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啵!記憶的拉環。01

那真的是個很痛的開場白——

才享受完生日大餐和好友們聯合製作的蛋糕與大餐,誰知道報應來得那麼快,不是體重計先哀號,而是她的牙齒啊啊啊……

捂著陣陣作痛的頰從床上掙扎坐起,宣於靜走到浴室,一抬頭看見鏡子裡那張蓬頭垢面,半邊腫得像塞了團棉花的臉,好想哭。

怎、怎麼會這樣啊……

含淚梳洗完畢後疼痛感不減反增,理智告訴她最好趕快去看醫生,但是情感很直接的踢走理智表示:作不到!

因為從小到大,宣於靜怕看牙醫是出了名的。

在小時候家裡住的那個社區,有個別稱叫做醫生群。顧名思義是,裡頭住了很多醫生,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每每社區聚餐時就很恐怖,就看這桌在討論五臟六腑,但絕對不是桌上煮的那些,那桌在探討人腦啊神經什麼的,一邊還可以把豆腐乳摻麵線吃得唏哩呼嚕……就算不提這些鄰居們,連宣家夫妻也是醫療相關人員,誇張點說,這社區本質上就是一堆醫生護士跟一堆醫生護士預備役。

相較之下她這個美術班學生就顯得很突兀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這樣的社區長大,基本上不管看什麼疑難雜症都不用擔心,左鄰右舍問一問,什麼名醫找不到?掛號都可以省起來,敲敲門就能諮詢。

但是在所有的大病小痛裡,宣於靜抵死不能接受的就是:看牙醫。

白色的躺椅,一旁擺著的器具發出冰冷的銀光,彷彿一踏入就可以聽到鑽子鑽動的聲音,讓她頭皮整個發麻。

遙想當年,牙痛得整個臉腫得跟小包子一樣的宣於靜,淚眼汪汪的被駕去牙醫診所,最後診斷需要拔牙,雖然上了麻藥,過程中其實只有種什麼東西被掰落的悶感,說不上有什麼痛覺,但是意識清醒的宣小朋友看著牙醫從口中拿出的鉗子上夾了顆大牙,那血淋淋的形象在腦內生了根,加上發炎的緣故,燒了三天後從此視看牙醫為畏途。

一直以來她都很小心照顧這口牙的啊,怎麼會這樣……

想著又快哭出來的宣於靜萬般糾結地翻著手上的名片簿,那時候她要搬出來自己住的時候,爸媽和鄰居的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姊姊弟弟妹妹們集體送了她一本這個,裡頭是他們的名片,從南到北,各地各科名醫無一遺漏,一整個實用到翻掉,也讓宣於靜搬出來後養成了個習慣,有什麼病痛,翻名片就對了。

所以現在,她正像個古代皇帝一樣,翻著一張張名片準備點妃侍寢……呃,是諮詢才對。

『喂?是童爺爺嗎,我是小靜……』

找到了那本「花名冊」裡唯一僅有的一張牙醫名片,說來奇怪,整個社區什麼醫生都有,唯獨牙醫就只住了這麼一個,還是快退休的。

再加上不知道是波長不合還是作為社區第一棟的宣小朋友從小各種看牙醫事件讓人印象太深刻,間接影響了牙醫進駐的意願,總之就這麼一張牙科的名片,當然不是找他看診,而是想問問有沒有推薦的。

『哎喲,是小靜啊,怎麼這麼久沒回來讓童爺爺瞧瞧,忒想妳了。』話筒那端響起渾厚的笑聲,讓宣於靜疼了老半天的臉也稍微被這份開朗沖淡幾分,但是下一股錐心的刺痛旋即而來,疼得她絲絲抽氣。

『怎麼了怎麼了?』那頭也聽到了異樣,趕緊關心地問。

『童爺爺,我、我牙痛。』從小就被這些人看顧著長大,宣於靜跟他們說起話來總會不自覺地帶著點習慣性的撒嬌。

『哎喲,那可糟了。』知道宣於靜牙醫恐懼症的童爺爺當然明白,如果不是痛到忍不住了,小靜哪會打這通電話。『可是爺爺現在不看診囉……』

雖然早就知道,但聽到童爺爺說沒在看診後宣於靜還是很沮喪,在她的牙醫就診經歷中,大半都是童爺爺幫她看的;其實社區附近原本還有別家牙醫,就是她第一次牙痛去的那間,只是那次之後再也沒跨足過,後來也搬走了。

『啊!有了有了,小靜妳現在住在四區對不?』

忽然,童爺爺在電話那端大喊了聲,宣於靜懵懵地應聲,乖乖聽著電話,最後收了線,留下一張便條紙,抄了行住址跟電話。

『爺爺家的小孫子剛好在妳那兒附近開業呀,妳就去給他看看吧,別的我不敢說,我家阿瑞童爺爺跟妳掛保證的……』

阿瑞……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

捏著抄好的紙條,宣於靜痛苦地又嚥了口口水,掙扎再掙扎還是決定——

出門,看牙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