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section3

1-3

   中午,我跑到樓下7-11充飢充飢。

      「咦。」

      這麼個咦聲,使得我困惑地回過頭。

      何宥謙。

      我好像忘了說他的耳環真的很刺眼。好好的男人帶什麼耳環?帥帥氣氣的雄性生物為什麼非得要做一些女人做的事才爽呢。

      不解。

      於是,我看他一眼,沒多說什麼,繼續啃我的飯糰。

      「為什麼要跟妳老公離婚啊?」他坐到我旁邊的位子,吃起了關東煮。

      我只能說,7-11真的是國民的好朋友,應有盡有,根本就是簡單的自助餐嘛。

      「我爽。」

      對於今天早上的事還是耿耿於懷,因此對他沒有什麼好臉色。

      「他外遇了吧?」咬了一口日式昆布,毫無起伏地問。

      我忍不住驚訝,「你怎麼知……幹,干你屁事啊!」我居然還差點掉入這個人的陷阱!於是我決定乖乖繼續吃我的飯糰,少跟這個人來往為妙。

      「他外遇,很正常啊。」沒想到,他居然冒出這句話。「早就看的出來你們兩個的婚姻不會久到哪去。」

      拳頭緊握。

      「問題是出在妳身上吧,之前看妳們兩個一起出席尾牙的時候,總感覺妳對妳老公好像愛理不理的。」

      再緊握。

      「感覺不到妳的溫暖,所以另找新歡,這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想來想去,其實妳也有一些責任。」

      啪!

      沒有將蓋子蓋起來的咖啡灑出來,原因是因為桌子的巨大震動。

      「你有權利繼續講這些廢話,但你沒有資格指正我對於我的婚姻態度。」我站著,他坐著;我低頭,他抬頭;我憤怒,他錯愕。

      「所以,你只要好好把你碗裡的狗食吃完就可以了。」指著他的鼻子,我一字一句清楚地道。「再見。」

      拎起包包,準備離開。

      現在只要有誰跟我提到「離婚」二字,我總是會特別地敏感,更別說還在那邊講「妳老公外遇妳也有責任」的狗屁。

      「我未婚妻,毀婚了。」才踏出一步,就聽見他悠悠的聲音。還是對一切都滿不在乎的樣子。但在我耳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於是我停下腳步,「呃?」

      平常見他在法院、在工作室的樣子都是伶牙俐齒,嘴砲無敵,像機關槍似地「答答答」每天廢話講個不停。

      但就是沒見過他這副德性。

      「表面上是說無法接受我的興趣,」興趣?興趣跟兩人相愛有什麼關係嗎?「其實是愛上其他男人了吧,我在猜。」

      「興趣?」我挑了挑眉,不是很了解。

      他看我一眼。

      「妳知道『人可老爺』是誰嗎?」喝了一口湯,他問。

      我瞪大雙眼,超興奮,便坐了下來,完全忘記剛剛自己有多賭爛眼前的男人:「有誰不知道啊?足以媲美蔡阿嘎的奇葩,可爺欸!」

      人可老爺,大家簡稱「可爺」,是個神祕的網路紅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但是他總是在各大論壇遊蕩,講話犀利,在Youtube裡也有他的影片,不過他無論是晴天、大熱天、雨天,都穿著雨衣,然後帶著口罩、大墨鏡拍一些搞笑又智障的影片。當然啦,偶而還會講一些很低俗的黃色笑話之類的……

      然而,他的五官,他的身分,他的背景,都沒有人曉得。甚至連現在這個人肉搜索那麼強大的e世代都沒有人可以找到他的真實基本資料,可見而知他是掩藏得多麼周到。

      「我超愛看他的影片,他講話超──賤!但是賤得很高level耶,而且也很一針見血,像我之前有看過他在批評各大明星的影片,笑到快瘋掉了,我那時候還拉著我的老……」公一起看他的每部搞笑影片,我們兩個在電腦前,笑得合不龍嘴。

     

      我沒有把句子完成。

      應該是說,我還沒有適應要將「老公」變成「準前夫」的生活。

      我頓時暫停了自己的興奮,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見我沒說話,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於是他繼續說:

      「那妳一定看過在大安森林公園的那一個影片。」

      「對啊,那個也很智障!」

      「那天很熱耶,穿著雨衣還要戴口罩跟太陽眼鏡拍得真的很辛苦。」

      「……呃?」

      他把碗裡的關東煮全部吃掉,泰然地看著遠方,完全不理會嚇到看似把一隻蒼蠅吞進嘴巴裡的我。

      「你說什麼?」我愣愣地問。不會吧,何宥謙耶!這種他媽的爛咖怎麼可能會是我最愛的網路紅人之一?

      「妳會不會寫『何』這個字?」他問,指著自己,表示是他自己姓氏的那個「何」。

      我翻白眼,「會啊,」說著說著,在餐巾紙上寫下「何」……

     

      咦。

      「亻」和「可」……我不可置信地瞪著他,實在無法相信我居然看這個腦殘的搞笑影片看了好一段時間!這真的是很晴天霹靂的事,要是哪天妳突然發現每天在妳身邊講些五四三的partner居然是妳最愛的網路明星!妳一定會超級懊惱當初怎麼會笑一個低能的梗笑到人仰馬翻。

     

      「看不出來欸?」我盯著他的眼睛,想測試看看他是不是在說謊。

      「對吧。」他聳聳肩,「不過,卻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她離開了。」

      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但我更不解自己為什麼要留在這裡聽他被他未婚妻甩個過程。「呃,她無法承受自己的未來老公是可爺嗎?」

     

      「這件事我瞞了她很久。不過,這個只是導火線而已,因為我明白這只是她要來當作自己變心的藉口。」他說,毫無起伏,很平靜。但我依然可以看出他的眼神在閃爍,好像個投影機一樣,重新播放他和她之間的種種。

      「她說她喜歡平常的我,對於『可爺』這種小丑,她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

      「可是、『可爺』再怎麼說也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啊,她再怎麼不可置信,也不能說放就放吧?」

      「所以我就說了,」他說,「她以『可爺』當藉口,遺棄『何宥謙』。我們雙方父母都不知道這件事,法律世家也不允許我搞這些搞笑影片。所以我們協議,她毀婚了,無所謂,但是千萬不可以將我是可爺的事情向大眾公布出來。」

      「只是我從來就沒想過,原來我無心地在網路上創辦一個虛擬人物會讓我失去一個女人。」

      這女的真的是有病,如果我發現我的未婚夫是「可爺」的話我一定馬上撲倒他。(作者:妳才有病……)

      所以原來何宥謙會如此保護自己的基本資料是因為家裡環境、與工作因素,他們家世世代代都是在法律工作者,當然無法接受自個兒家的小孩居然打扮地跟個神經病一樣在大馬路上講些黃色笑話。至於在職場上,總不可能當他在替被告或原告辯論時還要被敵人指指點點吧?

      點點頭,我能理解他的擔憂。

      「說了這些廢話,我只是想跟妳說──」起身,帶走自己的垃圾,轉身,看著我:「如果另一半離開妳了,那不是妳的問題,也不是妳的責任。先前我說的那些話妳就聽聽就好,別因為我純粹幾句只是拿來講爽的話而感到不愉快之類的。就這樣,等等見,掰。」

      你……

      你這是在道歉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