腔清理,再被領到X光室拍了片子,最後再被帶回一開始的房間更裡層,到這裡就有她印象中牙醫診所的樣子了,一看見那象牙白色的診療椅,她又開始發抖。

「不要緊張,放輕鬆喔!」Julia幫她在頸間夾上了防水的墊布,看見宣於靜那不自覺扭在一起的手指,忍不住笑;看過許多小朋友怕看牙醫,但還真的很少看到那麼大的人還怕成這樣呢……

笑著歸笑著,她還是不厭其煩地安撫著宣於靜的情緒;布簾掀動,著裝完畢的童伊瑞走了進來,診療椅旁的液晶螢幕秀出了方才她拍的全口X光攝影,突然就映入她眼簾的黑白X光照片,那一口牙啊什麼的進入視覺內,一秒嚇得宣於靜放聲大哭。

這下童伊瑞跟Julia也呆住了,什麼都還沒作,就是張X光攝影有、有那麼恐怖嗎?

莫名其妙就大哭起來,其實宣於靜自己也嚇到了,可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X光攝影就覺得好像下一秒牙醫師就會拿起鉗子啵啵啵拔光她滿口的牙,或者拿著鑽頭滋地鑽開她的牙——

想著,宣於靜哭得更沒形象,幾近於嚎啕了。

「……童醫生,我、我們很恐怖嗎?」Julia覺得自己的甜美笑容都快掛不住了。

「把螢幕轉個方向吧!」

嘆了口氣,童伊瑞示意Julia把顯示X光攝影的螢幕轉面向另個方向,並要她拿過面紙盒放到已經哭得直打嗝的宣於靜懷中。

不再直面自己的牙齒攝影,總算是讓宣於靜漸漸冷靜了下來,打嗝也漸漸平復,只是羞怯感卻滿滿湧上腦袋,讓她很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怎麼、怎麼會哭成這樣,太、太沒有用了……

剛剛哭著忘了疼,現在一冷靜下來疼痛根本翻倍。眼角又被擠出幾滴淚,宣於靜的心情五味雜陳地好難說明。

「還好嗎?」也難得童爺爺的醫生孫子很好脾氣了,等著不爭氣的她哭完、冷靜了,還可以面不改色的看診。

「對不起……」

聽著她如蚊訥般的道歉,幸好他帶著口罩遮掩——童伊瑞萬分慶幸這點,因為他真的忍不住想笑的表情;她對牙醫的恐懼,不會也隨著年歲慢慢增長了吧!

「沒關係,現在我要先看一下妳的牙齒作進一步確認,從X光片來看,可能是智齒長在咬合的位置壓迫引起的發炎。」看來像是帶笑的眼睛望了眼完全朝向自己的螢幕,按照正常程序其實是要轉向患者對照說明的,但是宣於靜似乎不太適用正常程序。

果然呀果然,真的是他記憶裡的那個模樣。

在器具的輔助下半強迫地大張著嘴巴,宣於靜睜著猶帶淚光的大眼瞪視著每一個動作,當他的手執起什麼要伸向她時,就會發出類似小動物嗚咽的聲音——

饒是牙助經驗豐富的Julia,看過許許多多大小朋友看診,其中當然不乏對看牙醫深具恐懼的患者,但似乎都沒看過像現在這位宣小姐這麼嚴重。

該怎麼講,每每依循童醫生指示動作後聽見她的嗚咽聲就總讓人有種自己像是個萬惡的幫凶那樣……

「Julia。」

童伊瑞留意到自家助理的神遊,等了好一會兒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回神過來的Julia發現醫生已經檢查完了,趕緊動作取出器具,還宣於靜的嘴巴自由;按起了診療椅,童伊瑞靜靜地看著她漱完口後,這才開口。

「發炎了,我的建議是拔掉,不然就算這次消炎,下次還是會復發。」眼神定定地看著她臉上每一分表情變化,果然在他的話說完之後,那雙大眼睛又有要潰堤的跡象。

「不想拔牙?」

他問,宣於靜的腦袋立刻搖得跟博浪鼓一樣,都不帶停頓。

「可是下次還是會痛。」他接著說,看見某個腦袋瓜瞬間僵住,臉色明顯很遲疑。

默默在旁邊收拾器材的Julia在聽到第四遍同樣的對話,或者說童醫生單方面的四度重複發言後忍不住瞄了下,不知道怎麼搞的,她總有種感覺:醫生他好像不是在問診諮詢,比較像是……

調戲?

「好吧,我先開消炎藥給妳,妳回去考慮一下到底要拔掉一勞永逸還是等著下次可能更嚴重的發炎,如果要拔牙的話再打電話來預約……」覺著應該是夠本了,童伊瑞總算停止了這其實非常無聊而且很失身份的舉動,專心地操控著一旁的電腦輸入診斷。「雖然妳是爺爺介紹,但我還是不能給打折的,宣小靜。」

只是,他還是忍不住補上這句,看著她捂著微腫的臉頰瞪大雙眼,明顯認出他是誰的模樣,口罩遮掩下的唇高高揚起,眉眼也彎了。

好久不見呀,宣小靜。

「啊啊啊啊,臭醫生、臭醫生臭醫生——」

隔日的早晨,藍少崴才剛踏進辦公室的門,就聽見自家助理妹妹從茶水間傳出的咆哮,如此難得一見的景況讓他像是見了捕蚊燈的蚊子一樣趨近上前,好奇地問:

「怎麼啦小靜,一早怎麼就有醫生惹妳了?」

「才不是!」聽到旁邊有聲音,宣於靜轉頭的同時也停下干擾磨豆機的手,讓咖啡豆得以順利研磨。「我昨天牙痛去看牙醫……」

扁著嘴,宣於靜說出了昨天的牙醫「驚魂」記,那時候顧著怕還沒想過來,可是不代表她沒聽懂啊!

而且,她想起來了!童爺爺的孫子還有誰!不就是那個討厭鬼、臭男生,叫作童伊瑞的嘛!

「呃,小靜息怒息怒……」注意到宣於靜說著說著大有要抓起那包咖啡豆作天女散花式攻擊的跡象,藍少崴趕緊出聲安撫,並且趁其不注意時趕緊接手過豆子妥善收好。

開玩笑,這可是高級牌子的限量咖啡豆,真讓她漫天亂撒自己豈不心痛死。

「我知道牙醫很討厭,可是,他好像沒有說錯欸……」

看到她平復點以後,藍少崴這才把後半段的話說完,並且一秒抓過剛煮好裝滿的咖啡壺衝回自個兒辦公室,不敢領教她接下來的反應。

手邊沒東西可以抓,卻也一秒被說到重點,宣於靜頓了頓,整個人消沉了起來。

她也知道沒說錯啊!

可是,她就是怕牙醫、怕拔牙……還有,她現在想起來了,那個比牙醫跟拔牙更恐怖的——

童伊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